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三十九章:敢恃指纵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九章:敢恃指纵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混沌一片,逐渐拨开云雾,依旧是一片漆黑,像夜空笼罩下的一个角落,像黑夜中深邃的眼睛,将她团团围困。

    她跌跌撞撞地走着,只觉得身子虚浮无力,仿佛刚经过一场激烈搏斗,她的锦纱衣裙被汗水浸透,她披散的发丝黏在脸颊上,很热,很累,心里有一万个小鼓在敲击着,她心悸,心痛,而不能抑制……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谁能来救救我?

    不行,不能停,前方好歹还有一丝光亮,而后面却全是深不见底的黑暗,她知道自己一驻足,便会被那黑暗吞噬……

    她拖着疲累的身体,往前艰难地走着,终于走到了那光亮之下。

    她看到两个很熟悉的人,两个与她最亲近的人,在那里衣衫半解,忘我痴缠着……

    就在她眼前,毫不遮掩。

    她痛苦地喊:“不要!不要!卢远泽你放开我!顾清宁你不能这样!”

    她能体会到,那个自己也是很痛苦的,但她不能抗拒……

    卢远泽还是像记忆中那样好看,眉目如画的脸,温柔的笑,让她感到很喜欢,总是忍不住陷在他给的柔情蜜意中,不能自拔。

    他们听到了呼喊的声音,停止了动作,都坐起身来,茫然地望向这边。穿着一身白衣的卢远泽在自己身后,揽着自己的肩,亲吻自己的颈项,看向她:“清宁,何必自欺?你就是喜欢这样啊。”

    他怀中的自己,也穿着一身白衣,在笑着,对她说:“来,不要自欺了,你是走不出去的,永远都走不出去,你看着这个人,你能把他忘了吗?你舍得他死吗?你难道不想他?你敢说你不为他心痛吗?”

    向那边一点一点靠近,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变慢了,心底升出一缕一缕的寒意……

    卢远泽的样子变了,他不再柔情,而是变得阴狠,他从后面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变得面目狰狞,扭曲痛苦,眼睛还是看着这边:“清宁,还我的命!你怎么能杀我?你应该来陪我!你也该死!我现在就来带你走!”

    她向自己伸出了手:“救我!救我!我不想这样!我不想死!”

    那伸出来的手上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走过去,接过匕首,看着渐渐不能呼吸的自己,看着恨怨发狂的卢远泽……

    这一次,她没有再怕,她拿起那把匕首,向下一捅。

    这一次,不是捅向卢远泽,而是直直插进自己心口。

    她看着鲜血从自己胸口喷溅而出,染红了单薄的白衣,流到手上,但她没有松手,她继续用力,再用力……

    她在黑暗中,与自己对视,看着卢远泽怀中的自己瞪大眼睛,口吐鲜血,却不再挣扎,而是露出了微笑。

    卢远泽的唇角也流出血来,他的白衣尽被鲜血染红,不知是他的血还是自己的血,那鲜红色一直蔓延,一直蔓延,无边无际……

    接着,她终于放手,冷漠地看着卢远泽烟消云散。

    而自己倒在血泊里,闭上了眼睛。

    她亲手杀死了自己。

    ……

    醒来时,天已微亮,而心底安然,平静无波。

    她不再感到恐慌痛苦,她心里无比坦然,魑魅魍魉,通通退散,从这一日起,她没再做过那样的噩梦。

    就像每一个寻常的日子,她起床,熟悉梳洗,穿上官服,到正堂餐室坐下,与家人一起用早饭,然后一齐去赶朝。

    这次他们去时,三人同乘一辆马车,顾青玄在路上向顾清桓问起:“方梁的弹劾折子都上到政事堂了,你打算怎么办?”

    顾清桓有些气愤:“他还好意思参我?在科举整改的事上,吏部拖了我们礼部多少后腿,我都懒得跟他清算,他竟然揪着他叔父方长舌没领到的那点宦养金不放?我还就不批,这宦养金本就不合理,就算闹到皇上那里,我也这么说!”

