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涧草山花一刹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涧草山花一刹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晚间,锦葵暗自去了万朝宗,进太极阁求见上官天元。

    荀韶陵一从行宫回到皇宫,便听闻了周锦瑟上吊自尽之事,还未来得及赶到玉棂宫去见她遗容,就有御医禀告言周锦瑟已有身孕,她这一死是一尸两命,荀韶陵震惊悲绝,尔后这双重的噩耗传到魏太后耳中,魏太后差点晕死过去。

    荀韶陵立即命人详查周锦瑟的死因,怎么看她的自杀都实在是太突然太没有道理,直到搜查之人在周锦瑟的寝殿里搜出万朝宗的符令,并且薛承上报周锦瑟上吊的白天上官天元曾擅自进入内宫,他才大概明白了,顿时雷霆大惊,对上官天元失望至极。即使上官天元主动上表向他解释周锦瑟之事的内情,并澄清不是他逼死周锦瑟,也无济于事了,毕竟他也曾是万朝宗之人,他深知万朝宗,亦知上官天元城府之深,况且爱妃之丧龙子之亡确实太过沉重,让他受的打击太大了。

    上官天元也明白,荀韶陵虽然给他的批复是相信他确未逼迫周锦瑟亦无安插细作监视天子之心,但荀韶陵终究是疑他了,只是碍于师徒情分未有道破,这么些天的拒而不见就是证明。在内宫齐鸣哀乐昼夜不息之时,上官天元在太极阁更加内心煎忧不得宁神。

    锦葵此时来求见,上官天元准见,她一进太极阁就在上官天元面前噗通跪下,长拜哭道:“长老,请为我姐姐伸冤,她是被人杀害的!”

    上官天元诧然,他不是没有想过有这个可能,只是未曾料锦葵说得如此肯定:“你怎知道的?有何明证?”

    锦葵回道:“姐姐亡故之前,曾见过阑妃,告知阑妃她已身怀龙子,阑妃后来回到锦绣宫便神色郁郁近乎说得上是悲绝,一度昏迷,就在当晚,锦葵无意间听到她和宫女如意似在跟一个男子说话,待锦葵入寝殿欲撞破他们之时,虽不见那男子身影,可阑妃与如意主仆二人面有泪色,阑妃还瘫坐在地,实在异常,锦葵由此起疑……却未曾想,当夜姐姐就吊死在玉棂宫……长老,姐姐正得皇宠又身怀龙子,何以自杀?锦葵深知姐姐的性格,就算她畏惧万朝宗追责与她,她都断然不会以自杀脱罪的!她向来要强,岂有那般容易妥协?长老,阑妃定然是脱不了干系的!锦葵猜想就是她让人去杀我姐姐,然后弄成我姐姐自杀的样子!她何其歹毒啊!望长老明察!”

    上官天元沉思道:“锦葵,你确定你听到了男声?”

    锦葵泪流满面,咬牙点头:“我确定!”

    “如此看来,阑妃果然有细作之嫌,那与她见面的恐怕是她在宫里的同门,她忌惮锦妃身怀龙子会让她失去陛下的宠爱和亲信,所以让同门去杀害锦妃,并将罪过牵连到万朝宗,一是可以保她地位好让她行细作之事,二是可以挑拨陛下与万朝宗的关系让陛下猜忌于老夫……”

    “是的!”锦葵有些激动,她完全认同上官天元的看法。

    上官天元白眉紧蹙,沉默思量,有些犹豫,道:“可这毕竟只是猜测……你又没有找到明证……”

    锦葵顿然叩拜,语气坚决,道:“长老!锦葵当夜所闻就是明证啊!锦葵敢以性命保证,阑妃定然是南珂奸细!只待锦葵再查,必然会查出证据,揪出她的同谋!”

    上官天元道:“老夫并非不信你之言,只是碍于没有明证,这才是最苦恼的。老夫派你们姐妹二人去监察阑妃,就是早已怀疑她了,可是,证据,证据!没有证据,陛下岂会信?”

    “长老!锦葵必当全力以赴找到证据,但是此一时,我们也不能姑息她啊!”锦葵道。

    上官天元目中显露精芒,微微颌首,道:“哼!老夫绝不会姑息那妖女!”

