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商山夏木阴寂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商山夏木阴寂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莫离这时也想通了,逐渐明白过来,果然,公主还是相信青龙的,倒是自己被项天歌一激就犯了糊涂,没看清这一连串事故之间的联系。终究还是思维方式的问题,关心则乱,自己在意剑一哥哥的清白,就以一般的人情来判断这件事,而公主不同,她完全是以细作的思维在剖析今夜地牢里的这一连串的情势,非常清楚而无情地从现象看本质。

    嘉宁任项天歌在提审室跪着,她没有离开,而是悄无声息地上了提审台,在堂上坐下,莫离立在一边,疑惑地问了声:“殿下这是在等青龙吗?”

    嘉宁颌首漠然微笑:“就在这里等着他回来吧。”

    莫离道:“若是他今夜不来了呢?”

    嘉宁道:“若是他不来也好,那就算是我南珂保住一位忠臣了,不是吗?”

    莫离明白她的意思,眼里也有了点黯然:“恩。”

    地牢里恢复死寂,项天歌垂首跪在冰冷的刑具边,羞恼中集中注意力听着,没过许久就听到那沉重的脚步声,逐渐靠近,一步又一步,异常缓慢而沉重,仿佛挑了千斤重担,最终停下,然后棋子哗啦啦落了一地的声音传来。

    最后,响起他的声音,低沉压抑的声音有万般的痛惜和无奈。

    “打开牢门……押罪人唐左源到提审室受审!”

    一个时辰之前,唐剑一向唐左源表明了心迹,唐左源别过头去,说道“曜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怎能这样揣测父亲?父亲从未……做过有负南珂的事……”

    他这也许还是在试图挣扎,唐剑一没有放弃一点可能性,继续焦虑地试探:“父亲!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要瞒我!是否在你心里,孩儿早已不是唐家的人了?是否你早已忘了我还是你儿子?”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唐左源最后一道防线也崩溃,顿时老泪纵横,无限感伤:“曜儿……为父没有啊……是为父错了……为父有负南珂,更有负于你……”

    听到他这话,唐剑一心里咯噔一下,他是真的没有心理准备去接受这个结果,现在一切明了,他也只能将这一切继续下去,握住他父亲的胳膊,“父亲,既然如此,那也别无他法了,孩儿不能不管你,你就跟我走吧,孩儿马上救你出去……”

    他起身到牢房的墙角摸索了几下,推动了几格石板,墙上突现一个半人高的密道口。他回身去确认没有守卫注意到这里,就挽起了唐左源的手臂,扶他进密道。

    唐左源跟着长子进入黑漆漆的密道,两人皆无言。其实唐剑一还抱有那一点点幻想,希望唐左源会停住拒绝和他逃走,并告诉他,刚才是他自己想错了,他的父亲还是那个忠君爱国完美无瑕的南珂大将军唐家忠南侯爷,他甚至想安慰自己父亲是有苦衷的,父亲是被迫的……

    举着火把走了长长的一段路,终于见了天光,感受到了逃出生天的自由气息,这长长的一段路,他们潜行在昏暗中,唐剑一实则是在给他机会。

    到了洞口,唐左源突然停住了急促的脚步,干涩的嗓子里挣出一句话:“不,我不能逃……”

    唐剑一以为他悔过了,心里明了了一些:“为何?父亲,再不逃就来不及了!”

    唐左源道:“曜儿,为父想明白了,事已至此,证据确凿了,为父逃了,顶多是苟且偷生,可唐家的百年基业,这世世代代祖祖辈辈的名声都毁在父亲手上了!”

    “那父亲,你认为该怎么办?”

    唐左源强撑着让自己战栗的心镇静下来,思考后,问他:“曜儿,除你之外就无他人知晓这块玉佩的存在了是吗??”

    唐剑一点头:“是的。”

    “那如此想来就简单了……”唐左源说着,攥那白玉佩的手就加重了力气,猛地一掷,他眼见着他戎马生涯中的第一件战利品在岩石上砸了个粉碎。

    “父亲……”唐剑一怔了一下,分明看出唐左源眼中尽是狠绝,心下一沉。

    唐左源将那些碎片埋进石堆里,说着:“这样的话,就没有证据了,我也无需逃了……”

    唐剑一已经心寒彻底,咬了下唇,扶父亲起身,说道:“可是父亲……我也不能确定魏和是不是只找到了这一样证据,不能确定是否有别的证据已经落入了罗云门细作手中……”

    唐左源被他一语惊醒,面上的镇静又荡然无存:“怎会如此!”

    唐剑一解释:“就是因为孩儿还无法确认这一点,故而这么急着救父亲出去啊,也是一时大意了,这可如何是好?”他最后的问题看起来是在问自己,其实也是在引诱唐左源。

    父子俩沉默了半晌,唐左源紧皱着眉头,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紧握住长子的手腕,郑重地靠近他说道:“曜儿,可曾记得你幼时的房间?”

