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557章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2/4)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57章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2/4)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杨轶没有在湘西呆太长的时间,竺璐彦的关系还是过硬的,两天功夫,王德胜等相关人员都已经被查处,唯一的可惜是丁湘之前捐的那些钱都已经被他们挥霍一空,尽管还能追罚回来一些,但也不可能退回给丁湘。

    不过,丁湘并没有难过,因为因祸得福,她虽然钱没了,可是在杨轶和竺璐彦的帮助下,白尧寨希望小学重新开办了起来。

    用的是原来小学的地方,只是由希望小学项目出资,请了之前愿意来教书的李永恒老师还有另外两个土车乡的民办老师,让他们给孩子们授课。并且,希望小学项目,会定期邀请一些大学生志愿者来跟孩子们交流,帮助孩子们开拓视野。

    丁湘不需要再拿自己的钱来补贴学校,杨轶出了钱,当然,杨轶也跟丁湘表示,如果未来丁湘真的挣了钱,也欢迎她向希望小学项目捐款,这就是个人的慈善行为了!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希望小学项目已经做得很大了,不只是杨轶每个月捐赠的那点钱,声名鹊起之后,来自社会的捐款也增加了许多,竺璐彦他们也有更多的能力去帮助更多的孩子。

    郭子意整个过程里倒真的没有能帮到什么忙,因为他病了。

    这家伙还是太逞强,本来以他的身体素质,是根本爬不上山的。但他还是打肿脸充胖子,不对,他本来就是胖子。硬撑着爬上山之后,郭子意就累倒了,在杨轶他们忙着勘察地形,分析对策的时候,小郭同志就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享受着丁湘的照顾。

    当然,郭子意也没有这么厚脸皮,他挣扎着跟丁湘保证,等他回去江城,一定让人送一批图书、文具、书包等等来给寨子里的孩子们,他不是过来拖后腿的,一定会有自己的贡献!

    杨轶带着郭子意先行离开,因为他们还要回去拍电影,都已经耽误了剧组好几天的时间,不能还继续在外面逍遥。

    而丁湘多等了几天,确认这次不会再有问题,才放心地离开。她和杨欢再度启程,按照她们原本的计划,去京城,跑龙套历练去了!

    杨轶他们离开,白尧寨的读书声已经朗朗响起,这个窝在深山里的小村寨似乎又焕发令人欣喜的朝气。

    ……

    时间过得很快,这个七月在纷纷扰扰中过去了。

    《逃犯》电影的拍摄比较顺利,尽管中间因为杨轶的事情耽误了几天,可是杜媛蕾趁机拍了没有鲁迪的戏份,所以进度没有拖慢,预计在八月中旬就能拍完。

    杨轶另一部作品,《越狱》的版权转让问题有了眉目,伍尔夫电视台那边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他们不仅向杨轶的谈判团队,展示了自己的拍摄计划,还给出了不错的利润分成条件。

    而更有诚意的是,他们还派出了一个团队来中华访问,其中包括计划中将会指导《越狱》的导演帕尔顿·易,这个导演对《越狱》很感兴趣,自己要来和杨轶面谈,以便了解原作者的想法,最大程度地还原这个故事的诸多细节。

    “帕尔顿·易?易这个姓氏,他是华人吧?”杨轶好奇地问过来告诉他这个消息的卢本杰。

    杨轶对这个世界的导演还真的不够熟悉,国内的倒是有些了解,但国外的导演,他就知道几个经常出现在报纸上的大导演名字,其他的就没有过多的关注了。

    “是的,易先生是米籍华裔,不过他长得比较像白人,据说母亲是德裔。”卢本杰看着自己的小本子,汇报道。

    “他什么来头,有拍过什么作品?”杨轶比较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卢本杰告诉杨轶,帕尔顿·易导演的作品其实不少,有电影,也有电视剧,他的代表作是《犯罪思想》,著名的犯罪剧情电视剧,主要讲的是一支由行为分析专家组成的警察队伍,利用他们心理学知识,来分析出罪犯的思想,从而破获疑难的案件地故事。

    “这部电视剧我好像听说过,挺有名的,好像还拿过不少奖。”杨轶的记忆被触发了,他好像看过关于这个米剧的介绍。

    “是的,这部电视剧在开拍以后,就获得过许多大奖,包括米国电视界最高奖项,艾米奖。”卢本杰跟杨轶说道。

    这么说来这个帕尔顿·易确实是有点真才实学,而且还是拍犯罪剧情的电视剧,想必拍《越狱》也会比较容易上手。杨轶对他来了点兴趣,决定在跟对方见面之前,先看看他的电视剧,研究一下对方是否真的符合自己的预期。

