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修仙界盗墓贼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老祖受伤 灵宝铜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八章 老祖受伤 灵宝铜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交代完所有事情,白眉长老就离开<<金翅宫》回到了自己居所休息。摩云凌风也想告辞到偏殿去,摩云老祖却面色突变,一口污血吐了出来。

    见摩云老祖身形不稳,摩云凌风连忙上前扶住。随手又取出三粒“生肌丹“来,给摩云老祖服下。摩云老祖又休息一会才说道:“没事了,有这二宫主的丹药,估计过一段时间我就能恢复。“

    摩云凌风哪能放心,一再追问下才知道,摩云老祖这次确实伤了体内的元婴。摩云凌风大惊失色,那元婴乃是修行的根本,受到伤害那还了得。

    摩云老祖却安慰他道:“莫急莫急,有了你那几丸丹药,很快我就能恢复过来。破而后立,说不定我还因祸得福呢!“

    摩云凌风听得此言,连忙把剩余的‘‘生肌丹‘‘都取了出来,再摩云老祖惊异目光中递了过去。摩云凌风说道:‘‘若是不够,我再找小葫芦妹讨个几百粒来!‘‘

    摩云老祖却笑到:“你当是糖果啊!这一粒都已经比那筑基丹还要珍贵十倍。“说完也不管摩云凌风那吃惊的样子,取了十粒去,其他的叫摩云凌风好好收起来。

    摩云凌风暗暗心疼,自己今天前前后后可是用了三四十粒丹药出去。算来那不是三四百粒‘‘筑基丹‘‘了,按照那竞宝大会上价格,那就是多少灵石来着。摩云凌风下意识的不在算了,下去就怕自己受不了那刺激。

    此时才明白,为何小葫芦妹,给自己这些丹药是,连那老葫芦子也一副心疼表情了。不过想到这些丹药都是救了,那些待自己如亲人的人的性命,摩云凌风也觉的值了。

    见摩云老祖面色不错,摩云凌风就问了起来,其为何受伤如此之重。因为摩云老祖与那老怪交手之时,明明是追着其打的,不应如此。摩云老祖苦笑一下,缓缓道来真相。

    原来摩云老祖在这次万妖大会上,有两大收获。一是得到了二宫主葫芦子的召见,得到了突破到元婴后期的方法。二就是,摩云凌风献给他的十余根鬼车的凤羽,以及炼制‘‘九子母凤羽剑‘‘的方法。

    只要这两项中的一种,都可以使得他实力大涨。到时再对上那魔蝎老怪这个老对头,定能杀他个大败而归。

    只是顺利回到摩云岭后,摩云老祖却有点坐立难安的感觉,好像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但是等了一段时间,却风平浪静的很。虽然那不安感觉依旧,但摩云老祖不愿意再等下去。

    毕竟自己修为停滞在此境界已经上千年,现在机会就在眼前等待的滋味实在不好受。再有这修仙路上,拳头硬才是硬道理,如果自己突破了,或许那危机也就迎刃而解了。于是摩云老祖安排了一下,就积极忙忙,的闭关去了。

    只是不知为何,自己那坐立难安的感觉一直挥之不去,仿佛危险就在眼前。摩云老祖可不敢大意,因为修行也是一种沟通天地的方法,所以修炼之人会对将要道来的劫难,或多或少的有所感应。

    只是此次摩云老祖有些为难,如若是其他事自己或许可以躲避一番。但是现在自己在冥冥中感应到,自己这场劫难,成败都在自己这次闭关修炼上。

    正事,祸也由他而来,祸也由他而去。成败祸福皆由天,生死存亡早注定。

    既然如此,摩云老祖也是万年的老妖,生死之间也早已经不知走过多少次。那也是心智坚定如铁之辈,怎会被此事吓到。要知道修行之路上哪里不是万分的凶险,这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

    既然已经打定了注意,摩云老祖也不耽搁,当即安排修行事宜。

    这两个修行方案,摩云老祖本已经有所计划。先修炼突破瓶颈,使得修为达到元婴后期。然后再去炼制那“九子母凤羽剑“,才是稳妥的方式。

    但是现在感应到危险尽在眼前,摩云老祖不得不改变了计划。因为那修炼到元婴后期需要时间,过于难于判定。或许三五百年没有进展,也有可能忽然有所领悟三五日可成。只是一旦修炼到关键时刻,就不可间断,否则不知前功尽弃,而且还会经脉尽断,元婴破碎,魂飞魄散而亡。

