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顾己自贪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顾己自贪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荀韶陵恢复正常执政以来,大力整顿朝纲,一心为南征而做准备,然而他是新君执政,朝堂依然有不稳的迹象,如此紧锣密鼓地准备发动南征,自然少不了反对的声音。

    其他大臣劝谏过几次之后就逐渐放弃了,只有沈东来,他坚决反对南征,不顾别人对他的怀疑,每逢朝上讨论南征,他都要向荀韶陵进几句谏言,每次都有新的劝谏的理由,惹得荀韶陵甚是恼火,还让天元长老在他四周安插眼线以证他对北梁有异心,可就是抓不到他的把柄。他除了在朝上公然反对荀韶陵之外就真的没有别的异常动作了。

    今日早朝,荀韶陵与众臣商讨南征时的军饷粮草的安排,沈东来又进言了,“陛下,请容臣一言,今年我北梁连遭大旱,粮食陡减,多地受灾严重,若此时陛下为南征而大肆征粮,必会大伤民利,引发民怨,望陛下三思,暂缓南征……”

    荀韶陵怒火中烧,刚要开口斥责沈东来,忽闻百官中传出一道怒气满满的声音,大声呵责沈东来:“沈大人实在荒谬!我北梁虽今年一年受了旱灾,但国库充实,各地粮仓储粮丰厚,应对灾情绰绰有余,只需善加调配定能抗抵旱灾,且能为南征留有足够的粮饷,何来大伤民利引发民愤之言?沈大人是觉得我北梁朝庭无能所以没法顾民又顾军吗?还是沈大人有心挑乱众臣之心让臣等怯于南征?”

    这刚正凛然的声音来自于三品吏部尚书卫如深。

    沈东来连日的劝谏多次引得龙颜大怒,但他尊为当朝太尉,权倾朝野,朝堂之上还没有敢出声与他辩驳的大臣,连军机首辅司徒连英被荀韶陵问起对沈东来的意见时都是偏向沈东来的,更何况卫如深一个三品吏部尚书乎?然而就是他发声了,就是于此刻,让众臣及荀韶陵都觉得有些新奇。

    卫如深的铿锵之词使荀韶陵颇感欣慰,这朝堂上总算有一人能让他刮目相看了,荀韶陵也不用一人与沈东来僵持了,他觉得甚好,甚好。他先不表态,不发言语,静看堂下两人争辩。

    沈东来被卫如深呛声怒斥弄得一时语塞,不过气势不减,依旧与卫如深针锋相对:“……卫大人竟出此言,实则是考虑不周大意轻心!卫大人不知顾虑大局吗?如今两国若是交战于我北梁会有多大损耗啊!我只是为国力着想!你竟出言不逊!进如此荒唐之言以蒙蔽圣听!”

    卫如深一向耿直,不善阿谀迎奉之事,在此时他更是体现了这一点,将忠心表得淋漓尽致,完全树立起傲视群臣的高洁形象:“沈大人!下官只是想提醒你,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多思多虑有何益处?你说顾全大局,难道陛下身为北梁君王就不知顾及大局吗?在朝堂上下商备南征如火如荼之时,沈大人非要几次三番泼下冷水,沈大人你居心何在啊?你到底是怕我北梁出师不利还是怕南珂被侵?恕下官不得不怀疑沈大人的忠心!”

    “卫大人!你……”

    ……

    卫如深与沈东来朝堂争辩论,让众臣唏嘘,荀韶陵倒是看得尽兴,毕竟难得见到沈东来被朝臣顶撞。他一直和天元长老一样对沈东来颇有怀疑,也可恨朝堂被沈东来掌控已久,今见这种形式,他有些庆幸。最后还是荀韶陵开口劝止他们,他佯怒道:“忠与不忠朕自有分辨!朕只是觉得,这朝堂百官中还有如此耿直的良臣,实属欣慰。战与不战,朕早有定夺,沈爱卿何不省省力气,不要再与朕做口舌之争?朕已下定决心,南征刻不容缓,朕迟早要兵临长安城下,沈爱卿且看着吧!”

    南珂,广仁宫内,宫女木槿进内殿,一脸喜色,步履轻盈,走到瑾贵妃面前,行礼:“娘娘,二皇子殿下来了。”

    瑾贵妃倚在靠塌上,双目微合,稍作小憩,慵慵倦倦,高髻丽容,玉钗挠头金步摇直插云鬓,虽年过四十却肤白若雪嫩如少女,难怪如今后宫她一人独大,所饰所用皆显华贵非常。听此言,她立即抬眼端坐:“还不快让我胤儿进来!”

    话音一落,不待木槿通传,就听到二皇子苏嘉胤爽朗开阔的笑声:“母妃!”

