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仁守乃长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仁守乃长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幽州城南,一座巍峨华府前驶来一驾锦棚马车,马夫挽住缰绳悠悠停下,先下了车,尔后撩起布帘向车中人道:“大人,司徒府已到。”

    车内的人正襟而坐,眉眼稍垂,冷静而深沉,似在思量何事,闻马夫言便抬头,换了副神色,稍显急虑,起身出了锦棚,下了马车。

    他脚刚一落地,司徒府的大门内旋即有一人匆匆迎出来。司徒府的管家上前行礼,一脸忧色,道:“太尉大人,快请入内,我家大人已经等候太尉大人多时了。”

    沈东来与之一同走入府中,道:“今日朝中事忙,回到府里才见司徒大人的信笺,这就连忙赶来了,我也是甚为司徒大人担忧啊,管家,你家大人到底所患何症?前些日子还神丰体健的人怎会突然病重至此?”

    管家连连哀叹,颇有难言之色,道:“太尉大人请恕在下不能擅议主人病况,待大人一见便知了。”

    沈东来眉头紧锁步履急促,不加追问了,只跟管家入了后院,绕过几条画廊,便见一间别院,院内全无军机首辅府中前院的奢华精美,连下人都不见几个,还有两个家丁在别院门前把守。

    他疑惑地问:“你家大人身体抱恙,为何还搬进如此简朴的别院侧室?”

    管家见都已到门前了,反正他将知晓明白了,就不多加搪塞了,回道:“主院人多,会对我家大人的病情有所干扰,别院清静,也可保证我家大人的病况不外传。”

    沈东来更为惊惑,还欲问,管家已经打开了卧房房门,请他进去,他转而踏进这一间充满药味的房舍,进去一看,屋子里陈设简单,有一张雕花木床在房间一端放着,床上纱帐四合,隐约可见里面躺着的人身形,不曾间断的痛苦低吟声传出,床旁生着暖炉热着气味奇异的汤药。

    沈东来欲走近些,与军机首辅大臣司徒连英道礼问候,管家拦了下他,道:“请大人就在此处说话吧,不便上前……”

    沈东来就在停在原地,担忧地伸头探望床上的人。管家提高音量通报道:“大人,太尉大人已经来了。”

    纱帘后传出剧烈的喘息声,艰涩沙哑的声音道:“好,管家你先退下吧,我要与沈大人单独说话。”管家退出去,门关上。

    “沈大人……恕在下抱病在身不能见礼……”

    沈东来一脸焦急,上前了几步,道:“司徒大人怎会突然病得如此厉害呢?几日前我见大人多日没有上朝就派人来问候过,大人不是说只是微恙吗?”

    司徒连英喘了几下之后就变得气息微弱,哀叹了两声,回道:“诶,劳沈大人挂心,我并非有意隐瞒,只为这病实在难以启齿,今请沈大人前来,就欲向大人坦白好将大事相托,请大人答应,一定要为在下保密,否则我司徒家几代清誉都要毁于我一人啊!”

    沈东来道:“我与司徒大人是十几年的交情了,当年我转投北梁若不是有司徒大人保荐,我怎能受先皇重用?何来今日身家?司徒大人怎能不知我心?既司徒大人话已至此,我定当为大人保密尽全力苏大人周全!”

    “好。我就对沈大人明言吧……诶,你我相交多年,你也深知我这人最不好的一个恶性就是贪恋女色……纵情声色犬马,闲时眠花宿柳……现在想来实在惭愧,身为朝庭大臣却不知检点自身,反而自毁愈深,享受一时得过且过,直到……直到这……”他越说越说不下去了,这羞惭之言字字痛悔。

    沈东来却越来越明白了,也越听越惊讶了,“啊!莫非司徒大人你得的……是……是脏病?”

    纱帐里的人呜咽一声,艰难地回道:“正是……呜呜,沈大人,我悔之晚矣!”

    沈东来又气又惊地跺脚,对他压着声音厉声道:“诶呀!你呀你!我几次三番劝你收敛爱惜体面,你却不听!如今可好!竟弄成这样!司徒大人啊司徒大人!你可是当朝军机首辅位列三公啊!平生朝堂无差错,怎么就这个坏毛病就是改不了呢!你真是让我如何说你是好啊!”

    沈东来性情至真的一顿训斥,让司徒连英更难自容,他连声悲喘,“是啊,沈大人,我自作自受啊!这一生无措,谁想到老了来个晚节不保!”

