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忽思争道画平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四章: 忽思争道画平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顾清桓与杨容安在礼部侍郎廷的大堂上打了一架。

    “我向她求亲又怎样?是我妄想,可我也有妄想的权利!与你何干?顾清桓!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凭什么指责我?”

    杨容安也发了狠,跟顾清桓扭打在一起,还击他抡下来的拳头。两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没有什么打架的经验,只一味撕扯互掐,在地上瞪脚翻滚。顾清桓是彻底豁出去了,杨容安亦爆发出来。

    “你父亲是怎样利用我父亲的?你顾家人对付我父亲的时候又讲过什么道理吗?你以为这些我都不知道吗?顾清桓,我把你当好友当兄弟,你是怎么对我的?是你对不起我!是你们顾家人可耻可恨!”

    “你没有资格指责我!别说我没有娶到她,就算我真把江弦歌娶了,你又能怎样?”

    顾清桓怒吼一声,猛然翻起,用一只手臂抵住他的脖子,腾出另一只手,抓住公案角上摆放的石砚往杨容安额上抡了过去……

    杨容安在那一瞬惊恐地瞪着双眼,惊叫出声,被他压制不得动弹不得喘息,只觉那一刹间,眼前的不是顾清桓,而是一个癫狂的恶魔。

    电光火石之间,沉重的石砚砸下来,在他脑袋旁边摔开了花,冰凉的墨水与石块溅在他额上。

    预想中的痛击并没有发生,几近窒息的他感受到额上的冰凉,伸手去触,睁开眼发现是黑色的墨水,而不是红色的鲜血,才重重呼出一口气,手一拿开,看清顾清桓咬牙切齿怒目圆睁,并且在极力克制他自己的样子。

    杨容安完全相信顾清桓当时真的会朝他头上抡那么一下,然而最后他还是没有对他下那样致命的狠手……

    廷内的动静被外面的署员听到,最先听到的是恰好此时来这催顾清桓动身的方艾兴。他一边往这跑,一边叫唤着:“侍郎大人!侍郎大人!出什么事了!”

    听着通廊上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骑在杨容安身上的顾清桓还没来得及爬起来,方艾兴已经冲到了门外……

    鼻青脸肿衣衫不整的两人惊慌对视一眼,杨容安反应迅速,抱住顾清桓的腰,撕扯他已然松垮的衣领,搂住他的颈项,揉搡他的脊背……

    顾清桓一瞬时懂了他的意思,敏锐地回应,与他抱在一起,互相拉扯衣服,上身半光,肢体交缠,一起在地上翻滚,动作暴力而……香艳……

    一踏进来,一眼看到这一幕的方艾兴,仿佛被闪电明芒刺瞎了眼睛,嘴巴张得老大。

    不过像他这种浸淫官场多年的人,也不至于有多恐慌,反应比廷内两人还要机敏,愣了一霎之后,便立即返身闪出了侍郎廷,还很识趣地带上门,堵在门外及时阻拦跑过来的其他人,“没时,没事,侍郎大人和郎中大人马上就出来,马上就走,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廷内两人如遇大赦,都松了口气,停止了奇怪的动作,放开彼此,筋疲力尽地躺在地上顺气喘息,望着侍郎廷的顶梁,竟一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是不是亲我了?”

    “才没有!”

    “那我脖子上应该是被狗啃了一下……”

    “你才是狗……”

    ……

    顾清桓缓了缓就从地上爬起来了,整理衣服,揉着伤口,感觉诡异,偷偷瞥了杨容安几眼,他还躺在地上不动,顾清桓就拿脚踢踢他:“诶,起来了,该去吏部了。”

    杨容安坐起来,抹了把脸上的墨水和汗水,搂起衣服,收好腰带,“算了,我就不去了,你主持吧。我们两个这样一起出去,肯定会被人看出打了架。”

    顾清桓想了下,站起来,掸掸自己身上的灰,“那好吧,我们的事回头再说。”

    “我们……的事?”杨容安擦着嘴角的血,似有懵懂。

    顾清桓莫名地脸红了一下,补充道:“我们和弦歌的事!”

    他直接转身往外走,杨容安对着他的背影说出心声:“我也是真心爱她的!但是清桓,我不想因为我对她的感情而失去你……”

    顾清桓停了一下,没有回头,开了门,又关上,调整情绪,只作无恙。

    刚走出几步,就又撞到方艾兴,此时方艾兴对他已毫无畏意,用别有深意的目光打量他,笑容阴诡,故意问:“顾大人怎么弄得一脸伤啊?”

    “摔跤摔的不行吗?”

    方艾兴挤眉弄眼地,捋着他的八字胡子,阴阳怪气:“那大人你可得小心啊,自己摔倒也就摔了,可不要撞倒侍郎大人……”

    余光一望,通廊这一角上无人,顾清桓一咬牙,将方艾兴抵到墙上,用十分凶狠的目光直对他的眼睛:“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方艾兴吓傻了,哆嗦道:“没什么,没什么,就是顾大人你不小心在侍郎廷摔了一下,谁还没个不小心磕跘到的时候啊?”

