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未肯告君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未肯告君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撑在玉案上,凝望着她,一双含笑的眼睛闪动柔光。她与他对视,道:“把手从我头上拿开。”虽然是命令的语气,似是嫌弃,实则只是羞怯。

    季长安吐了下舌,把手指从她紧蹙不展的眉间移开,还不老实地在她侧脸上滑了一下,才放下来。

    嘉宁心潮稍有漾动,扭头不与他对视,而柳眉已然舒展,面有桃色,微微垂首道:“我说把手从我头上拿开不是说放到我手上……”

    季长安“收回来”的那只手就大大方方地覆在她的手背上,听她此言还不放开,反而将她的手握住拉到面前,吻了下她的手背,挑逗她对她眨眨眼,她没有挣脱。

    他们就这样说了一些话,季长安把她哄笑了,嘉宁的心情好不容易才不似先前那般阴郁,这也是他们之间好难得的轻松时刻。

    季长安说他重返罗云门见清源长老的事,清源长老知道了当日长明殿发生的事,又知是嘉宁同意他回去的,却说他不是很愿意再收季长安入罗云门,长老还道:“或许当初公主殿下是对的,你就是不适合当细作,都怪老夫执念了一回。”

    当时季长安问:“为什么?我怎么不适合当细作了?我身手好,我智商高,我反应快,我……”

    他将这些话复述给嘉宁听的时候,嘉宁露出了与清源长老听过之后一样的无语表情,打断他道:“你能不能把这一大串自夸的话省略了直接告诉我长老是怎么回答你的?”

    季长安意犹未尽一般,最后道:“长老叹气说,因为我心里有牵挂,所以我是成不了一个优秀的细作的。”

    嘉宁疑惑道:“长老所言也对,当细作要心狠要无所顾忌,这是必需的……可长老说你有牵挂,你有何牵挂?”

    “这还用问吗?”季长安握住她的双手,上身靠近她,在她耳边坏笑着柔声道:“你呗。”

    嘉宁心头一颤,上身往后仰拉开和他的距离,怪嗔道:“你又在调戏我!”

    季长安却正色道:“反正无论如何,嘉宁,我心里都是有你的,无论别人怎么看你怎么对你,无论你在什么处境,我的心意不变。或许我一直用游戏人间的态度面对这个对我来说很陌生的世界,可是我能认真地说,你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的牵挂。”

    “嘉宁,无论前途如何,我都是你的选择之一,你永远不要怕没有后路,因为有我。”

    季长安离开昭明殿时,莫离刚好进来见嘉宁,两人在门口擦肩而过,季长安对莫离眨眨眼,莫离瞪他一眼,却并不惊讶他在此出现。

    莫离看到嘉宁神情温和似有喜色,心中稍安,给嘉宁行完礼。

    嘉宁起身望着莫离,深吸一口气,道:“莫离,有什么坏消息你就直管告诉我吧,不用怕我承受不住而先让他来哄我开心。”

    “殿下……”莫离回头瞥了眼季长安远去的背影,“是他告诉殿下的?”

    嘉宁道:“不,我有感觉的。”

    “说吧,是什么事?”嘉宁问道。

    莫离看着嘉宁,向前进了一步,低头说道:“殿下,今日早间莫离去给师父请安时,听师父说,有细作得到情报,称……谭老先生在自杀的当天总共单独见过三个人,一个是五殿下,一个是殿下你……”

    “还有一个是谁?”嘉宁隐隐不安,听莫离此言,就是害怕自己心底的猜测会成真。

    莫离回道:“在来昭明殿见殿下之前,谭老先生去见了……陛下……”

    果然啊,又是一大噩耗,这一切终于还是往她最不愿意去想的方向发展了。

    嘉宁如鲠在喉,不能言语,失神了半晌:“怎么会……”

    莫离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话说完:“当日陛下赏赐了谭老先生一壶美酒。”

    她的言下之意,敏锐的嘉宁立即领会,但她怎么能这么轻易接受:“只是赏了一壶酒,这也没什么啊,谭老先生好琼浆,父皇赏一壶酒以作恩赐,这又有何不妥?”