    他大步走进来,高挑韧健,珠冠锦袍,皇子的贵气尽现,向来眉宇间那股淡淡的阴郁之色消散,喜上眉头,浅笑上前,方要施礼,被瑾贵妃扶住,她道:“裕儿,今日母亲见你好似有些不同往日啊,为何如此欣喜?”

    嘉胤笑意加深,示意瑾贵妃屏退左右,瑾贵妃道:“你们先下去吧,本宫要与我皇儿说些体己话。”

    “是。”宫人们附礼退出内殿。嘉胤补了一句:“木槿可留下。”木槿住步,回望嘉胤,与他目光相接,笑道:“是。”

    宫门关合,苏嘉胤与瑾贵妃落座,木槿奉上茶,伺候在一旁。

    苏嘉胤接过木槿奉上的茶,细品一口,对瑾贵妃道:“母妃,今日在朝上,父皇降旨升曹广春曹大人为兵部尚书了!”

    “曹广春?你的岳丈曹广春?”瑾贵妃大喜。

    苏嘉裕连连笑着点头:“是的,正是他!母后是不知,那长孙青云率一干文臣多次反对啊,父皇就是执意要任我岳丈曹广春为兵部尚书,这父皇明明是有意为之,母妃你说这还不可喜吗?更大快人心的是,我听说皇姐还借什么通天祭台之事派细作查过我岳丈,但一无所获啊!皇姐绞尽脑汁想抓他把柄,就是没抓着!”

    瑾贵妃一时不顾仪态,掩嘴欢笑起来,前仰后合地,“怎想还有今日?昭明啊昭明,让她和她那无能的弟弟得意了这么久,也该挫一挫她了!”

    心腹宫女木槿与他们同乐,上前道:“恭喜殿下,恭喜娘娘,得此快事一桩,但请恕奴婢多言一句,纵然欢欣,也请多加小心,隔墙有耳,就怕被罗云门细作听去……”

    木槿的提醒也是合理,瑾贵妃收起了得意的笑,恢复庄重。苏嘉胤眼波一转,落在木槿精巧面孔上,伸手拉住她的手,“还是木槿心思细,考虑甚是周全,此后还得多警醒我才是。”

    木槿作羞涩挣脱状,“殿下吩咐,木槿莫敢不从。”

    苏嘉胤放开她的手,与瑾贵妃说笑:“我早晚得跟母妃要了木槿这丫头,这丫头甚妙啊。”

    瑾贵妃巧笑:“你呀你,要是把木槿许给你了,恐怕你十天半个月都不会来见母亲了吧?还是让木槿在宫里陪母亲,你且等等吧。”

    晚间,苏嘉胤在宫外与曹广春饮宴庆贺完之后,回了他的长明殿。南珂皇宫内,以颐天殿为中轴线,这条中轴线由颐天殿依次推去是御书房、南成帝的寝殿天启殿、皇后寝宫韶华宫,还有昭明殿;颐天殿的西面是众嫔妃的寝殿,东面以东宫为首集聚皇子们的寝宫。南珂先皇后早殡,嘉懿未成年,便一直居于韶华宫,不与众皇子在一处。

    苏嘉胤已年过二十二岁,因南成帝尚未立储,各皇子还不得封王出宫建府,所以成年后依旧居于宫内,趁此夜色路过空置的东宫门前时,他掀开马车围帘看去,看了这么多年,他只在今夜方觉得这东宫并非遥不可及。

    他唇角浅笑,醉意微醺,放下了围帘,进了长明殿。

    宫人扶着他入了寝宫,伺候他歇息,他暂无睡意,欲写信一封给朝中某臣收拢人心。宫人们退去,门尚敞着,他坐在书案前执笔写信。

    忽有寒风一阵吹过,殿门四合,他住了笔,奇怪地抬头环视四周,寝宫内除他之外别无一人。

    一时静寥无声,他方要提笔继续写信,却隐约听到寝殿另一端的书架边似乎有响声,他警惕起来,站起身,轻手轻脚地取下墙上挂的做装饰用的宝剑,轻轻地往书架那边走去。

    书架那边纱幔摇晃,在通明的烛火照映下,锦纱生辉,他眼前一闪,就在那一瞬间,好似有一道人影从纱幔上闪过,他大喊:“谁!”无人应答,他疑是刺客,拔剑挑开了纱幔,却见书架前并无人,他的目光从两侧书架落到地上,定睛一看,图画绮丽的地毯上放着一本较薄的旧书,他明明不记得自己有这样的书。

    苏嘉胤用长剑勾起那本书,看清书封面上赫然写着“账册”二字,他更加生疑,莫名其妙地翻开来看,细读下来,弄懂了这是一本记载了五年前修筑通天祭台时工部在这个工程上的所有银两支出,越往后看他越是惊骇,这哪是一本账册?这明明就是一本他岳丈曹广春贪污巨额公款的罪证!上面的数目一笔一笔,让曹广春死十次都不够还的!在与曹广春结亲之前,他也收了曹广春不少好处,这样看来那些好处也都是来自当年的那笔脏银!