    顾清桓放开他,勾着青紫的唇角笑起来,“是啊,都见怪不怪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也没什么值得说的,是不是?”

    方艾兴顺从地点头:“是,没什么好说的。”

    顾清桓帮他拍平胸前皱起的官服,看他一眼:“那走吧,去吏部。”

    朝廷明文规定,官员于官署殴架,一律重罚,五品以上处以贬官罚俸,情况严重者直接撤职。

    于此关头,他不能出这种状况,杨容安比他冷静,也比他大度,所以最后还想办法帮他化解这个危机。

    一个是立即被治罪,一个顶多被人传言诟病,且谁都耻于摆在明面上说,无凭无据,谁也不想得罪上官自毁前程。

    总之就是一句话,浊浊官场,打架事大,断袖事小。

    ……

    礼部官署与吏部官署不过相隔几里,然而两部高级官员互通来往还是以马车仪仗全礼出行,平时场面事情做得尤为好看,不肯互低半分,细枝末节都讲究攀比。

    因为整改科考是两部当下的头等大事,共同讨论研究了数月,就在今日要做出最后的定案,将由最先拟案的顾清桓主导分解条陈详情,届时左司丞杜渐微会亲到吏部与两部人一起商议决策,经左司丞署通过的整改条陈将直接用到下次科考中,并开辟新的秋闱之制。

    杨容安托故不出面,礼部这一边的最高级就是顾清桓,他将独自面对左司丞署与吏部的阵仗。

    他为了今日准备了很久,即使是一脸青紫地走进吏部尚书堂,亦不失沉稳气派,面对或生或熟亦敌亦友的上级下属,都应付自如有礼有节。

    顾清桓将安放在锦盒中的条陈取出来,呈与杜渐微过目,这是他几个月的心血,终于到了事毕功成的这一刻。

    杜渐微对顾清桓是比较欣赏的,加上有顾青玄的缘故,他自是会全力配合顾清桓。

    他坐于吏部尚书堂正位上,接过厚重的终版条陈,打开来看。

    却在打开后一瞬时又给合上了,动作略惊,响声让人一怔。

    众人不解,见他不像是动怒的样子方安下心来。

    旁边的吏部尚书郑之阳疑问:“敢问司丞大人,有何不妥吗?”

    杜渐微的目光掠过顾清桓及堂下齐整的各部官员,掩过尴尬之色,只摇头笑道:“顾郎中所上的这本条陈不是修改的终版吧?怕是与之前的改错版弄混了,拿错了,还是换过再来讨论吧。”

    顾清桓稍有惊异,茫然无解,从他手里接过条陈文书,打开只看一眼,他自己都着实惊了一下,急忙合上,稳住情绪。

    “请恕下官疏忽,这的确不是下官今日准备上呈的终版条陈。”

    顾清桓只能顺着杜渐微的话承认,不然他还能如何解释?

    原本繁杂冗长的文书内容,已被换成了活,色,生,香的春宫图,并由他亲自在众目睽睽之下呈到了三部司丞大人面前?

    简直荒唐!恶劣!

    他面上的伤肿之处从他看到条陈内容的那一刻之后就开始隐隐作痛,犹如将一指厚的文书直接砸到他脸上,若不是自控能力已有相当程度的提升,他难以想象自己会怎样崩溃。

    幸好杜渐微有意为他遮掩,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既然如此他也不能自乱阵脚,连忙收回文书放进锦盒中封好。

    吏部的人听他这样一言自然不乐意,郑之阳已有问责的意思,拉下脸道:“顾郎中,你们礼部就是这样办事的吗?今日可是司丞大人亲来审议你的条陈,事关科考,整肃吏治,国之大策,岂能马虎?这两部及左司丞署聚齐当下,郑重其事,而你们礼部就拿这样的态度对待?”

    条陈被换,原来的条陈不知所踪,眼下就算说去找回都已枉然,又不能再往后推迟,不然就更落实了郑之阳的指责。更不能让他们暂用这“旧版”作示,不然他们就会发现……

    进退不得,难题当前。

    顾清桓面色不改,独立于堂中,环身向在座各位官阶在他之上的官员拘礼,从容道:“各位大人稍安勿躁。正如郑尚书所言,今日所议事关重大,为此,礼部上下苦熬数月,殚精竭虑,整备完善,丝毫不敢懈怠疏忽,然于大策之立,又岂是纸上几言就能写清阐明的?下官认为我们今日所议不应拘泥于条陈上所写内容,公文繁杂,文字机巧斟酌甚是无趣,不若现论现记,落笔之言经众推敲,也更准确无误。”

    郑之阳只觉得他是在强词狡辩,冷漠道:“哼,说得轻巧,你这整改条陈可是我们吏部与你们礼部一起讨论修改的,你却连最终改版都不带过来,十万余言的文书,三百余条科改条例,没有文书对照,让我们如何商议?让司丞大人如何定夺?”

    “若我全部记得呢?”他谈谈一语。

    郑之阳哽住,满面疑惑。

    他只看郑之阳一眼,笑道:“下官之所以提出不用文书对照,就是因为下官在此,文书无用,下官记得终改版文书上的每一条内容,每一句话,当下一一陈述分析,请众位大人审议指正又有何不可?”

