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四十一章:闲看数着烂樵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一章:闲看数着烂樵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她还是知道了顾清桓的事。

    这是顾清桓唯一一次真心想对她隐瞒自己为她而受伤,却没能成功。

    是杨容安去告诉江弦歌的,他心里十分难受,未曾想顾清桓用情之深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他倒宁愿顾清桓打他一顿骂他一顿,也不想顾清桓对自己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一听杨容安说完,江弦歌就赶到了顾府。顾家人也都回来了,于是她还得面对他们,还得面对顾青玄。

    顾清宁与顾清风对她不知有多少质问怨言,而顾青玄让他们冷静,在她来时,不准他们缠扰她。

    秋已深,南有风来,廊上竹动青叶映清簟,衣袂随风,人影自轻疏。

    世事,炎凉,皆不可逆改,而人力不可及,唯人心耳。

    廊下一道孤影,青墨布衣,持卷独立,眼观苍穹,缥缈高深气概,静则出世,动则入世。

    “伯父……”

    江弦歌缓步走向他,顾青玄一回首,浅笑,一如既往地,待她亲切平和,“弦歌来了,清桓在屋里,他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她看了下顾清桓的房门,目光流转,望向他,又似有掩饰,蹙眉轻叹:“伯父,对不起……”

    顾青玄道:“不,你没做错什么,不用歉疚。虽然伯父是真想你与清桓这一对青梅竹马能喜结连理,我们两家也能更亲些,但这毕竟是你们自己的婚姻大事,理应让你们主张。无论怎样,那是你的选择,你愿意便好。杨容安是个好后生,与你相配,你的选择是对的。”

    面对这样的体谅,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感到高兴,微笑点头,“谢伯父宽宥。”

    她后退了,无言地转身,进了顾清桓的卧房。

    ……

    “我也曾想过,你,凤冠霞帔,风光大嫁,与人为妻,但从不敢想,娶你的不是我。”

    躺在榻上的他气息微弱,面无血色,在茫茫中看清了她的样子,他还记得这面纱下的脸有多美,她的眉眼,她的一颦一笑,都是他这小半生最大的牵念。

    然而他终是不能拥有。

    江弦歌坐在榻边,看他衰弱的样子,心痛不已,“清桓……给我看看你的伤……”

    她去拉他的左手,他却将胳膊缩进了被子里,拒不给她看,又是任性倔强的样子,侧身面向另一侧,蜷身卧着,不再面对她。

    试了几次之后,江弦歌放弃了,她俯下身,从背后拥抱他,侧脸与他上下相贴,像两个拥抱取暖的小孩。

    “清桓,我知道你不想听我说对不起,可我依然只能说对不起。请你相信,在这世上,于我而言,重要的人很少,而你永远是其中之一,且有不可取代的地位。我不是不愿嫁你,是不能嫁你……若你不是顾家人……我定会嫁于你,你是清桓啊,你是我的清桓……还有谁比你更好呢?可是,你是顾清桓,你是顾家人……我爱顾家人,却不能与顾家人一世牵绊……”

    “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们……”他心伤,更多疑惑。

    她道:“昨夜……我亲眼目睹,发疯的郑之阳坠下楼去,摔得血肉分离……清桓你知道那是怎样恐怖的场面吗?他从我旁边摔下去的时候,我甚至能看清他扭曲的脸,我觉得他瞪大的眼睛也看到了我……我就在那里,目睹了这一切,且心知肚明,这背后的真相……他真的该死吗?未必吧。可他就是死了,我也是帮凶……那一刻,我突然迷茫了,我不知道这么久以来,我和父亲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你们,我可以忽略对错忽略善恶,可是,我总觉得我的良知还是活着的……”

    “我知道你们不容易,你们有野心,你们都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但是我却从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昨夜,我突然想明白了,我不能这样下去了,那些迷茫,那些痴念,都得放下了,该结束了,我,没有野心,我只想做一个寻常的女子,嫁作人妇,相夫教子,当一个好妻子,一个好母亲……这样便足够了……”

    他已落下泪来,心中几近绝望,忽然转身双手拉住她的手:“我也可以,弦歌,我真的可以!我可以放弃这一切,不当什么官,不再争什么,不再让你担惊受怕,你就嫁我好不好?只要你同意,我立即去辞官,我们不要待在长安城了,我们去没有纷争的地方,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他愈加激动,就像垂死的人,仍在痛苦地做最后的挣扎,义无反顾,不惜一切,用尽所有力气向她许诺。

    她却不等他说完,便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说下去,眼泪婆娑而下:“不,顾清桓,你不能……你不要再固执了,我们都不要在抱虚妄的幻想了,我们都放过自己吧……让这一切结束吧,你好好当官,官位名利都是你应得的,你不能放弃,而我,终是要成为别人的妻子……”

    “你曾为我杀人,我也能为你献出性命,但清桓,你永远只是我的家人,我不能嫁你,绝对不能嫁你……”

    无人能探知她浩瀚深沉的心事,也无人能懂得她的痛苦和绝望。

    顾清桓不再激动了,那一刻,人世湮灭,过去二十几年的一切认知,仿佛是一瞬灰飞烟灭。

    对,他们都得往前走,各有挣扎,各有取舍。

    对,他爱了二十几年的姑娘,终会成为他人之妻。

    而他,只有接受,然后走好自己的路。

    顾清桓安静地躺下,眼中泪水干涸,他一动不动,眸光渐渐变得沉着而透彻。

    “弦歌,伤口总会结痂,然后在不知不觉中愈合,过去的痛楚也会被遗忘。”

    “而我,将永远不能把你放下。”

    “但不表示,我不会接受你的选择。你想要的我都愿意给,哪怕是要经过别人,间接成全你的幸福……”

    “这不光是因为我爱你,还因为,就像你说的,你是我的家人。”

    其实他早已看透,早已接受,就在他活过来之后,只是感情这种东西,从不让人好过。

    顺其自然,不表示真正放下,不放下,也不等于依旧执着。

    只是不再强求,让你我都自由。

    ……

    杨容安与江弦歌的婚期定在半月之后。

    顾清桓想,到那时候,自己的伤口也该好了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