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剑破九天 > 第385章 小人告恶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85章 小人告恶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良久之后,纪天行仍沉浸在这深情的长吻之中,她已回过神来,连忙伸手推开了纪天行。

    “天行师弟,你……”

    云瑶不可置信的望着纪天行,表情和眼神十分复杂,几乎羞赧的快要窒息了。

    纪天行眼神温柔的凝视着她的眼睛,鼓起了勇气,语气郑重的开口说道:“大师姐,我对你……”

    然而,不等他说出心中埋藏已久的话,云瑶便伸手按住他的嘴唇,打断了他的话。

    “天行师弟,你该回去了!”

    说罢,她纵身一跃跳出温泉,身姿轻盈的落在温泉边。

    她人在半空中时,已将长裙裹在身上,将完美无瑕的玉体遮住了。

    “唰!”

    她身影一闪绕过了屏风,进入通道中,立刻躲进了练功的密室里。

    纪天行仍站在温泉里,望着云瑶那翩若仙子的身影离去,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大师姐她的心里……果然有我!”

    他暗暗握拳,心中的兴奋和激动,令他浑身热血沸腾。

    不一会儿,他也跳出温泉,运转真元烘干衣袍,趁夜离开了白云殿。

    直到他回到天行院中,还坐在床上发呆,回忆之前在温泉中的情景。

    此时他的心已乱,满脑子都是云瑶的倩影,根本无法静心修炼。

    甚至,他回想了一阵之后,还忍不住抿了抿嘴唇,回味那深情一吻的滋味。

    ……

    龙云霄回到住处后,也坐在窗边的书桌前,双眸凝望着窗外的夜幕,陷入了沉思。

    他的脸色有些阴沉,眉头也紧紧拧在一起,眼神十分冰冷。

    之前他贸然闯入温泉,被云瑶呵斥了一顿。

    当时情况特殊,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也没察觉到端倪。

    如今他冷静下来,仔细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便觉得有些蹊跷。

    他很了解云瑶,清楚云瑶的脾气秉性。

    云瑶当时的举止反应,在他看来有些古怪,似乎想掩饰什么,才急于赶他走。

    不仅如此,他还感应到后院中还有另外一个人的气息。

    想到这里,龙云霄的心情愈发沉重,低声呢喃道:“瑶瑶,你想庇护的人究竟是谁?”

    这时,身穿金甲的御林将军,快步走进房***手禀报道:“天子,末将遵照您的吩咐,在白云殿外暗中观察,果然有所发现。”

    龙云霄收敛了思绪,抬头望向御林将军,沉声道:“李将军,你发现了什么?”

    李将军如实答道:“禀天子,您走后不久,末将便看到一个身穿白袍的少年,从白云殿中出来,行踪隐蔽的悄然离开了。”

    “那白袍少年,正是楚掌门的亲传弟子,纪天行!”

    “纪天行……果然是他!”龙云霄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今天他与云瑶、纪天行三人同游,云瑶与纪天行表现的十分亲近。

    原本他还以为,云瑶肯定看不上纪天行这种凡夫俗子,与纪天行亲近也只是做戏,故意演给他看,好让他知难而退。

    但现在看来,事情有些超出他的预料,云瑶与纪天行刻意亲近,只怕不是做戏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龙云霄的表情愈发凝重,脑海中涌出诸多复杂的思绪。

    李将军并未退下,又继续禀报道:“天子,末将回来时遇到一人,那人穿着杂役弟子的灰麻布衣,却自称是擎天宗的精英弟子,并有非常紧急的消息要向您禀报。”

    听到这句话,龙云霄微微蹙眉,考虑了一下之后,才点头道:“带他进来吧。”

    “遵命!”李将军拱手领命,转身退了出去。

    随后,他带着一个身穿布衣的青年进入房间。

    此人面目英俊,气质阴柔,脸上还显出一抹病态的苍白,正是白无尘。

    他快步走到房中,恭恭敬敬地鞠躬弯腰,向龙云霄行参拜大礼。

    “擎天宗弟子白无尘,拜见仁德圣天子!”

    “启禀天子冕下,弟子有十分紧要的消息,必须向您当面汇报!”

    龙云霄神色漠然地看着他,眼神中带着审视的意味。

    “白无尘,你既是精英弟子,为何又沦为杂役?”

    提到这件事,白无尘顿时面露悲愤之色,语气阴沉的道:“启禀天子,这一切正是拜纪天行所赐!”

    “此人阴险毒辣,老谋深算,表面看似稳重仁厚,实则心机深沉、睚眦必报……”

    见白无尘满腔怨毒的痛骂纪天行,龙云霄皱起眉头,语气淡漠的道:“如此说来,你所谓的紧急消息,与纪天行有关?”

    “当然!”白无尘重重地点头,一边偷看龙云霄的反应,一边试探着道:“而且,也与大师姐云瑶有关。”

    龙云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沉声道:“说下去。”

    白无尘心中暗喜,连忙添油加醋的说道:“天子冕下,纪天行原本是破落小国的小家族少爷,因为大师姐的一念之仁,偶然救了他一命。纪天行便借此亲近大师姐,并在大师姐的照拂下,拜入本门成为弟子。”

    “自从进入本门后,纪天行便仗着与大师姐有些交情,肆意欺压其他弟子,行事非常张狂霸道。而且,纪天行一直对大师姐纠缠不休,图谋不轨。”

    “纪天行表面看似木讷老实,实则手段百出,很会花言巧语的哄骗大师姐。大师姐心地单纯善良,便被纪天行的甜言蜜语蛊惑。”

    “我曾警告过纪天行,也提醒了大师姐两次,却也因此遭到纪天行记恨。”

    “他为了得到大师姐,不惜使出卑鄙手段,逼我被贬为杂役,而他扬名宗门,成为众人眼中的天才。”

    “没有我从中阻挠,便无人再提醒大师姐,她也因此陷入了纪天行的魔掌。两人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如今已是如胶似漆了……”

    白无尘拼命诬陷诋毁纪天行,不仅添油加醋,还扭曲事实、编纂谎言,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龙云霄却始终面无表情,待他说完之后,才语气森然的低喝一声:“大胆!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如此诋毁未来天妃?!”

    “你身为擎天宗弟子,不思奋发进取,却背后诋毁同门师兄师姐,此等龌龊行径实在不堪!”

    “似你这种阴险恶毒之人,怎配做精英弟子?你就该一辈子当个低贱的杂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