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符界之主 > 第一章 杂役韩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章 杂役韩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浩天大陆,有一条几乎横贯整个大陆的山脉,名为剑云山脉,山峦叠翠,灵气盎然,绵延数千万里,其内宗派林立,百家争鸣,万花齐放。

    三叶门是其中一个下等门派,占据山脉边缘支脉位置,控制着外围区域七个国家,至今传承已有数万年。

    这一日,秋高气爽,丽日高照。

    韩锋的心情却跌入谷底,如坠冰窖之中。

    他的养父韩浩因突破归元境瓶颈失败去世了,他只能拿着养父仅存的一块中品灵石、三块下品灵石以及一枚残符走向杂役弟子区域。本来他是住在外门区域的,可没有了养父韩浩的名头,以他一个武徒的身份自然不可能继续留在那里的了。

    杂役区域在三叶门分布极广,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韩锋此番被分配到北边的杂役区域,七号杂役圈。

    当他跟着一名执事弟子骑乘三千里马来到这里时,已是月上柳梢头,不少杂役弟子都在屋外广场习武,刀光剑影纵横四方,吆喝之声此起彼伏。

    “李师兄好!”

    “李大哥又带新人来了,辛苦了!”

    不少人连忙停下练武,换上笑脸注视着走在韩锋前头的李师兄,一个个问候叫好不断。

    那位李师兄目不斜视,只是微微点头,带着韩锋径直走到广场中央的一个高台上,他的三千里马自然有人帮忙料理了。

    “他叫韩锋,乃是外门弟子韩浩的养子,今天正式加入到你们七号杂役圈。”这位李师兄指着一声不吭的韩锋说道,顿了一顿,他接着又将手指移到台下一名尖嘴猴腮的矮个子,说道:“孙猴子,他就交给你了,好生带着,知道不?!”

    “收到,我保证!”这个名叫孙猴子的矮个子立马拍着他单薄的胸脯啪啪作响地喊道。

    李师兄点点头,当前走下高台,回头扫了韩锋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道:”我走了。”说着,他不理其他杂役弟子的挽留,径直骑马如飞而去。

    看着他离去后,诸多杂役弟子立马放松下来,甚至有位彪形大汉低声呢喃:“呸,不就是仰仗你家姐夫才谋得一个杂役人事房执事的名头,有啥了不起的,老子才不稀罕呢!”不过,他也只敢低声抱怨,眼珠一转,已然开始打量韩锋这位新人了。

    他二话不说,三步并作两步,地面发出砰砰的声响,快速走到韩锋的跟前,换上他自以为很和善的笑容,说道:”你叫韩师弟,对吧?怎么来到我们这穷乡僻野了,莫非是外门区域舒服过头了,想来我们这里体验生活,哈哈!”

    韩锋没有心情跟他谈笑,淡淡回应一句:”我家师傅去世了,所以就来这里了。”

    可他这话刚说完,周围人看向他的目光就完全不同了,尤其是那位彪形大汉更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让谁看着都感觉瘆人。

    韩锋也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这些年在韩锋的言传身教下,早就知道杂役圈的肮脏与混乱,当即后悔自己说错话了,可木已成舟,他也只得静观其变。

    “骆琦,去去去,别一上来就想着欺负新人,他好歹也是李师兄点名要我好生照顾的人,你胆敢欺负他就是欺负我,明白不!”孙猴子窜了过来,一把推开那名彪形大汉,口中叱喝道。

