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零九章:但闻琼花落新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九章:但闻琼花落新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屋内安静了,屋外也安静了,他霎时间感到天地洪荒,一切虚无,耳边无声,心中也无声。

    顾清风转身,面向工房的门,向那边走去,将门锁打开了,轻轻推开门,望向里面。

    君瞳不再吵不再闹,在工房内四处走四处瞧,一时摸摸顾清宁作图所用的画案,一时摆弄顾清宁写字的毛笔,将墙上悬挂着的图纸都一一仔细赏过,就算看不懂,也是一脸的新奇,满目的欢愉……

    许久之后才注意到顾清风打开了门,她连忙向门口扑来,顾清风立在原地佁然不动,于是她一下子撞进他怀里,心里还有些气,跟他纠缠着:“清风,你放我走啊,你别再胡搅蛮缠了行不行?我就是要去灵源寺出家!你们谁都别想拦我!”

    她对顾清风又捶又打地,吵闹不休,顾清风不动如山,只问道:“就这么走了,你舍得我姐姐吗?”

    君瞳顿时呆住,一晌之后,双睫一颤,眼泪就掉落下来,忍不住哭了,那些无法言喻的苦痛酸楚在心中翻涌,让她不能自已,就好像顾清风刺穿了她用来封闭自己的茧壳,她终于得以喘息,所有的委屈都有了发泄的出口。

    她靠倒在他怀里抽噎着:“都怪你,都怪你……”

    刚散值归家的顾清宁,一听唐伯说这事,就赶来后院,远远看见君瞳被清风揽在怀中,一个哭,一个哄,一个委屈,一个宠溺……

    少年少女,有泪有笑,也不失为一幅很美好的画面。

    她在廊下驻足片刻,不想打扰他们,转身走开,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带着哭音的:“宁姐姐!”

    君瞳在看到她的一瞬间,立即脱离了清风的怀抱,向她奔来,从背后抱住了她,凄切而率直道:“宁姐姐,我舍不得你。”

    她回身,看着君瞳,温婉笑道:“舍不得就不用舍,留下吧,清风会好好照顾你的。”

    “那你呢?”她双眼中泪珠晶莹,有一种天生的惹人心疼的纯真。

    顾清宁用官服的袖子给她拭去眼底的泪水,“我一直都在啊。”

    她终于笑了出来,投入顾清宁怀中。

    顾清风一直站在工房门口看着君瞳,没有察觉这边的顾清宁一直看着他。

    这么久以来,她之所以从没去看君瞳一回,只是因为她心中有愧,有别人都无法窥探的秘密,那是一个残忍的,疯狂的秘密。

    每次见到君瞳,她就会想起,已经入土为安的卢远泽,这像一个魔咒,折磨着她,成为她逃不开的心魔。

    君瞳的悲剧,全是由她一手造成的,这一点她不能否认,也不会否认。

    可是她是那样喜欢君瞳,她总是想,若有办法,她定会拼尽全力补偿君瞳,偿还她所遭受的一切,还她一场圆满……

    而她的清风,实在是这世上最好的补偿了。

    感谢上苍。

    ……

    日暮低垂之时,顾青玄与顾清桓也回来了。顾清宁在后院陪君瞳,劝说君瞳放弃了出家的念头。顾清风独自堂前,向父亲兄长主动坦白了今天劫车的事,在父亲面前跪下认错。

    顾青玄又怎会多么苛责他?只是有些担心就此开罪了晋王。

    顾清桓埋怨了顾清风几句,说他太莽撞,给家里招祸患,却立马被顾青玄怼了回去,“你是不莽撞,你多懂事啊,这么多年了,父亲头发都盼白了,也不见你扛个姑娘回来。”

    顾清桓闭嘴,默默往外走,也想去找姐姐诉诉苦,走出正堂,忽闻外面有兵甲马蹄声,稍有困惑,又见唐伯跑进来,喊道:“不好了,大人!外面来了一队御林军,把咱们府苑给包围了!”

    顾青玄与顾清风闻声出来看,与带着一众军士从照壁后走进来的晋王正面相迎。

    随后晋王爷身后的御林军涌进院中,在顾家正堂前排成两排,持戟而立,气势森森。

    顾青玄带着两个儿子,上前,向晋王行礼:“下官见过王爷,王爷驾临敝府,下官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晋王一副傲然的神情,瞥了顾青玄一眼,看向他身旁的顾清风,道:“顾大人,令郎胆子是真大啊,竟敢在本王眼前劫走我女儿成硕郡主,本王是怎么也没想到你顾家能出这号人物!”