    顾青玄道:“清桓,不要光顾着生气,跟小人置气你会被自己气死的,还闹到皇上那去呢?方梁眼下这么硬气,处处为难你,就是因为后面有人撑腰,你也不想想怎么才能动他,还在这逮着朝廷规制说事儿。”

    顾清桓烦恼地叹气,“可是父亲我又能怎么动他呢?他这折子故意递到政事堂,就是想给我好看,给我找麻烦,恐怕这次他是真跟殷济恒联起手来了……”

    顾青玄不耐烦地睨他一眼,从袖中掏出一封奏折,扔进他怀里,不是别的什么,就是方梁的弹劾奏章。

    “父亲……”顾清桓茫然。

    顾青玄哼笑一下,轻蔑道:“他想跟殷济恒联手,殷济恒还看不上他呢,殷济恒只是利用他给我们使绊子而已,他的目的不光是想打压我们不让我们上进,还是想震慑我们,让我们顾家乖乖地服从他,为他做事,所以,这不,一个巴掌,一颗糖,方梁的折子交到政事堂,他就带着这折子来找你父亲我了。上次我让他管教好他儿子,这次他是想回敬我一下呢。”

    顾清桓一下子又不知该放松还是生气了,攥着折子,看着上面搬弄是非的话,深觉反感:“这方梁,还真把自己当把利刃了……”

    “不要管方梁了。”

    他们讨论的时候,顾清宁一直在发呆,这会儿突然冒出这一句话,又没有继续往下说。

    看着她手肘撑在车窗边,一手托腮,凝神望着外面,没有什么情绪的样子,父子俩有些莫名。

    他们知道顾清宁这一段日子一直有些不对劲,也习惯她这样了,顾清桓无奈摇头笑道:“父亲,姐姐又沉浸在她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了。”

    顾青玄似乎也有些无可奈何了,苦心劝道:“清宁,有什么心事不妨说给父亲听?家里人总会为你出主意的,这样也不是办法,现在可是你的关键时期……”

    顾清宁转头看他们,面露浅笑,神色如常,道:“现在不仅是我的关键时期,还是我们顾家的关键时期,更是清桓升官的最佳时机。”

    她眼中闪着智慧的精光,显露奕奕神采,这让他们豁然开朗,顾清桓深深感觉到,他的姐姐回来了。

    “清宁,你的意思是?”顾青玄问。

    她开始理智地分析道:“这大半年以来,我们三个前进的速度都太快了,想想这朝上百官谁能在一年中连升几级的?父亲,你现在已是三品御史中丞,掌控了御史台,再往前就太惹人瞩目了,而现在正是殷济恒如日中天的时候,他不知多忌惮你,所以你是得放缓一些,先把新政的基础打好。我更是要隐忍,殷济恒搬来一个刘应须压在我上头,就是因为他要帮殷韶初提防我,我得沉住气,顺着他们,还是以建功为首要,功劳够大,何愁以后不升官?”

    听她一席话,顾青玄心里安稳不少,赞道:“好,清宁你终于懂得静心隐忍了。”

    顾清宁笑,点头道:“表面上要让殷济恒对我们放心,而暗地里,我们应该开始着手对付殷家了。”

    “姐姐你已有对付殷家的法子?”顾清桓问。

    她道:“方才见外面百官赶朝的情形,我忽心生一计,不过还需从长计议,今晚我们再一齐讨论吧。”

    顾清桓应承道:“好!今晚我一定早早回家!”

    顾青玄看他憨笑的样子,也觉得心里欢喜,又问顾清宁:“你方才说这是清桓升官的大好时机是什么意思?”

    顾清宁笑得更加明媚,搭上顾清桓的肩,道:“清桓,你有没有想过去吏部混个一官半职?”

    顾清桓不解其意,莫名其妙:“吏部?什么职缺?”

    她答:“二品尚书。”

    ……

    八月十五,月满玄空,天地团圆,但月从不长圆,人也不长聚。

    今年的中秋,顾家人没有跟江家人一起过,因为晋王相邀,他们一家四口将在傍晚时前往王府,与晋王父女一起赏月过节。

    第一次以这么齐整的阵势去未来岳丈家登门作客,顾清风一本正经,紧张得不行。他跟顾青玄在府中备礼拾掇,忙了一天,天将暮时都还不见顾清宁和顾清桓回家来。

    顾清风向顾青玄抱怨道:“哥哥姐姐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只去应酬应酬敬几杯酒就回来的嘛?怎么这会儿都不见人影?”