    他想就算暂时没有明证,但未央的奸细之嫌已经确实了,若是直接去跟荀韶陵说,又恐万朝宗一时查不出什么,落得跟上次查卫如深一样的结果,反而失信圣听。上官天元是一定要对付未央的,于是他有了一个借助外力对付未央的计策。

    上官天元向锦葵交代过后,锦葵就去了鸾凤宫,求见魏太后,并向魏太后袒露自己的出身,她也是出于周家,与周锦瑟是亲生姐妹。她并没有提到这是上官天元的主意,只是声泪俱下地向魏太后诉说周锦瑟的惨死真相,让魏太后知道这确实不是上官天元之过,而是未央谋害,将那晚所闻又向魏太后详言。

    魏太后本就在为周锦瑟之死悲痛欲绝,又见周锦瑟亲妹周锦葵,得知了那般残忍的内情,她震怒万分。作为后宫之主,无论未央是不是南珂细作,她都无法容忍未央有迫害后妃之嫌,更何况周锦瑟还是她的同宗至亲,从此魏太后对未央有了切齿之恨,誓要未央不得安生。

    日暮时分,季长安伏在韶华宫主宫的宫顶,眼前架着他的望远镜,望着一道白影翩跹而至,随着她的靠近,他的眼睛从镜前离开,不再趴着了,坐了起来,握望远镜的手搭在膝盖上,微微侧头笑着,目不转睛地看着落在他面前的嘉宁。

    嘉宁在他旁边坐下,他还是那样看着她,她问:“怎么了?这样看着我?”

    他就是不移开目光,回道:“其实你穿白衣服最美你知道吗?刚才看着你落到我面前,我就想起第一次见你……”他笑笑。

    “……在霏云阁?”嘉宁回忆起那时候的事,有些不好意思。

    季长安知道她想到什么了,对她坏笑,摇摇头:“不是,是在幽州城外,那夜,你追杀荀韶陵的时候,我莫名其妙地穿越过来,摔到你们面前,我还以为你们是在拍戏呢……”

    “又说这些让人听不懂的话了……”嘉宁怪嗔道。

    季长安靠近她一些,继续道:“总之,那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虽然戴着斗笠,但那时我就觉得你好美啊,一身白衣,拿着剑,有点小龙女的味道……”

    嘉宁看看他,故意装凶来掩饰自己的羞涩,修长的的手掌比出一个手刀抵在他脖子上,威胁道:“办正事!若是你查案的本事不及你花言巧语的本事,本公主不用剑也能解决了你。”

    看她这样,季长安倒不怕反而觉得可爱,邪魅挑逗的目光掠过她近在咫尺的容颜,低头吻了下她的手背:“好,办正事。”

    嘉宁手一颤,像被针蛰了一下似的,立即收回了手。季长安伏下身来,继续用望远镜观望长明殿的方向,两人一时都沉默无言,前方落霞如火坠落天际,她风吹发扬,面带柔光。

    过了一晌,或是无聊了,嘉宁低眼看看季长安的侧脸,开口问道:“……那个……小龙女是谁啊?”

    季长安笑出声来,回答道:“杨过的姑姑。”

    “额……杨过是什么人?”

    他答:“小龙女的徒弟。”

    “啊?”嘉宁越听越不懂:“又是姑姑又是徒弟的……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最后确定了答案,道:“他们是情侣。”他就是故意逗她。

    这真是她听说过的最乱的关系,嘉宁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最后只是问:“小龙女很美是吧?”

    季长安抬头瞥她一下,点头:“是啊,她很美……”

    “但她已经有杨过了,你失望了是不是?”嘉宁打趣他。

    季长安噗嗤大笑,“哈哈,对,好失望啊,没机会了嘛,就只好将就将就来找你啦。”

    嘉宁脸色一冷,伸手一推,差点将他推下宫顶。

    两人难得轻松地闹了一通,嘉宁看着旁边的侧殿,不由得又神思凝重起来,问道:“嘉懿怎么样了?他是不是还在怪我?”

    听她这语气,季长安就心疼,“哪有?我已经教训过他了,他知道自己误会了你也特别不好受,只是……他还一直犟着,不想当皇储,希望你能改变主意不要强迫他了……”

    “你也觉得我是在逼他是不是?”嘉宁问,“可我都不知道是谁在逼我……”

    季长安道:“好啦,嘉宁,嘉懿心思单纯,他不愿意参与复杂的斗争,而且在他这个年龄,正是开始有主见的时候,你要是太过强硬,他反倒会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不如慢慢来。我十六岁的时候还吵着不愿意读书整天想着辍学去做一名流浪歌手,结果被我爸拽回来直接送进部队,现在想想我爸的决定的确是对的,但我也不后悔为了自己的那个有些愚蠢的梦想斗争过啊……”他说着,想到嘉宁可能听不懂,就不说自己了,劝道:“你有你的选择,他有他的选择,若是意愿不合,那你也没办法啊。”

    嘉宁听着,摇头,打断他的话:“不,我从来没得选择。”

    季长安的话似乎戳到嘉宁的痛楚了,或让她意识到了什么。他起身望着她,她与他对视道:“的确啊,出身我没得选,前程我也没得选,恐怕到后来嫁人我也没得选……我一出身就是罗云门掌门了,然后就遵守着师父的意愿,母后的意愿,还有舅舅的意愿……当掌门,当细作,帮嘉懿夺嫡,这些都是我生来就必须要做的事,可从来没有人问过我愿不愿意!”嘉宁不觉间有了些崩溃的情绪。

    季长安静静地注视着她,听她倾诉真心话,他问:“那……你愿意吗?”

