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零六章:阙下传新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六章:阙下传新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长安,从来没有风平浪静的时候。

    总有一些暗流在盛世安宁的掩盖下涌动着,或伺机而动,或如影随行。

    倾轧角逐,你来我往,不死不休。

    ……

    夏日将到,城外难民营不足以供难民容身,天气一热,人再多些,轻了说容易引起难民中暑,重了说会引发瘟疫都不一定。

    朝廷不敢马虎,长安令尹上折求旨拨款加建难民棚。

    新任长安令尹吴中白的折子一递上去,新任户部尚书杜渐微的右眼皮就开始抽搐了。

    他上任以来,就没有一刻安生过,盯着那几屋子庞杂的账目,再看着统账册上那跌宕起伏的数目,每当有人上折求朝廷拨款怎样的,就无异于是拿尖刀在他心坎上一下一下地剜着。

    这几个月以来,顾青玄与殷济恒为朝廷筹了一大笔款项用以赈灾,但这些银子已经分拨到各灾地去了,只有少部分的银子是用来安置长安城下的灾民的。即使筹银一干事宜户部也在持续进行着,可也总是杯水车薪,顶多能解一时之急,加上春耕发种、祭天大典、修建陵园、犒赏军士、封赏功臣等等,一笔笔开支如流水,户部实在不堪重负。

    让杜渐微绝望的是,皇上准了吴中白的请奏,让户部核定后就给工部拨银,尽快修建起民棚等。

    早朝一散,殷济恒还没来得及去找顾青玄同行,顾青玄就被杜渐微拽了过去。

    他拖着顾青玄的胳膊把他拉到一旁,摇着手指对满面迷茫的顾青玄又指又戳,哀怨道:“顾大人啊顾大人,在下平素没开罪您吧?没跟您结什么仇怨吧?”

    顾青玄诚恳地摇头道:“没有啊,杜大人待人和善,怎会与下官有什么闲气?”

    他捶了下顾青玄的胳膊,道:“那你是为何要荐我做这户部尚书?你知不知道这可把我害苦啰!”

    “怎么会?让大人你升官还不好吗?下官是没辙啊?皇上要我荐一个适合的人选,下官也是绞尽脑汁才想到大人你,大人的确是最合适的呀,放眼朝堂,下官实在想不出还有别人能比得过大人你的,杜大人你就别为难下官了。”他看起来更加委屈,幽怨道。

    “我为难你?顾大人哟,分明是你在为难我哟!这户部是人待的吗?它不是啊!亏得别人还眼馋,以为有什么油水捞,哪有!都说我姓杜的不好好当官尽忙着做生意揽财,说我掉到钱眼里了,他们怎么知道,我进了户部还真是掉进钱眼里了!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都从没这么为难过,一文一两的抠啊,我顶着多大的压力?一会儿皇上要用钱了,一会儿要建民棚了,一会儿又要拨赈灾粮了……皇上问我还不能说没银子了,打碎了牙往肚里咽都比这好过些……”

    杜渐微这下是打算逮住顾青玄死命地抱怨一番了,种种怨言如江水般滔滔不绝地涌向顾青玄,说得他都头昏脑胀了。

    顾青玄拍着他的手背,示意他稍安勿躁,对他道:“杜大人啊,你就别埋怨了,你以为你埋怨的只是你这一个月来的苦境?你可知,这也是顾某在户部十多年的常态?我都熬过来了,你再撑会儿吧。”

    杜渐微用双臂一把缠住他的胳膊,瞪大了眼睛,一脸决绝道:“我不管了,顾大人你得给我想招啊,不然我就只能倾家荡产去补国库的亏空了,就这么着为大齐再出最后一把力,出完我就辞官!”

    顾青玄无奈地摇头叹气,对他道:“杜大人,至于吗?还倾家荡产?从来只有贪官把国库蛀空的,哪有把自己私家钱往里贴的?你要真贴了,下官是不知道该说你是大齐第一大忠臣,还是大齐官场第一笑话了。好啦,莫急,想想,还是有法子的……”

    他急忙问道:“什么法子?”

    “你好歹容下官想想嘛……”顾青玄焦躁地四处张望,好像一时也没什么主意。

    转头目光又落到杜渐微身上,恍然大悟一般,欣然道:“有了!杜大人你还真想出了办法!”

    杜渐微不明所以:“我想出了办法?”

    顾青玄又环顾周遭一遍,确认没人注意,然后沉下声对他道:“是啊,你说补贴国库那事,正好启发了我,其实想想,这也可以啊!诶呦,你先别急,我没说真让你拿私财补救国库,知道你舍不得。我是说,可以让别的官员拿自己的钱去充国库啊,眼下可是国穷官富啊,像杜大人你这样一边领着朝廷俸禄,一边在外做着买卖的同僚,朝上朝下可有不少吧?”

