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修仙界盗墓贼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臭嘴被封 古怪镇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二章 臭嘴被封 古怪镇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孔镇江看看后面也点点头,显然他也是同意这种说法。他这次带着盗天门所有弟子前来这《蛊王冢》求的是要振兴宗门,而不是要把众人都埋葬在这里。

    孔镇江看完情况,说道:“这个好办,只要我施展一下地裂术,就可以把这些毒水毒砂都埋到地底去。”说完就要施法,却被苏镇渊又再次拦住。

    苏镇渊说道:“大师兄,你先不要动,叫他们这些弟子来。”看孔镇江疑惑的看向自己,苏镇渊解释道:“这里还不知道有都是危险要大师兄出手,现在这施展地裂术又没有危险,就叫他们来,你也好节省一些法力。”

    孔镇江见苏镇渊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想想那地图上漫长的路线,和到现在就遇到的这么多的危险,后面也不知道有多少空难,也就答应下来。

    苏镇渊向后招手,叫来众人,随手指了几个弟子说道:“你们几个,和我一起施展地裂术,把这些毒物都埋了。”几人答应一声,就准备施法。他们没有孔镇江的法力深厚,因此要联合施法所以要准备一下。

    这时飞鱼化龙却悄悄对摩云凌风说道:“前辈你有没有能收取这毒水的东西,最后是能多收一点。”看到摩云凌风不解的目光,飞鱼化龙解释道:“我有感觉,这些我们会用到。

    飞鱼化龙的感应能力摩云凌风是见识过的,因此倒是不会怀疑。不过他却提醒自己,而不是告诉他的师傅大魁或者孔镇江,却叫摩云凌风想不明白。

    于是摩云凌风取出了一个法器玉瓶来,这玉瓶本来是胡蜚哪里得来的,里面有一股酒味,不过摩云凌风得到时就已经是空的了。不要小看这只有拳头大小的玉瓶,却是用了炼制乾坤袋的法子炼制,这小小的玉瓶中,就算装上上千斤的酒水都没有问题。

    摩云凌风一边用玉瓶装取毒液,一边问道:“是不是也提醒你师父和师祖也装起来一些备用?”

    飞鱼化龙说道:“我感觉就是要你装起来,再说师祖他们就是想装也没有你这样的法器。‘

    这是金猴六耳看到摩云凌风在装毒液,过来问了原因。听说这玉瓶是胡蜚那了得来的,就想到黑山真人给自己受的气,于是说道:“这瓶子用完了不要扔掉。”见摩云凌风看着自己的奇怪眼光,解释道:“回头洗洗再次见到黑山老魔,就还给他叫他继续装酒用。”

    这时苏镇渊他们已经准备好法术,出声叫摩云凌风他们躲开。只见几道法力打了过去,那些毒水下面的地面就轰隆隆的裂了开来。

    大量的百蛊腐尸水,裹挟着百蛊毒砂就流了进去。只是这地裂术却是威力不够,裂开的裂缝太浅,只容纳了不过三分之一的百蛊腐尸水进去就满了。无奈之下,几名盗天门弟子只好又全力施展了两次地裂术,这制造出来的裂缝才勉强把全部毒水装下。

    只是就算这样,地面上还是被一层恶心的百蛊毒砂稀泥覆盖,想要走过去却是不能。看看已经耗费了不少法力的盗天门弟子,苏镇渊却是厉声呵斥道:“一群没用的东西,不许停,给我再施展地覆术,造出一条路来。”

    摩云凌风却看不过去苏镇渊这样,抢先一步施展了一个地覆术出来。瞬时前面的地面颤抖翻涌起来,犹如沸腾的水一样,一条三四尺宽的干净路面露了出来。

    谁知苏镇渊却说道:“我教训弟子做事,你插手做什么?”语气竟然相当的不善。这句话一出不仅摩云凌风皱眉,就连孔镇江都觉的不对了。

    只是还未等到二人开口,金猴六耳却怒了手中随心棒一抬,就搭载了苏镇渊肩膀上。苏镇渊并不是什么炼体修士,被这蕴含法力,沉重无比的随心棒一压虽然没有压趴下,却也要运气全身法力相抗衡,一点都动弹不得。

    金猴六耳喝到:“你个老不羞的老东西,我兄弟是你呵斥的人吗?信不信小爷一棒子把你拍成肉泥!”

    这最近盗天门众人,早就觉得苏镇渊有些不对劲,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冷嘲热讽一番。因此众多弟子都看着却没人出声,并且都偷偷看向孔镇江方向。

    孔镇江也是无奈,他也发现自己这个师弟有些不对劲。但是身为盗天门的掌门,他也不能不说话。上去笑着对金猴六耳说道:“六耳道友不要生气,我这师弟的嘴巴是臭的很,也经常把我气得不行。他也是无心之失,不是有意针对摩云道友的。”

    接着又对苏镇渊喝到:“你个不争气的东西,现在我以掌门的身份命令你,在这次探墓结束前不许说话。如有再犯,废除修为,逐出门派!”苏镇渊还想要辩解什么,却被孔镇江的“啪”的一个耳光给止住了。并且一个禁制打在他的嘴上,苏镇渊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孔镇江转身对金猴六耳说道:“道友看这样做可还满意?”说着话,就轻轻的把金猴六耳的随心棒给拿了下来。

    金猴六耳还想说什么,却被摩云凌风拉住,说道:“不过是口角之争,孔镇江这样处罚的实在是严重了。”双方又客气几句,此事就被暂时揭了过去。

    不过谁也知道,这修仙界说来还是一个看拳头的世界。而这修士间的恩怨仇杀,又有几件不是因为一件小事引起。就凭刚刚的事情,如果不是在这充满危险的墓**当中,双方立即血溅当场的事情绝对不少见。

    而且盗天门众人相信,以人家的实力,除了自己掌门,估计这里不会留下一个活口下来。只是以往爱护弟子,机智穆锐的苏镇渊为何会变成这模样,谁也一时想不明白。

    不过现在少了苏镇渊那破锣一样的公鸭嗓子的尖酸刻薄的声音,众人都觉得清静了许多。但是为了众人的安全,孔镇江恐怕要再次事事亲为,更加辛苦了。

    奇怪的是,随后的路途中,孔镇江每次冲在危险前面,苏镇渊都会露出焦急的表情。只是金丹修士的禁制,他一时破不了“呜呜”的说不出话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