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游戏竞技 > 妻华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太子请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太子请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赢澈到底是被皇上教养长大的,皇上的灵魂又是来自异世,他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学着做一位合格的封建帝王,学着处理朝臣和后宫的关系,学着做皇子公主的父皇,他因不适应而感到孤独。

    只有面对赢澈时,皇上才会完全放得开。

    因他不信还有异世的灵魂,对赢澈的教养完全采取随意,私底下皇上以开阔赢澈眼界为名,说了不少现代的事,如此皇上可以排解孤独。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还有人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而且还是他朝思暮想的女儿,偏偏他没有办法和女儿相认。

    所以他说出去的故事或是话语,含泪且跪着也要走完么?

    “阿焱,上师在何处?”皇上几乎是下意识去找魏焱背锅侠,在没有明确知道慕婳不再怨恨他之前,他是不打算同慕婳来个异世相认的。

    “上师被您派出宫去了,奴才让人把上师叫进宫?”

    “……暂且不用,朕还应付得来。”

    横竖皇上打死也不承认那句话是自己的原创,慕婳问起的话直接推诿到上师头上,皇上小心翼翼的靠近,“慕婳。”

    声音多了几许紧张,几许焦虑,亦有几许庆幸,庆幸慕婳平安冲出火海。

    慕婳从赢澈怀里退出来,掸了一下袖口,半跪下身体,朗声道:“幸不辱命,依照陛下的命令将太后娘娘救出火场,当时在火中,太后娘娘冷静自持,面对危险从容不迫,关键深刻指点我和赢澈冲出火海的道路,我们能脱困,太后娘娘当居首功。”

    “咳咳。”

    皇上被一本正经拍太后娘娘马屁的慕婳噎到了,自是明白慕婳这么说的意图全了皇室的脸面,总不能让外人议论,皇上扔下生母太后娘娘跑路,不管太后死活,只是护着慕婳?!

    太后再不好,她亦摄政十余年,在民间百姓心中还是有一定的威望,皇上扔下太后,被有心人抓到把柄,定会认为皇上不孝。

    帝国的体系,尤其是后宫中最尊贵的女子莫过太后,帝国亦是沿袭以孝道治天下,先帝在世就对生母很孝顺,当今皇上更是没有不孝顺太后的理由,毕竟当年是太后娘娘为皇上稳定的局面,最后太后娘娘还把玉玺亲自交还给皇上,退居慈宁宫荣养。

    在百姓眼中,太后娘娘是完美的,并非眷恋权力,只是为先帝,为皇上守护江山。

    此时若是传出皇上和太后母子失和,不说对皇上的名声不好,便是百姓的思想也会有所混乱,毕竟几千年传下的礼教是百善孝当先!哪怕是天子也不能是不孝父母之人。

    “辛苦你了,朕要谢谢你。”

    皇上哪会忍心慕婳继续跪着,一抬手便把慕婳拽起,同样忽视太后在火海中的糟糕表现,以及太后脑后的大包,“没有你,太后怕是……朕一定好好谢你。”

    慕婳谦逊一笑,“我做得都是应该做的,不求陛下封赏,陛下也不必谢我,忠君之事,是我的指责,爹爹总是教导我对君主忠诚,对百姓爱护,维系帝国的尊严是每个人的使命。”

    木齐嘴唇动了动,他何时说过这样的话?

    朝臣们看木齐的目光都带着几分戏谑,平时私底下木齐都对女儿说了什么?拍皇上马屁太明显了,也太无耻了一点。

    然而皇上的臣子中少不了擅长拍马屁的,不管是否忠诚,起码要把忠诚时刻挂在嘴上,更要让皇上知道!

    皇上面容微僵,旁人以为是因慕婳过于直白的拍马屁,其实皇上是相信慕婳能说到做到的,慕婳更似异世人,忠君爱国一直刻在她骨子里,在任何时候,慕婳总会下意识去救人而不顾自身安危,当帝国有难时,慕婳也会是第一个奋起保卫帝国的人。

    这是她的本能,一如前世一般。

    而皇上痛恨慕婳这份本能!

    “朕更希望你……”皇上拽着慕婳,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重复,“答应朕,无论何时都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不要再为救什么人不顾自身安危了,婳婳,无论是我,还是太后都不值得你付出性命。”

    慕婳眨了眨眼睛,轻声回道:“皇上身系天下安危,您比我重要得多,万万不能出事。”

    哎,皇上重重叹息一声。

    “儿臣该死,恳请父皇废了太子妃沐氏。”

    太子殿下扑通跪在皇上面前,砰砰砰磕头道:“儿臣不知慈宁宫竟是混进了刺客,差一点害死皇祖母,不是安乐郡主,皇祖母怕是……儿臣发誓同逆臣乱贼没有任何干系,也不知太子妃沐氏传唤郡主的原因,然沐氏私心太重,以不堪为儿臣正妃,恳请父皇削去她太子妃的名号,命人严加审问,儿臣怀疑她受人指使意图对皇祖母不利。”

    不是因为沐氏,慕婳根本不可能去慈宁宫,她不去慈宁宫,皇上也不会去见太后,更不会遭遇起火的险情,虽然最后皇上平安,太后无恙,慕婳活着冲出火海,不过皇宫烧了几座大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皇上肯定要找一个替罪羊。

    逆贼能在皇宫中悄无声息的出现放火,暂摄后宫的太子妃是最值得怀疑的人。

    太子殿下可不想被沐氏牵连进去,本身太子殿下就不干净,同齐王明争暗斗,赵王也不是个省心的,太子最近被两个野心勃勃的弟弟弄得焦头烂额,倘若谋逆这事再同他有关,太子觉得自己可以直接被废了!

    皇上低头看着请罪的太子,以及跪在太子身后神色茫然,委屈落泪的太子妃沐氏,“慈宁宫混进刺客,太子妃纵是有错,然大错不在她。太后召见慕婳,沐氏阻止不了,她只是代太后传话罢了。太子不可听风就是雨,无端怀疑太子妃,要知道你们虽然还没有成亲,但已有夫妻之名,朕不希望见到没有担当,护不住妻儿的帝国储君!太子妃最近打理宫务,朕还是满意的,皇贵妃同朕提过,太子妃端庄公允,贤惠大度,太子对她当多分宽容!”

    他绝不会让太子有机会摆脱沐氏,一旦太子妃空置出来,太子难免会把主意打到慕婳头上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