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游戏竞技 > 妻华 > 第六百一十九章 预定驸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一十九章 预定驸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除了名草有主的赢澈外,陈四郎是最值得关注的一个。

    他出身不高,才华横溢,最重要是没有成亲!

    当然围绕在陈四郎身上还有一件事——便是他退掉同慕婳的亲事。

    退亲对女孩子本是不好的事,被退婚的慕婳成了安乐郡主,风头无两,所选的人同样也是一名比陈四郎更强的赢澈。

    主动退亲的陈四郎因为慕婳的反击正经被人嘲笑过一阵。

    纵然陈四郎一直被人嘲讽有眼无珠,也从未辩解过,更不曾丧失进取的决心,何况他进京考试时就是住在木齐府上,外面隐隐有风声说陈四郎当年退婚是为成全慕婳和赢澈!

    虽然这种论调无法取信所有人,算是稍稍帮陈四郎洗白几分。

    当年退婚前后的原由,只要有心陈四郎的人家不难打听出来,该说永安侯夫人眼睛真毒,从那么多乡间才子中挑中陈四郎来伤害慕婳,永安侯夫人若是知道陈四郎有今日,怕是连三小姐也肯嫁给他的。

    勋贵重臣都明白陈四郎和慕婳恩怨已消,相反慕婳同样很欣赏陈四郎,因此退婚的丑闻并未影响陈四郎成为当下最抢手的人,没有之一!

    何况皇上当庭说,探花非寻常人!

    证明陈四郎尚未入朝,便已简在帝心。

    听闻这边抢到了陈四郎,另外涌上好些人,“别抢我们家姑爷。”

    “陈探花是我们小姐的。”

    “抢啊,把陈探花抢回去!”

    本想挣扎的慕婳因为这些人突然冲过来而茫然片刻,陈四郎何时这么吃香了?

    不过瞬间,他已经被易手好几次了。

    慕婳顿感有趣,倒也没过多的反抗,任由各府的侍卫家丁挣来抢去。

    被拥到一旁的赢澈颇是无语的看着一群人乱战,忍了半晌终究忍不住道:“他不是陈探花!”

    声音不高不低,恰好传入打斗的人耳中。

    他们只是稍稍停顿,随后再次争抢慕婳,“谁信你一个落第之人的话?他不是陈探花,莫非你是?”

    “就是,就是,他看起来就是陈探花。”

    慕婳笑声朗朗,虽然觉得有趣,若她真被抢回去,岂不是耽搁那家小姐的终身幸福?

    虽然抢到陈四郎未必就是幸福,当总有一份机会,而抢她,连那一分机会都没有。

    慕婳轻轻一跃,直接从两人中间跳到地上,双脚刚一落地,敢在众人上来拥抢自己前,抬起手臂制止道:“等一等,我的确不是陈四郎。”

    众人挺住脚步,看着面前笑意盈盈的少年,俊美潇洒,耀眼夺目,如同水墨画上走出的人。

    不是陈四郎,就冲他这相貌,抢回去给小姐看看也好,万一小姐相中了呢?

    慕婳眼见众人还想上前,无奈的说道:“我是女孩子,你们想要找的陈四郎……”

    方才慕婳的确瞥见过化妆过的陈四郎,这会儿,陈四郎正准备开溜,在慕婳从家丁肩头跳下来时,他就歇了看热闹的心态,加快离开的步伐,慕婳又岂会如他所愿?

    “陈四郎,你若敢跑,以后我就不让登门啦。”

    “……”

    陈四郎下意识停住脚步,随即慕婳手指指向他所站的方位,“穿棉布长衫,对,穿褐色长衫那人就是陈四郎,他化成灰我都认识!”

    “慕婳,你……还能不能好了?”陈四郎随即大叫一声,顺手指着赢澈,“他是状元,你们去抢他!”

    此时慕婳,赢澈,陈四郎成品字行,各站一边。

    看榜的人和抢亲的人目光在他们三人身上转了一圈后,露出恍然大悟之态,随后一同转身奔向陈四郎,“陈探花别跑,我家小姐还等着你呢。”

    “陈探花,我家小姐叫你回府成亲。”

    “陈探花,我家小姐……”

    陈四郎转身狂奔,可是暴露了行踪,身后的追兵就没断过,还有不少同慕婳一样看热闹的,故意对陈四郎围追堵截,让陈四郎疲于奔命,好不狼狈。

    慕婳身边的人都去追陈四郎了,有些遗憾的摇头:“你说他跑什么?没准是一门好亲事,他爹娘可是一直盼着他成亲,娶一位真正的名门小姐,有才,有银子,有美貌,还要端庄孝顺,能干,最重要是要能生儿子!记得当初他们就嫌弃我太瘦,说是不好生儿子,几次三番让我最起码生五个儿子才行,因为要把我生的儿子过继给陈四郎早死的兄长,不能让他们无子供奉。”

    赢澈听到后,轻声说:“我要求不高,一个儿子就行,女儿更好。”

    “谁说要给你生儿女?”慕婳掐了赢澈一把,嘴角却扬起了几分,“当时我说不过他们,只能砸东西,便留下暴躁的名声。现在陈四郎的父母应该比以前明白些了,以后陈四郎的媳妇该感激我。”

    赢澈不愿意再提以前的事,毕竟当时他能帮慕婳而在一旁看戏来着,甚至还曾经推波助澜过,慕婳的名声在宛城那么差,也少不了他的一分努力。

    当然这些都是他尽力抹去的黑历史!

    当年的宛城柳三郎除了一门心思的算计,心中不存任何人和任何事!

    “不知最后他被哪家抢走?”赢澈好奇的问道,“以陈四郎的才华和容貌,在戏文里到是驸马的不二人选。”

    慕婳拍了一下额头,“我想起来了,前两日宫里有消息说,六公主好似还真是看上了陈四郎,可能会求皇上赐婚。”

    不过在帝国娶了公主的驸马仕途多是蹉跎,得不到皇上重用,虽然不似前朝一般驸马不涉政,但帝国对驸马的限制也不少,只有尊荣,而无法掌握重权!

    赢澈道:“皇上不会赐婚的,他舍不得陈四郎的才华。”

    “既做驸马,又能做高官,不好吗?非得只能选一样,这对皇室公主太残忍了。她们的夫婿只能是功勋子弟,要不就是平庸之辈。”

    慕婳听说过皇室公主的婚姻很少有幸福的,真正有野心有才华的人绝不会尚主,“皇上就没有想过做一些改变?驸马未必都有谋逆篡位的野心。”

    赢澈说道:“可惜你不是公主。”慕婳若为公主,皇上一定会破例重视驸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