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几时开眼复联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几时开眼复联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江月楼那一夜的故事,远远没有结束,最大的秘密,始终在顾清宁心里。

    关于两个女子,君瞳和扶苏。

    还有她的幼弟顾清风。

    ……

    那一晚,江月楼内高朋满座人影交错,扶苏重新出现在她面前,小别一场,重逢更欢欣。扶苏不用说话,顾清宁就知道她很高兴,那双眸子,含笑又带刺,让人爱恨不能。

    扶苏不再作丫鬟的装扮,也不是当初山中小女儿的素朴模样,梳髻别钗,长裙及地,通身的穿戴都精致讲究,并不逊于满堂的名门闺秀。

    顾清宁看着这样的她,伸手摸了摸她耳上溢彩流光小巧玲珑的流苏耳饰,道:“看来钟离把你照顾得很好,如此我便放心了。”

    扶苏笑笑点头,无声随她前行。她作为长姐,代弟弟照应来客,巡过满堂,一位位宾客招呼过去,最后是这晚的主角——在楼上等她许久的君瞳。

    未等到她上去,君瞳先自己出了雅间,于廊道上慢行,仔细地寻着她最想见到的宁姐姐,也顺便瞧瞧江月楼的热闹场面,她始终印象深刻,这是她们初遇当日来过的地方,最奇妙的江月楼。

    至今她都记得,那天的每一个温暖的细节,两人在马车上说的话,顾清宁那日的音容笑貌装扮风姿,那日她喝醉后靠在顾清宁肩上哭诉心事的感觉……

    若没有那一日,就不会有她的今日,若没有当初误打误撞的初遇,哪能结下这一场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尘缘?

    走上三楼,踏上楼梯,顾清宁便与小郡主正面相遇。

    娉娉袅袅,身姿妙曼,步态端庄,微笑转星眸,娇颜月华羞,那一晚,与她再遇的君瞳也很美。

    看到这个她很喜欢的姑娘她未来的弟妹,顾清宁满心欢喜,迈快步子走向她,两人同时伸出手与对方握在一起。

    “宁姐姐……”

    好听的声音,天真含情的眼眸,这是个可爱的女子,难怪人喜欢。

    顾清宁携着她的手,两人一同俯视楼下,顾清宁扬手,笑道:“满堂贵宾为你而来,恭喜,我的君瞳……”

    君瞳看着楼上楼下锦衣华服的人**汇簇拥,好不风光热闹,“可我只为一人而嫁……”

    顾清宁勾勾她的鼻尖,喜道:“当然,我都快等不及看你和清风拜堂成亲的那天了,你们一对佳偶天成,太美好……”

    君瞳转面看了下别处,目光游走一圈,看到楼梯口又走上来一人,是跟在顾清宁后面上来的扶苏。

    她看着扶苏,表情忽然滞住,似乎有些惊愕。

    顾清宁察觉到她的异常,但没多想,只将扶苏拉近,跟她道:“怎么了君瞳?不认得了?这原是我们府上的扶苏啊,今日来赴你的喜宴,特意装扮了一番,都美得认不出来了是不是?”

    “扶苏?”君瞳低下头,念着:“怪不得看起来眼熟……”

    扶苏不能说话,但听力是极好的,一捕捉到她口中的“眼熟”字眼,察觉她的不对劲,就有了警觉,往后挪了挪。

    穿上束腰罗裙宽袖曲裾梳上高髻的扶苏,从远处走来时,像极了一个人,在她眼里极为难忘的一个映象……

    看着她走来,渐渐靠近,那个映象就渐渐清晰,终于在脑海中成形,放大……

    人的直觉多么可怕。

    无言一晌,再抬头时,她眼中已含泪光,不再温柔可爱,只是难以置信和悲痛,不自控地往后退,看着顾清宁,看着扶苏,说着:“像,太像了……那天,我没看清她的脸,但是我还记得……她穿着这样的裙子,你的裙子也是这样……”

    “君瞳,你说什么?你记得什么?”顾清宁紧张起来。

    她咬唇,瞪着扶苏:“去年的雪天,出现在祈元寺的……原来真不是我的幻觉……那是真的,真的出现过……那个人不是宁姐姐你,却分明穿着你的衣服,并与你那般相似……”

    顾清宁霎时心惊失色,拉住她的胳膊,摇头:“不不,君瞳你记错了,不是我,也不是她……”

    君瞳依旧在往后退,好像是在逃避什么可怕的东西,偏偏那就是不可逃避的真相。

    瞧着她眼中坚定的恨意,顾清宁已然失措,扶苏还保留一丝镇定,怕君瞳当场失控,就先出手把顾清宁和君瞳推进旁边无人的雅间里。

    被她一推拉,君瞳更难平静,挣脱着,泄愤地打扶苏,愈加激动,“你放开我!你不准碰我……”