    顾清风有些惊异,好奇晋王是怎么猜出劫车的就是他的?

    他坦然无畏地上前,在晋王面前跪下,直道:“王爷,此事确是清风一人所为,与我父亲无关,我家人都不知情,全是我闯的祸,我愿意一力承担,听凭王爷处置,还请王爷不要责于我父。”

    “王爷勿怪,犬子……”顾青玄刚要为清风说情,被晋王直接示止。

    “好!”他哼笑了声,不怒自威,俯首对清风道:“那本王就问责于你好了。顾清风,你为什么要劫走郡主?”

    他回道:“我不想郡主出家,苦劝无果,就只能强行阻拦了。

    “那你可知打劫王爷抢走郡主这是什么罪过?”

    顾清风顿时道:“我知道,是死罪。”

    “那你为何还敢为之?就不怕死??”

    他坚决地脱口道:“是,因为在我心里,较之郡主的终生幸福,我的性命微不足道。”

    晋王爽朗地笑了起来,瞬间拔出腰间佩剑直指顾清风。

    顾青玄和顾清桓大惊失色,连忙跪下为清风求情,君瞳与顾清宁也从后院出来了,急忙来劝阻。

    晋王只是扫了女儿一眼,见她无恙就好,依旧将宝剑剑锋正对着顾清风,细看顾清风面上神情,竟没有一丝惧色,他没直接下手,而是道:“小子,拔剑吧,与本王一决高下,今日山道上一战不作数,那是本王有意让你,本王习了几十年的剑还没有输过呢,必须得把那一局扳回来!”

    众人讶然,顾清风抬头看晋王,道:“不敢跟王爷动手……”

    晋王喝道:“不敢?劫车时你可没犹豫过!还敢打伤本王的手下!本王可不会这么轻易饶了你,小子你听好了,今晚你要是赢了本王,本王就不计较你劫车之事,若是输了,本王就要跟你顾家好好算算账!”

    “王爷……”顾清风无奈,只好应声,起身来,拔剑拘礼:“那请恕清风无礼了。”

    晋王大手一扬,其他人退散开来,他挥剑劈向顾清风,气势如虹,招招果决。

    顾清风敏捷接招,起初还有些拘束,只是自卫退避,然受晋王紧逼挑衅不过,后来出招反击,将他师父教他的短剑剑法使得出神入化,让不懂剑法的旁观者皆叹为观之。

    晋王自幼尚武,曾拜天下武学宗师学艺,几十年的磨砺,即使年岁已长,但身强体健,武艺的确精湛,与顾清风这样的少年对战多时都不显逊色,始终傲气凛然,剑气英气都可震人心。

    旁观这场比试的顾清宁与顾清桓皆心惊胆战的,他们都知道这场比试无论结果如何都不好收场,既担心顾清风被晋王所伤,又担心顾清风真伤了王爷。

    而其他两人与他们不同,君瞳看着自己父亲与清风过招,心中实有宽慰,她知道父亲虽贵为王爷,然而生性豪爽,自己未出阁时父亲向来是心胸广阔豪迈快意的,只是在这些事发生之后,父亲一直在为自己操心,很久未见他有过如此痛快的时候了。

    顾青玄则全然不似长子长女那般紧张,他安然观望这场对战,看顾清风的目光中充满为人父母的自豪。直到这时,他才真心实意地对洪洛天有了些感激之情,毕竟他将自己的儿子教得这么好。

    剑影交错,两人身影忽闪,招式如行云流水,往来跌宕。晋王剑法强硬,老练而果决,顾清风的河洛剑法灵活多变,攻防得当。两人就是一对忘年的劲敌,真是棋逢对手,武遇强敌,打得甚是精彩。

    他们足足打了大半个时辰,旁观者都有些疲乏了,他们俩倒乐此不疲,不见收招。

    晋王兴致愈高,攻势愈强,顾清风一飞身,凌空倒转而下,手中短剑舞如飞花,直乱人眼,晋王的长剑左右横斜,抵挡顾清风的每一招速攻,战至巅峰,两人身形诡变,让人眼花缭乱。

    倏忽一顿,顾清风张臂往后飞退,晋王手中的长剑直抵他心口,眼见顾清风已成败势,性命堪忧,三顾惊呼:“不要!”