    沈东来也剧烈喘息,似乎是在稳住自己的情绪,不顾其他,上前一步,关切郑重地说道:“司徒大人,这事一定得压下,司徒家和你的名誉可千万不能毁啊!如今陛下南征在即,我虽有异议,但也奈何不得陛下旨意只能尽力辅之不敢懈怠,而你更是军机首辅,有执掌内外军事之大任,如此关头,你是陛下与朝中百官的仰仗啊,你必须得尽早治好恶疾,重归朝堂,以助陛下成大业!你且放心,这事我一定会为你保密,并为你寻求名医送到你府里为你全力医治,太医院的几位老太医医术高明也与你相熟啊,如果你不好出面,就由我去请太医过府为你诊治怎么样?”

    司徒连英听沈东来此言感怀至深,眼泪横流,又悔又哀,病痛的折磨也让他痛苦不堪,他道:“沈大人待我诚心至此,不枉你我相交一场,但沈大人……其实,我已经请名医诊断过了,就算是当世名医都对我此病束手无策啊……只说我这病是由脏病恶化而成,如今已伤至肾脏肺腑……已无力回天!我时日无多了!”

    “啊!”沈东来闻言悲痛万分惊骇万分地跌坐在椅子上,倏忽间涕泪已下,声音至哀:“司徒大人!如此突然,你就让我听闻这天大的噩耗!你若先辞于世,弃北梁社稷何顾啊?我北梁岂不要失一朝庭柱石!我沈东来也痛失一挚友啊!”

    两相悲绝间,司徒连英道:“我愧对先皇愧对陛下愧对北梁啊……何谈什么朝庭柱石?就一下作自毁之人罢了!真正的朝庭柱石是沈大人你啊……我一直对沈大人最为心折……也知道,我本是一尚书,若不是,当年覃文若去世,丞相之职空悬无人能任……于是先皇让本是总揽北梁军政的太尉大人你兼领丞相之职……又忌惮你本为南珂之臣怕你掌权太重……故而才升我为军机首辅,分走你一大半军务大权……不然我何德何能位列三公啊?如今,大战在即,我又时日无多……我今日已上书给陛下,自呈罪责坦白丑行辞去官职,并且向陛下力推沈大人你总揽军政……此后大任又全在沈大人身上了……请沈大人全力助陛下南征……保北梁强盛安定……也算是了我夙愿为我赎罪了……沈大人,可好?”

    “司徒大人,你高看沈东来了!我岂能担如此重任?在这关头,司徒大人怎忍心弃世而去?”沈东来掩面泪流,悲痛欲绝。

    “沈大人虽来自南珂……却尽心为我北梁朝庭出力……这些年的政绩有目共睹……更助先皇三次南征,先皇南征不力,都是你全力保救力挽狂澜……这种功绩何人能比?”

    沈东来连连摇头哀叹,虽然司徒连英看不见,他的摇头确实真诚,闻司徒此言,他心里不由得自嘲,“的确,若不是我“全力保救力挽狂澜”,北梁先皇的南征早就成功了,这种“功绩”是无人能比啊。”

    “陛下念我辅政多年定会为我留几分颜面……不会将我的丑行公布于众……而万朝宗律法严明,我触犯了有辱官员德行的大罪……万朝宗必不会轻饶我……纵使我死了,也恐陛下会借别的名目惩治司徒家,则我家人不宁啊……今日请沈大人前来,就是想拜托沈大人,在陛下降罪我司徒家的时候,为司徒家求个情……以免司徒家因我一个腌臜之人而招致重创……”他气息愈加低微,每一个字都吐得很艰难。

    沈东来郑重向他起誓要力保司徒家,他放心了,交代了这最后一件事,他安心等死。

    沈东来动情诉说劝慰良久,才不舍地离开,说要时常来探望他,司徒连英颇为感怀。

    他走出了这间卧房,管家关上了门,他驻足回望,双眼泪湿,沧桑半世的面容上尽是悲哀,似乎还能听见司徒连英艰难的喘息声,声声痛心,他合眼一叹,沉沉地转身,往前走去。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司徒连英与他相交十五年有余,向来对他信任有加,时日将尽之时还为他上书力保托以夙愿。其实,司徒连英本没必要这样的,稍微自私一些,他不用上书荀韶陵,只托病在家等待终日,司徒家的人定能为他保住秘密掩盖丑行,就算突然病逝,他的名誉也没有被毁之风险,司徒家也没有后顾之忧,但是他偏偏自呈罪责并将权位想让,他想做到对君主坦诚对朝庭负责,他以为沈东来是在他死后最堪托以重任的人,所以他甘冒风险自赎罪过为朝庭尽最后一分力,可见一片赤心。

    可,司徒连英啊司徒连英,你考虑周全甘于牺牲,却是所托非人啊。

    若你我生于一国,必能为一生挚交,只可惜……

    车轮辘辘驶出南城,这天子脚下,都城风貌,贵胄云集,物宝天华,一路繁荣盛景,一派盛世太平,谁能于此间笑看云诡风谲?

