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二十一章:涧草山花一刹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一章:涧草山花一刹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两姐妹相扶相持从地上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再次对立,而顾清宁就立在她们中间的方位,痴傻地看着她们继续那被她打断的动作。

    没有再哭,没有再犹豫,因为她们害怕,她们本就别无选择。

    顾清宁当不了她们的保护神。

    顾清宁大概明白了,自己被放弃了。

    她们互相去衣解带,腰间丝带一松,衣衫尽落,满目春光,一览无余。

    那一刻,顾清宁闭上了眼睛,绕开了她们,直直走出门去。

    身后杨隆兴放肆的笑声洪亮震耳,完全不是因为他多么欣赏眼前的美景,而是陶醉于自己的威慑力中,他看着顾清宁的背影,以胜利者的姿态笑得合不拢嘴。

    这是一次怎样的挫败啊?

    这是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惨败了,心里低落到极致,甚至也开始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

    游走在晚间无人的街道上,她不乘车,也不与人同行,只这样一步步走着,连自己要去哪里都没想过。心中只有满心的压抑,最可怕的是——认输。

    她此时就感觉自己是一片随风飘摆的蕉叶,原以为自己还能给别人带去一片阴凉,谁想那人还是选择委身蹲在阴沟中,她只能这样飘着飘着,无处着落……

    走了大半个时辰,其实也没走出多远的路,听到身后空寂的道路上传来马蹄马铃声,一辆挂着花灯的马车在长安街上行驶着,路过她身旁的时候停了下来。

    顾清宁稍微一瞥,便认出这是罗红阁送坐局姑娘的马车,离得老远就能嗅到车上的一股香粉味。

    果不其然,马车车帘挑起,月色下出现一张娇媚的面容,是方才陪杨隆兴的秦红墨,此刻酒局应是结束了,她,还有她弟弟一齐乘车回罗红阁。

    “顾大人……”秦红墨对她一笑,轻盈地跃下马车,立到她面前,微扬水袖拦住她的去路。

    顾清宁对她不屑一顾:“姑娘是想干什么?我可做不成你的恩客。”

    秦红墨摇着团扇,道:“顾大人多想了,小女子只是想看看顾大人此时有多伤心罢了。”

    她嘴硬:“哪有什么伤心?我不要太好啊?”

    秦红墨哼哼一声,道:“没做成救世圣母,就算不伤心也会有些失落吧?”

    “世人盲目,自甘堕落,我如何搭救?还能做什么圣母?我才不要管闲事了。”

    秦红墨看着她,苦笑着摇头:“不是别人自甘堕落不让你救,而是你没资格救别人!要知道请人救命还得掂量掂量来救自己的人够不够格呢?”

    顾清宁被她戳中,又蹿起怒火,“放肆!”

    秦红墨脸色一变,靠近她,阴沉着脸道:“我的意思就是,你放聪明点,不要有了点特权就沾沾自喜妄自尊大!这些破事你以为你自己处理得很好?其实都是在闹笑话而已!你想保住你的自尊,那就请你先丢掉自己的自尊!从刚开始就耀武扬威的,只顾着生这些闲气!我才不信你能有什么大作为!”

    顾清宁以为秦红墨是杨隆兴故意派过去刺激她的,气得不行,直接回道:“再没什么作为也比你一青楼女子好得多!”

    “不!你还不如我们青楼女子!”她斩钉截铁,神色凛然道。

    顾清宁愤恨地回身,瞪她,正准备与她大吵一架,却听她道:“你一点都不聪明!只会自作聪明!顾大人!承认吧,你只是比一般女子幸运而已。你什么都不懂还自以为很懂,你知不知道自己很可笑?我们青楼女子好歹不会自视甚高自欺欺人,我们懂得忍耐,我们懂得退避,我们会耍手段促成事情,而你遇到事就只会强出头,为了自己尊严,急着要什么公平,但你又要得起吗?”

    顾清宁沉默了,因为她觉得秦红墨骂得,真对。

    自己的确是迷失了,太自视甚高了,只会玩小聪明,真正把控全局的权力和能力皆没有,或许不是没有,她目前只是太心躁了,不会忍,放任自己志得意满沾沾自喜……

    秦红墨一派激昂地训斥过她之后,见她不回嘴,就也平静了一些,继续道:“我知道你是想做那个最特别的女子,你也的确做到了。但是你也要明白,这远远不够……”

    “我看多了官场中人,我深知这是个怎样的圈子,你今日所见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官场上地位决定了一切,你的地位不够高,就算想保护谁,也做不到,即使你勇往直前,被你搭救的人没准还会因为畏惧而撤退。你懂吗?地位!在变得跟他地位一样高之前,什么不能忍?什么不能舍?”

    “自尊又如何?善良又怎样?等你权位最高的时候,你丢失的一切都会自己找回来。”

    顾清宁从来没想过,她在官场摸爬滚打之初,印象最深刻的一堂课,是一个青楼"ji nv"教给她的。

    顾清宁望着这个非常陌生又好似相熟的女子,心里豁朗,有些期待,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秦红墨虽然看得很透彻,但她终究不是完全了解顾清宁的,只能凭直觉,简单回答:“学会低头。”

    顾清宁无所谓得笑笑:“我已经在低了,很低了。”

    她轻描淡写道:“那就是低得还不够,再低点。”

    ……

    顾清宁回到家中,与顾青玄说了今晚种种,她竟自己主动认了错:“父亲,的确是我不好,想想今晚,我本就不应该去的,不去杨隆兴也不能拿我怎样,我还能避开是非,这一去,反而让他得逞了,毕竟无论我是怎样小心谨慎如何反应迅捷,都玩不过他一个浸淫官场几十年的人,他想吓我,我去了就注定他会成功的……”

    “不。”顾青玄肯定道:“你没有被他吓退,就不算他成功。”

    顾清宁眼中又现精芒,这是这些日子以来,她面上首次显现智慧光彩。

    谁都会有一时迷茫,尤其是在她这种特殊处境,很容易因外界影响。

    而此刻:“我,绝不妥协。”

    ……

    因为顾忌杨容安会继续生他的气,杨隆兴并没有把那对双生少女带回府中,而是忍痛放弃了。

    但是,两日后,顾清宁到杨府拜访休沐在家的他,主动将那对妙人给他送上门去。

    她不是直接把双生子送给杨隆兴,而是让她们进入杨府成为了杨夫人的婢女。

    既不会让杨容安心有憎怨,又有了光明正大的名头,杨隆兴对她这个做法十分满意。

    于是,杨隆兴最后得意地安心坐拥那对孪生佳人,好不快活。

    顾清宁在他面前跪倒磕头赔罪,看他的眼神甚是崇敬,后来一转眸却有所变化——

    她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可怜的将死之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