    “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又怎么会肯呢?”杜渐微疑惑道。

    顾青玄接着道:“要是用官位品级跟他们换呢?朝廷公然卖官,你说他们是买还是不买?”

    杜渐微如遭雷殛,之后稍稍回神,开口道:“顾青玄,你疯了吧?”

    顾青玄无所谓地笑笑:“你看像吗?杜大人,特殊关头,必须得疯一点了,顾某给你想的这法子,没准能让你直升左司丞,你信不信?”

    杜渐微眼中有光一闪,明显是被他诱惑地动心了,“你且细说看看。”

    他顿住,若有所思,道:“嗯,我想了一下,此事还得有一人来与杜大人你一齐主张才行。我们不妨去找他,然后下官再将心中图划说出来如何?”

    “顾大人你是说谁?”

    他回答:“殷大夫。”

    听到这,杜渐微的神色又有些细微的变化,反正是逃不过顾青玄的眼睛,他拍拍杜渐微的肩头道:“杜大人,我知道你是舍不得别人分功,但是这事儿还真是少了殷大夫不可,因为这将把御史台牵扯进来。”

    怎么能少了他呢?该牵扯进来的,一个都少不了。

    杜渐微摆手道:“哪有舍不得?只要能为大齐效力能解燃眉之急,这功劳是谁的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

    他们往前,继续走出宫去,在宫门外追上殷济恒的马车,随他一起去了御史台。在御史台的主堂中,三人独处,顾青玄向殷济恒说了来龙去脉,并将他的构想全部阐述出来。

    殷济恒与杜渐微听了都深为震撼,即刻拟了折子,三人联名上书,写好禀呈,就此送进宫去。

    午后,皇上在御书房内召见这三位大臣,殷济恒为先,杜渐微在侧,顾青玄退居其后,反倒沉默起来,任由他们两个在皇上面前大显神通,慷慨激昂地向皇上禀奏具体筹划,好似每一句每一词都完全是第一次出自他们之口。

    皇上听了殷济恒与杜渐微的禀奏,也不断称奇,当下大喜,立即准奏,让他们再上详细条陈,准备明日朝上颁布。

    非但如此,尤为欣喜的皇上当场褒扬赏赐了他们三人,褒扬之语中没有一句提到顾青玄,而说赏赐时,顾青玄所得珍宝比他们二人加起来的还要多还要珍贵。

    晋公公在旁边小声提醒皇上这样的赏赐好像有些不对。

    皇上好似回味了一遍自己刚才所说的话,道:“哦,是有点不对……但君无戏言啊,朕既然说都说了,那还能收回不成?不对就不对吧,赏就赏是赏了。”

    堂下三人一齐下跪行礼,顾青玄神色如初:“微臣叩谢吾皇盛恩!效忠吾皇,天佑大齐!”

    孰重孰轻,孰愚孰明,好像从来都不难看懂。

    ……

    次日早朝,皇上颁布“报效令”,宣布朝廷正式开始“卖官”。

    不久,杜渐微便升上了左司丞。

    ……

    此卖官非彼卖官。

    大齐朝廷颁布的“报效令”,将每个现缺职位明令标价,公然叫卖。

    但售于对象只限于朝廷的正式在册官员,包括各地各级外官。

    所谓“报效”,自然是用银子报效朝廷了。

    具体规则如下:“报效令”即日颁布,也能随时由皇上下旨取缔。朝廷的在册官员均能参与这场买卖。其实这最利于的是那些因之前犯了小错而被贬被撤的官员,比如自身无罪却受他人牵连被贬的,因谏臣谏言被贬的,得罪了皇亲而被贬的等等。这些官员都可以向御史台申报,以相应价值的银钱换取晋升,得到想要的官位。

    也不是所有用钱买官的官员都能够如愿以偿,他们每一个都得先通过御史台与吏部的审查,再经皇上亲自审批,方可成交。

    若有多位官员竞买同一官位,则由御史台审核官员政绩,择优选取。

    在“报效令”实行期间,御史台特设专察司负责审查买官官员,以御史大夫殷济恒为总统筹,御史中丞秦咏年为首要审察官,包括顾青玄在内的三位监察御史为佐察官。

    这毕竟是特殊之时用特殊之法,“报效令”的弊端和潜在的消极作用都是有的,朝上百官中,就算有个别人有所察觉,他们也不会说,因为他们都心知肚明,这会伤害到很多同僚的利益,还会得罪殷济恒,多嘴又有何益处?不如睁只眼闭只眼看看热闹。

    殷济恒自然也清楚其中利弊,所以他与顾青玄一样,不全权负责此事,把主要事务全部推给了秦咏年,明面上说是因为他资历深厚,“报效令”的实行非让他主持不可,实则是推责,顾青玄推给他,他又推给秦咏年,好名声大功劳由他揽了,苦的是秦咏年负压受累。

    朝堂上之事,大多如此。在朝为官,权衡利弊,明哲保身,进退自如,方能做到八面玲珑,屹立不倒。

    但有一个人不会这样。

    晚间乔怀安进宫面圣,与皇上同游于御花园内。

    皇上静心听蝉鸣,在花陌上行走,问乔怀安:“先生今日在御史台静观几日,觉得这“报效令”收效如何?”