    嘉宁转头与他目光相接,她道:“我不愿意。”

    “嘉宁……”

    原来这才是她的真心,原来她一直不快乐。

    季长安张开臂弯揽她入怀,他问:“那你真正愿意拥有的是什么样的人生?”

    靠在他的肩上,她内心沉静下来,多了许多柔情:“其实……我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幻想的,以前就想过,如果不生在皇家,我愿意当民间的一个寻常女子,哪怕为过日子而奔忙着也是安稳……然后嫁一个如意郎君……”她说着不觉地浅笑起来。

    他觉得这是他听过的她说的最真实的话,也是最动听的话,他没想到,嘉宁也是有小女子的心怀的,如此质朴真实。他笑着问:“然后呢?”

    可能此时的心情和气氛的确是太温柔了,让她有了更多沉醉的情愫,她埋下脸,入迷地微笑,道:“然后,开一家店铺,最好是在江南,开个茶铺或开个酒馆,跟卓文君一样,做个当垆卖酒的老板娘也不错……”

    她望向残阳如血的前方,似在憧憬什么,季长安看到她的眼睛在发亮,美得不可方物。她低吟道:“如果不是生在皇家,我应该可以过这样的日子吧,如果不生在皇家……”

    长空下的一片宫宇金顶映射着霞光,这座她母后长孙皇后生前所居的宫殿投入她眼中,她的话语突然顿住,似乎一惊,推开了季长安,有些自责地自言自语:“我在说什么呢?我怎么能说这样的话?简直妄想,我竟然想不生在皇家,我可是公主……”

    季长安心中唏嘘,面具下的剑眉蹙起,“嘉宁,向往自由不是罪,你又何必自苦?”

    “不……”嘉宁转头躲避季长安的眼睛,她强迫自己清醒起来:“我不能这样,我怎么能这样?竟然想逃避?我是绝对不能逃避的!”

    他们两人都沉默了,各自坐着,嘉宁又恢复了目光含冰面色如水的自持模样,季长安看了她一会儿,也无奈地转过头去,继续用望远镜探看长明殿。

    他打破沉默,转移话题问:“你透给秦凤歌什么假情报?”

    嘉宁低眼,回道:“我让莫离透给她,谭老先生那日来昭明殿给我留了一封手书,写的是朝中受教于他的大臣名单,而且他已经跟这些大臣联系好了,他们都愿意助嘉懿……此刻,秦凤歌应该已经把这封手书偷到手了……”

    “哦?她比你想的还更快呢……”季长安在望远镜里看到了秦凤歌的身影。

    “她已经得手了?”嘉宁拿过望远镜,架在自己眼前观望起来,她也看到了,长明殿的后墙宫道上,秦凤歌快步行进,与迎面而来的宫人们分开,等宫人们走远,四周彻底无人之时,她立即起身一跃从后墙翻了进去。

    嘉宁移开望远镜,还给季长安,目露寒光:“她果然有鬼。”

    季长安有些得意地说:“怎么样吧?我就说她是你二皇弟派到你身边的吧?”

    嘉宁轻笑点头,看向他:“好,你是对的。”

    季长安自嘲道:“能被昭明公主殿下肯定一次也真是不容易啊。”

    嘉宁起身,“或许你一直是对的。”她踏在韶华宫的主宫宫脊上,往前走着,离他而去,季长安坐在原处,看着她走到宫脊的另一端,轻盈的身影停留在凤凰雕饰上,回过了身,与他对视,笑颜明动,而眸色清冷,微微抬开双臂,水袖在风中摆动,如同一只白色蛱蝶,她就那样看着他笑,然后往后仰倒,瞬间坠了下去。

    季长安大惊,叫着:“嘉宁!”他心都跳到嗓子眼了,一时间跟傻了一样,连忙跑到那一端去往下望,却见嘉宁安然无恙地立在平地上,昂首对他一笑,有些调皮,他心顿时放了下来,长吁一口气。

    他也下去了,追上了嘉宁:“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就那样跳楼了呢……”

    嘉宁道:“我怎会那么想不开?捉弄你罢了,你刚才那一声叫可是惊动了全韶华宫的人啊,至于吗?”

    季长安无奈地指指她:“啊啊,嘉宁你也学坏了奥?”

    “那又怎样?你不是老说让我有点幽默感不要老板着张脸吗?”嘉宁道。

    他们两人一转头,看到面前已经站了一群宫人,季长安的那一声叫惊动了他们,他们出来一看,却看到他们的公主殿下……霎时间,他们都愣了,慌慌张张地跪下行礼。

    嘉宁让他们平身,尔后,看了眼侧殿紧闭的门,对韶华宫的主管太监陈公公吩咐道:“开门,放五殿下出来,惩戒结束了,恢复他自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