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修仙界盗墓贼 > 第十七章 行医救人 舍身镇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七章 行医救人 舍身镇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任何地方大夫都是很吃香的,因为没有人保证自己不生病不受伤,到那时大夫就有可能救你的命。尤其是这样的边境地区,缺医少药连个识字的人都少,能来一个游方大夫那可是上宾。

    叶根旺见金先生等人自称大夫不敢怠慢,连忙一统叶木盛:“快去请长老,就说有贵客到。”说完还不忘向柳二娘“嘿嘿”傻笑两声。叶木盛没动地方,拉拉叶根旺的衣袖:“根旺哥,还是你去吧,你你都有媳妇了,就少看两眼。”叶根旺一巴掌就拍在他头上,接着屁股上就又一脚:“叫你去你就去,还反了你!”叶木盛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向寨子里走去,直走到看不见柳二娘的地方才一溜烟的跑起来。

    不一会叶木盛就气喘嘘嘘的跑了出来,说了句:“长老马上就到。”就又拄着长矛站在那对柳二娘傻笑。果然随后就有一群人簇拥着几位老者走了过来,其中一位看似最年长的老者颤颤巍巍的上前几步:“各位贵客光临,有失远迎。不知几位贵姓高名,哪位是大夫?”说着拱拱手,眼睛却透过柳二娘望向了金先生。

    柳二娘这时退了回来,一改刚才的轻浮表情,换上了一副端庄的神色。那感觉就像舞台上卖唱的歌姬,忽然摇身一变成为了神台上的神女,令人不敢直视。

    金先生见长老问话上前拱手还礼答到:“在下金九明,一介游方医士,当不起一个贵字。今到贵宝地,望老人家赏口饭吃。”老者上下打量一下,见金先生长身玉立,身材微瘦。一身半旧长衫,却很是干净整洁。下颚一缕花白的胡须随风飘扬,双眼干净明亮偶尔闪过一缕缕精光。虽然说不上仙风道骨,但也不像世间凡俗之人。在看身后跟随的楚凌峰等人一个虽然年纪尚小,但已经微露英气。一个貌美如花神色端庄。看吧心知定当是高人到此,连忙请了众人到山寨内落座。

    众人落座,品茶。不一会就有人送上了饭菜,无非是一些山间野味,鲜果野菜,再加上一坛自酿的山村果酒。众人这些时日顿顿烤肉也吃的口腻,如今正好换换口味,一时吃的香甜。席间得知,此间主人全都姓叶,此山寨名叫将军寨,相传祖上出了一位将军建了此寨,将军的后人就定居于此几百年了。

    吃完长老要人带几人去休息,这时叶根旺跑了进来,大喊:“长老,不好了!大山哥打猎碰到了熊,被一掌开了膛,肠子都流出来了。”金先生一听连忙跟了出来。只见一群人抬着一副简易的担架,上面躺着一个青年,担架上还在不停的淌血。众人上前细看,这是一个魁梧的青年。肚子上被划了一道有小半尺的口子,肠子露出了有二尺多长。旁边几个妇人在哭泣着,其中一个年老的妇人几乎瘫倒在地上。长老一看摇摇头说到:“没救了,准备后事吧!”年轻一些的妇人见长老来了,一把抓住急急说道:“长老今天不是来了个大夫吗?求求他一定要救救大山啊!要是他走了,剩下我们孤儿寡母的可怎么活啊!”

    金先生没有多说话,分开人群走上前,仔细看看。发现青年只是破了肚皮,肠子完好无损,加上人很健壮,一时不会死亡。于是对长老说到,找两个人帮忙,我试试。长老叫了两个人来,金先生取出一包草药,交给他们说:“用半盆水煎成药汤,再烧几盆热水来。”然后取出几只银针,在伤口周围的关元、气冲,天枢、归来、商曲几个**道下了针。只见伤口慢慢不再流血,青年的表情也好了一些。这时热水和药汤都来了,金先生让人又取来了一只大碗,针线泡在水里,还叫人抓了一只活公鸡来。

    这时金先生回头对众人说到:“这个伤势我只有六成把握,如若不成不要怪我。”那妇人一听急忙说到:“神医,你只管动手。他本必死之人,如今有了六成希望还不能活,那就只能怪他命薄,我们决不怪罪神医。”说着就跪了下去。

    金先生见如此,就用热水烫了烫手,用温热的药汤清洗了外露的肠子和伤口。接着取出一张符纸,一抖就变出一只冰锥来。把冰轻轻的放在了伤口上,被冷气一激,那段外露的肠子竟然一下子缩了回去。然后又取过烫过的针线,小心缝合了伤口。金先生叫楚凌峰拔掉公鸡胸口的毛,自己取出鼠巢得来的匕首,小心的在火上烤热,刷的一下就把公鸡的皮剥了下来,乘热贴在了伤口上。然后取出大碗倒扣好外面缠好布条。

    一切都很顺利,金先生擦把汗,又给病人把把脉说到:“不要让伤口见水,能挺过三天,就有八成把握活命。如果鸡皮自己脱落了伤口长好就没事了。”又取出几包药交给妇人。那妇人千恩万谢,抬着丈夫离去。寨中众人上前连连称赞:“金大夫真神医啊!”

    当天金先生几人,在受过最高规格的款待以后,就在寨中休息了。第二天山寨中没有特别的动静,找个人带路看看受伤的大山,金先生点点头,不出意外性命应该保住了。一天金先生就给来看病的村民应诊,还别说这第一阴阳不是吹的,还真没难住他的病患。楚凌峰和柳二娘就在寨中乱转,好打听聚魂谷的由来。

    你还别说,还真的没有什么人能抵挡柳二娘的魅力。上至八十老太下至五岁小儿,没有她搞不定的,晚上就打听好了一切。

    原来几百年前这里发生了一场战争,战争的起因已经没有人知道了,只是知道开始时巴国大败。楚国的军队长驱直入,见人就杀,方圆百里血染山岗。然后楚国人就把死尸都扔到了那道沟里,从哪起沟里就怨气冲天而起,不可压制。后来巴国派一员大将应战,就是叶家的祖先,大败楚军。叶将军收复了所有失地,斩敌首三千。巴国君王大喜就把他收复的失地都分封了给他,所以现在这里也不给国家拿任何税负。叶家在此住下却发现山谷里怨气不散,一个过路的方士说那是谷中的冤魂冤屈不解不肯投胎。他要将军把杀死的楚军尸骨投入谷中,以解众鬼魂怨气。果然谷中怨气不再跑出谷外作乱,但是谷中每日都是喊杀声不断,犹如两军作战。

    后来将军老了,一天把所有人都叫来说:“我死后,把我葬在冤魂山谷中。他们都打了几十年了该歇歇啦!”说完就亡故了。将军后人依言把将军安葬,说来也怪从此哪里就安静了下来。只是谷中阴气翻滚,人进入其中必死无疑。只有将军的祭日阴气消散才能进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