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剑破九天 > 第559章 绝不善罢甘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59章 绝不善罢甘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尽管秦风姿态恭敬地行礼参拜,三皇子却不拿正眼看他。

    显然,三皇子根本不把这个纨绔恶少放在眼里,懒得理会。

    他仍然低头看着手中的书函,语气漠然地道:“秦正,先把你的家事处理了,再与本君谈正事。”

    秦正连忙拱手行礼,恭敬地道:“谨遵三殿下之命。”

    说罢,他扭头望向秦风,面色威严地问道:“风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是谁如此嚣张狂妄,竟敢在连天城境内对你行凶,还将你打成这样?”

    秦风看到父亲那焦急的表情,担忧的眼神,顿时心中安定,有了底气和倚仗。

    他毫不犹豫地编谎说道:“爹,今天我带着四个心腹侍卫,准备去苍茫山脉的矿场监工。

    谁知道,我才进入苍茫山脉没多远,便遇到一对青年男女。

    那两人似乎身份不凡,实力高强,一副趾高气昂之态。

    他们撞见我之后,那白袍青年不由分说地出手,一招就秒杀了我的四个侍卫。

    我报出身份,抬出您的名头,可那白袍青年非但不留情面,还将我打成重伤,废了我的命根……”

    “什么?”听到这里,秦正顿时面色剧变,露出满脸暴怒之色。

    虽说他的子嗣众多,能传宗接代的儿子不止秦风一个。

    可对方明知秦风是他儿子,还敢出手废掉秦风,这简直是对他最大的侮辱和挑衅!

    秦风见父亲果然暴怒,又继续说道:“爹,那白袍青年不但狠辣恶毒,还嚣张狂妄到极点。

    他还口出狂言,说连天城主的儿子算什么,就算是连天城主来了,他也照打不误……”

    秦正更加暴怒若狂,额头青筋凸起,双眼中涌动着浓浓的愤火。

    “岂有此理!简直是欺人太甚!

    风儿,那该死的混账东西,可曾留下名号?

    他到底是什么来头,竟敢如此欺辱我秦家子嗣?”

    秦风想了一下,皱眉说道:“爹,那白袍青年报了名号,称他来自帝王府,好像叫纪天行……”

    “帝王府?”秦正顿时身躯一震,表情一僵,愣在了原地。

    他的神色急剧变幻,满腔怒火和杀机,都被‘帝王府’三个字吓的偃旗息鼓了。

    与此同时,一直低头查看书函的三皇子,陡然皱起了眉头,眼底闪过一抹森冷的精光。

    “纪天行?”他呢喃自语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秦风看到父亲面色陡变,一副犹豫权衡的模样,便疑惑地问道:“爹,那个小畜生的来头很大吗?难道他是哪个王府的王子?”

    听到这话,秦正差点被气吐血,恶狠狠地瞪了秦风一眼,喝骂道:“混账!你平时只知道花天酒地,不学无术,竟然如此蠢笨!

    帝王府,你以为那是普通王府吗?那是中州城的武道圣地,汇聚各族帝子的帝王府啊!”

    秦风顿时回过神来,满脸惊骇地道:“帝子?是那个帝王府?

    完了!那个小畜生肯定是帝王府的帝子,难怪他的实力那般恐怖!”

    明白了纪天行的身份,秦风顿时满腔惶恐,如丧考妣的哭丧着脸。

    他虽是连天城主之子,可他跟尊贵无双的帝子相比,就如同地底的泥虫,对比天上的雄鹰。

    就算是他爹秦正,在帝子面前也要低声下气,敬畏三分。

    可是,腹下不断传来锥心剧痛,让他胸中怒火燃烧,眼神也变得狰狞怨毒。

    他满腔不甘地向秦正问道:“爹,就算他是帝子又如何?他如此嚣张狂妄,把我的根都切了啊!

    如此天大的耻辱与仇恨,难道我们还要忍着吗?

    不!我不甘心,我咽不下这口气,从来无人敢这般欺辱我!”

    秦正紧皱着眉头,语气低沉的说道:“风儿,你先稍安勿躁,此事非同小可,待为父再考虑考虑。

    那个名叫纪天行的家伙,最近风头正盛,十分棘手……

    不过你放心,就算他是尊贵的帝子,也不该如此欺辱我秦正的儿子!

    这个奇耻大辱,为父绝不会善罢甘休!”

    得了秦正的允诺,秦风这才心中稍安,默默地点了点头。

    秦正摆了摆手,对他说道:“风儿,你先退下,安心疗伤吧,为父还要与三殿下商议大事。”

    “遵命。”秦风连忙躬身行礼,向三皇子行礼告退,转身离开了书房。

    待他走后,书房里安静下来。

    这时,三皇子才放下手中的书函,似笑非笑地望向秦正,语气玩味地道:“秦正,你的隐忍功夫,真令本君吃惊。”

    秦正顿时老脸一红,满腔尴尬地道:“犬子顽劣,让三殿下见笑了。

    并非属下不想为犬子报仇,实在是帝王府太过神圣,那些帝子尊贵无双,属下岂敢对帝子动手?”

    三皇子皱了皱眉头,语气冷冽的说道:“纪天行那个小子,并不能代表帝王府。

    此子来自南方天辰域,只是个卑贱草民而已,又是新入帝王府,并无背景和根基。

    若他在中州城内,凭帝王府的名头倒是可以作威作福。

    但这里是连天城,我族帝庭脚下,你秦正的地盘,岂能容他如此嚣张?”

    听到三皇子的这番话,秦正顿时心中一动,明白了三皇子的意思。

    他心中暗想道:“对啊!我刚才也是气糊涂了,竟然忽略了这一点。

    那纪天行本是无名之辈,不久之前当众击败了天子,才有资格拜入帝王府中。

    纪天行让天子颜面尽失,有损帝庭的名誉,难怪三皇子对他深怀敌意。

    如此说来,三皇子是支持我为风儿报仇的!”

    秦正想到这里,便对三皇子躬身一礼,恭敬地问道:“还请三殿下指教。”

    三皇子眼神漠然的望着他,慢条斯理地道:“没人敢与帝王府正面对抗,也没人敢光明正大的诛杀帝子。

    不过,在你的地盘上,你又占着理,哪怕暗中除掉那个帝子,只要不留下把柄,帝王府也奈何不了你。

    当然,这是你与纪天行之间的仇怨,报仇与否全凭你自己。

    具体怎么做,你慢慢考虑。

    本君这些话,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罢了。”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