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修仙界盗墓贼 > 第八十八章 伴生蚓螈 树妖内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八章 伴生蚓螈 树妖内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摩云凌风回想半天竟然不知此为何物,反倒小葫芦妹说道:“我们植物都喜欢一些蚯蚓来翻松泥土,分解枯枝落叶。看这巨虫模样倒是和蚯蚓有些相似。”摩云凌风也是点头同意。

    其实二人不知,这巨虫乃是噬人树独有的伴生之物,名叫蚓螈。蚓螈自身弱小,依靠噬人树的攻击能力来保护自己。噬人树也需要蚓螈为他疏松这沼泽中潮湿粘稠的泥土,并且蚓螈以他的掉落枝叶为食还减少了噬人树得病虫害的机会。

    不要看噬人树如此厉害,但天生一物克一物。有一种新月犀牛甲虫,最爱以噬人树为食,一旦沾染那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而蚓螈所食用的枯枝败叶,正是新月犀牛甲虫的产卵之地。它的存在相应的减少了新月犀牛甲虫的数量。

    也有人试着用新月犀牛甲虫来对付噬人树,但见效太慢得不偿失,在这荒芜密境只有一月时间,使得最终这个方案被遗弃。

    摩云凌风一心二用,边调节内吸法力,边观察这一切。忽然心中一动对小葫芦妹说道:“如果我们用这些巨虫的血液隐藏我们的气息,那噬人树还会不会攻击我们?”

    小葫芦妹想想说道:“这噬人树,不靠眼睛听力,只靠气息感应伤人。这个方法到可一试。”

    摩云凌风也不耽搁,金鲤剑飞出,在噬人树反应前就在边缘刺穿了一条蚓螈,并且把尸体挑了回来。摩云凌风不敢以身试险,只是把金鲤剑涂满了蚓螈的血液,金鲤剑“嗖”的一声又化为一道红光飞了出去。

    金鲤剑在噬人树范围内不断盘旋,果然那些隐藏起来的根须藤蔓毫无反应。正在摩云凌风兴奋之时,那因为染上蚓螈鲜血而变红的金鲤剑,突然变为灰败颜色。无数藤蔓受到指令一般又从地面升起,摇摆着缠向金鲤剑。

    摩云凌风大惊,运转金鲤剑原地一个盘旋斩断离自己最近的几条藤蔓,金鲤剑就趁机窜入高空之中。摩云凌风一抹额头冷汗,心道:“如若不是这次在哪老者葫芦里又修炼一番,使得自己飞剑又运使的灵动几分。刚刚恐怕就会被藤蔓缠住,逃不回来。”

    低头看去,只见金鲤剑上原本鲜红的血液,在这短短时间内竟然已经**。地上那蚓螈巨虫的尸体也不知何时无声无息的化为一滩烂泥。

    原来这蚓螈巨虫,生于斯长余斯,体内早已经充满着万年沼泽了的腐秽瘴气。此时一旦死亡没有那股生之力的压制,腐秽瘴气发作起来,却是短短时间内把一条硕大蚓螈化为污泥。

    摩云凌风和葫芦妹又再次抓来几条蚓螈巨虫试验,都是如此。估计从死亡到**时间不超过五十个呼吸之间。这点时间以摩云凌风的速度,在他和金盏草之间打个来回当然足够。但是那金盏草需要小心挖掘出完整根须,否则必然药效大减。如此算来时间就相当紧迫。

    摩云凌风决定分几次采摘,再次捕来蚓螈,身上涂抹一番,摩云凌风以最快速度冲了出去。第一次只采摘了两株金盏草,摩云凌风便退了回来。算算时间还有十余息的剩余,心中大定。第二次和第三次都采摘了三株金盏草出来,只是退回来是噬人树已经蠢蠢欲动,不得已施展了两次展翅九万里的神通出来才得以逃离。

    看着到手的八株金盏草,摩云凌风大喜这可就先当于八颗筑基丹啊!看看远处随风摇摆的最后三株金盏草,摩云凌风暗暗下定决心再来一次把它们也弄到手。

    但抬眼看时,却不见了那粉红巨虫蚓螈的身影。原来这蚓螈虽然灵智未开,智慧低下,但是不断有伙伴失踪再蠢笨也知道有危险降临,不约而同的都潜回来地下去了。摩云凌风好一番寻找,才见到一只粉色巨虫爬了出来。只是这只蚓螈与其他有些不同,不是那种鲜活的粉色,而是一种阴郁带有沉沉死气的样子。估计这是一只快要老死的蚓螈。

    摩云凌风此时满心都是金盏草的影子,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剑光一闪,这只老蚓螈就被金鲤剑挑了过来。涂抹好血液,摩云凌风快速冲到金盏草跟前,急忙采摘起来。谁知刚刚采摘第三颗时,身上的血液已经完全变为灰败颜色。摩云凌风的气息一下子就显露出来。