    韩锋闻言,心里略定之外,也不由好奇地再次细看了彪形大汉一眼,只见他身高八尺开外,身形壮实,怕有五六百斤重,可名字却如此的婉约,真有种让人忍俊不禁的感觉。

    彪形大汉骆琦似乎对孙猴子有些忌惮,冷哼一声,就不再说话,转身回去继续练武了,将一双铁锤舞动得嚯嚯生风,看着威势惊人。

    “韩师弟,甭理他,有我在,他不敢乱来的。”孙猴子踮起脚跟拍了拍韩锋的肩膀,温和地说道。

    韩锋看着这位和善的孙师兄,微微一笑,说道:”孙师兄,我初来乍到,还望多多指教,不知接下来我该负责些什么工作呢?”他知道在杂役区域,所有弟子平时都得承担工作,如挑水送饭伐木劈柴甚至建房修缮等等,所有粗活累活都得忙活,除非上头有人关照,谋得像那位李师兄的执事位置,那就清闲许多,可以抽出大把时间练气打坐修习武技,而且更重要的是拥有一定的资源,有机会让自己早日练出真气,并通过测试成为外门弟子,鱼跃龙门。若说那些执事或者外门弟子嫡系亲属又或者像孙猴子这样的人是鱼,那他们这些外围杂役弟子就是泥鳅了。韩锋曾经也是鱼,可韩浩这个鱼缸碎了,他便只能沦为泥鳅了。

    “你初来乍到,就负责挑水吧,刚好最近挑水队的人手紧缺。”孙猴子沉吟一会,双目忽地一亮,开口说道。

    韩锋没有多想,点点头答应下来。

    “时候也不早了,我带你去挑水队的住所吧,你今晚好好休息一晚,明早再去挑水。”孙强说着就走在前头,带着韩锋往挑水队的住所走去。

    广场上练武的骆琦收住舞动的双锤,目露异芒地盯着韩锋离去的背影,忽地嘴角上扬,竟也尾随而去。

    韩锋跟着孙强穿过数十丈宽的广场,进入一片依山而建的石屋,一个个像洞**似的,比起外门区域的单独小院差太多了。

    当越过三座小山后,他们来到第四座小山的一间数丈宽、丈八高的石屋门前,孙强停下脚步,开口说道:”这里就是你以后的居所了,我们七号杂役圈条件算是好的了,这座刻有聚灵符阵的石屋只供八人居住,其他区域可就要配置十个乃至十二个人了。其他人应该都还没回来,你可以在外面等等他们,让他们也认识一下你。好了,我走了。”说完这话,他就匆匆离去了。

    韩锋送走孙强后,朝左右扫了一遍,发现石屋外面还有着不小的平台,两旁种植着榆木,建有厕所、澡堂等配套设施,屋前还有着一口石井,看着井口光滑带有光泽,显然是经常使用,并且年岁久远的样子。

    没过多久,外出练武的杂役弟子陆续回来,韩锋都一一问好。这些杂役弟子倒也没有给韩锋脸色看,只是客气地回礼。

    韩锋数了数人,发现已经回来七个人,算上自己刚好八个,正准备进去的时候,山路边上突然冒出一人,身形壮实,如一堵墙似的走了过来,豁然正是骆琦。

    “嘿嘿,韩师弟好啊,我们真是有缘啊,竟然能够合住一间石屋。”骆琦迅速来到韩锋的面前,俯视着他,嘿嘿笑道。

    韩锋微微后退一步,抱拳行礼,说了几句客套话。

    “甭客气了,在挑水队这里我是老大,你以后跟着我,吃香喝辣的不在话下!”骆琦大声说道,声音之大,屋内似乎都覆盖到了,但没有一人出来质疑,显然他说的是事实。

    韩锋点点头,没有说话,面色平静如水。

    “嘿嘿,聚灵阵在这个点开启了,我们赶紧进去吧。”骆琦心里冷笑,嘴角上扬道,说完领着韩锋走进石屋。

    屋内很深很大,摆放着十二张石床,分列三排,屋顶镶嵌有夜明珠,使得屋里犹如白昼,并且一点都不闷热,不时有着点点清爽渗入体内,令人神清气爽。

    韩锋通过他们了解到,那点点清爽正是聚灵符阵启动后强行聚拢天地灵气引起的,这也是三叶门杂役弟子唯一能够享受到的宗门福利了,但这福利只维持一个时辰。

    众人盘坐在各自床位练气吐纳,按照宗门授予的纳气诀默默运转功法,一个时辰自然过得飞快。

    韩锋在外门区域就早已熟练掌握纳气诀,能够引气入体,但就没能纳元藏气,凝练不出真气,终究是一场空。随着天地灵气在他体内循环一遍又一遍,最后还是溢散开去,回归天地。

    韩锋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提前睁开双眼,正想出去走走之际,就在旁边床位的骆琦竟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双眼,撇了韩锋一眼,忽然正色道:”韩师弟,你吸收了这里的灵气,也算是我们的人了,而我们这里有个规矩,新人乍到,得有所表示,否则这灵气不就白给你吸收了,你说是不是?”

