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八十章:莫将鼎足笑英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十章:莫将鼎足笑英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空幽的天际传来铃声,三下,顿一下,再响一声,随之而来的是天罗地网插翅难逃,罗云铃为谁而响,就是在送谁归西。

    听到这铃声,王侍郎眼睛里没了一丝光彩直直地望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双腿笔直咚地跪地,拜倒伏地,连害怕颤抖都忘了,只剩下绝望。整个庭院已经被包围,几道黑影从周围急速闪来,架住了王侍郎以防他自杀。

    同时整齐恢弘的声音铺天盖地地响起:“恭迎昭明公主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道白色身影划破夜色,飞天而来,款款落在众人对面的假山上,居高临下俯瞰众生。莫离落到她旁边,躬身双手接过她解下的蒙面白纱。她勾唇一笑:“王大人让本公主好找啊。怎么样?本公主扮杀手还能入王大人的眼吧?”

    “饶命啊公主!殿下!微臣有罪!罪臣该死!但求殿下放过罪臣家眷吧!他们是无辜的!罪臣妻女对罪臣所犯之事一无所知啊!殿下,饶命……”王侍郎惊恐地涕泗横流,他的小女儿投过来抱住他,在他怀里哭,却被人生生拉开。

    嘉宁冷漠地看着这一切,这种场面与她已是司空见惯,“王大人何须求我?你知道罗云门要什么,你的妻女是死是活就看你招还是不招了。”

    唐剑一对王侍郎说:“王大人,你也知道,暗助敌国细作窃取军机,你所犯的可是诛九族之罪,要是招出事情原委及上级细作,按照罗云门的规矩还能换你妻女一条活路,殿下这是在帮你啊,大人难道这点眼力见都没有吗?”

    王侍郎连连跪拜:“谢殿下圣恩,谢殿下圣恩,可是,可……罪臣不能说啊……”

    不需嘉宁一个眼色,莫离就跃下去,擒住了王大人仅有五岁的女儿,冰冷的剑架在她脖子上,“王大人,若再犹豫,你的小女儿就要先行一步了,看这粉雕玉琢的小脸,这眼睛多大多亮啊,还在叫大人你救她呢,大人你听不到嘛?多惹人怜啊。”

    王大人再看了小女儿一眼,闭上了眼睛,想咬舌自尽,却被唐剑一一手夹住了脸,嘴闭都闭不起来,在他招供之前求死都不能。

    “王大人真是心狠啊,竟想弃妻女而去,别妄想了,就算你死不招供,本公主也会让你最后一个死,你好歹是一家之主,本公主怎能不让你目送妻女归西?”她抬了下眼,另一个细作的剑架在了王夫人脖子上,她接着说:“本公主没有耐心了,亲自为你数五下,五下数完若你还不招出究竟谁是你的上级细作,你的妻女都会在你眼前毙命。”

    “一”

    夫人和女儿哭着求自己:“爹!爹!救莲莲啊!”“相公相公!救救我!招了吧!招了呀!”

    “二”

    自己虽为南珂奸臣,却是北梁忠臣,如此招供就是出卖万朝宗,出卖万朝宗就是出卖北梁……

    “三”

    招还是不招?一边是对家国的忠诚,一边是妻女的性命。

    “四”

    “爹!莲莲不想死!爹救我!”

    嘉宁的“五”还没有说出口,王侍郎目眦尽裂,厉声喊出:“唐左源!”

    声音一落,细作的剑落,同时唐剑一叫了起来:“你说什么!”

    莫离也很激动,揪住了他的领口,“你不要胡说!胡乱招供你的妻女也是活不成!堂堂兵部尚书忠南候爷唐大人怎会通敌卖国!你明明是在胡说!”

    嘉宁看了眼唐剑一,唐剑一让自己镇静下来,挡了下莫离,在王侍郎之前说:“如实招供!”

    王大人跪在地上说:“罪臣没有撒谎!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罪臣胡说何益?唐左源在奉天二年便被北梁先皇策反,成了万朝宗的细作,万朝宗将罪臣安排在他手下助他为北梁效力,当北梁先皇驾崩,新皇必须回国登基之时,刚好南珂圣上要调整边防将边关军力部署图调到兵部军机堂,唐左源收到万朝宗命令,故派罪臣将万朝宗细作引入兵部,杀了罗云门护送边关军力部署图的罗云门守卫,进军机堂的令牌非罪臣所窃,是唐左源亲手给罪臣的!罪臣句句属实啊!”

