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四十二章:厉观迭兴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二章:厉观迭兴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江月楼被封的第二天,就是案发的第二天,顾青玄立即为此奔走,与长安令尹府及刑部交涉,他是必要保江月楼无恙的。

    当日散朝之后,他知道顾清桓的事后,就赶回了家,之后也没有去御史台上署,而是着常服去江月楼查看情况,与江河川碰了面,不想老友着急,想先安抚安抚他。

    不过,江河川却并不着急,查案的人也没有给江月楼带来什么麻烦,除了不能开门营业之外一切如常井然有序。

    他去时,见江河川在府苑中悠闲地喝茶,对座的茶案上也有茶水盛放,看来不久前有人坐过,都还没来得及收拾。

    顾青玄见江河川气定神闲的样子,觉得奇怪,问了才知,原来有人早在他之前就帮江月楼打点好了长安令尹府和刑部。

    那人就是杨隆兴。

    方才与江河川对饮的也是他,这位未来亲家对江家的的事十分上心,对各处打了招呼不说,还来此表示慰问,也是正式确认两家儿女的婚事。

    言及两家的婚事,江河川道:“青玄老弟,这次,是弦歌自己选的,她非要嫁杨家,我也没办法……希望老弟你多多体谅。”

    顾青玄没有在他的对座坐下,而是直接在他面前席地而坐,姿态随意,隔案相对:“老兄言重了,来之前我已见过弦歌,跟她说了,我是很为她高兴的。杨家虽然不怎么样,但好歹出了个杨容安,是个好后生,你能有这么一个好女婿,老弟我也安心了。”

    江河川有些难色:“可是清桓……他还好吧?”

    顾青玄挑起眼帘,直道:“不好。昨晚是真的差点一命呜呼了,这傻小子,谁能想到他真能割脉……好在今天还能站起来,去朝堂上,给自己弄到尚书的位置。官位是到手了,这心伤啊,怕是好不了了。”

    江河川无言片刻,脸色不复轻松,看着顾青玄,轻叹一声:“这孩子太心痴了……”

    顾青玄与他对视,神色愈见疑惑,“话说到这会儿了,老弟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儿了?”

    江河川听他语气不对,迷惑道:“什么?”

    他拱了拱手,作礼,面上却无喜色,只道:“给老兄你道贺啊,喜事临门,顾某应当先祝贺的,拖到这会儿,是失礼了。”

    江河川无奈皱眉,一把打开他的手,“这语气怎么这么酸啊?你是吃醋了还是怎么的?莫非老弟你还是不愿我姓江的与杨家结亲?我答应这门亲事,你生气了?”

    顾青玄脖子一僵,摊手道:“我生什么气?只是觉得有些不好……哦,或许这么亲事比我顾家好吧,杨家底子厚,老兄你有这样的亲家更牢靠,所以你答应得也干脆,不用跟我打什么招呼,老弟我理解,恭喜,恭喜。”

    江河川憋不住火气了,怒而拍桌,惊了顾青玄一下,两人目光相交,各有所据,互有怨意,他道:“你就是在怄气!顾青玄,没有你这样埋汰人的,你是觉得我想巴结他杨家是吧?我巴结他干嘛?你就是在猜忌我,你还是不信我啊!”

    “我不是说你想巴结杨隆兴,只怕你是另有打算……”

    这下江河川更为愤慨,“我另有打算?我能有什么打算?这么多年了,我姓江的有哪点对不起你姓顾的?二十几年了,你就这么不放心我?”

    顾青玄先示弱,冷静下来,脸色沉沉,拍了拍他的肩膀:“河川老兄,就当是我乱想吧,可我会这样想,也是因为我真的在意。顾某别无所依,二十多年来唯仰仗老兄你,看尽了官场浮沉,看多了世态炎凉,真是害怕有一天,你我亦会陌路……”

    江河川知道他这是肺腑之言,可也真的感动不起来,反而辛酸:“不,青玄老弟,你以天下为奕局,何曾真要倚仗谁?杨隆兴,殷济恒或是之前的卢元植,谁入过你眼?他们都被你玩得团团转,最可怕的还是你顾青玄。所以我就想不明白,你有什么好担忧的?我攀谁做亲家,不都在你一双翻云覆雨手的摆弄之下吗?”

