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剑破九天 > 第773章 翩翩公子,杀人狂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73章 翩翩公子,杀人狂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纪天行和昆吾等人商议了片刻之后,便分头开始行动。

    昆吾和狐姬率先离去,赶往中州城的西城区。

    纪天行、云瑶和龙云霄三人,风驰电掣的飞向帝王府出口,赶往南城区。

    一个时辰之后,三人离开帝王府,抵达了南城区。

    在此过程中,纪天行动用灵识把卷宗翻看了一遍,心中有了初步的计划。

    “目前有三个世家都出事了,离我们最近的是唐家,我们先去唐家查看情况。”

    龙云霄和云瑶都点头表示同意,跟着他往唐家赶去。

    在赶往唐家的途中,纪天行向两人介绍了一下唐家的情况。

    “唐家是传承了四百多年的豪门世家,依靠铸造兵器为生,在中州城极有威望。

    而且,唐家还与城主府合作,负责供应城卫军的武器装备。

    唐家的现任家主唐冶龙,是城主府的座上宾,跟城主大人的关系不错。

    此人仗义疏财,为人谦和,在中州城里的名声不小,德高望重。

    唐冶龙有三子两女,皆是出类拔萃的青年俊杰。

    其中以长子唐枢成的天赋最为杰出,最受唐冶龙的器重,将来要继承唐家的家主之位。

    唐枢成年仅二十四岁,就达到了天元境一重实力,有望进入帝王府。

    只不过,此次出事的人就是他!”

    听完纪天行的介绍,云瑶和龙云霄两人,都默默叹息,暗道一声可惜。

    一刻钟后,三人抵达了唐府的大门口。

    唐府占地面积广阔,足有千米方圆,府邸十分豪华气派,庄严隆重。

    龙云霄向大门口的守卫道明身份和来意之后,十几个侍卫们立刻跪下行礼,并有人进入府中通报。

    不一会儿,一位身材魁梧,长着一张威严国字脸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赶到大门口来迎接。

    “唐冶龙恭迎天子圣驾,恭迎两位帝子!三位大人驾临寒舍,令寒舍蓬荜生辉……”

    唐冶龙毕恭毕敬的鞠躬行礼,一副诚惶诚恐的姿态。

    龙云霄微微颔首,伸手虚抬,说道:“唐家主免礼,你应该已经知道我们的来意了。

    本君与两位帝子此来唐府,便是要解决那件事。”

    唐冶龙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满腔激动的点头道:“多谢天子冕下和两位帝子,你们来的实在太及时了。

    如今府中已经是人心惶惶,若非我下禁令封锁消息,只怕早就传开了。

    三位大人还请进入府中,我们入内一叙。”

    事态紧急,纪天行和龙云霄三人也不耽误时间,只想亲眼看看唐枢成的情况。

    “唐家主,那些繁文缛节就免了。

    时间紧迫,你还是直接带我们去看看令郎吧。”

    “谨遵天子之命!”唐冶龙当然没有异议,连忙拱手遵命。

    他领着纪天行三人进入唐府,穿过重重院落往后院赶去。

    途中,众人经过了三重宅院,便看到唐家人和侍卫仆从们,都是神色凄惶而忧虑。

    整个唐府之中,弥漫着浓浓的灰暗与压抑气氛,令人心情沉重。

    当众人抵达后院时,整个院落中静谧无声,竟然连一个侍卫、一个仆人都没有。

    见此情景,纪天行和龙云霄都感到疑惑,询问唐冶龙这是怎么回事。

    唐冶龙连忙解释道:“两位大人,犬子被关押在地牢中,却只能困得住一时,随时都有可能逃脱,在府中大开杀戒。

    为了避免更多的伤亡,我便让侍卫和下人们都退出了后院,闲杂人等也不准靠近。

    可即便如此,每隔两个时辰,我也要亲自去地牢一趟,检查犬子是否挣脱了束缚。”

    唐冶龙的这番话,令纪天行和龙云霄三人,都感受到一丝沉重和悲凉。

    事情比他们想象的更严重,也更复杂。

    很快,众人来到了地牢的入口处。

    唐冶龙让四名精锐护卫把守在入口处,他亲自带着纪天行三人进入地牢。

    唐家建造的地牢,位于地底百米深处,由坚不可摧的黑石建成,还布置了天元级的防御阵法。

    纪天行三人跟着唐冶龙进入地底,来到一间宽阔的大厅中。

    大厅的地面和墙壁都是黑色岩石砌成,透露着肃穆与冰凉的气息。

    四周墙壁上亮着十几盏宝石灯,亮着绚烂的光华,把整座大厅都照亮。

    唐冶龙领着三人走到大厅中间,指着脚下的一片精铁格栅说道:“犬子就被囚禁在下方那间囚室中。”

    纪天行和云瑶三人,低头望向地面上那块四四方方,犹如大门的精铁格栅。

    只见,格栅下果然有一间十米见方的冰冷囚室,其中亮着昏黄的灯光。

    囚室北面的墙壁上,有一条胳膊粗的黑铁链,拴着一个身穿锦袍,披头散发如疯子的青年。

    那青年正是唐冶龙的长子唐枢成。

    他正在竭力的挣扎着,拽动墙壁上的寒铁链,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黑石砌成的墙壁上,竟被他的双手十指抓出一条条深痕。

    钉在墙壁里的黑铁链,也被他拽的松动了,岩石墙面都裂开了许多裂纹。

    他口中含糊不清的低吼着,犹如发狂的野兽一般,不时发出愤怒的咆哮声。

    若非亲眼所见,谁也不敢相信,这个状若疯魔的杀人狂,本是一位风度翩翩的贵公子。

    纪天行盯着唐枢成打量片刻,向唐冶龙沉声说道:“唐家主,你把事情的具体经过讲一遍。”

    唐冶龙的心情十分沉重,连忙说道:“三位大人,犬子是八天前在城内失踪的。

    五天之前,府中侍卫们在南城的一条街巷中找到了他。

    当时他看起来还算正常,并未受伤,只是衣衫褴褛,沉默寡言。

    侍卫们把他带回府中,当夜他就性情大变,突然间魔性大发,将他院中的十几个侍卫和侍女全部杀了。

    当我赶到之时,只看到地上留下许多衣衫和一堆堆白骨,连一丝血迹都未见到。

    我亲自出手制服犬子之后,找来大夫为他看病。

    岂料,那大夫刚碰到他,就被他融化了浑身血肉,也变成了一堆白骨。

    无奈之下,我只好将犬子囚禁于后院的地牢中……”

    听唐冶龙讲到这里,云瑶敏锐的意识到一个问题,追问道:“唐家主,大夫碰到令郎之后,就浑身血肉消融,变成了白骨?

    如此说来,令郎发狂杀人时,需要碰触到别人才行?”

    唐冶龙愣了一下,回忆一番之后,才摇头解释道:“帝女大人,事情并非如此。

    我将犬子囚禁于地牢之后,用寒铁链将他锁了起来,并封印了他的穴道和功力,以免他再发狂杀人。

    岂料,第二天午后,他竟然更加发狂,状若疯魔,力大无穷,把寒铁链都挣断了。

    守在地牢里的侍卫们,与他隔着十步远,竟也被他诡异的杀死,化作一堆白骨。

    三位大人,犬子唐枢成是我最疼爱的长子,也是我唐家最优秀杰出的子嗣。

    他平日时为人正派,从不做恶,如今他变成这样……还请三位大人垂怜,务必要救救他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