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剑破九天 > 第223章 冥冥之中有天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23章 冥冥之中有天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良久之后,夜空中那九条神龙虚影才逐渐消散。

    一切归于平静,夜幕仍旧漆黑,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魔洞所处的山峰上。

    血月郡主和大祭司并肩站在山巅,迎着夜风遥望擎天宗方向,双眼中布满了恨意。

    良久之后,血月郡主才低声咒骂道:“该死的擎天宗!那群罪该万死的人族爬虫们!”

    “他们竟然启动了新的封印大阵,完全镇压了魔皇陛下!”

    大祭司眯了眯双眼,眼底涌动着森冷的寒光。

    他语气低沉的道:“没想到,擎天宗的动作这么快,我们昨夜的行动失败,今夜他们就重启了九龙大阵。”

    “还好我们有烟罗伞,不然昨夜就要死在楚天生的剑下了。”

    一边说着,他还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左胸口。

    那里有一道狭长的剑痕,深可见骨,伤口处皮肉焦黑如碳,令得伤口无法愈合。

    只差一点,那一剑就能洞穿他的心脏,要了他的命。

    血月郡主穿着宽松的黑袍,戴着斗篷,只露出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听到大祭司的话,她眼中也涌出了浓浓的恨意。

    昨夜行动之际,她元神附身于淑兰的身上。

    被楚天生识破之后,她在与楚天生的厮杀中,心口和咽喉各中一剑。

    不过,被杀的人是淑兰。

    她的元神逃离了淑兰的尸体,在大祭司的解救下,才成功逃出擎天宗。

    想起昨夜的凶险厮杀,还有那三十多个被楚天生斩杀的魔族护卫,她对擎天宗就愈发恨之入骨。

    沉默了片刻之后,她扭头望着身旁的大祭司,问道:“大祭司,如今擎天宗重启了一道封印大阵。”

    “短期之内,魔皇陛下肯定无法冲破那座大阵,我们也不可能再潜入擎天宗,破坏那座大阵。”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大祭司皱眉思忖了片刻,双眼中便露出一抹戏谑的冷笑,显然有了主意。

    他语气玩味的道:“郡主你也知道,人族是最虚伪、狡猾、贪婪的种族。为了利益,他们会勾心斗角,甚至以死相拼。”

    “我们想要对付擎天宗,未必需要我们亲自出手。”

    “适当的时候,我们可以借助其他人族宗门的力量,桀桀桀桀……”

    说到这里,大祭司阴恻恻的冷笑起来。

    血月郡主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问道:“大祭司,难道你已经有计划了?你要如何借助其他宗门的力量?”

    “呵呵,我当然有更好的计划。”

    大祭司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语气自信的道:“郡主,这段时日你就在洞中安心养伤吧。”

    “再过一段时间,我会让你欣赏一出人族内斗的好戏!”

    听到这里,血月郡主愈发疑惑好奇了,“大祭司,你的意思是……可以利用天剑宗?”

    大祭司故意卖关子,笑而不语的点了点头。

    ……

    黎明时分,纪天行回到了风云院。

    离开地底魔窟时,楚天生拿出两颗玉露丸送给了他,帮助恢复元气。

    毕竟,他为了重启九龙困魔大阵,消耗了四滴心头精血。

    心头精血与普通血液不同,这是血脉凝聚之精华,真元功力汇聚而成的,拥有强大的功效。

    武者每损失一滴心头精血,元气都会受到损伤。

    若是流失的心头精血多了,还会影响实力境界,产生严重的后果。

    今天夜里,纪天行既消耗了心头精血,还全神贯注的操纵九龙困魔阵,身体和精神的消耗都很大。

    回到房间的时候,他仍然面色苍白,气息虚浮不稳。

    他连忙进入密室中,服下了楚天生所赠的玉露丸,赶紧运功恢复元气。

    不知不觉,一天时间就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他终于炼化了玉露丸的药效,总算恢复如常了。

    结束修炼之后,他并未离开密室。

    回想起盖世魔头的那句话,他心中依然充满了疑惑和怀疑。

    他心中隐约有些猜想,但是不能肯定。

    于是,他决定去询问剑魂葬天。

    他将意识集中在丹田黑洞里,“唰”的进入了剑神墓中。

    飞过灰暗的天空,冰冷苍凉的荒原,他很快就来到顶天立地的剑碑下。

    “葬天前辈,我有事想要请教!”纪天行对着剑碑拱手一礼,高声喊道。

    过了一会儿,巍峨沧桑的剑碑中,才传出葬天的低沉声音。

    “小子,你又有何事?”

    纪天行连忙解释道:“葬天前辈,事情是这样的。”

    “本门赤霄峰的地底深处,镇压着一个盖世魔头。据掌门说,千年之前,盖世魔头在星辰古境内大开杀戒,被高人一剑击败……”

    他把盖世魔头的传说,以及前夜他在魔窟里发生的事,简明扼要的讲了一遍。

    待他说完之后,剑魂葬天的语气有些变化,似乎变得有些微妙。

    “小子,在你启动封印大阵之后,那盖世魔头对狂啸了一声,似乎对你充满憎恨和杀意?”

    “你确定那魔头的狂啸声是针对你?”

    纪天行面色肃然的点头道:“葬天前辈,我相信我的直觉!”

    葬天沉默了片刻,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它又追问道:“那盖世魔头对你说了什么?”

    纪天行如实答道:“那魔头说的是魔族语言,我听不懂。”

    “但本门的太上长老告诉我,那魔头说的是——竟然是你?你也有今天?!”

    听到这里,葬天再次沉默了,一言不发。

    纪天行满脸疑惑的问道:“葬天前辈,我只是个来自世俗王国的十七岁少年,与那千年前的盖世魔头,绝对没有半点关系。”

    “那盖世魔头所说的话,肯定与我无关。”

    “所以我猜想,那盖世魔头是否与剑神有什么关联?那句话是不是对剑神说的?”

    葬天依旧沉默着,似乎在考虑该怎么回答。

    纪天行耐心等待许久,才听到它声音沧桑,语气漠然的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许多事看似偶然巧合,实则都是天意。”

    “凡俗之辈妄图揣测天机,总想明白所有,探索一切的未知。但是最终,往往都会不得善终。”

    “不该知道的别问,该知道的,等时机一到,你自然就明白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