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玄幻魔法 > 三界舞尊 > 第五百六十一章 龙界来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六十一章 龙界来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五月并没有动,给男人穿衣从某种程度来说那是一件非常亲密的事。 除非两人是恋人关系。虽然两人成亲,但她并没有承认,不承认那表示她不是他的女人。

    所以也没必要做这种事。

    没有犹豫唯有平静。此时第五月无论内心还是表面都很平静,可以说没有任何情绪,甚至连冷漠都没有。

    她平静无波,并不表示凤天也如此。见她如此安静,安静的似乎想不存在当隐形人,凤天哪里会肯。于是他一个勾腰使得第五月更加靠近,甚至紧贴着他的胸膛。

    第五月不矮,与其他女人相还是较高挑的,但此时被凤天搂着,也只到他的下巴。所以凤天一低头便看到她的发顶,一阵发香沁入他的鼻尖,带着某种淡淡的香味,不属于胭脂俗粉的香料,那是她特有的味道,让人心情舒畅,心旷神怡。

    此时第五月双手抵着他的胸膛,那滚烫的肌肤使得她放也不是,若放开身体会更加紧贴他的前胸,不放,原本烫手的肌肤再加她的手心恰好按在他的心房,那强有力的心跳传入她的手心,仿佛如同被她抓在手里,越发烫手。

    肯定是他故意的。第五月心知肚明,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这该死的家伙,不知什么时候衣襟大开,或许在先前对她图谋不轨的两人纠缠时候,故意脱的。这是脱给她看的,纹理清晰的腹肌以及那白皙柔滑的玉肌,还有那精壮紧绷的肌肉,无不散发着男性的气息,像是某种邀请。

    身材不错,以旁人的眼光来看,确实很有男人味。但表错了对象……

    "夫人,为夫这身材可满意?"头顶传来愉悦的声音,那只作乱的手不时捏着她的耳垂,第五月很想剁掉那只手,可是她空间戒指都被封了,没有法力连着空间戒指里的东西都无法取出,要不然直接拿那把水果刀给他几刀,看他还能得瑟!

    "看来不是不想,而是舍不得穿,还没看过瘾?"揶揄的声音再一次传来,此时第五月不由得僵直不敢动,因为那只作乱的手此时在她的腰侧婆娑!

    她很怕痒,不想让他得逞,一旦被点燃那种痒意,她会无法控制如同在他怀里撒娇!这种被逼的亲密是她不想看到的也不想体验。

    于是她闷闷地说道:"你别乱动,我给你穿是了……"

    相情绪失控让他有机可乘,还是动手穿衣来的安全,更何况只是穿衣,又不是脱衣服,至少能避免肌肤贴切尴尬。

    穿衣是穿衣,不带任何感情,第五月神情专注地注意力集在他的衣服,既没有所谓的挑逗也没有他想象的**,或许这是热恋期才有的行为。但凤天还是能从体会到那种普通的平凡,像是老夫老妻的朴实,仿佛历经了岁月的沧桑而沉淀下来的安宁。

    给他安定的归宁,一种沉静的稳定,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甚至有些迷恋。

    男人的衣服很简单,搭过去系,间一根玉带固定便可,所以第五月穿的并不费力,而且很快。

    "还有这件!"同样的大红喜服,跟她身穿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是男款,凤天挑眉地笑看着她,眼神灼热,似要燃烧了她。

    第五月若只是初出茅庐不谙世事的二十岁女孩,被一个男人这样热情地注视着,或许会脸红心跳。但她没有,若说她的心里历程,曾经做过那样的梦,梦里从少女变成女人,一世又一世地轮回着她的一生,早已使得她心智成熟,不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黄毛丫头。

    所以不管凤天挑逗也好,暧昧也好,**也好,她都能坦然面对,心如止水。

    那是因为这个人不是对的人,所以她可以无视忽视甚至漠视他的任何动作任何表情。

    短暂的沉默之后,第五月默默地拿起他手的喜服,踮着脚尖试图给他披,可谁知突然之间被他一把抱起,她一个不稳,本能使然双手连忙搂着他的脖子,试图寻找安全感。

    这本来是凤天的算计,当一个人深处危机的时候,总会寻找最近的落脚点试图让自己躲避这种危机。

    "这样够得着了……"

    耳边传来呵气的温热,痒痒的有点酥麻,第五月连忙躲开那该死的温柔攻势,短暂的呆滞之后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借着高度问题耍流氓!