    那长剑刚好在触碰到顾清风之前准确无误地停下了,两人出招停歇,晋王傲然地笑看顾清风。

    顾清风低眼看了下晋王的剑,抬头直视他,面上带笑:“王爷好剑法,清风受教了。”

    晋王收剑回鞘,低眸掠过一眼,笑看他,目光中显露几分赏识,“很久没人能与本王这样痛快地过招了,你小子有点意思,不错,顾家真是尽出人才!好了,既然郡主无恙,本王又高兴,就不跟你小子计较了,放你顾家一马。”

    他说着,扬扬手让御林军撤出了顾家前院。

    众人长舒一口气,三顾上前来,先看了顾清风一眼,确认他没受伤,然后顾家四人一齐向晋王行礼谢恩,顾青玄道:“小儿莽撞,多谢王爷宽恕,赦顾家之罪。”

    晋王看着顾清风,笑道:“不要谢本王饶你们性命,是本王得谢这小子饶本王一命才是。”

    众人不解,他爽朗地大笑起来,指了指自己的锦袍胸口位置,他们这才看清,王爷的金丝外袍上有一道口子。

    他拍拍顾清风的肩道:“小子,你厉害呀,在三十招之前就给了本王这一下了,若是真对本王下手,本王岂不真一命呜呼了?本王不得不服啊。”

    原来是因为顾清风赢了,他才守诺不计较了。

    顾清风谦虚地拘礼,“不敢,承让,承让。”

    三顾此时都有些愣怔地看着清风,这还是他们的清风吗?在他们眼里,他一直都是个天真的孩子,此时他们才发现,清风真的长大了,他纯真少年的外表下,已有了一颗**沉着的心,有胆有识,有勇有谋。

    晋王对顾清风都打心眼里赏识喜爱,看看他,再看看一旁的女儿,对她招手,唤她过来:“君瞳,别闹了,跟父亲回家。”

    君瞳不舍地看了下顾清宁,上前来,点头道:“好,是女儿不对,让父亲忧心了,今后女儿必会好好待在家里孝敬父亲。”

    眼见女儿又变回乖顺明朗的样子,晋王不知有多高兴,其他的什么都不计较了,对顾家人没有那么强的敌意了,尤其是对顾清风,好感更甚。

    他故意笑嘻嘻地问君瞳:“不出家啦?不出走了?”

    君瞳乖巧地摇头:“不了。女儿要留在长安城,哪都不去。”

    晋王心下快慰,感觉一块压在心里很久的巨石终于撤走,豁然开朗,“好,走,我们回家。”

    他领着女儿就要走,顾家人给他送行,走到门口,他回头对顾清风道:“下回来我晋王府就不要翻墙了,走正门吧。”

    顾清风与君瞳都愣了一下,他装作听不懂,应声道:“是,谢王爷。”

    顾青玄给他行礼送行的时候,晋王问他:“顾大人,你这小儿子现在有何功名吗?”

    顾青玄道:“幼子年轻,尚在学艺,没有功名。”

    晋王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顾家长子长女,道:“呵,连你女儿都入朝为官了,偏偏有一个儿子还没入仕途?奇了啊。这样吧,顾大人,我御林军中缺一副尉,六品,不委屈他吧?改天带他来找本王,给他入职。”

    顾青玄略有犹疑,顾清风先抢道:“多谢王爷赏识,但清风年幼无知,不慕功名,只想做平头百姓,不想为官。”

    “不想为官?顾青玄的儿子竟然不想为官?真是奇哉!”他上马笑道,转而语气变得强硬:“臭小子,本王发话了,岂容你想不想的?老老实实来御林军总营报到吧,本王保你前程似锦。”

    “王爷……”顾清风还有所言,直被他瞪了回去。

    晋王最后道:“做本王的女婿没有功名怎么行?”

    说完便扬鞭,领着车队与浩浩荡荡的御林军远去了,只留顾家四人呆滞在原地。

    后面的马车内,君瞳也将这话听得真切,在暗影下挑帘,不见玉颜容色,只是那一瞬顾府在眼前。

    目送晋王与郡主远去,三顾齐齐错愕地看向顾清风,顾清风也惶然失措,“我……我……”

    他支吾了半天都说不完一句完整的话,后来急得抱头往家门里蹿:“我还是收拾收拾去投奔我师父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