    韩锋微微一愣,随即心里冷笑一声,暗道总算来了,但他丝毫不惧,冷冷一笑,说道:”我身为宗门杂役弟子,自然有权利享受这一福利,外人无权干预!”

    “哈哈,来到我这里,你还跟我讲权利,你以为你曾是外门弟子的亲属,我就不敢治你了!”骆琦站了起来,怒视韩锋。

    韩锋脸色淡然,丝毫没有在意他逼人的气势,他在十岁之后就经常单独一人在剑云山脉外围区域闯荡,早已见过血了,更强大的异兽也遭遇过,哪里会在意骆琦的这点威势。

    骆琦见他毫无畏惧之色,知道自己不立威,恐怕连其他人都会不服自己了,当即一蹬腿,整个人如猛虎下山一般朝韩锋扑去,可双手却十指曲张,如鹰爪一般抓向韩锋的双肩。

    两人相距不过丈许,眨眼间骆琦就扑到韩锋的跟前,但他双手一挟,却骤然扑了个空,韩锋不知何时动作来到了他的身后,一脚踹在他的腿脖子上,登时让他前冲之势失去平衡,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往前摔倒,整个身体越过韩锋的床位,不过他也着实不是省油的灯,危急之下,双手变爪为掌,用力一拍地面,砰砰两声,头下脚上地旋转而起,往韩锋冲去。

    韩锋眼里厉芒一闪,洁白如玉的双掌张开,像是在胸前划过一个半圆,似缓实急地竟一把托住了对方的身体,深吸一口气,似有灵气往他双手凝聚,隐约间像是闪过一道清光,骆琦的身体就被推飞出好远,直接撞击在对面墙上,发出砰然巨响。

    此刻除了骆琦的痛呼声,其余人都看呆了,须知骆琦刚才一击可是凝聚全身之力攻来,少说也有千百斤的,竟被韩锋一把推飞,直接就让骆琦倒地不起,这份功夫可真是深不可测。

    “我认出来了,他这是外门弟子才能修习的凝气八卦掌,当然外门弟子的嫡系亲属也能修炼前三层!”有位三十出头的儒雅青年低声说道。

    韩锋耳聪目明,闻听此言,回头看了那位儒雅青年,显然是没想到这里竟然也有识货之人。

    “见过韩师兄,小生莫云天,之前有幸见过我姐施展过这门功法。”儒雅青年立马打了个激灵,赶紧施礼道。

    “你是莫霜师姐的弟弟?怎么留在这里了?”韩锋有些意外地问道,毕竟莫霜的父亲莫清风就是外门弟子,而且是极有希望成为内门弟子的人选之一,以他的地位,莫云天应该可以进入外门区域,留在他的身边。

    莫云天尴尬一笑,缓缓说道:”呵呵,我只是莫家支脉,能够来到此处成为宗门的杂役弟子都是三生有幸了,哪里还敢奢求进入外门区域。”

    韩锋点点头,不再多说,转身冷冷看了骆琦一眼,就回到自己床位躺下休息了。

    待看到韩锋真正睡着了,其他人才敢轻轻走过去扶起骆琦,不过当然没有再将他安置在韩锋的旁边床位了,而是远远将他放在屋内角落的一张床位,只是他的**声却依旧无法抑制地发出来,不少人暗地里都有些幸灾乐祸,暗道这家伙这伤没有十天半月都好不彻底了,隐隐然对韩锋又多了几分忌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