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四十七章:世上滔滔声利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七章:世上滔滔声利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何十安已经正式到吏部就职了,然而这个人空有好文采好皮相,对于公事却是一窍不通,也不善官场交际,在吏部侍郎廷格格不入。

    吏部侍郎方梁对他的评价很不好,不过都是背后的揶揄,毕竟何十安是大将军之子,在明面上还得给他面子,就给他一闲差,让他在官署混混日子,并不指望他干什么。

    然而这种态度在他们新任尚书大人那里是不容许的,更别说眼下正是整肃官制的重要关头,吏部也不好混了。

    顾清桓召集部下议事时,想考验他们的能力,突发奇想让他们每人当堂写一条关于吏治整改的建议条陈。

    众人苦思冥想,或有敷衍,但都在白纸上正正经经写了条文。

    只有一人坐在末座发起呆来,面前的纸张上只有胡乱涂鸦,又刚好被顾清桓在堂上巡视时看见了。

    他气愤地抽起何十安面前的纸张,看清了上面写得扭扭曲曲的两行字,愤怒之色在瞬间凝滞。

    那纸上随笔写的是——

    “安从天公夺人势?满城风雨满城清。”

    这不是自己随口而作的诗句吗?这个人怎么会知道?

    顾清桓心下诧异,一时失神,想不明白何十安为什么写出这句,是心有所想随意写出,还是刻意引他注意?

    再细瞧一眼何十安此时慌张失措的表情,又显然不是故意,似乎也不知这是他的诗,就更奇怪了,在堂上不好多问,顾清桓想了下,面色已然缓和,把纸张给他放了回去,平声道:“再想想,不急,只要用心,总会有好的想法的。”

    何十安一下子放下了高悬的心,暗自长舒一口气,回道:“是……谢大人,卑职受教了……”

    顾清桓走开了,去看别人的条陈,正经论公事。何十安确实因他这片言只语而受鼓舞,这才集中了注意力,打消疑虑以作尝试,思考良久后,在纸上写下自己的见解想法,然后最后一个交到尚书公案上。

    一条条扫过去,对于手下人孰优孰劣,谁是庸碌之辈只会敷衍迎合,谁有真才实干对公事上心,顾清桓当堂就有了初步的结论。

    不说那些尤为恶劣只会敷衍了事投机取巧的,大体情况也并不理想,其中一些年长的老属员,单自持资历深厚,其实思想固步自封落后偏见,有的年轻属员也亏在资历不够没有自己的主张及对眼下的政令钻研不够,当然也有较为优异者,提出的条陈十分中肯有用,刚好借此机会展示出来。

    顾清桓看着他们的文字,对这些情况稍加点评,态度冷静,方式稳重,什么话该轻说,什么话一定要点破,该表扬的一个不落,该批评的也尽量不失分寸,老练的官场派头和敏锐的见识都让人折服,全然不似他这个年纪的青年官员,不过也有缺点,毕竟年轻文人的心气难泯,对于有些事还是过于偏执了些,处理方式不够圆滑,忍性不足。

    因为先前的事,顾清桓对何十安的条陈不禁多加了些注意,这一看还是挺让他意外的。何十安的想法虽然不够成熟,但是的确能看出这是他的衷心见解,对眼下他所施行的吏改政令明显有过深刻的研究,也有自己的思想内容,可见不失为一可塑之才,并非他人口中的无能之辈。

    顾清桓在堂上也把他的条陈提出来说了,与众人分析,不吝夸赞之言,也不过于抬举,褒贬有度。

    在官署忙碌一日,都顾不上多想其他,是日散值后,顾清桓稍晚于他人离开官署,走时还抱了一堆公文准备带回家中处理,这也是他的日常习惯了。他跟他姐姐顾清宁不一样,不喜欢一个人留在官署加值,宁愿回家继续办公,对于有些棘手的公事也好向父亲征询建议。

    其他人都走了,他也不用顾什么尚书大人的威仪了,自己挽起袖子怀抱一堆公文卷轴就往尚书堂外走,心里还在思考一些事情,不小心在堂外台阶上绊了一下,人没摔着,公文却落了一地,他只得蹲在地上整理。

    埋头拾着文书,忽见另一人走到面前,白色刺羽锦鞋,衣摆随风,也弯身蹲下与他一起捡拾,他抬眼看去,何十安清雅俊秀的眉目映入眼中,带着谦恭腼腆的笑,对他轻轻点头示意,他回以微笑。

