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剑破九天 > 第028章 借刀杀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28章 借刀杀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徐子风是纪家二长老麾下的得力干将,深受二长老的信任和器重,一直管理着东郊工坊。

    以前他曾多次进入纪府,向二长老汇报工坊的情况。

    纪天行对徐子风并不陌生,在他的印象中,此人精明干练,行事稳重识大体,的确值得重用。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徐子风竟然出现在太邺镇,还鬼鬼祟祟的跟一伙神秘人交易纪家的玄兵宝剑!

    “难道此人中饱私囊,盗窃工坊里的玄兵宝剑私自贩卖?”

    “那一箱玄兵宝剑,价值超过了百万两……不行,我必须调查清楚!”

    纪天行暗暗握紧了血龙剑,双眼中闪烁着慑人的寒光。

    此时,徐子风和黑衣青年并肩走出破庙,正要往山下走去。

    纪天行陡然从树梢上跳下来,“唰”的一声落在草地上,拦住了徐子风和黑衣青年的去路。

    徐子风和黑衣青年不防备有人从天而降,当即吓了一跳,满脸警惕的盯着纪天行。

    看清纪天行的面容之后,徐子风顿时面色剧变,结结巴巴的道:“大、大……大少爷?怎么是你?”

    纪天行眼神凌厉的盯着他,沉声喝问道:“徐子风!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盗取纪家的玄兵宝剑私自交易!”

    徐子风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连忙辩解道:“大少爷你误会了!我对纪家忠心耿耿,岂能做出这种事?”

    纪天行面色冰冷的踏步朝他逼近,再次冷喝道:“误会?好!那你拿出刚才交易的手契!”

    纪家麾下的锻器工坊,每一笔生意往来都要上账目。

    凡是价值超过万两白银的交易,都需要坊主开具的手契。

    尤其是那箱玄兵宝剑,价值超过了百万两,更需要家主或长老亲手开具的手契才行。

    徐子风听到“手契”二字,顿时脸色更加难看,眼神躲躲闪闪,不敢与纪天行对视。

    纪天行更加确信这笔交易有问题,便语气威严的喝道:“徐子风!本少爷料定你没胆子做出这种事,说!是谁指使你的?!”

    徐子风的眼中闪过一抹犹豫,与黑衣青年对视一眼之后,便咬牙下定了决心。

    他再抬头望向纪天行时,脸上布满了狰狞的冷笑。

    “大少爷!既然你已经发现了,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这可是你逼我的!”

    “杀了他!”

    徐子风对黑衣青年低喝一声,纵身一跃就扑向纪天行,双手如鹰爪般抓向纪天行的脑袋和脖子。

    他有真元境二重的实力,在他看来,即便没有武器也能轻易杀了“炼体境”的纪天行。

    黑衣青年也有真元境一重的实力,双拳闪烁着淡淡红光,狠狠砸向纪天行的胸口。

    “找死!”

    纪天行面色冰寒的低喝一声,瞬间拔出血龙剑迎了上去。

    “唰!”

    他倾尽全力的斩出一剑,逼退了杀气腾腾的徐子风。

    见黑衣青年气势汹汹的扑过来,他又变幻步伐的侧身后退,躲过了黑衣青年的双拳。

    当黑衣青年与他擦肩而过时,他毫不犹豫的一掌拍出,催动了手臂会宗**里的剑气。

    “嘭!”

    纪天行一掌拍中了黑衣青年的后背,剑气从掌心中激|射而出,钻进了黑衣青年体内。

    顿时,黑衣青年脚步踉跄的往前冲了六步远才停下来。

    他转过身还想扑向何无恨时,却已是面色煞白,嘴角滴出了鲜血,浑身力量迅速的消散掉。

    “你……你!”

    黑衣青年双眼怒瞪着纪天行,脸上布满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身躯摇晃的挪动脚步,再也支撑不住,“噗通”一声倒在草地上,渐渐气绝身亡了。

    徐子风亲眼看到黑衣青年被纪天行一掌秒杀,顿时露出满脸惊疑之色,双拳攻击的速度也慢了几分。

    趁此机会,纪天行连连挥动血龙剑,朝他刺出几道剑光,直指他的面门、咽喉和胸口。

    徐子风被逼的手忙脚乱,只能连连后退躲避。

    七招之后,他慌乱中露出一个破绽,立刻被纪天行一剑刺中了肩膀。

    无坚不摧的血龙剑,直接将他肩膀刺出一个血窟窿,露出了白森森的肩骨。

    徐子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面色煞白,额头直冒冷汗。

    尽管他不敢置信,却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纪天行的实力绝非传言中的炼体境,极可能恢复到真元境了!

    想到这里,徐子风再无一丝战意,纵身一跃退出两丈远,便捂着肩膀往山下逃去。

    但他还没逃出十丈远,就被纪天行追上了。

    “哪里逃!”

    纪天行怒喝一声,快如疾风的冲到徐子风背后,抖手一剑刺中他的后腰,当场将他刺翻倒地。

    还不等徐子风挣扎着爬起来,纪天行就一脚踏中他肩头,将他踩在地上,并用血龙剑抵住了他的脖子。

    “说!究竟是谁指使你干的?!”

    徐子风被压在草地上无法动弹,自知在劫难逃了,竟然露出一丝狰狞的冷笑。

    “呵呵呵……真没想到,纪大少爷隐藏的如此深!”

    “不过,你想从我口中逼问线索?下辈子吧!”

    说着说着,他的气息越来越弱,口鼻中也不断涌出殷红的鲜血。

    短短片刻之后,他就闭上眼睛没了声息。

    纪天行连忙将他翻过来,探了一下脉息才发现他已经震碎心脉,自绝身亡了。

    “该死!他竟然宁死也不肯松口!是谁让他成了死士,如此不惜性命?”

    纪天行面色阴沉的收回血龙剑,低声呢喃自语着。

    徐子风自尽身亡,让他心中笼上一层阴霾,愈发觉得此事关系重大。

    若此事与他二伯父有直接的关联,恐怕会危及纪家基业!

    他又在徐子风和黑衣青年的尸体上翻找了一遍,想看看能否找到线索。

    可惜两人身上只有一些碎银子和杂物,并无有用的线索。

    纪天行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离开破庙下山去了。

    一刻钟之后,待他下到了山脚,破庙里又走出来两道身影。

    为首者是个身穿青袍的少年,身材挺拔英武,气质尊贵不凡,正是纪豪。

    跟在他身后的中年男子,一身侍卫打扮,穿着黑色皮甲拎着宝剑。

    中年男子瞥了一眼不远处的两具尸体,面色阴沉的道:“豪少爷,这件事已被大少爷发现了,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

    一边说着,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纪豪皱了皱眉,面色阴沉的道:“我们出手,不论事情做的多隐蔽,终究会留下痕迹,远不如借刀杀人。”

    “这里是云州,顾家的地盘。虽然云州刺史顾惜之远在皇城,但我记得,顾昊的生母就住在百里之外的垂云城。”

    “向顾家放出消息,就说纪天行来太邺镇了,要进山寻找赤星花。我想,顾昊的母亲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为儿子报仇的机会!”

    “另外,记得提醒顾家,纪天行的实力似乎恢复到真元境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