    他脸色煞白,犹如正被人用剑抵着咽喉,重重地喘息几下,把账册紧攥在手中,他急切地搜摸寝殿内帏的每个角落,并不见人,他意欲先毁掉这本账册,快步走出内帏,去寻火烛。

    苏嘉胤慌乱地取下一盏宫灯的灯罩,刚要引烛火烧账册,却一不小心让蜡油烫了一下,手一抖把账册都掉在了地上。

    “哼!”

    一声稍显阴忌的冷笑从背后传来,苏嘉胤猛然转身,神色慌张惊骇的他望见,一个宫女装扮的女子坐在他书案的一角,一手撑在书案上,一手拿着他方才写的书信,冷峭的面容,薄唇一边勾起浅笑,一双凤眼精芒闪现,一点朱砂痣在柳眉间更添明艳,她玩味嘲讽的看着他,尖锐的目光似乎已将他看穿。

    “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本皇子的寝宫!”他大声叱问道。

    她面色不惊,将他的书信拿在手里把玩,眉眼妩媚,做了个嘘声的姿势:“安静点,二皇子殿下。不就一本账册嘛?就把你吓得魂都散了?你这样何堪大用?”

    “这账册是你弄到手的?”苏嘉胤问。

    她道:“是啊,可下了苦功夫了才弄到的呢。”

    苏嘉胤怒视着她:“那你是想用这来威胁本皇子?还是想换什么东西?”

    她只是笑而不语,惹得他恼羞成怒。苏嘉胤暗自思忖,与其受她威胁,不如先下手灭了她的口,之后将账册一毁,不就成了吗?于是他立马起了杀心,刹那间重新拾起宝剑,向她刺去:“你这贱人!”

    她淡然处之,头稍稍一偏就躲过了他刺来的这一剑,他又挥剑从侧边向她的颈项劈去,她一个旋身,轻盈地跃下了书案,他目光中的狠辣到了极致,长剑再向她刺去,只抵她的心口,她却没有后退闪避,而是停于原地由他刺来,然后在他的剑离她近在咫尺之时,她伸出修长的玉指迅捷地夹住剑身将剑立即截停,谁想她窈窕身躯中竟有如此大的气力,让他再刺不动。

    她始终直视他的眼睛,僵持间,她开口道:“储位。我要的是储位,但不是要跟你换,而是要把你送上储位。”

    他更是大惊,怔住了,手腕一僵,她浅笑,手指夹紧了些,一折,他们之间的这把冰冷长剑顷刻间被她折断了,根本不废吹灰之力。

    苏嘉胤有些站不稳,问道:“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她道:“我不是想用那什么账册威胁你,相反的,我帮你扣下了这本账册,让它没有落到罗云门掌门昭明公主手里。我不会害你,我反而会帮助你争得储位,只要我们两人联手,定能击垮你的皇姐昭明公主瓦解罗云门!”

    如此有野心的话他都未曾敢说出口过,这个女子却直接跑到他面前来跟他提出这个意图,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她,难以置信地说道:“你实在荒唐!我为什么要和你结盟?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就凭这个。”她从腰间束带里取出一块龙纹青玉佩举到他面前。

    “父皇的双龙玉佩?你怎么会有?”苏嘉胤一把抢过,拿在手里端详。

    她道:“因为他也是我们的盟友。”

    “什么?你是说……”

    “是的。他是想立你为储。”

    这简直就是他有生以来最大惊喜,如一声春雷劈到他面前:“真的?父皇果真想立我?”

    “三皇子才智不足,四皇子有疾,五皇子年幼,其实陛下一直偏向二皇子你,只是碍于昭明公主和罗云门,不能立马立你而已。所以,今后只要我们一起联手对付他们,清除了这些障碍,储位终归你所有。”

    他不禁大笑,握紧了手中的玉佩,神采飞扬,直视她,“那你呢?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浅薄一笑,目光凛冽,“秦凤歌。”

    “秦凤歌?这是你的名?那你的身份呢?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做这一切?”他追问。

    “我是昭明殿的宫女,我是罗云门的细作,也是和你有一致目标的人。只需记住这些就好了,其他不需再问。”秦凤歌道。

    他道:“好,既然父皇信任你,我也会信任你!”她既不是寻常女子,他就不可等闲视之,故作恭歉,躬身附手一礼:“嘉胤方才多有得罪,姑娘莫怪。今后还需姑娘多多指教。”

    她欣然受之,傲然立于他眼前,回礼,不语其他。

    秦凤歌走了几步,举起一盏较小的烛灯,在那本账册前停下,手一松,烛灯落在账册上,和那本账册一起燃烧。

    他们并肩而立,昂首垂目,睥睨这一片燃烧正烈的猩红色火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