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剑破九天 > 第631章 你想干什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31章 你想干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端木飞羽一副志得意满的姿态,仿佛压在心头多年的大石终于消除。

    过去的许多年里,他和端木家其他青年子弟一样,都活在端木御龙的阴影下。

    外人和端木家的长辈,只看得到端木御龙的卓越和杰出。

    无论他多么努力,表现的多么优秀,都要被端木御龙比下去。

    他的刻苦努力和做出的成绩,跟端木御龙相比,也变得微不足道。

    长久如此,端木飞羽便和其他青年子弟一样,逐渐认命了,变得意志消沉。

    既然下一任家主注定是端木御龙的,他又何必再刻苦修行?

    于是,他变得纨绔浪荡,终日花天酒地,尽情享乐。

    而现在,端木御龙死了!

    这对他而言,简直是突如其来的惊喜!

    原本他只打算当个纨绔少爷,尽情享乐一辈子,无心也无力争夺家主之位。

    但是现在,他却变成了下任家主的强力人选。

    只要不出意外,他必定能当上下一任的端木家主。

    这让他如何不心情激动,惊喜莫名?

    絮儿低着头为他捶腿,语气欣喜,有些受宠若惊的道:“恭喜公子,公子如此宠爱奴家,奴家当然高兴啦……”

    虽然,她的语气有些激动,俏脸上也布满了惊喜之色。

    但她的双眼深处,却蕴藏着一抹浓浓的厌恶和恨意。

    端木飞羽却并未察觉到,仍然倚靠在床头,享受着美酒与佳人的侍奉,得意的眯着眼睛。

    “哼!就算大哥再怎么杰出又如何?还不是落得个英年早逝的下场?

    事到如今,反倒便宜了我!

    大夫人整天在家中哭哭啼啼,嚷着要为她儿子报仇,把府中闹得鸡犬不宁,真是烦人!

    还是中州城好,既有美酒又有佳人……”

    端木飞羽心情极佳,忍不住对絮儿说了许多话。

    他的言辞之间,显露出一副马上就要当上端木家主,即将成为尊贵大人物的姿态。

    絮儿时不时的应一声,声音娇柔的吹捧端木飞羽,把他哄的愈发得意,眉飞色舞。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了。

    端木飞羽算着时间已到酉时,便让絮儿伺候他穿上衣袍。

    待絮儿为他理好了衣衫,他搂着絮儿亲了一口,这才有些不舍的离开了。

    “小絮儿,酉时已到,本公子得回去珍灵阁了。若是回去晚了,又要耽误正事。

    小美人,你好好休息着,明天本公子再来宠幸你,哈哈哈……”

    絮儿把端木飞羽送出房门,望着他的背影远去了,终于松了口气。

    她的如花笑靥很快消失,含羞带怯的娇柔之态也已敛去。

    她满面愁容的坐在梳妆台前,默默地沉思发呆,眉宇间蕴含着一丝凄婉与恨意。

    “端木飞羽!你这个卑鄙下流的禽兽!

    真希望你也像你大哥一样,早日命丧黄泉!否则,我何日才能逃离这处魔窟?”

    絮儿满腔恨意的低声咒骂着,白皙俏丽的脸颊有些扭曲,双眼中也涌动着丝丝寒光。

    显然,絮儿被端木飞羽豢养在此,每日以色侍人,这其中还有诸多曲折与仇怨。

    她用手撑着脸颊,陷入了沉思和回忆,想到伤心的往事,双眼中无声的流出了泪珠。

    也不知过了多久,絮儿回过神来,忽然看到面前的铜镜里,多出了一道身影。

    那是个穿着白袍的英俊青年,身材颀长挺拔,气质尊贵。

    絮儿当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扭头望向身后,便看到房间里不知何时闯进来两个人。

    其中一人正是那位白袍青年,在他身旁还有位身穿白裙,面容绝美的佳人。

    两人仿佛凭空出现的,完全没有一点声息。

    絮儿虽然满腔惊骇,却仍能保持冷静,没有发出惊慌的尖叫声。

    她连忙抬袖擦干脸上的泪痕,满脸警惕的问道:“你们是谁?我与你们素不相识,你们为何闯入我的房中?”

    白袍青年眼神平静的望着他,语气温和的道:“絮儿姑娘不必害怕,我们并无恶意。”

    絮儿蹙起眉头,紧盯着白袍青年,问道:“你竟然知道我的名字?你到底是谁?”

    白袍青年露出一丝微笑,语气玩味的道:“在下纪天行,想必姑娘应该听过我的名字。”

    絮儿顿时身躯一震,微微瞪大了双眼,凝望着纪天行。

    她当然听过纪天行的名字,知道他是名扬中州的盖世天骄,尊贵的天辰域主。

    而且,刚才端木飞羽还提到过这个名字。

    絮儿心中有一丝惶恐,还有浓浓的疑惑。

    她不明白,纪天行为何突然出现,还悄悄闯入了她的房间。

    不过,絮儿很快就冷静下来,面无表情的说道:“纪公子如今是中州的风云人物,小女子又岂会不知。

    只是小女子与纪公子素昧平生,公子贸然闯入小女子的闺房,不觉得太失礼了吗?”

    纪天行挑了挑眉头,笑意玩味的道:“絮儿姑娘,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端木飞羽已经走了,你也无需再演戏了。

    而且你也知道,端木飞羽的大哥端木御龙,就是被我所杀。”

    絮儿皱了皱眉头,眼底闪过一抹异色,明显有些紧张了,“纪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纪天行却不解释,面色肃然的道:“絮儿姑娘,我听说你是南方墨黎族的公主,因部族遭逢大变而流离失所,被端木飞羽掳来。

    虽然你每日强颜欢笑的侍奉端木飞羽,但实际上,你一定不想留在这里,只想早日逃离魔窟。

    絮儿姑娘,我说的对不对?”

    听到他这番话,絮儿的眼神有些躲闪,心情愈发慌乱,有些不知所措。

    “纪公子,你……你想干什么?”

    纪天行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当然是解救你,帮你逃离端木飞羽的魔爪!”

    絮儿怔住了,不可置信的望着纪天行,又看了看他身旁的云瑶。

    沉默了好一阵,她才开口问道:“为什么?你们为何要帮我?”

    纪天行露出自信的神采,语气低沉有力的说道:“古语有云,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我与端木家有仇,絮儿姑娘你也身陷魔窟,被端木飞羽玩弄摧残。

    所以,我们可以联手对付端木飞羽,这对你我都有好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