    顾青玄倒是不急,让唐伯先把礼品送上马车,便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喝茶看公文,安抚顾清风道:“你急什么?礼吏两部联合在江月楼摆宴欢庆,又请了那么多同僚,你哥你姐他们怎么也得去走下场面啊,放心吧,他俩出门时父亲就撂下话了,他们不及时回来与我们一起去晋王府赴宴,那以后家里过节摆宴都没他们的事儿了……”

    顾清风得意地笑,蹲在他旁边,给顾青玄倒茶:“还是父亲最好了。”

    顾青玄看他卖乖的样子,神色微动,感叹道:“诶,不对你好怎么办?你马上就是王爷的女婿了,成了别人家的人,到时候老父想巴结还巴结不得呢。”

    “父亲,你这是什么话嘛?说得好像要把我嫁出去一样,我是娶妻诶,又不是入赘。什么王府不王府的,郡主嫁过来就是你的儿媳妇,是要跟我一起孝敬你老人家的。”顾清风讨好道。

    顾青玄摆手道:“还老人家呢?你父亲不老,用不着你们孝敬,只要你们不气我就行了。”

    他拿使小性子的父亲也没办法,“父亲你是不老,你最年轻,你永远二十五,好吧?你放心,我又不像哥哥姐姐那么糟心,我乖着呢,哪会让你受气?”

    听到外面传来声响,顾青玄抬头望去,道:“看吧,那两个糟心的曹操回来了,快收拾收拾,准备走了。”

    见顾清宁与顾清桓急急忙忙地赶回家了,顾清风让他们赶紧收拾准备去王府,两人身上还有酒气,脚不沾地地就跑去各自的房间换装。

    他们出来后,进正堂与顾青玄说话,皆面露喜色。

    顾青玄看他们这样就知事情布置妥当,问了句:“今晚你们不在场,不会出什么状况吧?”

    顾清宁道:“不会,我们把钟离留下了,他跟那些人一向混得熟,跟他们一起吃喝玩乐惯的,比我们会招呼,今晚就不要他帮我们灌醉方梁了,他向我们保证过,绝对能撂倒郑之阳。”

    顾清桓揣着手,在那里嘀咕道:“郑尚书今晚可要比方梁惨多了,方梁不过是烂醉一场,而他呢,烈酒,五石散加青冥香,姐姐你可真狠,呜呼哀哉我的尚书大人诶!”

    顾清宁戳他一下,“你也学会钟离那一套了奥?少来,谁让他吸五石散的?要不是钟离跟我提起他有这恶习,我都想不到他一副正经百八的官派下也如此不堪,落到我们手里为我们所用,也算不得什么。”

    想到这些,回忆着方才席上所见种种,顾清桓甚是愤愤不平,瞬时改了态度:“是,他也是活该,堂堂朝廷二品大员,品行不端,作风败坏……还有方梁等吏部小人,他们谁不沾恶习?吃喝嫖赌贪赃枉法,个个精通,正事倒干不出什么来,朝廷养这种人真是浪费官粮!”

    不是为他们的阴谋算计找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这是顾清桓的真心谴责,他的的确比谁都讨厌这样的官场乱象。

    顾清宁道:“不正好吗?让你去取代他,好好整治整治这官场风气。我们不能再被这样的人压制着,艰难地跟风走了,他们都说在官场上要懂大势服从大局,可是眼下的官场风气已经不是好与坏的分别了,而是极度地影响我们的作为,顺应所谓的大势根本没用,唯有做主导大势的人,才有成事的可能。”

    她慷慨激昂,但并不偏激,有她自己的看法和条理,这让顾青玄真心感到欣慰。这些日子以来,无论是她对刘应须的顺从隐忍,还是在背后对郑之阳的种种算计,都显现出她做“下棋人”的天赋和能力。

