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374章 乖僻自是,悔误必多(1/4)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74章 乖僻自是,悔误必多(1/4)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酒席?结婚?”杨轶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他还压根没想过这个问题,或许是因为不守规矩惯了,他以前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已经可以了,就算是稳定的伴侣,脑海里就从来没有出现过结婚的这个概念!

    听到他的疑惑和看到他的表情,杨崇贵登时脸色便沉下来。

    “你们没有结婚?还没有领证?”董月娥皱起眉头问道。

    墨菲跟小媳妇那样低着头垂着手站在杨轶的身边,大气不敢喘。她其实没有错,但被追问的,墨菲觉得自己好像联手跟杨轶欺骗了二老一样,心里很是不安。

    “一定要领证吗?”杨轶还真的耿直地说出了他的疑问。

    “砰!”杨崇贵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所有人的碗筷都跳了一下,杨欢和杨庆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不敢和老爷子直视。

    就连早早吃饱,跑到一边自己玩的曦曦都被这个动静给吓到了。

    “铁子,你说的话越来越不像样了,是不是在外面几年功夫,就学坏了?”董月娥见状,抢着话说道,“墨菲给你生了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不起人家?”

    “没有啊,我的意思是,就算不领证,不办婚礼,我也是要跟她过一辈子的,这个有什么区别?”杨轶哭笑不得地解释道。

    墨菲愣了愣,她呆呆地看着杨轶,心里被杨轶那句“要跟她过一辈子的”感动了。

    从他的角度来看,确实如此,杨轶就不觉得一纸凭证,就能让两个人好一辈子,爱情是需要两个人仔细经营的,不是靠一个结婚证来约束的!

    “你这逆子,我们杨家,没有你这个玩弄女人感情的败类!”杨崇贵气急败坏地怒斥起来,刚才董月娥抢话的效果也没有了。

    杨轶闭上了嘴巴,他从前世的记忆里知道,在老爷子暴怒的时候,再解释也只会起到反作用——顶嘴会让杨崇贵更气恼。

    “孩子现在都四岁多了,你还不跟墨菲结婚,这不是让外人笑话咱们吗?”董月娥这回也没有惯着杨轶,她帮腔说道,“铁子,你要考虑清楚这个问题。”

    “考虑清楚什么?我看他是退役后,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迷了眼,都不知道做人的最基本准则,都把祖训忘得一干二净!”杨崇贵敲着桌子,怒斥道。

    杨轶避其风头,沉默不语。

    而墨菲却慌得一批,她连忙开口给杨轶开脱:“爸,妈,你们别怪杨轶,不是他的错,是因为我,我现在的工作问题,没有能够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还不能领证结婚。”

    啥?杨崇贵和董月娥都疑惑地看了过来。

    杨轶连忙拉了拉墨菲,低声说道:“你傻啊,乱出什么头?这事交给我来处理。”

    “是我的问题啊,我不能让你再替我背负责任了。”墨菲瘪了瘪嘴,说道。

    “什么啊!他们说的是结婚领证的问题,我之前确实没有想过。”杨轶摆了摆手,转头跟父母说道,“爸,妈,你们别听墨菲胡说,是我考虑不周。”

    他也是担心杨崇贵和董月娥二老对墨菲有什么不好的看法,今天好不容易才让他们接受了墨菲,可不能功亏一篑。

    杨崇贵沉着脸,站起来:“你跟我出来!”

    “老头子。”董月娥连忙叫了一声。

    “这你别管!”杨崇贵挥了挥袖子,背着手先行走到了院子。

    杨轶无奈地站起来,要跟着出去,这时候,墨菲拉住了他的手,杨轶转头一看,泪珠已经在她的眼里打转。

    “没事,你别担心。”杨轶轻轻地拍了拍墨菲的手,眼神跟她示意了一下自己的母亲,“你快去跟欢欢一块洗碗。”

    杨轶跟着杨崇贵走到院子里,然后杨崇贵掏出钥匙,打开祠堂的门。

    祠堂是一个独立的瓦房,不过里面没有电灯,只有一盏昏暗的煤油灯和几根红色的香在闪烁着。

    杨崇贵不说话,他在祖先的牌位前的八仙桌上拿过来一个打火机,点燃了桌子上的两根蜡烛,这祠堂才明亮了一些。

    “跪下!”杨崇贵没有看他,而是背着手站在祖先的牌位前,背对着杨轶,仰望着祖先的牌位。

    杨轶犹豫了一下,无奈地依言在蒲团上双膝下跪,这些动作,在前身的记忆里很清晰,前身当兵以前,也没少被罚跪。

    跪下之后,好一会儿,杨崇贵都没有说话,似乎在晾着杨轶一样。但杨轶还算让他满意,挺直腰杆跪在那里,一声不吭。

    “有了点钱,便数典忘祖,再给你几年功夫,你是不是还要抛妻弃子?”杨崇贵这才转过了身,哼道,“祖训里有句话怎么说?我给你背背:乖僻自是,悔误必多。颓惰自甘,家道难成。你来说说,什么意思?”

    杨轶跪在蒲团上,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性格古怪、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的人,经常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会错过很多要珍惜的东西。一个颓废懒惰、沉迷不悟、不求上进的人,也很难以成家立业。”

    这些祖训,以前杨崇贵都是要三兄妹抄了又抄,背了又背,要是记不住,那可是要挨抽的!杨轶岂能不记得?

    “对着列祖列宗,你好好思量一小时,看你错在了哪!想不出来,你就今晚就跪在这,别回去!”杨崇贵挥了挥衣袖,将杨轶留在了祠堂,门虚掩上,然后他往外走去。

    在杨崇贵看来,杨轶是越来越不像话,不教训教训,这尾巴可是要翘上天!他也知道,肯定会有人劝他,所以索性不留在家里,等一会儿再回来。

    杨欢一直偷偷瞧着,然后连忙跑到厨房,给正在慌神的墨菲通风报信。

    “嫂子,我大哥应该是被我爸罚跪了,我听了一下,好像是一个小时!”杨欢小声跟墨菲说道。

    “啊!”墨菲泫然欲泣,“杨轶因为我被罚了?”

    “也不全是你的错,我大哥这傻子也不该那么说话,惹恼了我爸!”杨欢拉着墨菲的手,说道,“不过你也别怕,就跪一个小时,这算轻的了!上回二哥喝了酒后,跟村里的人打架,就被我爸抽了两鞭子,还罚跪了一晚上,第二天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可是,现在天这么冷……”墨菲红了眼眶,她说道,“杨轶他在哪?我去陪陪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