    但她又能如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她快速给他披,此时不待她挣扎,凤天主动放了她下来,而第五月则面不改色依然给他穿衣绑带。

    喜服有点繁杂,他给她穿的时候没见麻烦,但在她手里有点不知所措了。

    "夫人,是这样的……"见她额头细汗都渗了出来,一脸茫然不知从何下手,凤天这才收起旁观者心态,手把手教她。

    "我会!"万事开头难,这头搭好了,第五月大概知道它的设计结构,要知道凤天可是握着她的手真真实实手把手教,虽然他的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可是她不想啊,所以第五月开口了。

    但凤天却乐此不疲,穿衣是虚,握着她那柔若无骨的柔荑,才是他的目的。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总想着接近她,靠近她,甚至想走进她的心里,占据着那个空间位置,在里面生根发芽。

    总想着抱着她,似乎那是全世界,总想着亲她,怎么都亲不够,总想着做些亲密的事,那样才能填补心里的空缺。

    总想着她呆在他眼前,这样仿佛全世界只剩他们两个,因为他的眼里只有她,而她是他的全世界。

    若是能揉进自己的骨血,那该多好,这样两人再也不分开。

    这是凤天的尝到的最美好的爱情滋味,哪怕他是单方面,哪怕她没回应,但这已经使他很满足,那是因为有她,而她在身边。

    不是爱而不得,他得到了,但她还需要时间接受,他想,所以他会等她。

    思之入骨,食之入髓,已经戒不掉了,这是他此时此刻的状态。

    "夫人,时候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歇息了?"凤天的声音充满腻死人不偿命的温柔,如烈焰火热。

    第五月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要睡觉那还穿衣服?她本以为会出去,谁知道竟然说休息?是不是她听错了?

    难不成他有这嗜好,穿了再脱?

    谁知她的惊讶尚未退去,忽听得凤天那低沉的笑声如同魔音给人以一种催眠,而后第五月感觉自己忽然腾空,她惊慌失措地连忙抓着他胸前的喜服,此时她发现却被他公主抱抱着走向床边,心里难免又是一顿紧张,连带着他胸前的喜服都被她抓的皱成一团。

    "皱了!"当两人躺在床相拥的姿势,凤天侧斜着一手倚着头,一手搂着她的腰,眼睛看向自己胸前被她抓皱的两片,笑看着她。

    此时的第五月同样也侧着,只不过她面对的是凤天,因为被他紧搂着而牵制了她的自由,倚靠在他的半边胸膛,两人显得亲密无间,空气缠绕着暧昧,让人遐想。

    "哦……"第五月呆头呆脑地抚平那褶皱,仿佛那是她的责任,因为她而造成的后果,她当然要负责?

    "累不累?"凤天问道,那只倚着头的手把玩着她的发丝,她的头发又细又软黑的带着光泽,丝绸还柔滑还带着淡淡的香味,一切浑然天成毫无人工雕琢,让他爱不释手,是不是闻着那发香,甚是享受。

    他不提倒好,这么一说第五月感觉疲惫困意顿时袭来,因为现在只是凡胎**,先前又是吐血又是成亲折腾,再加紧绷的神经,一松懈整个人都不想动了,只想好好地舒服地睡一觉。

    但她还不能睡,身边有只狼,随时要吃她,她能睡得着?

    凤天看着她时不时失神打盹,却强撑着与他周旋,心生怜意,心底的那处柔软被她此刻的欲睡不睡的慵懒撩拨着,于心不忍不由得轻拍她的后背,轻哄道:"睡吧,你不希望的事不会发生的。"

    第五月吓得一激灵,瞪着眼睛不相信地看着他,她不希望的事?他这算是放过了她?她最不希望的不是不想他碰她!

    "怎么?不相信你的夫君?还是你希望想做点什么?"对于她的不信任,凤天表示很受伤,随即他挑眉地看着她,嘴角勾起,似笑非笑,十足的痞样。

    "好困!我好累!凤天,你要对你自己说的话负责!姑且相信你一次……"第五月是真的很困,忍不住困意袭来,这样斜靠在他的胸前闭了眼睛。

    "我会对你负责的……"凤天看着她的睡颜一脸宠溺和柔情。

    今天是他们的大喜之日,却一点都不平静,看来有不少人不希望他凤天成亲!凤凰界有凰谛和凤真阻拦,甚至连龙界都来了几位客人,似乎是奔着第五月来的。

    在龙界那些人出现之前,他接到太爷的传音让他先带第五月回避,听太爷的语气那群人来者不善,似乎来搅局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