    “怎么还没走?”拾完起身,顾清桓问道。

    何十安帮他抱着一半文书,与他一起前行,回道:“尚书大人不也没走嘛?下官是特意来向大人道谢的,十分感激大人今日不计下官过失,还对下官鼓舞夸赞……”

    顾清桓道:“这没什么,不用挂心,谁都有走神的时候,以后在官署多加小心就是。今日你提的点子的确不错,值得褒奖,以后多学多看多加历练,我相信你一定能有所作为。你我都是官场新人,互相鼓励一起学习也是应当。”

    何十安点头,又躬身拘一礼,一心喜,差点弄掉了公文,被顾清桓扶住,两人不禁相视一笑,他道:“今日是下官进吏部以来第一次受到赞许……下官多谢大人提点,不过下官哪敢与大人相提并论……”

    踏出官署内廷,顾清桓忍不住打断他的话,笑道:“诶,都散值了,别大人大人的了,就是听着别扭。你我也是自小的交情了,私下不妨以姓名相称,也自在些,何拘官场繁礼。”

    何十安没想到顾清桓如此随和,又多了些惊喜,不知如何反应了,只悦然笑着。

    顾清桓看看他,有些疑惑,玩笑道:“何公子,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许久不接触,倒真感觉你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何十安听他说起这些,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挠首道:“呵,是啊……以前年少无知,一般纨绔心性,与狐朋狗友厮混,现在想来,真是做了蠢事闹了不少笑话……如今成家了,踏入仕途了,人自然要有所进益。”

    “如此甚好……”顾清桓又想起了什么,眉目一转,停了下,才向他问起:“今日在堂上……我见你在纸上写了两句诗,还有些印象,不知这诗是谁作的?”他观察着何十安的表情,想看他到底知不知道这是出自自己之口。

    何十安却真的不知,只笑问:“你是说那句‘安从天公夺人势?满城风雨满城清’?”

    他点头。

    不知为何,何十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目光在地面上游离几圈,兀自沉浸在某些回忆中一样,娓娓讲述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今夏,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我与妹妹出城办事,赶回长安时,在长安街上遇上了一人……我们急着赶路,马车差点撞到那人,珞珂的脾气你也见识过,好心却不会做好事,无意中冒犯了那位公子,他拒绝了珞珂给他的伞,还在大雨中潇洒离去,走时念出了这首诗……我在马车里听着,就记下了,一直很难忘……”

    说着,何十安就把那首诗在顾清桓面前诵了一遍,一字不差,句句真诚,念诵时面上神情尤为明朗,还有一种不明意味的向往。

    “黑云翻墨不压山,大雨倾城尽湿衣!风雷摧断长安魂,我辈孑立不折腰!安从天公夺人势?满城风雨满城清!”

    顾清桓看着他,听他念着诗,不知不觉中都忘了行进,后来不由地垂下头,笑笑,道:“其实这诗并不算佳作,辞藻格律都有些随意,都没有作完后两句,显然是信口措句,太过随心了……”

    他是想说出自己就是作者,潜意识中就先做文人的自谦之态,而何十安听他这含贬意的评价一下就变了脸色,以为他是不能理解诗意,直道:“我并不赞同从所谓格律措辞上来评价这首诗的优劣。虽不及大人你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在下也读过无数诗词文章,纵览千百年经书子集大家之作,无论是孔孟论道,还是李杜吟咏,能流传百世动人心魄的佳作无不是因为其精神内涵或振聋发聩或警世育人,又有多少是辞藻华丽篇幅堆砌的?这首诗的确随心,可难得的就是它的随心,张扬语句,昂扬之语,直让人敬佩,几句便让人感受到一身清高傲骨,这种江湖之远的洒脱豪情,是身处庙堂追逐名利浮华之人不会具备,难以体会的。”