    原来这只老蚓螈因为活得太久,体内积聚了更多地腐秽瘴气。并且年老体衰,生气早已不足,体内的瘴气早已经开始腐蚀他的身体。所以此次却是比预计的五十息,少了十几息的时间。

    见周围无数藤蔓包围过来,小葫芦妹不由惊得:“啊!”了一声,慌乱之间只想要隐藏摩云凌风气息,只见一团翠绿的乙木气息涌出包围了二人。对于这乙木气息,同属木系的噬人树也倍感亲切,一时盘旋在周围没有进攻意思。

    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摩云凌风见噬人树模样此时竟然未曾逃离,反而转身把第三株紧张草收了起来。这是噬人树的藤蔓突然疯狂攻来。原来噬人树不知感到这团乙木气息亲切,而且那不多的智慧告诉他,只要吞噬了对方,对自己将有莫大好处。

    见到噬人树如此疯狂模样,摩云凌风也是吓了一跳。急忙召出金鲤剑围绕自身盘旋,无数藤蔓在金鲤剑的锋锐下被纷纷斩断。但是有更多的藤蔓从地底窜出,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压了上来。看来那团乙木气息使得噬人树彻底疯狂了。

    面对如此压力,金鲤剑已经运转迟殆,不少藤蔓冲过剑光向摩云凌风和小葫芦妹卷来。摩云凌风无奈只好张开双翼,身躯如同陀螺般旋转起来。双翼上那些经过凝练的羽毛,已经有着不下于金鲤剑的锋利,只是这次却没有作为‘金羽飞刀’射出。张开的双翼在摩云凌风的旋转执行就犹如一张锯盘,而那些锋利的炼来用作‘金羽飞刀’的翎羽则是无情的锯齿,快速的切割着周围的一切。

    在两大利器之下,噬人树始终不能缠绕到二人,摩云凌风此时就想升空远遁而去。谁知身躯刚刚离地,一股拉力传来,身形一个量呛险些摔倒在地。原来有两条藤蔓,不知何时悄悄地缠在了摩云凌风的双脚之上。摩云凌风大急,他毕竟还不是筑基修为,运使飞剑还不能做到圆转如意,一时间金鲤剑竟然收不回来。

    正在这时“轰!轰!轰!”三声巨响,原来小葫芦妹此事终于出手,竟然是三枚乙木神雷发了出去。这三枚神雷,两枚炸断了那两条藤蔓,最后一枚却因为摩云凌风的旋转射偏了方向,好死不死的炸到了旁边的古树之上。

    那古树却颇为坚硬,被乙木神雷炸中只是脱落了一块树皮。但是周围的藤蔓进攻竟然也是一缓,仿佛停了一下。小葫芦妹叫道:“凌风哥哥,那颗树才是它的本体!”

    摩云凌风当即就是几枚火球术飞出,被火焰包围的古树果然扭动起来,周围的藤蔓的攻击也再次停止下来。摩云凌风“哈哈”一笑当下和小葫芦妹,乙木神雷,火球术,金鲤剑都招呼上去。当周围藤蔓想去阻挡是已经来不及,只见那颗古树已经被炸的坑洼片片,烧的浑身乌黑。

    只是如果仔细看去,这些都是表皮,却没有给古树带来什么实际伤害。摩云凌风暗暗咬牙,要说雷术,火术,还有金鲤剑的金系本质都对古树有一定克制作用。但自己和小葫芦妹几乎已经进了全力,却没有取到什么大的作用。看看周围密密麻麻的藤蔓,和已经有些脸色不好的小葫芦妹,摩云凌风知道这一次恐怕自己要累死在这里。

    这是哪古树却张开了几个树洞,看起来有点像扭曲的人的脸型,至少把那些树洞比作眼睛嘴巴的话是这样。只见中间那像嘴似的树洞一张一合,模模糊糊的发出两个字:“痛!”有看向摩云凌风方向说道:“吃!”此时摩云凌风福至心灵,颈项间玉牌光华一闪,两道剑光先后飞了出去,这正是摩云老祖给他的那三道保命剑气。

    只见第一道剑光轰在古树之上,“轰”的一声一大片木屑爆散开来。那古树又再次大喊到:“痛!”但是这一声还未出口,第二道剑光袭来,却是从他口中直直穿入。“砰!”一声有些闷声闷气的爆响,这株古树被炸成了两段。

    随着上半截残破古树的倒下,周围的藤蔓也胡乱地挥舞了几下就软软的瘫倒下去。只是这是古树那残留的木桩上有一道光滑闪过,小葫芦妹惊喜叫道:“树妖内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