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三十章:劫残鸿雁破行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章:劫残鸿雁破行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啊!”

    眼前的光亮突然扑灭了,廊道上蜡烛滚动的声音掩没在慌张的脚步声和惊骇的惊叫声中。

    听这叫声,显然是受了惊吓的女子,而不是女鬼。

    殷齐修松了口气,直向前去追,视线昏暗,好在他动作迅捷,紧跟目标,随着那道云锦纱衣缥缈无定的身影往前奔去。

    “你是什么人?站住!”殷齐修大喝一声,瞧准距离向前一扑。

    谁想手上落了空,面前也一空,转而他身体失重,不知何处,直向下摔去。

    咫尺处,又响起一声娇气的惊叫,这次还有吃疼声。

    原来她在跑下阶梯时脚一踩空摔了下去,所以他也扑了空,随她一起滚下楼梯。

    一片混沌中,是两人的吃疼惨叫,终于停在一处,两人摔在一起,殷齐修扑倒在她身上,他惊愕之余,只觉得身下柔软,一阵清香入鼻,他摔出的痛楚仿佛都被这软香绵玉麻醉了,一瞬时感觉飘忽忘乎所以。

    “你这混蛋!放开我!你这该死的流氓!给本小姐起开!”怀中人暴怒,捶打喝骂着他。

    他清醒过来,视线变得澄亮一些,往下面看去,依稀可辨身下女子清丽的面容轮廓,尤其是那双眼睛,在昏暗中依然明亮,虽充满怒气,仍显得明动可爱。

    殷齐修急忙从地上弹起身来,面红耳热,“姑娘,你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

    那女子也利索,似乎是急着逃走,从地上迅速爬起来,不由分说,直奔下层阶梯。

    殷齐修手疾眼快,伸手去拉她,没碰到她的胳膊,一把抓住她奔跑时扬起的衣带,无意识地一拽,她被迫回身,一旋转停在他面前。

    他的手往回一收,谁想力道过重,一下扯掉了那根纱带。

    她的外衫瞬间滑落,裸露如雪的肌肤,颈项细长,肩背光洁。

    “你混账!”

    一个耳光招呼过来,准确无误地扇在他脸上,明暗参半间,他依稀可见眼前人模样,有些痴愣,被她一打更是失措。

    她急忙摸起地上的外衫,胡乱地裹在身上,包住裸露的肉体。

    这次他没有给她再逃的空隙,直接用手中的纱带缠住了她,束住了她的双臂,系了个结,衣带够长,他动作迅猛,将她一拖,绑在了楼梯的扶栏上。

    “姑娘莫怕,在下是不得已为之,只是想向姑娘查问一番,请姑娘配合。”

    他保持着理智,沿着刚才跑的路,向上走,捡起那段掉在地上的灯烛,用随身携带的火折子点亮,又点起了廊道两侧的灯笼,阁中这才明亮起来,视线复明。

    或是潜意识里有些害羞,不好意思直视她,所以他用点灯来拖延,一盏盏地点,点到她旁边,眼前明如昼,他终于转身,抬眼看清她的样子。

    她哭了。

    倔强的脸上挂满泪水,双眼含泪圆睁,发丝因为奔逃而散乱,几缕散乱下来,飘摆在敞开的前襟上……

    她瞪着殷齐修,毫无畏惧,一副要与他同归于尽的样子,泼辣骂道:“你这个狗官!竟敢如此辱我!你千刀万剐!你不得好死!”

    殷齐修有些怔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你怎么知道我是官?”

    她头一偏:“你当我瞎吗?连身上的官服都看不出?侍郎大人!臭狗官!杀千刀的侍郎!”

    殷齐修没想到她人如此泼辣,眼光也十分狠辣,恍然一下,作镇定之状道:“你先别骂,我又不是故意的。既然知道我是官了,那就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吧。第一,你是什么人?”

    她无可奈何,只能先隐忍,眼珠一转,回道:“我在这罗红阁中,你说我是什么人?”

    “你是罗红阁的姑娘?”他微鄂,虽这是一眼明了的事,心里还是觉得她不像是风尘女子:“那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潜进这主楼来?朝廷不是把这里封锁了,禁止任何人出入吗?你一个人鬼鬼祟祟深夜潜入有何意图?”

    “我……”对着这个像正在审犯人一样的男子,她有些心虚,找理由道:“就算暂时封闭了,这罗红阁还算是我们的地方吧?我以前就住在这的,回来取点东西怎么了?”

    见他还要追问,她先发制人,语出连珠一般,咄咄道:“话说回来,你是谁?你来这儿干嘛的?大半夜还来这儿办公事啊?大人你也太勤勉了吧?”

