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剑破九天 > 第099章 有人偷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9章 有人偷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萱萱愿意热心相助,纪天行又怎会拒绝?

    他行礼谢过萱萱之后,便跟着她在药园中漫步,听着她如数家珍的介绍每一种药草。

    “这株暗紫色的药草叫紫心竹,是珍稀少见的灵药,它要生长九年才能入药炼丹,可用以炼制各类清心养神的玄丹。”

    “这一株蓝色小草是冰月花,每到月圆之夜才会开花,主要用来炼制冰月玄丹,可助长功力……”

    萱萱边走便介绍着各种药草,忽然见纪天行凑近一株色泽妖艳的灵花,她连忙开口提醒道。

    “天行,别碰那株化骨草!它看起来色彩艳丽,其实含有剧毒,若是你碰触之后,便会被腐蚀血肉与骨髓!”

    听着她那温柔的声音,纪天行连忙收回手,对她露出一抹感激的微笑。

    萱萱又接着说道:“其实,这座药园里的三千多种药草,有许多都是有毒,甚至是含有剧毒的。”

    “你在药园里辨认药草时,千万不要随意碰触那些药草,稍有不慎便会中毒受伤。”

    纪天行点点头,记下了她所说的每一句话。

    两人在药园中好似散步般走了一下午,在萱萱的帮助下,纪天行牢牢记住了上千种药草。

    两人边走边聊天谈心,彼此的关系更加亲近,已经成了朋友。

    到了傍晚时分,萱萱要回住处了,两人便一起离开药园。

    在药园的大门外,萱萱微笑着挥了挥纤纤小手,跟纪天行挥手告别。

    纪天行站在林荫小道中,看着她的背影远去,嘴角也浮现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真是奇怪,我与萱萱才认识半天,便与她如此投缘,看她离去心中还有不舍……怎么会这样?”

    他心中暗暗呢喃着,有些想不明白。

    虽说萱萱长得极美,性格又温柔婉约,可他并非贪恋美色之人,对萱萱也没有非分之想。

    他对萱萱的那种朦胧感觉,更像是兄长想呵护自己的妹妹一样。

    同时,他心中也有些疑惑,暗暗揣测着萱萱的身份。

    虽然萱萱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但他看出萱萱实力不俗,绝非外门弟子,极可能是内门弟子。

    而内门弟子都要穿着白袍,这是身份标识。

    若非身份特殊之人,绝不能乱穿不同颜色的衣物。

    所以,纪天行敢断定,萱萱很可能是身份特殊的内门弟子。

    “罢了,且不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萱萱师妹与我投缘,我只是与她交个朋友,何必寻根问底探查她的身份?”

    胡思乱想了一阵,纪天行才收敛思绪,沿着林荫小道赶回风云院。

    待他回到住处之后,杂役小风又送来了晚饭。

    晚饭的分量与昨天一样,不过菜式和肉汤换了个花样。

    纪天行吃过晚饭之后,便坐在房中闭目养神,准备静下心之后运功修炼。

    不过,他枯坐了半个时辰,脑子里还时不时冒出萱萱的身影和笑颜,有些难以静下心来。

    他只好坐在窗边的书桌前,捧着千药集仔细翻阅,默记着其中的内容。

    不知不觉,两个时辰过去了。

    此时已是半夜三更,风云院中寂静无声。

    纪天行看书正看的入神,忽然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抬头望向窗外。

    他的五感十分敏锐,隐隐感觉到似乎有双眼睛在暗中窥伺他。

    那种被人暗中盯着的感觉,让他心绪不宁,难以静下心来了。

    他连忙放下千药集,伸手推开了窗户。

    “唰!”

    窗外的漆黑夜幕中,离他不远处的房顶上,果然有道黑影一闪即逝。

    “果然有人暗中窥伺!”

    纪天行顿时皱起眉头,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他立刻抓起床头的黑龙剑,纵身跳到窗外,朝那道黑影出没的地方奔去。

    那道黑影挥手朝他打出一点寒芒,身影立刻没入黑暗中。

    “咻!”

