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391章 当你老了,我还爱你(2/4)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91章 当你老了,我还爱你(2/4)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之前墨菲的猜测得到了验证,杨轶果然是用这个曲子,写了一首歌。墨菲还没来得及感到惊喜,便被头一句歌词给吸引住了。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虽然女人过了三十,最不愿意的事就是听到人提什么老了,但杨轶在这个美妙的旋律里缓缓地唱出这样一句话,却有着海誓山盟的别致。

    当我老了,头发都花白了,他会怎么样?

    “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

    墨菲渴望着听到后面,想知道杨轶是要如何深情地表白。

    杨轶的声音虽然现在也可以横跨许多音域,但他没有刻意去改变的,是他那独特的磁性嗓音,虽然有些沧桑,但岁月的陈旧感是这首歌最好的佐料。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唱着这一段的时候,杨轶是深情地看着墨菲,似乎在告诉她,那个人,就站在她的面前。

    墨菲忍不住心里一颤,美丽的眼睛里忍不住涌出了泪水。

    前面那一句,简直是唱出了墨菲现在面对着的现实。

    她作为歌星,从小小的年纪出道开始,便因为这副倾国倾城的容颜,得到了无数的追捧和赞美。

    是的,这么多人喜欢她青春的时候,喜欢她美丽的模样,就算现在,她的微播下面,也总会有很多迷弟在喊着“墨菲别哭,我们爱你”!

    什么哭?不就是唱了《听海》——“听,海哭的声音”嘛!

    但别人怎么说,墨菲一点也不在意,因为那些人只是冲着她的容颜而来,冲着她的名气而来,就好像她之前,遭遇滑铁卢、一无所有的时候一样,现在喊着爱她的粉丝,在那个时候都不知道在迷恋着哪个明星……

    倘若哪天,她也和歌里唱的那样老去,苍老的脸上布满了皱纹,那些人还会继续爱她吗?或者说,他们是否还会记得曾经为之疯狂过的墨菲?

    只有眼前的他,不离不弃!

    杨轶不像表白,更似表白!

    “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这一句唱出,墨菲觉得自己心里的幸福都要溢出来了!

    谁不喜欢年轻时候情郎爱慕的眼神?那是对自己容颜最大的肯定。但只是相恋初期的欢喜,到了谈婚论嫁,想到天长地久的时候,谁能不患得患失,毕竟青春韶华不在,再美的容颜也转眼即逝,只有深刻到骨子里、沉浸到灵魂深处的爱才能长久……

    这句话,是另一种意义的海誓山盟!

    “当你老了,眼眉低垂,灯火昏黄不定……”杨轶的节奏又慢了下来,营造出了一种暮暮老矣、却温暖甜蜜的气氛,“风吹过来,你的消息,这就是我心里的歌……”

    伴奏再度高扬起来。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唱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这里无论是旋律,还是杨轶唱的韵味,都是墨菲最喜欢的那一段,她眼神迷离地看着杨轶,这个高大的男人,仿佛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依靠。

    “当你老了,眼眉低垂……”杨轶将小提琴和弓弦放在了电视柜的台子上,一边轻轻地唱着,一边向墨菲伸出了手。

    墨菲眼里此刻只剩下了杨轶,她抿了抿嘴,忍住眼里幸福的泪花,欣然地拉住了杨轶的大手。

    “当我老了,我真希望,这首歌是唱给你听……”杨轶最后一句唱出的是自己为主角,但也是意味深长。

    执子之手,白头偕老!

    到老了,你我都白发苍苍,却依然能相互凝望,相互唱着这样的情歌,这大概也是最美好的愿望了吧?

    墨菲就痴痴地看着杨轶的面庞,呆呆地听着,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被杨轶牵引着坐在了沙发上,坐在心形的烛阵旁边。

    如果仔细看,这个客厅,甚至包括楼道、门厅都摆着单反相机、DV摄影机等等,而现在侧对着杨轶和墨菲的,更是一台闪着红灯的专业摄影机,汪超之前给杜媛蕾拍电影的那一台!

    这种最值得纪念的浪漫时刻,杨轶怎么可能会潦草地求婚完了事?他咨询过汪超,安排了最好的拍摄机位,还跟汪超和摄影系其他学生借了机器,包括他自己的单反在内,今天动用到的镜头就有六组,客厅里更是不同角度摆了三个,力求全过程、多角度地将这个美好保留下来!

    当然,开启了相机们的摄影,就不再用杨轶去管。

    而在主机位的专业摄影机的镜头里,墨菲一袭纯黑的连衣裙,瘦削的香肩微露,一双遮过手肘的黑绒手套,轻轻地撑坐在沙发沿,优雅得就好像是一只黑天鹅。

    但烛光闪耀下,这“黑天鹅”绝美的面容和顾盼的美目,相映交织成的迷醉表情,却好像在诉说一个美妙的故事:高高在上的公主驾临了人间,却没有一点架子,义无反顾地爱上了眼前这个开始为她单膝跪下的男人。

    跟昨天演练的还是有点差别,杨轶在这里,表演了一个小魔术,两个手捂在一块,然后变出了一支花骨朵饱满开放、带着娇嫩绿叶的玫瑰花,在墨菲惊喜的眼神里,递给了她,也顺便帮她脱下了左手的手套。

    没办法,谁让计划赶不上变化,墨晓娟居然让墨菲带着手套……但瑕不掩瑜,杨轶也是将动作做得很顺畅,一点也不违和。

    这个时候,书房的门,再次被推开,一个穿着漂亮的白色公主裙的小姑娘,双手捧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表情虔诚地慢慢走了出来,走了过来……

    爸爸唱的歌很好听,不过曦曦听不懂歌词深沉的含义,她没有像妈妈那样被感动地魂不守舍。

    小姑娘还是惦记着爸爸的要求,在爸爸唱完歌之后,就跟昨天演练的一样,踮起脚尖,将书房的门打开,然后捧着盒子,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为了把自己的任务做好,曦曦可认真了,甚至走的每一步,都是严格地按着昨天演练的路径。穿着这白色的公主裙,小姑娘也好像一个小天使,那认真的表情,在烛光的映衬里,显得甚是虔诚。

    “谢谢曦曦!”杨轶从女儿的手里接过了钻戒盒,疼爱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不过,完成任务的小姑娘还不能走,她站在一边,见证着这个美妙的时刻。

    已经单膝跪下的杨轶,向着握着玫瑰花、欣喜的墨菲,打开了那个盒子,露出里面那颗晶莹剔透的钻戒。

    但杨轶不急着求婚,他先念了一首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