    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然而顾清桓不以为然,直接款款从条陈第一个字开始背起,先举出第一条,引导他们起议,然后当即综合众议,措好辞,让文书当场记录,一条算完。

    他毫不停顿,立即进入下一条,又是一字不错的阐述,加以详细分析解说,向他们宣讲自己的主张,从容坦然地应对他们的质疑和指正,若有人提问争辩,他也清楚明晰地应答,让他们都接受认同每条内容,报与文书写下,写完既定不改。

    如此一来,竟然极其地高效,比一般时候的照条陈任他们提问争论还要简易直接。

    顾清桓全程独立于堂上,满堂官员四周出声,他进退有节,对答如流,不光有耐心且有有一种让人不由得顺从的强势,容不得谁拖后腿,他推动着整个议程,掌握节奏,带动所有人的情绪及思路,在向他们灌输自己想法的同时,也在驱策他们跟上他的步伐。

    ……

    “第一百三十五条附三注,秋闱考期之定,半年一考,春为二月,秋为九月,礼部照司……考期敲定,放榜日待定……此条陈毕,何议?”

    “顾郎中,九月适逢吏部政绩综核,若与秋闱之事同时进行,恐有不妥……”

    “陈大人,政绩综核三月一次,常例进行,九月有此项事宜,但也是贵部最清闲的时节,秋闱纵然加多同僚公务,再忙也是由礼部全权负责,贵部只负责审官入吏,多了这点事,贵部就应付不来了?”

    “不是……”

    “那就没问题,请陈大人落座。若无异议,此条既定,文书记……”

    ……

    整个尚书堂上,除了时而缓和,时而激烈的讨论声,就只有文书的起稿翻纸声。这位礼部郎中院文书也是老署员了,办事向来让人放心,笔速一流,与顾清桓配合稳定,手都没有停过,一上午就写秃了三支毛峰。

    午时,到官署休息用餐的时候,然而堂上之人皆沉浸在审议中,顾清桓尚不露疲倦,杜渐微也没有暂停休憩的意思,其他人不好喊停,只能待在那里继续审议,大部分人都专注投入,不知不觉晌午都过了,他们这大半天只有喝茶水充饥解渴,有些实在饿得受不了的,甚至悄悄地嚼起了茶叶。

    他们总算看出来了,顾清桓今天就没打算放过他们,条陈不拟定,不全部通过,他们谁也甭想解脱。

    要说累,没人比站了一天说了一天的顾清桓更累,要说渴,吏部其他没有茶水还是管够的,要说饿,那就忍着吧反正都是一起饿着……

    官署的散署锣声响,整个吏部大堂还是没什么动静,幸好审议已经进行到了尾声,通过决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不然他们也都相信,顾清桓完全可能会把他们留到晚上一起加值……

    天将暮时,终于议完了最后一条,文书检查过后,将终版条陈呈了上去,杜渐微翻阅过,点头,盖印。

    其他人不禁欢呼大笑起来,而顾清桓几乎喜极而泣。

    最终跪在堂下,听杜渐微宣说夸赞他的功劳,分布各司的任务,他双手托着沉重的条陈,俨然不动,与众人行礼既毕,他近乎是没有力气从地上站起来了。

    饿的也不知饿了,累的也不知累了,他们只是高兴这一切的结束,真是如遭大赦,尘埃落定。

    顾清桓撑着桌案,再次站起来时,见杜渐微正在看自己,他不解地顺着杜渐微的目光转头向堂外看去。

    只见尚书堂的对面长廊下,立了一人,似乎可以感知到他此时面上的欣慰与骄傲。

    “父亲……”

    顾青玄早就到了,在这个顾清桓的大日子里,他不动声色,默默地进入吏部,找了个最不起眼的位置,旁观了他儿子的官场作为,见证他从一介书生变成掌控全局的干练新秀,最后又默默离开。

    ……

    顾清桓抱着锦盒和新定条陈率礼部人回了礼部官署,这些下属没有他的允准,也不好先归家。

    重返自己的郎中院内,他让其他人都先走了,唯留下他的主簿方艾兴。

    面无表情地从锦盒里拿出那被掉包的条陈,一把掷向方艾兴,直接砸到他脸上,砸得方艾兴鼻青脸肿惨叫连连。

    “司丞大人没有怪罪于我,你挺失望的吧?”他很累,没有力气,就显得尤为冰冷。

    看着地上纸张上不堪入目的图画,方艾兴被揭穿也有恃无恐,恼火地叫嚷:“是!是我做的!但郎中大人你又能如何?有证据治我的罪吗?你就不怕我将你和侍郎大人的事说出去?”

    顾清桓吹熄堂上的一盏灯,直接转身往外走:“好,你说吧,反正也没指望你方长舌能保守秘密……”

    ……

    当晚,方艾兴到罗红阁喝花酒解闷,归家途中,拉马车的马匹突然脱缰发狂,将他连人带车甩了出去,他当场摔死,横尸街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