    今晚,郑之阳与同僚在江月楼豪饮,定然也会吸食五石散,像他这种瘾君子可是一天都离不了那玩意儿的,之后他会按习惯夜宿在江月楼,等到清醒以后方会归家上朝。

    而今晚他的房间里会点上顾清宁事先让江河川布置的青冥香,吸食五石散不算什么,只要不过量,不会有很激烈的反应,顶多是难戒,可是当他体内的五石散遇到致人迷乱的青冥香,问题就不再简单了。

    扶苏和钟离都曾告诉过顾清宁,青冥香遇上寒丹散,是相克,是解药,副作用是致人心神恍惚;而当青冥香遇上五石散,是相生,是剧毒,必定致疯。

    到时候,他一疯,要查也只能查出吸食了五石散而已,不会有人想到客房的香有什么问题,毕竟因沾毒而疯或死的人都不在少数,青冥香只是推他一把罢了。

    他发疯,吸食五毒散的事便会败露,这可是重罪,无论他以后会不会好起来,这个官他都是当不成的了……

    ……

    顾家人乘车携礼去往晋王府,晋王很给面子,毕竟是未来亲家,不甚热络。往事无人再提,他就如同第一次嫁女儿那般,对亲家一家人都亲切备至,又不失他王爷的高贵气派。

    两家人一起赏月饮宴,佳节之时,人逢喜事,都是喜气洋洋欢欣和乐。

    席散之后,他们在晋王府苑中赏月,王爷与顾青玄尚在小酌讨论着婚期婚典等事宜,顾清风在水榭内陪君瞳聊天看景。今日君瞳很开心,席上席下与顾清宁说了许多话,她很高兴自己就要成为顾家的一员了。

    顾清桓也被这喜乐的气氛感染,不断感叹弟弟清风这么快就要成家了。酒宴上晋王都打趣他被弟弟抢了先,让他早些成亲。

    他在廊下自斟自饮,王府的美酒,让他陶醉不已,可惜还是不能忘忧。

    顾清宁过去,在他旁边坐下,与他一起望着水榭中的一对小佳偶,她心里欢喜,问他:“清桓,你当上尚书,就能开府立业了,要不要姐姐再去帮你问问弦歌要不要当尚书夫人?”

    顾清桓只是苦笑,喝了酒的他变得尤为通透,似乎已知了答案,一笑,一杯酒,直让顾清宁陡然心酸。

    “姐姐,我从小都梦想当大官,像父亲一样纵横官场,有一番作为……你觉得我现在做得怎么样?”

    顾清宁点头道:“你做得很好啊,你将是最年轻的尚书,也是晋升最快的官场奇迹,你有大才,功名早立,以后还会有更大的成就,我弟弟清桓前途无量,我相信,比相信自己还要坚定。”

    顾清桓抬眼,眸中有水光,“可是,她为什么就不愿意嫁我呢?”

    “清桓,不要这样想,弦歌不会因为你官职高低决定嫁不嫁你,她只是更想遵从自己内心的意愿……或是这一时不能向你交心,你应该再耐心点,再等等,总有希望的……”

    “好,我等,我会永远等下去,我相信……有希望……”

    ……

    他喝得半醉半醒,后来与家人一起告别王爷,乘车归家,已是昏昏欲睡,缩在马车的角落里醉语,口齿不清地念着弦歌的名字……

    或是中秋佳时,月圆人聚成注定,或是上天感念他的这一片痴心,这念念不忘,声声呼唤,竟真得到了回应。

    顾家人回府,进府门,便听唐伯道江弦歌来了。

    视线有些模糊,渐渐看清正堂外立着的那道倩影,一袭藕白色披风,在月下独立,背影绰绰,似随风而动。

    靠在顾清风肩上的他立马恢复神智,看清了,那就是江弦歌,他心心念念的弦歌。

    其他人皆在原地驻足,安静下来,只把他往前面推,顾清宁低语道:“还愣着干嘛?快去啊,去问她愿不愿意做你的尚书夫人。”

    他鼓起勇气,含笑向前,走到她身后:“弦歌……”

    江弦歌回首,看他,又扫视了一眼后面的顾家人,神色似有落寞,眸色微凉,转头不直视他,沉默一晌后方开口道:“清桓……我要成亲了。”

    “我已答应,嫁给杨容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