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长日惟消一局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长日惟消一局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弦歌是谁?”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终于醒来,听见何珞珂突然向他问了这么一句。

    他一时不知人世几许,只是耳边听到这个名字时,心中痛楚仍清晰。

    何珞珂双肘撑在榻沿上,托着下巴,期待地看着他,不是为他的苏醒高兴,而是充满迫不及待的好奇,一双笑眼灵动,追问道:“弦歌是哪家的姑娘啊?让你这么惦记?昏迷时都一直喊这个名字?是哪家的大美人?跟我说说啊?”

    他虚弱无力,感觉身体还是有些麻木,口干舌燥,无心多想,无心多看,心上放那一个人就让此时的他难以承受了,转身侧躺,像小孩一样蜷着身子,目光涣散而落寞:“她……她是江月楼江家的小姐……是我的家人……”

    她眼中的精芒机灵多变,怀疑地打量他的神情:“只是家人?我才不信!我敢打赌你一定很喜欢她……是青梅竹马?还是一见钟情?哦,对了,我听说过,这江家小姐可是长安城内第一大美人,就算毁容了都有多少男子对她痴心不改,难怪你对她这么着迷……”

    她自顾自嘀咕着,显得有些莫名的絮叨,明明不是爱扯闲篇的性子,这会儿却逮到这个话题说个不停,非揪着这不放似的,又好像是在用笨拙的方法试探着什么……

    顾清桓环顾一周这陌生的屋子,嗅到床头的药香,枕边还放了一个别致的香囊,散发出特别的味道,似乎有安神的作用,这气味让他听着她的聒噪都不觉得烦,躺正了,闭眼,接了她的话茬:“她很好,她很美,可她终将成为别人的妻……”

    何珞珂的碎碎念在那一刻戛然而止了,他合着眼帘故而没能看到,那一瞬间,她眼中的星芒都陨落殆尽,一闪而过的失望,是因为,她试出了自己既知的答案。

    一转眼,又是大大咧咧一脸豪气的模样,竟重重地捶了下他的肩,撂下话:“诶呦!不是还没成亲嘛?你个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再试试嘛?躺在这哀叹像话吗?这样,只要你答应我不再追究我给你喝梨酒的事,我就去帮你抢亲怎么样?江家小姐大婚之日,我让你顾大人抱得美人归啊!”

    顾清桓被她吓到了,顿时睁大了眼睛,“抢亲?”

    而她满是理所当然英勇无畏,一手撑着膝盖,一手拍着榻沿,太过用力还把自己拍疼了,强硬道:“是啊!就抢亲!看上人家就去抢,才不让给别人呢!就是这么有脾气!你也拿出点男子汉气概出来啊!”

    “那要是,我抢了,她都不肯跟我走呢?”

    她答:“那就把她忘掉,忘得干干净净的!”

    看她说着这些,顾清桓笑了。

    喜欢了,就不放过,看中了,就去抢,伤心了,就统统忘掉。

    若世间的事真能如此简单纯粹就好了。

    他自嘲地笑着,甚至笑出了声来,后来愈发止不住,笑得有些没心没肺的癫狂……

    很久没有这样开怀地笑一次了。

    他玩笑自娱,边笑边念着:“好,好,抢,抢,就去抢一回亲……”

    她看他笑得莫名其妙,沉默地看着他,愈渐不想言语了。

    顾清桓笑过之后,使力撑起半边身子想靠坐起来,她小心地扶了一把,尔后收回手,继续坐在榻边,低头绞着手,皱着眉头,不知何所思忆。

    他问:“我昏迷了多久?”

    她回:“三个时辰,天都快亮了……”

    他问:“这是哪里?”

    她回:“我家……将军府,客房。”

    他问:“为什么不直接送我回顾府?”

    她回:“我不知道顾府在哪儿。”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