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八十八章:百变千化无穷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十八章:百变千化无穷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莫离在掐丝金炉内添上一些舒神檀香,轻推向嘉宁。她一只手肘撑在玉案上,轻如浮云的金丝飘纱从她如雪的皓腕上滑下,指尖撑着紧蹙的眉心**着,些许烦忧的神色流露于外,嗅到檀香之气,眉间才舒展一些。

    莫离呈上一杯雨前香茶,“殿下可好些了?这一路车马颠簸,夜里又休息不好,难免会有些头疼……”

    她接过,微抿一口:“这幽州千里奔波已不是头一回了……”这一路劳顿倒是不伤她心神,只是早先一回宫就去拜见南成帝,南成帝为唐左源之事动怒,让她烦神的是,她一时竟无法摸清南成帝言辞闪烁间,到底是为唐左源不忠而动气还是在气罗云门未有请旨就将朝庭一品官员一等军候入狱,可唐左源通敌卖国之罪尚未坐实,他又何至于大动肝火?罗云门行使督君监政之权启动清朝令彻查官员亦是常事,他这次又为何如此介意?

    她放下薄胎骨瓷茶杯,望了望昭明殿外的一树繁花,多日不见这宫内景致都好似陌生许多,自己的心境也好像变化了些。“收到回报了吗?”

    莫离回道:“收到了,断后的细作回报,确有一男子沿北梁到南珂的商路打探千方若的行踪,好像不锲不舍地,快接近长安了……”

    嘉宁眼波一横:“为何不阻拦?”

    莫离回禀:“阻拦了,细作们多次设阻,都被他逃开了,没有吓退他,他反而追得更紧。”

    “拦一个人都拦不住?断后的是黑鹰吧?让他以后别自称是清源长老门徒了,罗云门可丢不起这个脸。”嘉宁有点怒气。

    莫离知嘉宁心中不快,“是,殿下,黑鹰办事不力应受处分。但是殿下……要不就让莫离去把那个人杀了吧!”

    嘉宁却不语了,看了下莫离愤怒的神情:“这事,以后我自有定论。你但要记得,这世上从未有过千方若这个人……”

    “莫离明白!”莫离拜首领命,眼眸间杀气未消,“殿下夙夜未寝,要不传流苏进殿来伺候殿下上塌稍眛?”

    嘉宁摇摇头,“不了,早间外面风光正好,我想去湖心亭坐坐,待会儿嘉懿定要来请安的,长乐或是也要来,莫离你若不累,不如陪我一起去?”

    莫离眼眸中波光瞬间变得柔和,扬起笑脸:“莫离遵命!”

    御河之水四面环绕湖心亭,清风微拂,一片水光潋滟,春暖之时昭明殿内一片芳菲,却无杂艳之色,嘉宁不爱姹紫嫣红的俗媚,昭明殿里一个季节只许开一种颜色,暖春是山樱的白中带粉飘飞满庭满院,夏日是一池睡荷浮在无穷碧色之上,深秋便有环殿而植的白色扶桑迎秋风吐艳,寒冬白雪飘飞中一树血色腊梅在殿前傲然**如殿中美人之唇……

    流苏已率众宫女在亭内石桌上铺好了真丝锦缎,掸好了石凳上的棉绒坐垫,桌上摆放着各色茶点,一杯清茶香烟袅袅。较之其他宫里的宫人,昭明殿里流苏等宫女是无不深感庆幸的,因为闲,真的很闲,一宫之主很少居住宫内,一直行踪不定的,不知她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隔十天半月不会被使唤一下是她们的常态,倒也全都不敢懈怠,平时殿里殿外都要打理好,公主回来了,更得十倍小心地伺候着。

    远远望见嘉宁上桥向湖心亭走来,流苏就率众宫女在亭边跪下,一位眉心有一点红痣的宫女动作滞慢了些,直身望着嘉宁,一时间毫不避讳,目光微寒,稍有隐忍之色。流苏连忙拽了下她的裙角,轻声喝道:“凤歌,还不跪下!新来的就是不懂规矩……”凤歌收回目光,显露歉疚,装作慌张地垂首跪下,众人齐唤:“恭迎昭明公主殿下!”

    嘉宁在亭内坐定,身后的莫离扫了眼桌面,回头问宫女:“为何没有翡翠酥?还不赶快去端些来!”宫女连忙去了。

    嘉宁笑道:“你呀你就惦记着长乐的这点喜好,简直比照顾我还上心,若你只是个寻常宫女啊,我直接把你指给长孙府算了。”

    莫离脸红了:“殿下尽打趣莫离了,莫离哪配被指丞相府啊……”

    宫女们不在身旁,嘉宁直道:“太尉千金都不配?舅舅哪有那么高的心气?”

    她们笑言几语间,宫门外就传来一阵乱糟糟的吵闹声,一个少女的声音尤为尖锐跟谁针尖对麦芒似的,越靠近这声音就越小了,只是长乐的声音愈加叫嚣着:“真是蛮不讲理!我倒要皇姐来给我评评理!竟然两人欺我一个……”

    长乐率先跑进来,气得脸红红的,没注意嘉宁在湖心亭,直往殿里跑,叫着:“皇姐!皇姐!嘉懿重色轻友!嘉懿不学好了!”

    看他这样,嘉宁和莫离都噗嗤一笑,莫离唤了一声:“长乐公子!殿下在这儿呢!”

    长乐这才住了足,望见莫离,面生一丝喜色,但还是很气恼的样子,也不绕路了,直接一个踮步飞身越过河水落在亭内,拉着张脸给嘉宁行礼,目光扫了下莫离。莫离望向桥那头,嘉懿正和一个青衫少女缓步走来,看清那少女的面容,莫离有了些难言之色。

    嘉宁也看到了,余光扫了莫离一眼,转而笑问长乐:“哟,真是难得看你有这一副恼火之色,这是怎么了?谁胆子这么大敢在长安小霸王头上动土?”

    长乐气得拍了下石桌:“就是有人敢啊!皇姐,你都不知道长乐这些天受了多少气!那可恶的沈画音竟然将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凤尾锦鲤给烤了吃了!那可是我为莫离姐姐生辰准备的!”

    听长乐这样说,莫离心中无限欢喜,有点羞涩道:“凤尾锦鲤……莫离那次也只是一说罢了,本是稀罕之物……长乐公子如此挂心,是莫离之幸……知道公子还为莫离寻得,莫离就已经十分欢喜了,比收到任何礼物还开心……公子毋须动气……”

    “可是!莫离姐姐!”长乐还愤怒地叫着,被嘉懿打断:“长乐,你莫要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对画音姑娘无礼在先,明知凤尾锦鲤是珍宝不好好藏着偏偏放在池塘里,游到宜兰园去了,被画音姑娘钓到烤了吃了,你又岂能怪人家?”

    “皇姐你听,这还是嘉懿嘛?”长乐不服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