    “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无论我顾青玄在背后怎样玩弄谋术,老兄你都是我身旁之人啊,我们是兄弟,是老友,你怎么会觉得我顾青玄把你都不放在眼里?”

    江河川目光含凉,似乎是长久以来被搁置在一旁的情绪都涌上了心头,“这么多年,无论好事坏事,只要你开口,只要你顾家需要,我都是义无反顾全力做到,阴谋无数,玩尽手段,我从无悔意怨言。可是……你们顾家人……有的时候真让人心寒……”

    顾青玄怔忪失言,心头着实被他的话揪了一下,沉静如他都有那一瞬的失措,他愣神地拉住江河川的一只手,道:“老兄,你不要这样,我做错了什么?你只管指责我便是,你怨我也好骂我也好,只不要心寒啊……”

    江河川看着他真诚的样子,苦笑了下,越说老眼越红:“远的就不说了,郁生的事……我就也不计较了,继续装什么都不知道吧……”

    “但是,青玄老弟,与杨家这门亲事,之前我已经因为你们顾家而推拒过了,这次是弦歌自己的选择,我得尊重我女儿的选择,就这一次,不偏向你顾家了,你见谅……还有,这江月楼,是你当年给我的,却也是我江河川这辈子最看重的东西了,我劳烦你顾家人,下次若要在这里设局,稍微为我想一下,不要再闹出这么大的事儿了,再死一个二品官,我就担不住了,也经不起这样的封查了……”

    顾青玄重重缓气,叹息一声,闭眼点头:“好……老兄,我明白了。你放心,有我顾某在,江月楼绝不会有事,以后也绝不会再招祸患。因为老兄你于顾某而言,无比重要。”

    ……

    刑部在江月楼查了一日,仵作验过尸,已能确认郑之阳的死因。

    但是因为此事的结果给了顾家很大的好处,殷齐修不禁倒推,怀疑此案与顾家有什么关联。

    陪他一起梳理案情的主笔——元心,即卢远思,她想起江弦歌与顾清宁的关系,便对他说,她打听过,顾家人与江月楼的关系非同寻常,顾江两家人非常亲近。

    殷齐修觉得此案疑窦丛生,遂安排人在暗中盯着江家人,果然当天就发现了顾青玄与江河川的私下来往,还探知顾青玄曾为江月楼的封锁到令尹府走动过。

    不过这样也不能表示,这两家人与郑之阳的死有什么关系,毕竟种种调查结果都表明,郑之阳真是死于吸食五石散过量,导致神智迷乱,坠楼而亡。

    再说殷济恒,在顾清桓正式领印受册成为吏部尚书之后,他颇为顾忌顾家,愈发容不得这个强劲的威胁。

    所以,当殷齐修向他提起顾家与江家的关系之后,他就想到江月楼给了顾家多大的支持,转而心生歹计,让殷齐修篡改案子调查结果,制造伪证,指罪江家与顾家勾结,下毒谋杀朝廷二品大员。

    殷齐修被父亲的狠辣心计吓到了。

    他的确是看不得顾家,百般怀疑他们,但他从没想过用阴谋诡计除去他们,若他真这样做了,那他与顾家人又有什么区别?

    他向卢远思诉说此事的时候,卢远思当即表示反对殷济恒的毒谋。

    她说她不想殷齐修行下作之事,但也不能让顾家人太过猖狂,只要施以打压,让江月楼再也不能为顾家谋利便可。

    案情查明,却不公开,案底如所查的那般记录着,并不作假。

    只是殷齐修上了一道折子,表示此案有损朝廷颜面,损伤官员德行,不宜宣张出去惹人非议,遂对外只说郑之阳是不慎失足坠楼。

    在江月楼解除封锁的前一日,刑部的人去做收尾,其中几个被殷齐修卢远思打点好的官员,演了一场“鬼上身”的戏码,有人表演用力过猛甚至真的摔折了腿。

    几个“鬼上身”的人从江月楼大门冲了出去,在大街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中邪的样子演得惟妙惟肖。

    加上他们身上的官服,颇具权威性,故而江月楼“闹鬼”的消息不胫而走,风传长安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