    反倒是那炼制''九子母凤羽剑‘‘耗时短一些,如无意外只是需要七七四十九日即可。

    其实以摩云老祖的元婴修为,根本就不肯能炼制这鬼车身上的“真血凤翎‘‘。毕竟这是金仙之物,还是修炼肉身的神兽九凤的羽毛。

    好在天地万物相克相生,乃六界不变至理。摩云凌风这炼制九子母剑之法,就是相生之法。首先就是要利用,和这鬼车的血脉关系才行,这也是为何摩云老祖可以炼制,但同样元婴修为的青猿老祖却只能眼馋的缘故。

    摩云老祖来到炼器室中,在八只通体黑色,体表布满白霜的蟾蜍铁像前盘膝坐下。这八只铁蟾蜍,乃是寒铁铁母,用万载玄冰所制成的器具,在天玑不冻真水中,一点点打磨而成。

    这八尊寒铁蟾蜍之下,就是地火火脉。这地火火脉乃是摩云老祖请来多为好友,一起以**力,打通摩云岭山脉,直达地心深处。

    然后又命一位从人族捉来的阵法师,在打通的火脉通道之上,以火精玛瑙的玉髓为阵基。布下了七七四十九座‘‘纯阳精火熔岩阵法‘‘,来保证地火永不熄灭。最后才把这八尊寒铁铁母蟾蜍,镇压在地火火脉的开口之上。

    摩云老祖调息了一会,尽量使得自己保持在最佳状态。随后手指翻动,瞬间打出六十四道法决来。那八尊寒铁铁母蟾蜍,眼睛随着法决的打出,一一亮了起来。当第八只蟾蜍的眼睛亮起后,八只蟾蜍的大嘴,缓缓的张开了一到小小的缝隙。

    八根细细的白亮地火火线,从寒铁铁母蟾蜍的口中飞射出来,那肉眼可见的恐怖高温,却被八只寒铁铁母蟾蜍组成的禁制锁住,没有一点透露出来。摩云老祖小心的调整了一下火力大小,这才从手中飞出一座,通体赤红颜色,火铜制成的核桃大小八角炼器铜炉来。

    这八角火铜炉,一出现就带有一股火热气息,使得这炼器室中的温度都一下提高了不少,高温使得那摩云老祖坐着的兽皮都有些收缩,兽皮上毛发都仿佛有青烟冒出来。

    摩云老祖剑指一指,那核桃大小的铜炉,就飞到了那八道白亮地火火线的交汇之处,室内的高温也慢慢降了下来。

    随着地火的烧灼,那铜炉仿佛得到了启动的能量,缓缓变大起来。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一座两人多高的火红颜色的铜炉,就漂浮在那寒铁铁母蟾蜍的阵势上空。

    这时才看清楚,原来这铜炉,整体做八角模样。那个棱角上都有一只朱雀雕像,每只朱雀的眼睛都是由两颗极品火灵石镶嵌而成。如若摩云凌风见到,定会惊呼,这可是每颗都相当于百万灵石。

    那八道地火火线,正是射到这极品火灵石之上。那灵石越发的火红的妖异起来,直到仿佛要有熔岩溢出之时,无数火色灵力丝线从那灵石中散发了出来。这些灵力线,顺着那火铜铜炉蔓延,纵横交错间在炉壁上就勾勒出了,八座火焰构成的奇异阵法来。

    那火焰构成的阵法一成,铜炉上就是一道光芒闪过。一个浑身**,只穿着一件红色小肚兜的粉嫩小男孩,就出现在铜炉的炉顶之上。

    那男孩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才睁开睡意浓厚的一双大眼说道:“你个老家伙,还让不让人睡觉,你想累死我啊!“

    摩云老祖却不生气,轻声细语的说道:““火灵儿宝贝,在帮主人一个忙好不好?“那一副讨好献媚表情,哪里还有一个元婴老祖应有模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