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艳客劫 > 第七百一十章:红莲出手掠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一十章:红莲出手掠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多智与圣血者在车板子上斗得难解难分,眼见着马儿要从两棵树中间穿过,这二人竟齐齐跳下马车,置胡颜于不顾。

    胡颜在马车里颠簸,感觉骨头架子都快散开了。她的双手无力,只能用脚蹬着车板子支撑

    这时,两名黑衣蒙面人出现。

    一人攥着另一个人的手,借力飞起,一脚踹在马儿的头上,迫使它改变了奔跑的方向。飞起踹马的那人落在地上时,手腕继续用力,将原本站在地上的那个人抛起,扔到了车板子上。

    落到车板子上的人攥紧缰绳,继续赶着马车狂奔。地上那人,飞身跃起,单手攀爬上马车。

    古蓝眺望马车的功夫,被红莲教众砍翻在地。

    圣血者在最初的慌乱过后,脱下长袍,兜住那些虫子,放火烧死。随即一掌拍出,将多智打成重伤。她本想杀人灭口,但是很显然,抓住胡颜比杀掉羌魅人更重要。她一抬手,招呼红莲教众,追向马车。

    凛冽的空气中,似乎能听见人心砰砰跳动的声音。

    当马车再次被红莲教围住,攀在马车上的那人一头钻进了车厢里,扯起胡颜,道:“我和哥哥拦住他们,你自己逃吧。”

    胡颜倒是十分镇定,反问:“往哪儿逃?”

    成西行跺脚道:“我那儿知道往哪儿逃?!”一扭头,冲出车厢,拔出长剑,与成东行联手对敌。

    红莲教众仅剩三人,却是有备而来。两厢动起手来,斗得旗鼓相当。

    圣血者看准时机,突然出手,掐住了成西行的脖子,用力捏着他的脖骨,呵道:“住手!”

    成东行停下动作。

    红莲教众立刻上前两步,缴了他的长剑,并将利器逼在他的脖子上。

    圣血者冷冷道:“杀!”

    红莲教众刚要动手,却听车厢里传出一个虚弱的声音,道:“慢着。”紧接着,就见车帘被挑了起来,胡颜由内而出。

    胡颜站在车板上,环视众人,慢悠悠地道:“都说要请老婆子去做客,怎还如此无礼?这是谁家的娃娃儿,怎不懂何为教养?!”

    圣血者娇笑道:“老太婆,你也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

    胡颜撩起眼皮子,扫了圣血者一眼,道:“你说啥?”

    圣血者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道:“你也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

    胡颜晃了晃头,继续道:“你涂个大红嘴唇子,怎么还说不明白话呢?说啥啊?大点声!”

    圣血者气了个倒仰,吼道:“你也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

    胡颜眼点点头,淡淡道:“嗯,老婆子素来当自己是个人物,不像某些东西,只是个玩物。”

    圣血者冷声喝道:“你也不用逞口舌之快!等到了我们尊主手上,看你还能笑到几时?”

    胡颜做出支棱着耳朵道:“你大声点儿!”

    圣血者气运丹田,吼道:“我看你还能笑到几时?!!!”

    胡颜感慨道:“我早就笑够了。最近一直不太想笑,怕出皱纹。”

    “扑哧……”成西行笑了。

    成东行的肩膀颤了颤。

    圣血者的脸黑了,对成西行喝道:“不许笑!”

    胡颜对兄弟二人道:““来来,你们两个上来,随我去红莲教做做客。”

    圣血者呵呵一笑,道:“尊主可没请其他人。”

    胡颜冲着圣血者大声喊道:“你说啥?!”

    圣血者烦得不行,回吼道:“不许带人!”

    胡颜回吼:“那我也不去!”

    圣血者怒道:“由不得你!”

    胡颜直接捂着胸口倒在车板子上,那份孱弱的模样,看起来绝对会因为一口气上不来而驾鹤西去。

    圣血者还真怕带个死人回去,不好交差。她沉着脸,取出金针,封了兄弟二人的穴道,让他们无法用武,并对红莲教众吩咐道:“仔细搜搜他们身上,别漏下任何一条该死的虫子!”

    红莲教众在二人身上搜出四个蛊虫小罐,扔到地上,这才将二人赶上马车。

    成东行搀扶起胡颜,将她送进车厢。

    马车继续前行,这次除了胡颜,赶车的、坐车的都换了人。

    人生的际遇,就是这么神奇。

    胡颜觉得,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曾经她挖空心思的寻红莲尊主,却摸不到她的老巢。这一次,她却被“请”去了红莲教,真是……扎心呐。

    兄弟二人扯下脸上的黑布,齐齐看向胡颜。

    成东行目露怀疑之色,问:“你到底是谁?怎会被红莲教盯上?”

    胡颜故作高深道:“知或不知,不如不知。”

    成西行鄙视道:“别故作高深了!你要是真有能耐,也不至于被我们羌魅掠来,又被红莲教抓去。”

    胡颜横了成西行一眼,没吭声。

    成西行又道:“你瞪什么瞪?你瞪我也是没能耐!”

    胡颜闭上眼,幽幽道:“我只不过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秘密,看得出别人摸不清的红线,知道一些凡人的烦恼罢了。”

    成西行道:“你就吹吧!”

    成东行训斥道:“西行,你注意言辞。”

    胡颜打个哈欠,道:“都睡会儿吧。这大冷的天,都出来瞎折腾什么啊。还让不让人好好儿过个年了?!”言罢,她闭上眼睛,打起了盹儿。

    成西行嘟囔道:“真是心大!这都火烧眉毛了,还睡?”

    成东行看着胡颜,对成西行道:“你若有老夫人这份沉稳,我们今天也不至于奔波至此。”

    成西行不服,问:“我怎么就不沉稳了?”

    成东行道:“若非长老听见你要离开羌魅,也不会防着你我,偷偷送老夫人离开。若羌魅不送老夫人离开,红莲教绝不会轻易得逞。”

    成西行辩无可辩,终于闭上了嘴。

    约莫走了一个时辰后,顺着窗口往车厢里飘散起甜腻的味道。

    有时候,你明知道那是毒药,却不得不接受它,因为,你必须要呼吸。

    成东行和成西行想要闭起,却因穴道被封,只能想想而已。

    胡颜连眼睛都懒得争,只是在软倒身子的那个瞬间,对兄弟二人小声道:“若想活着去见唐悠,就装出喜欢我的模样。”言罢,安然睡死了过去。

    兄弟二人互看一眼,也闭上了眼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