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剑破九天 > 第1060章 叫爷爷都没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60章 叫爷爷都没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轰!”

    血光巨刃与剑光凝聚的剑网,狠狠碰撞在一起,爆出一声沉闷巨响。

    结果毫无疑问,格烈将军的修罗剑雨,当场被斩的粉碎。

    他被血光巨刃斩中了,惨叫一声倒飞出去,狠狠砸在百米之外的雪地中。

    狂暴肆虐的剑光与冲击波,在山谷中爆发开来。

    顿时,方圆千米的雪地都被轰碎,冰雪混合着泥土迸溅开来。

    整座山谷都在摇晃,大地裂开了一条条沟壑。

    格烈将军挣扎着爬起来,飞到夜空中,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纪天行。

    他的猩红披风已破烂成布条,满脸是血,披头散发的模样极其狼狈。

    阿诺躲在山谷边缘,看到他爹被一剑斩成重伤,顿时惊怒交加,望向纪天行的眼神充满愤恨和畏惧。

    纪天行却安然无恙,凝聚血光羽翼飞到夜空中,与格烈将军对视着。

    “格烈将军,有句话我也要送给你。

    你引以为傲的这点权势和实力,在我面前狗屁都不是。

    我,是你们下辈子都惹不起的人!

    所以,今夜你们父子俩都要死在这里!”

    阿诺躲在山谷角落,愤怒又屈辱,气的浑身簌簌发抖,疯狂的咆哮怒骂着。

    但纪天行根本不屑于理会他,完全无视了他。

    格烈将军站在夜空中,双目死死盯着纪天行,声音嘶哑低沉的喝道:“乌龙!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根本就不是血晶部落的青年天才,你的实力起码有天元境九重,你比部落酋长的实力还强!

    说!你到底是谁?你有什么阴谋?”

    纪天行顿时露出了轻蔑的冷笑,语气戏谑的道:“我当然不是血晶部落的天才,因为它根本不配!

    至于我的阴谋,你也没有资格知道!”

    话音落时,他身影一闪又扑向格烈将军。

    “拔剑式!”

    他悍然挥舞断剑,自下而上的斜斩,划出一道长达百米的惊天剑光,斩向格烈将军。

    “不!”

    格烈将军惊骇欲绝,顿时瞪大眼睛,发出一声凄厉的悲呼。

    他拼命释放黑雾魔气,甚至借助山谷大阵的力量,凝聚成一道护盾,将自身保护起来。

    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轰咔!”

    惊天剑光轰然斩中了黑气护盾,瞬间把护盾斩成粉碎。

    格烈将军也被剑光斩成两段,迸溅出漫天魔血。

    剑光把他的身躯,从左肩到右腹下切开,斩成了两截。

    黑色的魔血,混合着他的五脏六腑,一起涌了出来,从夜空中洒落。

    两半身躯倒飞出百米远,才从天空中跌落,无力的坠落在大地上。

    “噗通!”

    地面被砸出两个大坑,溅出漫天泥土和冰雪。

    眨眼间,地面就被魔血染成了黑色。

    格烈将军的两半身躯,躺在大地上,还在不断抽搐着。

    他竟然还没断气,口鼻中不断溢出鲜血,双眼还不断开合着,口中发出低沉嘶哑的声音。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白山城的魔将……你若杀我,天蛮魔帅定会调查,你也得死!”

    纪天行收起了断剑,从天空中降下,落在了格烈将军的身边。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格烈将军,面无表情的道:“今夜之事,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你们都死了,谁又能说出真相呢?

    况且,就算白山城主怀疑我,可谁又会相信你是被我杀的?”

    格烈将军瞪大眼睛望着他,双眼中顿时涌出浓浓的绝望和悲愤。

    “不!!”

    他用尽了全身力气,愤怒至极的嘶吼了一声。

    然而,他的生命力正在快速流逝,眼神逐渐变得暗淡。

    这一声嘶吼之后,他也终于断了气,彻底死了。

    可直到临死时,他双眼依然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纪天行挥手打出一道赤火,包裹了格烈将军的尸体。

    熊熊大火升腾而起,眨眼间就把尸体烧成了飞灰,被狂风吹散到夜空中,消失不见了。

    然后,纪天行捡起了格烈将军的重剑,转身望向山谷边缘的阿诺。

    阿诺亲眼目睹父亲被杀,早已吓的魂不附体。

    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惊慌失措的朝后退去,想要逃出山谷。

    然而,整座山谷都被漆黑天幕封锁着。

    这座大阵是格烈将军布下的,他根本无法解开,也无路可逃。

    “唰!”

    纪天行的身影一闪,拎着黑色重剑出现在他面前。

    他顿时吓的簌簌发抖,惊恐绝望的瞪大了眼睛。

    “不!不要!不要杀我!”

    他双腿一软就跌倒在地,连滚带爬的朝后退去。

    纪天行步步逼近,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声音冰冷的道:“小子,你的狂妄与嚣张,让你落到这个下场。

    乖乖地受死吧,去给你爹陪葬!”

    话音落时,他握着黑色重剑,一剑刺向阿诺的脑门。

    阿诺顿时吓疯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疯狂的向纪天行磕头求饶。

    “大哥……前辈!不不不……爹,我叫你爹了,求你不要杀我,饶我一条贱命吧!

    我父亲死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爹,只求你放过我吧!”

    阿诺磕头如捣蒜,直把地面砸的砰砰作响。

    但纪天行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别说叫爹,就算叫爷爷都没用!而且,你也不配做我的子孙!”

    说罢,他握着重剑用力一刺,便洞穿了阿诺的脑门。

    阿诺的求饶声顿时戛然而止,身躯软软地倒在雪地上,彻底断气了。

    纪天行挥手打出一道赤火,将他的尸体也烧成灰烬,散落于夜空中。

    一切都结束了。

    山谷中恢复安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格烈将军、护卫统领和阿诺,全都被纪天行毁尸灭迹了,连一根毛发都没剩下。

    山谷里,仅剩一片空白的黑褐色土地,还有一些凹坑和裂缝。

    不过,纪天行关闭了山谷的防御大阵。

    漫天鹅毛大雪洒下来,很快就把那片空白地带淹没了。

    要不了多久,山谷中就会堆满厚厚的积雪,将打斗的痕迹都遮住。

    纪天行飞上夜空,快速离开了山谷。

    半个时辰之后,他悄无声息的回到白山城,进入城主府的住处。

    这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