    他见过何十安愚昧放荡的样子,也见过他谦恭谨慎的模样,却不曾想过他有这一腔慨然豪情,这一番坦坦激昂的话语,听得顾清桓热血澎湃,心中涌起说不出的激动惊喜。

    因为,对于他来说,这一番话,是知心之语,眼前此人,不失为一知己……

    可是……

    “我只遗恨那夜大雨中,我没能得见那公子真容,不能与之相识相交,也不知他是像竹林七贤那样的文人雅客,还是游迹江湖正直豪迈的风流侠士……”何十安感叹道。

    顾清桓的目光落在自己怀中的累累公文上,目光所及还有锦衣官服的厚重袖摆,踏出门去,四骑官车锦篷飘带迎风等候……

    他转头,望向何十安,与他四目相对,真诚相望,默然一刻,方浅笑,轻叹道:“是啊,确是遗憾。”

    ……

    又过去两日。这天上午,吏部尚书堂正忙成一团的时候,侍郎廷那边却传来混乱争吵声,其中最尖锐的声音就是方梁的。

    方梁一直不服气顾清桓,仗着自己是吏部老人,总在顾清桓面前装腔作势,于公事也是阳奉阴违,顾清桓忙于科考整改没有心思对付他,所以暂且容忍他嚣张一时。

    而恰巧这时顾清桓正心情不佳,又被属下围着忙得不可开交,听到外面官署吵吵嚷嚷的难免心烦,那动静还一直持续着越来越吵,他烦躁起来,直接推开把他团团围在公案边不能动弹的属下们,径出尚书堂,踱步去往侍郎廷。

    过去一看,果然是方梁在兴风作浪。也不知是为何事,他在侍郎廷骂骂咧咧的,把他的署员一个个训了个遍,跟他吵得最厉害的是他的主簿。

    方梁掐着腰在年近六旬的老主簿面前谩骂诅咒,各种不堪入耳的脏话肆意乱喷,老主簿忍无可忍差点被他气得背过气去,一急之下推倒了案子,不管不顾地跟方梁闹了起来,其他人插嘴帮腔或想缓解局面,但是一人一张口,直搅得越来越乱,侍郎廷这会儿鸡飞狗跳的。

    “……方梁你个竖子!你算个什么东西!这样把人不当人!你有气就对我们撒啊!你失心疯了吧?昨日是你自个给他批的假,今儿又怪我放他走?你找茬呢你!老夫都这把年纪了,还任你在这辱我?大不了今个就扯开脸,这官我也不做了,宦养金我也不要了!你方大人,我也不伺候了!”

    两人张牙舞爪,叫骂着,已经动起手来了,其他人急着拉架,没让他们打开一起,混乱中少有人注意到顾清桓已无声无息地进了侍郎廷。

    “老东西!本官教训你怎么了?还不能说了啊?你管不好人,让人家蹦地没影了,我不找你麻烦找谁啊?那文稿今天就要的,他走了谁写?你这个老东西写?你准他假的时候就不多长个心吗?老东西!你硬气了奥?竟敢在我侍郎廷掀桌子!你怎么不直接把本官的公案给推翻了去啊!”

    “轰……咚——”

    堂上一声巨响,侍郎廷的地面好像都震了一下,这巨大的动静终于让那一帮混乱不堪的人惊得停了下来。

    方梁一回头望去,就见顾清桓面无表情地坐在他的侍郎座上,并一脚踢翻了他的侍郎公案,任他的公文笔墨连带官印滚了一地。

    他们怔住了,一时都安静下来,原本闹哄哄的侍郎廷霎时间鸦雀无声。

    顾清桓似乎连脾气都懒得发了,只随意地倚坐在堂上,平静地看着他们,毫无波澜的目光投射到方梁身上,一点暴躁的怒气都没有,却让他们不寒而栗。

    “你的公案也倒了,行了吗?方侍郎,你也吵够了吧?没吵够,就来找我吵吧,反正踢翻你公案的是我,也不是别人。”他平心静气地说着。

    方梁尴尬心惧,避开他的目光,做出一副谄媚的样子:“下官怎敢?请大人原谅,实是因为手下人办事不力还无礼顶撞,下官才被他们激怒,只想训责一番,不想惹大人不悦……下官是无心失仪的,请大人原谅。”

    “要是我不原谅呢?”顾清桓这是不想给他台阶下了。

    方梁颤了一下,还没皮没脸地笑,“这……大人玩笑的吧?”

    顾清桓不置可否,只道:“说说吧,方大人你这一大上午大发官威是为了什么呀?侍郎廷为何会乱成这样?如果是因为你们侍郎廷实在闲得慌没事干的话,我不介意给你方大人找点事做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