    莫离上前握住嘉宁有些颤抖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可是,殿下,谭老先生就是喝那壶酒才身亡的。”

    即使嘉宁已经不罚嘉懿禁足思过了,在这些日子里,嘉懿依旧不曾踏出宫门,他现在太需要一个人静静,毕竟有那么多迷茫的事情,有那么多不愿接受的事情。

    这天,许久不见的长乐进宫了,来韶华宫找他,是为了给他送一封信,是沈画音给他的信,很短的信,寥寥几句话。

    她在信中写道:“嘉懿哥哥,虽然不甘心,但我也无可奈何只能选择放弃了。长安不好玩,我要走了,我想到外面去游历,见识见识我南珂的大好河山,若你愿意同行,今夜三更之时南城门外见。”

    嘉懿阅完愕然,“她要走?”

    长乐道:“她已经准备好一切了,就等你跟她走。”

    嘉懿的心被这封信猛然一击,他只是觉得突然,觉得更加迷茫,不知如何应答,但他很明白,他不愿意失去画音。

    长乐看他这样,就知道他还有所顾及,劝道:“反正你又不想当储君,不想蹚争储这趟浑水,何不就此离开呢?跟画音去走天涯,远离长安的是是非非,过潇洒的日子。”少年的心思总是这么美好,经不住豪情浪漫的引诱,习惯性地把一切往最美好的境界想。

    嘉懿心底是有这种冲动的,他未尝不想远离这一切长安纷扰?“可是,皇姐……皇姐若是知道,定会生气的,会让皇姐很伤心的……”

    长乐也顾念着这一点,拍了下他的肩,道:“反正我就只跟你说一点,画音可是下定决心了,她下定决心的事就不会回头了,你若是不跟她走,今后就再无缘与她见面了,你可想好了,是要留在这皇宫内做困在牢笼里的小皇子,还是跟心上人远走天涯做一回自由人,都取决于你。而且,你怕皇姐伤心,就不怕画音伤心吗?”

    “皇姐终会原谅你的,但画音就不会了。”

    嘉懿的目光环视了一遍这宫苑深深,想着画音,心一横,便道:“好!我跟画音走!”

    暮色低垂之时,出宫祭天狩猎之后,南成帝的御驾回宫,在进圣崇门之前,昭明殿的莫离就得了消息,立即告知嘉宁,嘉宁即可赶往圣崇门,欲出面迎接南成帝。

    出昭明殿前,莫离恰好收到北边来的唐剑一常例回报。在路上,嘉宁问道:“青龙的回报上说什么了?有什么变故吗?”

    莫离低声回道:“没有什么变故,青龙只是禀告了一些那边的情况,说沈大人与卫大人配合得很好,基本上把北梁朝堂分裂成我们愿意看到的局面了,朱雀在后宫也很得势,虽然魏太后因为周锦瑟之事对她似有猜疑,还有上官天元也对她处处提防,但荀韶陵盛宠犹在。更可喜的是,上官天元与荀韶陵明显生了嫌隙了,荀韶陵不再似从前那般对上官天元言听计从,两人已经开始互相提防,就连身边护卫展英也被荀韶陵调走了,看来荀韶陵是容不得身边有万朝宗之人了。”

    嘉宁浅笑了一下,道:“恩,很好。”

    莫离由衷道:“可,诶,虽知是我们的人在步步推动,但还是觉得这师徒二人分裂得似乎太快了些,二十多年的师徒啊,上官天元还为荀韶陵以性命作保,如今却弄成这样,他们的同盟关系是不是太脆弱了?”

    嘉宁目视前方,道:“有何奇怪的?二十多年的师徒又怎样?若是荀韶陵没有登帝位,那他们二人定然永远同心同德牢不可分,但一朝及帝位,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同了,万朝宗行的是督君监政之职,在一定程度上与帝位是对立的,万朝宗的权越大皇权就越受威胁,荀韶陵以为万朝宗开始监察他了,他又怎能不忌惮?故而在君王身边埋眼线是细作机构与君王相容的大忌,我们偏偏让上官天元犯了这个大忌,他们之间怎能不生嫌隙?”

    嘉宁后来的话莫离就没有听进去多少,她垂头沉默了片刻,待嘉宁语音落下之,她抬头望了嘉宁一眼,眼中满是顿悟后的惊异,滞愣地开口:“殿下……罗云门行的也是督君监政之职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