    殷齐修道:“我乃刑部侍郎殷齐修,晚间路过此处看阁里有灯光,以为有贼人,才进来看看,不想只是一个捣乱的丫头……”

    刑部侍郎,殷齐修……

    他的姓,他的名,他的官衔在她心里反复游转,难以置信,眼睛瞪得更大,一时安静了,不复刁蛮之状,眼中的泪水在打转,泫然落泪。

    殷齐修看她突然变成这样,以为她是被自己的官衔身份吓到了,声音温和起来,“算了,本官不与你一小女子计较,今晚的事一笔勾销,你不要再暗闯案场就是。等案子查完,这里就会还给你们,放心,我不会治你的罪的。绑了你也是我不对,我向你赔罪行了吧?”

    他说着,为她解开了束缚,她却一动不动,垂头流泪。

    带子一解,她手垂着,那胡乱裹在身上的外衫纱衣因为没有依托又滑了下来。

    这次有烛光照耀,他眼前一片盈润的雪白,顿时痴傻,别过脸去,慌手慌脚地捡起她的外衫,为她披上,“对不起,对不起……”

    殷齐修脸上羞得臊红,加上体内酒的作用,神思迷眩,一靠近她嗅到她的味道,如梦似幻,好不真切,又勾心挠人。

    给她披好衣服,他才敢转脸直视她,这次她也转面了,与他对望。

    丝罗纱裙,雪肤红唇,惹得他忽地心头一动,难以自控地慌乱起来。她面颊上的泪光更让他心疼,不知不觉便抬起了手,用官服袖口轻拭她的泪水。

    她看着眼前这个小心翼翼的男子,不再哭泣,揽好衣襟,理好裙衫,系上纱带,伤凄之色荡然无存。

    “大人还在查秦红墨的案子吗?”她正色道。

    殷齐修微愣,尔后勉定心神,退后一步道:“是的。”

    “那能否听小女子一句证言?”

    他点头:“当然,还请姑娘赐教。”

    她目光平静,转过身,仰望顶楼,眸中神采如黑云翻动:“秦红墨死的当天,顾青玄一家人来过罗红阁,还跟秦红墨见过一面。”

    “什么?顾家人?”殷齐修一惊。

    她道:“是,是他们,顾青玄,顾清宁,顾清桓,顾清风,一个都不少。他们来此用的是别称,所以刑部的人没有查到这一层,但我认得他们,当日我亲眼看着他们进了罗红阁,后来又得知顾家姐弟见了秦红墨。秦红墨是杨隆兴的女人,一般是不接待其他客人的,那天顾清宁自称是礼部侍郎,强让秦红墨陪局,而当晚,秦红墨就死了,大人,这种种还不够可疑吗?”

    “是,的确可疑……”他陷入沉思,疑云团团,未想过这案子会有这样的转折,“我会详查的。”

    “无论秦红墨是自杀还是他杀,都与顾家人脱不得关系……”她望他,沉沉问道:“若真是顾家人的阴谋,大人你会据实查明治他们的罪吗?”

    他被她这一问触动,似在向自己保证一般,他道:“当然,我一定秉公查证!无论是谁,都无可侥幸!”

    过去的那种热血似乎又涌上了心头,如此熟悉,如此慷慨跌宕。

    她笑了:“如此就好。”

    长久潜藏,暗中跟踪,终于让她发现了顾家的破绽异端,她必紧咬不放,所以今晚才会潜进这里,想在案发现场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指证顾家人与秦红墨之死有关的蛛丝马迹,不想撞上了他,也算是意外收获吧。

    经历过种种绝望,她已经很难相信别人能给她希冀了,她不知道眼前这人会不会辜负她的寄望,她只知道自己不会放弃,顾青玄、顾清宁、顾清桓、顾清风,一个都逃不了……

    如果还能多些希望,那殷家,她也不会放过……

    殷齐修对她愈加好奇:“姑娘到底是何人?能否告知在下芳名?”

    她耸肩,挑眉一笑,“都说了,是罗红阁的姑娘。”眼睛瞥到墙上的花名牌,随意选了一个顺眼的,敷衍回道:“我叫青芷。”

    “青芷……”他念了下这个名字,记在心头。

    差不多了,该散了,她转脸,道:“时候不早了,大人还是快离开这儿吧,深更半夜,在青楼艳阁独处,恐误了大人的清名,大人自去,明日好查案。”

    殷齐修有些怅然,点头:“是,我该走了,姑娘也该回去歇息了,这里不好待的,请姑娘随我一同出去。”