    唐剑一不解,还是点了头:“记得,唐府被封后,罗云门细作还进去搜查过,但因为那间屋子多年未有住人又布置成了……灵堂,所以也没搜出什么……父亲,你问这……”

    “灵堂”这两个字勾起了父子俩的隐痛,不过这时候也顾不得感伤这个了,唐左源道:“那间屋子,自你离开后除父亲之外就无人涉足了,所以……父亲就将那些致命的证物都放在那里面,那块玉佩是父亲与万朝宗往来的信物,不用时就放在那间屋子里,你幼时的玩物箱里,本以为有那些玩物做掩饰不会引起注意,谁想还是被搜出来了……但是其他我与北梁那边往来的重要信件还有一些必须保留的单据,都被我折成小纸片藏于……你的灵牌……的夹层中……”

    此时唐剑一已经分不清到底他的哪句话更让自己凄然了,是“灵牌”呢?还是确有证物呢?他只能问:“父亲,你的意思是?”

    唐左源直视着唐剑一的眼睛,此刻其实他是在将这一生最大的赌注倾付于这个十五年未见的儿子,唐剑一也明白,所以他的眼神中的坚定和驯从都把握地十分完美。唐左源道:“听父亲的,先送父亲重返牢里,接着你就赶快赶去唐府,潜进你的小房间里,把那些证据都毁掉!然后你再去确人别的细作手里没有其他线索和证据,若有,你一定要及时灭口!你的行动一定要隐秘而迅捷,过程中不能留下一点蛛丝马迹!这才是万全之策!”

    听完唐左源这谨慎周密的安排,月光下,唐剑一脸上满是准备破釜沉舟的坚毅神情:“好!还是父亲冷静周全!孩儿这就照办!只是父亲回地牢之后一定要多加小心!”

    唐左源似乎很满意,松了一口气般,拍拍他的肩:“曜儿你放心,父亲可以保全自己,你此去应谨慎才是!”

    好一派父子互相关心叮咛的动人场景,可是这偏偏发生在两个细作之间。

    以防被人在密道里堵截,唐剑一只送唐左源走完了最复杂的那一段路,然后与他在昏暗的密道里相背而走,分道扬镳。

    唐剑一立即赶往了唐府,然而他并未如唐左源所言悄悄潜进去,而是光明正大地拿出罗云门玉牌,让看门的细作放行。在自己出生的这座富贵华府穿梭,沿着那条从中轴线贯穿唐府的河流,从前庭走到了后院,他还能忆起,十五年前,就是在眼前这座小桥上,唐左源问他:“曜儿,准备好了吗?”

    他点头:“准备好了!”

    父亲一声令下:“跳吧。”

    十岁的他就纵身一跃,投进那冰凉的河水中,奋力挣扎,等着人来救他,弟弟在对岸向父亲大喊:“父亲!快救哥哥啊!父亲!”

    而父亲转身离去,又“匆忙慌张”地赶回来,唤来家丁们将奄奄一息的他从从河里捞起来,他很听话,一直憋着气,冰凉刺骨的河水让别人察觉不到他的体温。父亲亲口对人宣称:“小儿已去!”

    父亲亲自给他换上寿衣,将他抱进棺材里,亲手给他封棺,他察觉到四周的人被支开了,才睁开眼,在封棺之前拉了下父亲的手:“父亲,我怕……”

    父亲只问:“还记得父亲让你记住什么吗?”

    他放开了手,直直地躺着:“记得!孩儿一字不敢忘。从今以后,唐曜已死!余生之人,无父无母,无名无姓,无亲无故,无牵无挂,与唐家再无瓜葛!”

    “还有呢?”

    他咬唇,第一次背诵罗云门十六字信言:“国家为上,皇权至尊,忠死罗门,奉命天下!”

    父亲望着他点点头,为他合上了棺木,牢牢钉死,他一直盯着那透气的小洞,直到这棺木被抬进了罗云门。

    这长安城内扬名赫赫的唐府,此时已在细作们的监守下熄灯沉睡,除了凉亭里,魏和广龙等细作挑灯谈论案情,就只有唐真的卧房还亮着灯,从灯影可以看出,他的这个刚及加冠之年的弟弟正焦虑地在房里踱步。

    他去了自己幼时的小房间,推开那蒙灰的门,就着月光看清了自己的“灵位”,照唐左源教的,在那“唐曜”两个字上摩挲推压了几下,那牌位背面的木板就滑了下来,露出那一封封折叠的纸片,破译了上面的暗语,一一审阅,触目惊心。