    莫离气得拔剑刺向王侍郎,嘉宁叫住她:“莫离,勿躁!”

    莫离不甘地住手退下:“殿下千万不能相信这奸人所言啊!唐侯爷不会背叛南珂的!剑一哥哥你说啊!你告诉公主啊!”

    王侍郎仰天悲恸,“公主殿下,罪臣句句属实,已到如此地步,若殿下不信罪臣的供词,罪臣也无话可说,只望殿下承公主之尊,守诺放过罪臣妻儿!”

    唐剑一有点出神,没有抓住王侍郎,他一说完话瞬间向假山撞去,在嘉宁脚下头破血流,眼睛还瞪得很大,他的妻女疯狂哭喊起来,声音颇为刺耳。

    一个黑衣人过去探了下王侍郎的呼吸和脉搏,向嘉宁回禀:“禀告公主,他已气绝身亡。”

    嘉宁招了招手,细作们将王侍郎的尸体及他的妻女带走了,众人退去,只剩下她还有莫离及唐剑一。她从假山上飞下来,问道:“青龙,方才王侍郎之言你也听到了,你怎么看?”

    “父亲……”唐剑一按捺住激动,改口:“唐侯爷不会背叛南珂的!”

    唐家是长安城内仅次于长孙家的名门,兵部尚书唐左源曾是南珂的天威将军,在战场上立下战功无数,不但有一品官职还有一等忠南候的爵位。这些是众所周知的,传言他的长子十岁那年落水夭折,不为人知的是他的长子没有夭折而是被选入罗云门,由清源长老一手调教,长大后成了罗云门四刹之一,谓号青龙,有罗云门第一探子的称号,化名唐祺以宫廷禁卫军副将的身份潜伏在北梁多年,为罗云门搜集提供情报,也就是唐剑一。

    嘉宁说:“事关唐侯爷,没有进一步的证据,仅有王侍郎的供词也不可全信,还是要调查后才有定论。”

    唐剑一跪地拜首:“殿下所言甚是。若是殿下信任青龙,青龙愿安排好幽州事宜,重返长安,亲自启动罗云门清朝令,亲自审查兵部尚书唐左源!”

    清朝令是罗云门肃清朝堂调查可疑官员的程序,也是所有南珂官员最畏惧的三个字。

    莫离抢说:“怎能如此?这样对你岂不太残忍了!殿下!白虎自愿请命启动清朝令……”

    唐剑一坚定地打断她:“白虎难道是担心青龙会徇私?殿下!国家为上,皇权至尊,忠死罗门,奉命天下!青龙是罗云门的细作,罗云门十六字信言是刻在青龙骨血之中的,青龙生死不敢忘!青龙愿亲自启动清朝令审查兵部尚书唐左源!请公主殿下准许!请罗云门掌门准许!”他句句激昂,字字掷地有声。这就是一个罗云门细作的风骨。

    嘉宁说道:“青龙唐剑一听令!本公主命你及早交接幽州任务,暂返长安城,启动清朝令,审查兵部尚书唐左源,不得有误!”

    唐剑一再拜首:“青龙遵命!”

    嘉宁和莫离回霏云阁,在路上,嘉宁问:“季长安呢?”

    莫离呶呶嘴:“被我打晕了,丢在大街上。”

    嘉宁说:“哦。他不会起疑吧。”

    莫离回道:“不会的。”

    她又问嘉宁:“殿下,王侍郎之事已解决,我们何时启程返回长安?”

    嘉宁想了一下:“再过一日吧……还得杀一个人……”

    莫离说道:“是季长安吗?莫离可以立刻去解决他!”

    嘉宁望了望地上剑影,“不用,我想亲自来。”

    莫离心里暗叹了一声,摇摇头,不作声。

    早上,街上已经有人走动了,躺在地上的季长安被人声吵醒,他睁开眼睛,揉揉酸疼的脖子,糊里糊涂地起身来,惺忪的眼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