    乔怀安随在他身侧,转眸看了眼后面兰亭内的石桌上放着的厚厚奏章奏本,也知道皇上近来辛苦,晚间有这样一点纳凉的空闲,真是难得。

    但他更为此高兴,自卢元植垮台后,朝堂之上再也没有那般权重的臣子,国政要务终由一人定夺,即使一时这种局面并不牢靠,而皇上已经成功地迈出了做为一个真正帝王的第一步——亲政,他的用心可见一斑。

    乔怀安回道:“户部的折子应该已经送到陛下面前了,陛下自然知道收效如何,何须微臣赘叙?”

    皇上回头笑看他:“户部折子所呈的确很让朕欣慰,不过御史台那边呢?朕还是有些不放心。旁观者清,我想先生此来就是想提醒朕什么吧?直言便是。”

    他道:“谈不上什么提醒,听陛下有此言,微臣也知道陛下心里是清楚的,就无忧了。这几日,御史台虽忙碌,而行事高效,一切井井有条,审察事宜十分周到,秦大人不愧为御史台老人,断事敏锐,思虑周全,有他主持此事,陛下可以放心。”

    皇上垂目望着桥下御河中深幽流动的河水,道:“朕放心,也是因为先生在御史台。至于秦咏年……苦了他了,苦了他了……”

    乔怀安深知其意,与他对视一眼,自有默契,乔怀安道:“只是这几晚我御史台的各位同僚都可有得忙了。”

    “忙什么?”

    他答:“忙应酬啊,不知此时专察司众人都吃了几回酒席收了几车礼了?刚散值那会儿,御史台外就人如锦车如云了,今后朝上可就热闹咯,好多熟面孔要回来了……”

    皇上笑笑:“嗯,朕也料到会如此,不过,朕想,顾青玄也是能想到的。”

    乔怀安思忖着,点头:“他自然能想到,或许他本就想如此。”

    皇上道:“这会儿,顾大人应该也挺忙……”

    乔怀安回道:“是的,正如陛下所想,顾大人此时应该正在见一人。”

    “谁?”

    他停顿了下,觑着皇上的面色,答道:“今日,李永承李国丈专门去御史台找了殷大夫,殷大夫恰好不在,他就去见了秦大人,之后给专察司的三位佐察官都递了请帖,邀他们吃酒,料想顾大人也不会推辞,此时就在应酬李国丈吧。”

    “李贵妃之父?李永承?他想干什么?他也想买个官做做?”

    乔怀安道:“他都那一大把年纪了,肯定不是为自己求啊。只怕是有些官员的政绩实在拿不出手,或之前触法过甚,又想趁此机会花钱晋升,只能指望御史台那边的审查放宽一点,李国丈可是殷大夫的妹夫,这么紧密的关系,加上国丈的脸面,拜托他来打通御史台各关节自是再有用不过的。”

    “哼。”他不禁冷哼一声,拂拂袖:“就算早猜到他们会瞄准了御史台,却还是没想到,他们行动居然这么快速。罢了,罢了,任他们玩儿去,朕倒是想看看顾大人会怎样应对这种事情?”

    ……

    翌日早朝上,皇上听着秦咏年秉事,翻着专察司提交上来的官员审查详情及名单,特别注意着顾青玄的举措和态度,却见他并没有任何异常。

    而其他两位监察御史都在奋力地向他举荐那些官员,甚至有几个特别点明,请求他批准那些人晋升或免罚。

    皇上问过殷济恒的态度后,便都批准了,一大笔银子充入国库,解决了户部的燃眉之急。杜渐微喜不自胜,亲自提拔了原户部郎中张霖为户部侍郎,他自己安坐左司丞之位。

    ……

    几日后,顾青玄带着数箱珍宝,进宫觐见,在御书房向皇上上书检举李永承贿赂御史台监察御史,与他人勾结卖官,从中自谋暴利。

    李永承被传召进宫,见之前用来行贿之物忽然变成了检举他的证物,未料想顾青玄出尔反尔,气急败坏,想着后宫有李贵妃,皇上不会对他太过严苛,就有些心骄,当着皇上的面痛斥顾青玄诬蔑。

    顾青玄将他的罪行一一阐明,指着他慷慨激昂地训斥,“李国丈!你仗着陛下恩宠,投机取巧,腐化我御史台官员,荼毒官场!你才是真正十恶不赦!你是把朝廷官位当什么了?娼妓吗?有钱就能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