    马车驶至幽州城最热闹的长生街,沈东来让马夫停下来,下了车,道:“你等先回府吧,我想自己走走。”

    马夫见他从司徒府出来就神色郁郁,料想他是在为得病的同僚伤怀想自己在街上散散心,也不敢多言什么,遵命,驾车回府。

    沈东来一人在街上走着,路过了霏云阁,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二楼的众美女间忙着揽客的阑姑刚好看到了他,与他目光相交一瞬,淡然浅笑。

    昭明殿内,秋日夕阳向暖,莫离引清源长老走进湖心亭,嘉宁正在逗弄一只银鸽,长老见礼完毕,嘉宁邀他落座。秦凤歌奉上茶水之后就被莫离支出了湖心亭,她心有愤愤,也只能识趣地回避。

    清源长老道:“殿下急召老臣前来是有何事?”他瞥见嘉宁手上的鸽子,“莫非是北边出了什么事?”

    嘉宁抬眼看了下莫离:“怎么?莫离请长老来的途中还未告知长老吗?”

    莫离道:“上级之事,莫离不敢轻言。”

    嘉宁挥手放走鸽子,银鸽飞入墙角的鸽笼,她浅笑道:“长老,北边可是有大好事,沈东来沈大人又立下一奇功。”

    清源长老喜道:“哦?老臣愿闻其详。”

    嘉宁道:“荀韶陵坚持南侵,上官天元鼎力助之,沈大人既知北梁南侵已成定势,便不再硬谏阻拦,而是改变策略,图取北梁军政大权。当年梁文帝第六次南侵失败之后,或是生疑或是忌惮,就将沈东来的太尉之权削去大半,让他主从丞相之职,而立一军机首辅来制衡沈大人,清源长老应知这军机首辅是何人……”

    “是原北梁兵部尚书司徒连英。司徒也是北梁一大名门了,代代出能臣,司徒连英更是位居三公,在任兵部尚书之前,曾任骠骑校尉,多次随梁文帝出兵南侵,人品敦厚,慧眼识才,为北梁举荐了不少人才……”清源长老忆道。

    嘉宁掩嘴一笑:“这再能干的臣子也有失职之处,这再敦厚的人也有失德之恶习啊。偏偏我们的沈大人就恰好揪住了他的一大缺点——好色,故设计引诱他常流连于霏云阁,阑姑以美人迷惑之,给他下了奇毒,此毒过诊时与脏病相同,实则是致命之毒,所以,司徒连英已命不久矣,他还上书荀韶陵保荐沈大人总揽军政,就这样北梁的军政大权定然会落入沈大人之手,长老你说可喜否?”

    清源长老不禁笑声朗朗,摇头赞道:“沈东来啊沈东来,好个沈东来!在北十五年有余每临大战他都能得以总揽军政,这也是他的惯招了!有他在北梁,我南珂岂有何忧?”

    嘉宁傲意凌凌,道:“这军政大权都落入我南珂之臣手里了,我倒要看看他荀韶陵这仗还能怎么打!”

    转念一想,清源长老面呈忧色:“不过,沈大人冒的风险也更大了,荀韶陵登基之后,沈大人就一直在跟他对着干,上官天元又已揣疑沈大人多年了……诶!毕竟是换了新朝了,不得多加小心。”

    嘉宁道:“是的,我相信沈大人自有分寸,他在北梁多年又何时疏于谨慎过?而且为了周全,我早已飞鸽传书给他与他商议了一个更好的计划,换言之,其实他这次的作为也是这计划的一部分,今日就是想让长老帮忙再斟酌一下这其中有何不妥或有何可改进之处。”

    清源长老道:“请殿下详说,老臣洗耳恭听。”

    嘉宁将计划详告与清源长老,清源长老听后更为大喜,不断称好:“妙啊,真是妙!先前老臣还担忧沈大人有失,知此计后,顿觉天衣无缝,沈大人果然思虑周全眼观大局,这下就算上官天元怎么怀疑沈大人,我们都占有取胜余地。”

    议完计策,清源长老问:“朱雀好长一些时日没有消息了,不知她如今是何情况?青龙可有来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