    地牢里,刚应付完昭明公主的唐左源继续装作气定神闲地下棋,他心里实在还是有些忐忑,毕竟这个赌注实在太大了,然而,当他看到与自己分别不久的长子唐剑一托着一个盒子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面色漠然,冷峻质询的目光直射着自己,他便知道,这场赌注自己终究是输了,愤恨的他一下推翻茶案,棋子洒了一地。

    “打开牢门……押罪人唐左源到提审室受审!”唐剑一说道,他紧捏着手里的盒子,那里面有他从唐左源口中骗出的所有的证据,包括那块真正的白玉玉佩。他强睁着浮肿的双眼,盯着牢房里,声嘶力竭地对自己喊叫着的唐左源。

    “你!你这个逆子!你怎能如此对待你的亲生父亲!枉我唐左源一世谨慎,竟毁在我自己亲生儿子手中!孽障啊!”他发疯地推开拉钳制他的守卫。

    唐剑一向前一步,将其中一份信件举到唐左源面前,痛苦的面容扭曲:“这是你和万朝宗勾结往来的第一封密信,是奉天二年八月收到的!就如同王侍郎招供的那样,你就是在这一年被策反的!而奉天二年十月,你就送我入罗云门!这是为何!你告诉我呀!”他一时情绪也失控,守卫们震惊之余,只能装什么都没听见。

    被他这样一质问,唐左源喉咙被人扼住一般,没了声音,身体瘫倒在墙角。唐剑一的双眼再次被泪水浸润:“你敢告诉我吗!你不敢啊!从小你就教我忠君爱国报效朝庭,别的细作都是被罗云门选定的,只有我是被你主动送进去的!我还引以为傲,对你深信不疑,甘愿听你的话投身罗云门!然而你呢?你把我送进罗云门,只是想给唐家换一条后路!因为有我在罗云门,就算你的奸佞之罪败露,唐家也能免除株连九族之罪!你打的好算盘啊!你伪忠伪善!明面上教我忠君爱国,背地里却勾结敌国窃取军机行卖国之事!你对得起南珂!你对得起圣上吗?你对得起唐家世代先祖吗?”

    他的声声控诉,让唐左源肝肠寸断,回首这一生,他内心愤然悲戚,从墙角撑起来,此时衰败的模样全然没有了多年前那个纵横沙场的大将风骨,对唐剑一怒道:“不!我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你,曜儿,我的确是利用了你,但我唐左源为南珂征战沙场那么多年,自认没有亏欠南珂!更没有亏欠圣上!只是南珂负了我!圣上负了我!我唐家世代为南珂鞠躬尽瘁戍疆征战,可换来的是什么!他南成帝第一年登基,第二年派我唐左源领兵平定边疆,第三年便削了我唐家兵权!交于长孙家那两个稚子之手!还封我一个一品尚书以示慰藉,赐个忠南候爵之位算作可怜!看起来唐家一派风光,可谁会想这其中的得失!你所谓的英明圣上,心胸何其狭隘?心肠何其歹毒?你可知晓!你以为他那皇位是怎么得来的!何其肮脏!他才是最对不起南珂之人!还有那长孙家,一门英豪?可笑!若不是世代与皇家结亲,这长安城内哪有他长孙家的立足之地!那长孙丞相何等野心?谁来戳穿他们的伪善?罗云门那般紧密监视朝堂,这么多年来,引得朝堂动荡人心惶惶,想在南珂做一介好官有多难你可知!还有你效忠的昭明公主,哈哈,一介女流,仗着出身显赫,一朝手握重权凌驾朝野,难道她不就是为了把她的亲弟弟推上皇……”

    “够了!住嘴!”唐剑一已经承受不住,在唐左源的声声血泪中,他这么多年坚守的那些信念近乎崩塌,“就算圣上负了唐家,就算公主负了唐家,就算长孙家负了唐家,就算整个朝庭都负了唐家,那也都不是你背叛南珂的理由!唐家世代在战场上建立功勋,不是为了迎奉那高高在上的掌权者,是为了保家卫国!就算是狠辣如罗云门细作,也都是为国效力,而不仅仅是忠君而已!父亲!你为何不懂!”

    唐剑一说完便不再言语,愣怔在地上的唐左源突然疯狂地仰天大笑,唐剑一垂眸不再看他,转身往提审室走,唐左源被守卫们架着跟在他后面。

    走过几步,唐剑一听见身后唐左源那嘶哑的声音在问自己:“唐曜!你怎能如此?此后唐家世代的荣光就毁于一旦了!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你忘了自己是出身于唐家吗?”

    唐剑一怅然地望向前方那一盏油灯,把热泪都收回:“唐家世代的荣光是被你毁掉的!而且……”

    “唐曜已死,余生之人,无父无母,无名无姓,无亲无故,无牵无挂,与唐家再无瓜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