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修仙界盗墓贼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专撬龟壳 威逼利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专撬龟壳 威逼利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摩云凌风一串攻击掀翻了乌金魔狼战车,虽然很是快速,但是也用了两三息的时间。如果胡蜚在这个时间内给摩云凌风来一次十二枚的青鱼飞梭的攻击,那时间决定没有问题。到时就算摩云凌风真的成功了,也不会如此顺利。

    只是我们的胡蜚大少却又怎么是一般修士可以比拟的了的。在魔狼光柱射不出来的瞬间,他就已经慌乱无比,除了指挥乌金魔狼战车乱跑以为,就已经不会别的了。

    这乌金魔狼战车的几次巨震,更是差点把他的屎尿都吓出来。好在他已经辟谷多年,现在食用一些灵果灵酒下肚后也早已经化为了灵气。肚子里实在没有存货,这屎尿才没有喷涌出来。

    这等模样的胡蜚哪里还会想到去攻击摩云凌风,没有直接就喊投降就是不错了。

    摩云凌风此时却是不管这些,除了小心防备着胡蜚可能的突然袭击以外,就是一把就把卡在两个车轮的凤翅镏金镋给拔了出来。然后就是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插了下去,把还有些摇晃不稳的翻到的乌金魔狼战车给稳稳的支撑住了。

    这下这乌金魔狼战车,就真的变成了一只翻到在地的乌龟,任凭三只三眼魔狼傀儡使劲乱扭乱蹬,也说什么也再不晃动分毫了。

    摩云凌风做好一切,就回复了平常时体型,“当当当'”的敲了几下,说道:“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我把你的乌龟壳撬开然后把你揪出来?”

    里面却传来了胡蜚闷声闷气又有些颤抖的声音:“我,我不信你能打开着乌金魔狼战车,等我父亲一来你就死定了!”

    摩云凌风叹口气说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是打不开乌金魔狼战车,我也没打算打开他。但是我不信你这付龟壳我也打不开他吧!”

    说完也不再等胡蜚的回话,而是取出一只不知道来这混乱之都路上,那个拦路的妖怪身上的的法器大锤子来。然后就在哪构成车厢的铁背龙鳌盾的衔接处,找了一道位置合适的小缝隙。把白色的阳剑,就当做了楔子,向里“叮叮当当”的订了起来。

    这一举动,看的众人一阵郁闷。因为能这样悠闲的在决斗中拆对手法宝,任何人也只见过摩云凌风这么一次。要知道任何法宝,都不是毫无弱点的。只是这弱点一般都会隐藏的很好,而就算露在外面的薄弱部位,也绝对不是三下两下就会被对手打破的。所以只要是品级不是相差太大,很少会有直接破坏对方法宝本体的事情发生。

    但是摩云凌风找个缝隙一点点向里钉楔子,这却不是能防御的,就算是摩云凌风口中的乌金魔狼战车也不行。如果找个缝隙慢慢的钉进去,就是乌金魔狼战车也是会要被他慢慢钉坏的一天。

    果然,这白色的阳剑毕竟是极品法宝,很快就顺着这缝隙钉了进去。不过只是订了一个剑尖,摩云凌风就停下,再次的问了一句:”你确定不出来?“

    胡蜚这次却没有出声,因为他正在全力的收紧龟壳,好使的自己不被挖出来。摩云凌风见他不出声,也不再问话,随口就是一口火焰吐出来,就顺着刚刚撬开的缝隙钻了进去。

    随着这一股纯青色的火焰进入龟壳车厢之中,胡蜚的惊叫顿时就传了出来。观看的众多修士都是心中一颤,心道:“这不愧是剥皮魔雕。上次是活剥神魂,这次又是要龟壳烤肉的节奏。”

    不怪这众多修士心中胆寒,那纯青色的火焰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凡火,(摩云凌风有凤凰血脉,当然不是凡火。)肯定温度不低。尤其是在这么一个狭小封闭的空间里,那威力恐怕要提高几倍有余。不要说胡蜚只是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就是换个金丹后期也承受不住这个烧法。

    却说摩云凌风却病不想烧死这个废材,火焰一进去,摩云凌风就感到白色的阳剑上的压力,顿时就是一轻。摩云凌风的身形立时就又再次的涨大起来,一双巨大的鹰爪牢牢的抓住了那块被撬松了的铁背龙鳌盾,不息消耗法力的用出了法天象地中的最大的拔山决来。

    那块铁背龙鳌盾,顿时被摩云凌风硬生生的揭了下来。有了这个突破口,被困在里面的纯青火焰就户的意思喷了出来。而摩云凌风本就没有放多少火焰进去,那火焰也就随之熄灭了。但是摩云凌风哪里还有时间管那些,随即一道五色神光闪过,铁背龙鳌盾也被刷到摩云凌风的五色神光空间中去。

    只是这一次却与那青鱼飞梭不同,因为这是胡蜚最后的保命的家伙,所以他在被火焰烧灼的剧痛之时也没有完全的忘记控制着铁背龙鳌盾。

    因此摩云凌风赶紧收了法天象地的神通,好把全身的法力去压制五色神光空间中,随时会冲出来的这件法宝。

    但是摩云凌风也没有忘记现在已经露出身形的胡蜚胡大少,虽然没有了法力,但是神识一催,就是几十道暗金色的光华一闪而过。就见一个被熏得浑身乌黑,头发眉毛都没有了的人,带着插了满身的暗金色的金雕翎羽惨叫着翻滚出来。

    原来那些暗金色光华却是摩云凌风的金羽飞刀神通,只是摩云凌风不想取他性命所以收敛了些威力。这才所有的金羽都插在了胡蜚身上,而不是平常的透体而过。

    这胡蜚受了这几十枚飞刀之苦,却是比那金鲤剑划破手臂和刚才摩云凌风放水的烟熏火燎痛苦许多,顿时就只顾得哀嚎,把控制法宝的事情全忘了去。

    摩云凌风趁机就压制了五色神光空间内的那面铁背龙鳌盾,腾出手来把黑白阴阳双剑就架在了胡蜚脖子之上。阴森森的说道:“胡蜚胡大少主,今天我就叫你看看我剥皮魔雕的手段,叫你也尝尝神魂被一层层的剥下来的感觉。我最喜欢听那种惨叫的声音了,希望你叫的好听些!”

    说完黑白阴阳双剑高高的飞起,就要作势一剑斩下来。这一下顿时惊得胡蜚大叫起来:“不要杀我,我认输!我父亲是化神修士,你杀了我他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一句话说完,那黑白阴阳双剑果然不再螺旋来,只是围着他的脖子乱转起来。摩云凌风若有所思的说道:“你那化神父亲我却是惹不起,不过就算放过你估计以后你也不会放过我。我看还是杀了你,然后我就逃到百万大山深处躲起来吧!估计到时你那化神父亲也找不到我的。“

    胡蜚连忙忍痛答道:“我可以发下天道誓言只要你几天放过我,我们绝对不会追杀你。”

    摩云凌风想想答道:“这倒是不错,被一个化神修士追杀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不过我却不想放过你身上的宝物~~”

    不等摩云凌风说完,胡蜚就急道:“都给你!”说着为了表示诚意,还抛过来几个乾坤袋,还把所有宝物身上的炼化的法力神识都收了回去。

    摩云凌风笑笑就把这些东西都收了起来,只是收到乌金魔狼战车时却受到了阻拦。随即脸色一变,阴阳双剑就又贴到了胡蜚的脖子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