    她颔首:“好。”遂跟在他后面与他一起走。

    先往上去,一盏盏地吹灭了他点起的灯烛,他心里有事一时大意,忘了留一盏照明,所以当他吹灭最后一盏灯时,眼前全暗,身后的她不由地一惊,诧然呼了一声。

    她害怕这突如其来的黑暗,身子一缩,手下意识地往前探去。

    被他接住,在昏晦中,两只手自然相触,他宽厚的手心将她颤栗的一只手覆住,拉近,“不用怕,跟着我走。”

    他带着她一步步向前,她在他身后望着他身影轮廓,安心行进。

    从顶楼走了下去,来到罗红阁后门,两人一出门,她抽走了手。

    殷齐修若无其事,借着微弱的天光,将门锁套上,粘上封条,借这些动作掩饰自己慌乱的心事。

    一回头,身后只有空空院落,月色下,妙影无痕,仰望夜空中的明镜,失落而沉默。

    目光所及,有一片安静的屋舍,这户户间间中,那一处住着今夜的人?

    不想了,走吧。

    他说服自己,沿原路,翻出墙去。

    其实她是看着他离开的。她躲在石壁后面,不与他作别,是不想他知道自己的真正去向。

    殷齐修走后,她等了一会儿,瞧着没有异样,就也从他出去的地方翻出了这片画栋香阁。

    她在大街上游走,这个时候,热闹的九方街都变得冷清空寂了,她终于不用躲藏遮掩,坦然地走着,瞧着安睡的长安城。

    长安还是那个长安,还是盛世帝都,而她却不再是她了。

    她也是爱过长安的,爱它的晨钟暮鼓,爱它的宫室画舫,爱一年又一年的上元灯起,爱一日又一日的朗月当空……

    最爱的,还是长安的下雪天。

    ……

    “远思!远思!”

    前方空旷的大道上传来马车行辕声与呼唤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叫出她的名字了。

    她向前跑去,与亲自驾车来寻她的人碰面:“舅舅,不用担心,我这就回去了。”

    她在卢家事发后,便投奔了她生母的亲弟弟,前任政事堂主笔,周延,一直被他掩藏在家中。周延也是受卢元植牵连罢官的,但因为地位不高不引人注意,所以得以保命,也保住了卢家仅剩的血脉。

    “不是说只出来一会儿吗?怎么拖了这么久?太让人着急了,你这姑娘啊,外面多危险啊?”

    “是远思不好,让舅舅担心了。”

    以前她是刁蛮任性的相府小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娇惯得目中无人,生母又去得早,她从不体恤长辈,哪会懂得别人对她的好?如今她对舅舅一声关怀的埋怨都感激万分。

    上了马车,她让周延把车停在一旁,叫他也坐进来,跟他说了今晚她遇见殷齐修的事。

    周延听完之后,有些怀忧不安,道:“可是,远思啊,你跟他说你是罗红阁姑娘,他要是再去找你问话,不就露馅了吗?”

    卢远思这才意识到这一点,“是啊……诶,算了,也没办法了,就算他知道我在骗他又怎样?他又不会知道我是谁,我以后不再出现在他面前就没事。”

    周延垂着头,若有思量,无言片刻之后,开口,道:“不,远思,你以后还得见他。照你说的,这殷齐修并非顾青玄一党,又是刑部高官,若加以利用,对你所谋之事可是大有好处,你想想,是不是?”

    卢远思明白他的意思,也认同,“可是我能怎么利用他呢?他若再见我,必会知道我在骗他了,哪还会信我?”

    周延摇头,似乎已得了主意,不过稍有犹豫,道:“不,只要你不让他知道你在骗他不就行了?”

    “舅舅的意思是?”

    他道:“我与罗红阁的芳姑有一番私交,要托她在罗红阁藏个人,是没有问题的……”

    她稍惊:“舅舅,你是说我将计就计真入罗红阁?”

    “是的。你就干脆真装作罗红阁的姑娘,等殷齐修去找你,然后你再迷惑他,利用他对付顾家。这样你的身份不会暴露,我们也有下一步的打算了呀。你放心,我会让芳姑照顾你,不让别人烦到你,只见殷齐修一人,只要你靠上他,就定然能成事……”

    “不!”她激愤起来,道:“舅舅,你怎么能给我出这样的主意呢?太龌龊了!我才不要去当"ji nv"!我可是卢家……”骄傲秉性使然,她自然一时难以接受,这话脱口而出,不过说到一半还是抑住了。

    她想说什么?她是谁?卢家二小姐?相国府千金?卢元植的掌上明珠?

    不,她什么都不是。

    那个大家族的印迹已在长安城中彻底湮没了。

    她,只是一个幸存者。

    一个复仇者。

    还有什么不能舍?什么不能弃?

    “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