    寒芒发出尖锐的破空声,直奔纪天行的面部而来,带着凌厉的劲气。

    纪天行立刻挥剑抵挡,“叮”的一声挡住了寒芒,将其崩飞到地上。

    这时他才看清楚,那点寒芒赫然是一枚暗器飞刀。

    “该死!竟然想偷袭我?!”

    纪天行暗骂一声,心中充满疑惑。

    他全力以赴的飞奔出去,想抓住那道黑影,看看究竟是谁想偷袭他。

    然而,待他追出了风云院,才发现那道黑影钻进树林中消失了。

    纪天行不甘心,又拎着黑龙剑追进树林里,眼神凌厉的四下搜寻着。

    但他搜寻了片刻之后,也没找到那黑影的踪迹,只能无功而返。

    回到房间里,他坐在床边皱眉沉思着。

    “那人暗中窥伺我,被我发现之后,又使用暗器偷袭……但他不敢在风云院动手,显然是不想泄露踪迹和身份。”

    “如此说来,此人肯定是擎天宗的人,而且实力比我强很多,极可能是通玄境的高手!”

    “可我刚到擎天宗,没有与任何人结仇,是谁想对付我呢?”

    纪天行思索分析着,想了许久却毫无头绪。

    一刻钟后他才静下心来,进入密室里运功修炼。

    昨天入门时,执事杜武给每人发了一册青松诀,这是擎天宗的入门修炼功法。

    纪天行研究过这部功法,发现这只是一部元级上品的修炼功法。

    虽然,这部功法经过擎天宗的千年传承,千锤百炼之后,已经非常完善了。

    若修炼这部功法,武道根基将会无比牢固。

    但纪天行看过之后,就把青松诀丢在了一边,并无修炼的打算。

    对他来说,剑心之道才是最合适他,也最神妙的功法。

    他打定主意,要刻苦修炼剑心之道第三层,争取在半年内达到通玄境。

    ……

    第二天清晨,纪天行结束修炼,走出了密室。

    他刚洗漱完毕,拿着千药集走出房间,准备去灵药园找萱萱。

    而这时,议事大殿里却响起了集合的钟声。

    纪天行停下脚步,连忙和院子里的众位弟子们,一起赶往议事大殿。

    待众人进入大殿集合后,便看到殿里站着三个黑袍执事。

    其中两人是韩樵生和杜武,而另外一个中年执事,纪天行却不认识。

    那陌生执事的脸色有些阴翳,望向纪天行等人的目光,也充斥着浓浓的怒意。

    众人感觉到气氛不对,便都面色肃穆的站在殿中,不敢发出声音。

    韩樵生的眼神扫过众人,语气低沉而严肃的开口道:“前天本座让你们学习辨认药草,曾说过你们可以进入灵药园,但绝对不能采摘药园里的一花一果!”

    “昨天,你们十人除了石竞成和易墨之外,另外八人都进入过灵药园。”

    “但有人违反门规,私自采摘了一枚白阳果!”

    “负责管理灵药园的木执事就在这里,若是你们谁偷采了白阳果,现在就站出来认罪!”

    众人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都脸色疑惑的打量身旁之人,暗暗揣测着谁会偷药。

    木执事也脸色阴沉的喝道:“那白阳果是珍贵的灵药,十年才开花,二十年才结一次果!”

    “你们身为风云院弟子,竟有人私自偷摘白阳果,这是让风云院蒙羞!”

    “本座给你们一个机会,谁偷摘了白阳果,自己站出来认罪,本座可以从轻处罚!”

    “否则,若是等本座搜出来了,必定重惩!”

    众位弟子们都面面相觑,交头接耳的低声议论着,但没有人站出来认罪。

    纪天行也觉得疑惑,面色如常的静静看着。

    韩樵生见无人主动认罪,便下令道:“杜执事,你陪木执事去搜查八位弟子的房间!”

    杜武点点头,带着木执事离开大殿,前去搜查房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