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符界之主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捕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九十四章 捕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韩锋一路往下奔行,即便路途崎岖险峻,但也快如飞鸿,一步就是近百丈。

    他同样掌握有对方的气息,不怕他们逃掉,远远尾随在后,魂力散开,时刻探查四方,以防有其他人靠近杜凌风他们。

    或许,就有人也跟自己一样的目的,暗中觊觎对方的储物戒指。

    不过,韩锋一番查探下来,也未曾发现任何端倪,尽管也有不少修士涌现出来,但都是往山顶方向奔去的。

    他略略放松下来,不多时,就穿越黄土地,进入那片重力区域。以他如今的实力,哪怕没有恢复至巅峰状态,也轻而易举就跨过这片区域,顺利来到山麓下。

    前方石林依旧,密密麻麻,他没有丝毫犹豫就踏入其中。

    不一刻,他以力破阵,径直闯了出来。可就在他刚刚走出这片石林迷宫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怒叱声,随即便是乒乒乓乓地暴响起来,显然在发生战斗。

    幸而韩锋自始至终都在收敛住全身气息,没能被他们发现。

    他眉头一挑,魂力极尽展开,覆盖数千丈范围,只见东北方向百余丈外,杜凌风等人正与一群人大战起来,各色豪光大放异彩,气劲冲天,嗤嗤作响,打得地面凹凸不平,飞沙走石。

    此时此刻,杜凌风身负重伤,不仅无法参与战斗,而且成了他四名同门的累赘,那四人为了保护他,可谓浴血奋战,使出浑身解数,可也渐渐落入下风。

    十个回合不到,他们身上纷纷挂彩了,其中那位身着藏青色长袍的壮汉,更是被一位容颜绝美的女子以一口火红玉尺斩断了左臂,鲜血狂飙而出,如泉涌动。

    杜凌风急眼了,不顾体内伤势,忽地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面通体紫色的幡旗,张嘴喷出一口精血落在其上,单手飞快打入一道道紫色印诀,顿时让它大涨起来,转眼间化作数十丈宽广,气势惊人,一举震开那几人的围攻,随后倒卷而回,护住他们五人。

    “助我一臂之力!”杜凌风对着身边四人急促道。

    他四名同门连忙伸手搭在他的身上,灌注大量的真气进入他的体内,以他为桥梁,支撑起整片幡旗紫光的绽放。

    一时间,这面幡旗紫光灿灿,形成一层又一层的光圈,接二连三地挡下那几人的攻击,双方暂时保持着不相伯仲的状态。

    “凤鸣宗,你们别欺人太甚,就不怕我蛮拳宗与你们彻底开战不成?!”杜凌风面色发青,浑身瑟瑟发抖,但它还是强撑一口气,大声喝道。

    “嘿嘿,历代规则,在此试炼之地,生死有命,事后各门各派不得追究!”凤鸣宗中有一位长得气度不凡的红袍男子冷笑道。

    “哼,洪展赋,你我并无仇怨,为何要如此相逼!”杜凌风鼻孔里轻轻哼了一声道。

    “要怪就只得怪你们蛮拳宗窝藏祸心,竟敢私下与龙渊阁结盟,莫非不知我凤鸣宗与龙渊阁乃是世敌吗?!”红袍男子质问道。

    “我哪里跟龙渊阁私下结盟了,你们休得胡说!”杜凌风反驳道。

    “呵呵,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弟弟杜云风之前就一直与龙渊阁的莫缺在一起,还曾联手抢夺过我们凤鸣宗的宝物,杀了我们凤鸣宗不少弟子!”洪展赋呵呵一笑,眼里满是讽刺。

    “我那不争气的弟弟跟我有何关系,你们埋伏于此,不过就是在觊觎我们几人身上的财物,对不对?!”杜凌风气急败坏,怒喝道。在他想来,若不是这位胞弟,他就不会趾高气扬地寻找那位神秘强者的麻烦,也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更不会在此刻面临这帮凤鸣宗的杂碎的欺凌了。

    其实,他却不知,哪怕没有他胞弟的存在,以他这种张扬自负的性格,也迟早会遭遇不测。

    “少主,事已至此,说这些还有用吗?!我们拼死也会护你杀出去的!”那位长得较为机灵的壮汉说道。

    “嘿嘿,还是这位兄弟明白事理。不过,你们今天谁也别想逃出去,都得死,为我凤鸣宗无辜死去的弟子讨个公道!”洪展赋先是冷笑连连,随后大喝一声,带领自己的六名同门发动猛攻,霎时间强光四射,罡风肆虐,隆隆大响,仿若晴天霹雳一般。

    杜凌风再也承受不住,“啊”的一声,狂喷一大口血,仰头直挺挺地往后倒下。

    “少主……”

    那四名壮汉惊叫起来,凑到杜凌风的跟前,纷纷出手扶住他。那位长得较为机灵的壮汉不动声色地握住他的左手。

    没有了杜凌风的催持,那面幡旗的光芒快速黯淡开来,并且急剧龟缩,“啪”的一声轻响,掉落在地上。

    不过,这时凤鸣宗的几人在洪展赋的示意下,纷纷停止攻击。

    “哈哈,没想到你杜凌风在我们那片区域,自称未曾有过一败,今日却败在了我的手里,想想真是痛快!”洪展赋快意道。

    “杜凌风,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只要你将你们蛮拳宗的拳易经传授给我,我不介意放你们一条生路!”洪展赋收敛住笑容,缓缓问道。

    原来他想得到更多,难怪他会让大伙停下攻击,没有乘胜追击。

    “你竟敢觊觎我们蛮拳宗的真法,真是好大的胆子!”那位身着藏青色长袍的短发壮汉气得发抖,伸手指着洪展赋大声骂道。

    “哼,有何不敢的,往届你们蛮拳宗也没少干这样的事情,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道罢了!”洪展赋理直气壮道。

    “再说一次,你们给不给?不给就得死!”稍微一顿,他又气势汹汹地逼迫道。

    蛮拳宗的几人怒目而视,丝毫不予回答。

    “好好好,我会有办法让你们吐出来的!”洪展赋面上露出残忍之色,咬牙切齿道。

    说完这话,他当先踏出一步,正要带领身后的六名同门杀向对方的时候,杜凌风左手处突然冒出璀璨的白色晶光,笼罩数丈,极其的刺目,连凤鸣宗的几人都不由自主地眯起双眼。

    “该死,这是传送符!”洪展赋蓦然一惊,连忙抽刀一斩,一大片刀芒横扫而出,极速朝着他们几人淹没过去。

    可惜,刀芒一掠而过,空空如也,只是将地面斩出一个大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