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修仙界盗墓贼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乌金战车, 缩头乌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五章 乌金战车, 缩头乌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只见血光中,那胡蜚尖声惊叫着,抱头鼠窜而出。这一下吧摩云凌风也吓了一跳,手下也是一缓。而且这铁背龙鳌盾也是颇具灵性,虽然还未是灵宝,但是却也知道自己护主。因此虽然胡蜚已经因为受伤慌乱,铁背龙鳌盾也把因为被胡蜚这一叫惊得手下一慢的,摩云凌风的余下一波攻击给挡了下来。

    摩云凌风吃惊并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进来前就和花嫣然等人商议好了,如果可能尽量不要伤了这胡蜚的性命。因为怎么说人家老爹也是一名化神修士,摩云凌风现在还是惹不起。

    小辈之间交手,只要不出了性命之事时,一般长辈也就忍了,就当做是对其的一次磨炼。有本事你将来可以去找回场子来,这也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但是你若伤了其性命,人家找你报仇也是应该。到时自家长辈罩不住你,你死了也是活该。因此一些出名高手的后辈子弟到处行走,被人欺负打劫了的事情,倒是不少。但是性命,一般还是有一些保证的。当然也少不了一些修为差不多的斗的急了失手,一方被杀死的事情发生,那就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因此这胡蜚如此强烈的反应,倒是吓了摩云凌风一跳。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一剑不过是向他手臂刺去。而且刺中只是,胡蜚身上的法衣也发动了自动防御的效果,金鲤剑不过浅浅的划了一道半尺长的口子而已。

    所以虽然看着血光喷射,但是对于任何一个修士来说也不过是一道轻伤而已。不过那胡蜚的惨嚎,比之自己当初生生剐了谢淳榈的神魂之时,那惨叫也不再以下,摩云凌风都怀疑自己伤的他重了。

    但是胡蜚毕竟是金丹修士,体内自行流转的法力,很快就制止了他手臂上的血液流出和疼痛。看到胡蜚回复过来,摩云凌风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哪里知道,这废材自小在自己父亲的严密保护之下,那是一个头发的伤都没有受过。

    几百年的娇生惯养下来,今天这道伤口是他有生以来受到的最大痛苦。要知道,他度雷劫时都没有伤到一根汗毛,都是黑山真人给他的法宝一路抗过来的。

    因此他疼痛退去,恢复了神智的时候,用那夹杂着恐惧和阴冷杀意的眼神,看着摩云凌风说道:“你竟然敢伤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摩云凌风虽然心中不想杀他,但是现在可不是要他知道的时候,此时见他没事,放下心来。先是五色神光又是一刷,就把那漂浮在空中,因为少了胡蜚指挥不再动弹的十二枚青鱼飞梭给收了。然后在十**丈外的胡蜚神识范围外慢慢炼化着。

    然后才对胡蜚阴声笑道:“你被打傻了吗?这是生死擂台,我不但敢伤你,还敢杀你。而且在这里你手底下那些人可是想救你都不可能,你死定了!”

    说完却不再御使飞剑,却寻了一枚当初灭了那双尾蝎谢双毒时得来的,魔蝎老怪炼制的震天雷来,随手就向胡蜚扔了过去。

    胡蜚本就缺少经验,刚才受伤的慌乱还没有完全散去,现在见有东西过来,本内的就是御使着铁背龙鳌盾赢了上去。

    要知道这震天雷,乃是魔蝎老怪亲手炼制,那爆炸起来有着元婴修士随手一击的威力。现在被铁背龙鳌盾一阻,顿时爆炸开来。

    胡蜚只听见一声巨响,铁背龙鳌盾虽然阻止了那震天雷的大部分威力,但是那余波也把胡蜚推了出去,连摔带震的,给胡蜚弄了一个七晕八素出来。

    在这空档,摩云凌风已经又把那新收的十二枚青鱼飞梭炼化,却没有进攻只是对着胡蜚阴森森的笑着。

    这下胡蜚可是真的被吓到,他早就知道这里出来他老爹亲自到来,谁也救他不得。现在被摩云凌风连连挫了锐气,在被这元婴修士威力的震天雷一炸,顿时觉得自己生命真的受到了威胁。

    连连对着外面观战的尸道人喊道:“快传讯给我父亲,叫他速来救我!”一边挥手就是又一件法宝放了出来,自己却立即跳到了里面。

    随后那六面铁背龙鳌盾,也幻化到最大,在一阵'叮当'的声音中和那件法宝组合在了一起。而从法宝外面却已经看不见胡蜚的身影的存在。

    摩云凌风也没有想到,胡蜚还有这等法宝存在,在周围观战人群的一片惊呼中,仔细看去。却见这件法宝却是一架战车模样。

    这架战车,整个都是一种乌黑泛着金属光泽的材料炼制,车身布满金属的倒刺,车轴上还有着六把法宝尖刀镶嵌在上。而拉车的也不是普通的马匹,而是三头同样的金属炼制的傀儡三眼魔狼。

    这战车,本来没有车厢的配置,为的就是乘车之人也好发出攻击。但是这时胡蜚怕的要死,竟然把变大的铁背龙鳌盾,死死的镶嵌在了这战车之上,正好形成了一个车厢,把他护在了里面。这下子远远看去却真的成了一架战车,拉着一个硕大的乌龟壳子的模样。

    此时那龟壳之中,传来了胡蜚得意的叫嚣声音:“剥皮魔雕,你不是会剥皮吗!有本事对付一下我这乌金魔狼战车试试。等我父亲一来,就叫他剥了你的皮,叫你也尝尝被剥皮的滋味。“

    摩云凌风小小说道:“那也是要看看你父亲来之前,你能不能坚持的住再说。不过倒是我会不会被剥皮还不一定,但是现在你是一个缩头乌龟的事情现在大家都看见了。你这么丢你父亲一个堂堂的化神修士的脸,我看到时他先剥谁的皮还不一定呢!”

    胡蜚听了也是心中一寒,他父亲什么事情都随着他意,但是却把脸面看的极重。当年自己的大哥胡蛊也是和自己一般受宠,就是因为办了叫父亲丢脸的事情才被惩罚。甚至到现在都不被重用,这才轮到刚好出生的自己上位。

    自己这次被一个筑基妖族逼迫成这样,却是比自己大哥那次还要严重,自己的下场估计已经可以预见。胡蜚想着心中大急,但是要他从这里出去,他是万分也不敢的事情。一时间胡蜚陷入了两难之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