    幸好马上就进了屋子,没被人发现,门一关上,扶苏哪还有耐心,君瞳有恨意,她心中也难忍,一脱手直接把君瞳推倒在地上,刻意用冰冷阴狠的目光恐吓她。

    君瞳重重地摔倒,吃疼一声,眼泪砸地。顾清宁被扶苏粗暴的动作吓到,一时紧张,惊慌地推开扶苏,连忙去护君瞳。

    被她狠狠一推,扶苏是没有摔倒,冰冷的目光中却闪过一丝伤痛。

    顾清宁扑到君瞳身边,去扶她,揽住她的肩,安抚快要失控的她:“君瞳,有没有摔疼?你不要害怕,我不想伤害你的,我们不会伤害你。”

    “不想伤害我?”她的声音都变得尖锐,从未有过的样子,“她假扮成你,诱我入雪中,害我摔倒,害我失去了我的孩子……这不算伤害?我都不敢想,宁姐姐,你是不是也……”

    在她的控诉中,顾清宁已经认识到,再掩饰再躲避都没用了。她转眼看向一脸冷漠的扶苏,又回眸正对君瞳痛恨的双眸,道:“是,是我,我一开始就知道,因为那就我的阴谋,你不用怪扶苏,她是受令于我才那样做的。至于我为什么……你知道的,那时候你是卢远泽的妻,是我必然会恨的人……”

    顾清宁的坦白再次将她彻底击溃,一丝幻想也不留,她坐在地上,放声哭喊,那一刻只想所有的痛与恨都有个发泄处。

    但被顾清宁捂住了嘴,强势制止她所有的宣泄控诉。

    此时此刻,顾清宁有很多想说的,想跟她说对不起,想再解释掩饰,可她的嘴却也像被封住了一样,她什么也说不出,只这样跟她坐在一起,四目相对,一起痛哭流泪。

    控诉,痛恨,痛苦,都没了意义,只需要一个出口,让这一切都结束。

    顾清宁终于又开口,说出话,半真半假,却都是心声:“我恨你,嫉妒你,我想狠狠地伤害你……害你堕胎……那是我做过的最痛悔的决定,我那时候是被恨迷了心,我不想你跟他有孩子……可是后来一切都变得不同,我没有办法再恨你讨厌你……让你受那么大的伤害,我一直很内疚,我真的不想的……君瞳你能相信我吗?你能理解我吗?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用以后的日子好好补偿你?”

    君瞳的眼泪打湿了她的手背,目光还是直直地对着她,眼中的尖锐一点点退去,最后用痛恨的目光瞪了她一眼,一下很不留情地咬住了她捂着自己嘴的手掌,仿佛将所有被抑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咬得越狠,哭得越狠。

    很痛,出血了,而她没有挣脱。

    许久之后,君瞳稍微松了点力道,顾清宁用另一只手圈住她,跟她拥抱在一起……

    扶苏在她们相拥时,无声而去。

    那一晚,她们一起待了很久,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们深深地了解对方,她们有相似的遭遇,有分解不开的情意。

    后来顾清宁还要忙于招待宾客,要先出去,走之前给她整理云鬓,温柔道:“你和清风成亲,就是新的开始,我们就忘掉那些过去好不好?”

    君瞳点头。

    “清风才是你最好的归宿,君瞳,好好跟他在一起,好好爱我的弟弟。”

    君瞳点头,接着道出心意,“其实……无论你对我做过什么……我都没法恨你,我都会原谅你的。因为……我爱你……”

    对着她真诚又迷眩的双目,顾清宁心头猛地一颤。

    君瞳投入她怀中,“宁姐姐,真的,我没有办法放下你,无论是在我为人妻,还是要嫁于他人的时候,我心里都只有你……我这一生从未自己选择过什么,是你让我知道真正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所以我选择为你留在长安,选择靠近你,选择去离你最近的地方……”

    幡然领悟,这一切的真相,和她的用意。

    顾清宁惊诧地推开她,又心疼地握住她的肩,坚定道:“不,如果你不是真心想嫁给清风的话,你不能跟他成亲!你不能这样对清风,君瞳你清醒点,我们不能对不起清风!”

    “我不会对不起他,我会好好做他的妻子的,宁姐姐你相信我……”

    顾清宁恐慌地摇头:“不!我不能让你们成亲!”

    顾清宁跑了出去,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先将眼前的事收场,一夜虚假地应付过去。

    那夜是顾清风送君瞳回王府的,当晚他也喝得很醉,本想送完她就顺道回府歇息,最后却被她留下。

    日后,顾清宁想劝君瞳取消婚事,也来不及了。

    就在结亲宴的第二日,君瞳亲口跟她说:“我与清风已有夫妻之实。”

    谁在毁谁?

    谁伤害了谁?

    情不知所起,更不知所已。

    恨与爱都能致疯。

    无限的疯狂在心底滋长,没有出路,没有解药……

    地狱人间,谁能分得清楚?

    荒诞即人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