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剑破九天 > 第027章 你又是什么东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27章 你又是什么东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堂里安静下来,就连正在打斗的白袍青年和光头大汉,也不约而同的停手了。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纪天行身上,眼神玩味的打量着他。

    虽然,在场的十几个武者,大多数人都未见过纪天行。

    但众人都听说过他的名号。

    近三年来,他皇城第一天才的名号传遍了青云国,武者同道几乎没有不知道他的。

    十天前他又实力大跌,沦为炼体境三重的废物,成了青云国最大的笑柄。

    这件事让他的名声更加响亮,近期一直都是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料。

    大堂里看热闹的十几个武者们,都眼神戏谑的打量着他,窃窃私语的议论着。

    偏偏那两个贵族青年中的一个蓝袍青年,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纪天行的事迹一样,又肆无忌惮的嘲笑道。

    “大家快看呐,这就是咱们青云国的风云人物,纪天行!”

    “这家伙不但变成了炼体三重的废物,还被凌家大小姐当众退了婚!最可笑的是,这家伙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真是窝囊啊!”

    说着,他还对纪天行露出满脸轻蔑的冷笑。

    “纪大少爷,你悄悄跑到太邺镇来,难道是想抢夺赤星花,靠赤星花来恢复实力?哈哈,你可真是痴心妄想,异想天开啊!”

    蓝袍青年的话还没说完,众人便忽然感觉到大堂里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唰!”

    纪天行身影一闪便冲到蓝袍青年面前,“锵”的一声拔出血龙剑,一剑刺向他胸口。

    蓝袍青年顿时大惊失色,下意识的后退躲避。

    他根本没想到,“炼体境三重”的纪天行竟敢对他出剑。

    他可是有真元境一重的实力!

    若非如此,他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嘲笑纪天行。

    然而,纪天行的剑太快了,快的让他根本躲不开。

    眼看着,他就要被血龙剑刺中胸口,当场毙命。

    他无比惊恐的发出一声惨叫。

    “救我!”

    血龙剑陡然变刺为拍,“啪”的一剑拍在他脸上。

    强大无匹的力量,把他拍的脚步趔趄,“噗通”一声趴在地上。

    他只觉得头晕目眩,脑袋像浆糊一样昏沉,挣扎了几下都没爬起来。

    脸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脸颊,才发现半张脸都肿的像馒头,嘴角还在滴血。

    这时,纪天行来到他面前,血龙剑“唰”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蓝袍青年顿时身躯僵硬,坐在地上不敢动弹,满脸惊恐的仰望着纪天行。

    纪天行居高临下的俯视他,浑身弥漫着冰冷杀气,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冷笑。

    “说本少爷是废物,那你又是什么东西?”

    蓝袍青年顿时羞愤欲死,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大堂里一片寂静,众人都不可置信的瞪着纪天行和蓝袍青年。

    谁也不敢相信,传说已变成炼体境废物的纪天行,竟能一招击败真元境的蓝袍青年。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难道皇城里传出来的消息是假的?

    又或者,纪天行的实力已经恢复了?

    众多武者们的表情都变得复杂,心中暗暗揣测着。

    蓝袍青年的两个同伴,也被纪天行的气势震慑了,都表情僵硬的愣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废物!”

    纪天行满脸鄙夷的瞥了蓝袍青年一眼,收回血龙剑转身离去了。

    大堂里的众人都望着他的背影,无一人敢出手拦他。

    蓝袍青年更是屈辱到极点,气的浑身发抖,差点当场吐血。

    ……

    纪天行回到房间之后,却无一丝睡意。

    大堂里发生的事只是个小插曲,他并未放在心上。

    他静静地坐在窗户边,暗中监视着漆黑的后院。

    两个时辰过去了,后院里始终没有动静。

    此时已经接近黎明,黎明前的黑暗,正是一天中人最困乏松懈的时刻。

    纪天行的精神也有些疲惫,心里暗想着,难道那些人今夜不会出现了?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那两道黑影又出现了,正悄无声息的朝后门摸去。

    他立刻精神抖擞,悄悄摸到后院里,跟着那两个黑衣人出了后门。

    不一会儿,两个黑衣人钻进小巷子里,从破旧房间里把大箱子抬了出来。

    两人显然实力不俗,抬着大箱子轻松翻过小巷尽头的高墙,无声无息的朝太邺镇外赶去。

    纪天行连忙跟了上去,与那两个黑衣人保持十丈距离,悄悄赶往镇东方向。

    太邺镇东面是一片地势低缓的山脉,山脚下还有一条大河,流向百里之外的垂云城。

    一刻钟后,黎明到来,天际露出了一丝鱼肚白。

    两个黑衣人也已奔出了太邺镇,进入小镇东面的山中,往山脉深处赶去。

    纪天行跟踪两个黑衣人进山,足足跟了十里远,才在一座半山腰的破庙前停下来。

    此时已是旭日东升,山中仍然笼着一层薄雾。

    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阵阵鸟鸣声,野草与树叶上还有晶莹的露水。

    破旧的寺庙里寂静无声,山门和围墙早就倒塌了大半,房梁与廊檐上挂着许多蜘蛛网。

    纪天行看着两个黑衣人抬着大箱子进了破庙,便悄悄爬上院墙外的一棵大树。

    他借着茂密枝叶的掩护,躲在树梢上暗中监视着庙里的情况。

    没过多久,山脚下又奔来三个武者,神色警惕的进了破庙。

    领头者是个身材瘦如竹竿,皮肤黝黑,脸颊狭长如马脸的中年男子。

    跟在他身边的两个武者,都穿着青衣劲装,像是随从或者护卫。

    三人进了破庙之后,那两个黑衣人立刻迎上来。

    双方低声交谈了几句,马脸男子就让随从抬着大箱子,脚步匆匆的离开了破庙。

    虽然纪天行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但也能猜到他们肯定在做交易。

    他满腔疑惑的皱起眉头,心中暗暗揣测着:“他们交易纪家的兵器,为何鬼鬼祟祟,遮遮掩掩?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过了一会儿,等马脸男子三人下山了,院子里的两个黑衣人才准备离开。

    似乎是交易顺利完成,他俩的心情很好。

    两人面带微笑的并肩走出破庙,还在低声交谈着。

    之前纪天行远远地跟踪他们,只能看到两人的背影,便一直觉得那个魁梧高大的武者,似乎有些眼熟。

    此时,当他看清两个黑衣人的长相之后,顿时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竟然是他?徐子风……二伯手下的得力干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