    ……

    八月份,后浪科技旗下的脸书上线了一款网页游戏《友谊牧场》,这游戏虽然是添加在脸书网页里的,但它并不是插件形式的存在,无须下载安装,只需要点击脸书内部的一个按钮,便可以登陆到这个游戏里。

    为了宣传这个网页游戏,杨轶还亲自为它在微播的广告中编写了一条广告语:“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请珍惜你们的友谊,谨慎偷菜。”

    头一句话不愧是前世的网红,在后浪公司暗中推波助澜之下,没几天,这句话便红遍了大江南北,甚至还被广大的网民活学活用。

    比如,乘坐在友谊之船的两个好朋友,一个人突然瘦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或者乘坐在友谊之船的两个好朋友合影,只给自己P图,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一时间,微播上的段子横飞,同时也带着《友谊牧场》这款游戏走进了许多人的视野。

    当然,一开始《友谊牧场》的人气不是很旺,只是少量想要尝鲜的网友们点开了它。

    但这一点开,他们就跟中了邪一样,再也难以摆脱。

    种菜、除草,这些简单的养成类游戏的操作倒没有什么新鲜的,让他们开始疯狂的,是他们发现可以去偷别人的菜,还可以放虫做恶作剧!

    一种奇特的欲望的满足,让最开始玩这个游戏的网友们渐渐地沉迷了进去。

    而脸书上为数不多的玩这个游戏的好友,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于是,呼朋唤友,越来越多人加入进来,沉迷进去。

    脸书的注册量大幅度增加,而且微播账号可以通用的情况下,越来越多人注册脸书,然后加入到偷菜游戏中,甚至,还有人为了偷菜,调好闹钟半夜起来玩游戏。

    这几乎成了一个社会现象!

    几乎在城市里,身边十个人中间,有五个人是玩偷菜的,他们上班都在津津有味地聊着偷菜的事情。

    媒体们也忍不住报道了这款简单却又爆发出现象级魔力的游戏。

    是什么让它如此火爆?

    有人猜测是简单、易玩的缘故。

    有人认为是因为偷菜满足了人们窃取的贪欲。

    也有人猜是因为它的互动性,和朋友,网络上的朋友、生活上的朋友都能一起互动,自然增加了耐玩度。

    这里,媒体还引用了某大学教授提出的一个专业名词“弱交互”。跟其他“强交互”的游戏不一样,《友谊农场》这款游戏是不需要好友同时在线的,这就减少了许多不便,从而方便人们随时随地地玩这款游戏。

    不过,《友谊农场》火了,杨轶却没有感到乐观,因为他看到与《友谊农场》绑在一起的脸书虽然注册量上涨,但用户的粘度不高,人们在脸书上玩游戏,很少会在上面发表自己的感想,或者写一些日记、上传一些照片。

    玩偷菜的一些喜悦或者牢骚,他们都发表在了微播上。

    杨轶让人做了一个排行成绩一键分享的功能,脸书和微播都可以选择。

    但很少有人直接分享到脸书上,他们甚至不厌其烦地等待跳转,来到微播上发布自己的成绩。

    “这样看来,要大力发展的是微播而不是脸书,要给微播开发手机软件,尽早布局移动端。”杨轶知道一些发展轨迹,只是没想到,脸书这类社交网站,在国内确实是没有办法发展起来,“等《友谊农场》热度下降,恐怕脸书的热度也会同样下降。是时候,考虑一下sns的报价,把这个项目趁着它还火的时候,尽早变现,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sns的地位跟杨轶前世的扣扣差不多,都是聊天软件行业的霸主,而它们一直眼热杨轶的脸书,想将它做成sns空间,然而,杨轶有设置了专业壁垒,所以sns只能向后浪提出收购意向。

    这个收购意向很早就有了,在去年微播开始火起来的时候,sns就盯上了后浪。当然,财大气粗的sns想的是微播和脸书一起拿下,但杨轶是不可能卖掉微播的,现在脸书倒还有一定的可能。

    正好,借着《友谊农场》的东风,脸书大火了一把,比起之前的状态,sns对脸书的渴望会更大,杨轶能折现的,也会更多!

    当然,杨轶也会留一手,他注册了国外脸书的版权,卖给sns的只有国内的脸书。国外的脸书,杨轶无暇顾及,他可能还会再卖一遍,而那个价格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