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七十九章:正在推枰敛手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九章:正在推枰敛手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北梁凤鸾宫,魏太后宴请各位刚入宫的新妃,在那些妃子一面谄媚地讨好魏太后,一面自作聪明地打探皇上在哪儿的时候,未央只是安静地坐在一旁,摆弄茶具,为魏太后奉上一杯她最爱喝的碧螺春,自然是最讨魏太后欢心。

    魏太后喝着茶,说道:“皇上不但要忙国事还要执掌万朝宗,行踪成谜也无需奇怪,你们啊别像朝堂上那群老顽固一样大惊小怪了,他是皇上,皇上不是那么好当的,哪能光在皇宫里享福啊?皇上勤政才是好事……”

    “太后娘娘说得极是,皇上自然要以国政为重。臣妾定与众姐妹安居后宫,侍奉太后娘娘。”未央说道。

    魏太后很欣慰,吩咐乐师换曲,埋怨了一句听这些曲子都听厌了,未央主动请旨为太后弹奏一曲,她的琴艺精妙,曲谱新奇,一曲如天籁,众人听得如痴如醉。

    殿门被轻轻推开,走进来一个人,待她琴音停歇,他不禁拍了两下手,屋子里的人都看向他。他顿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连忙下跪:“卑职参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万福金安,卑职参见众位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卑职有罪,因听到殿内天籁之音,贸然闯进来实在无礼,请太后娘娘降罪!”

    魏太后望着堂下人,笑说:“方才阑昭仪的琴音真是绝妙,哀家都听得如痴如醉,子陵你向来是音痴,这一时失礼哀家恕你无罪,起身吧。”

    荀韶陵起身,望了未央一眼,“谢太后娘娘圣恩。”

    未央也看了他一眼,心里诸多疑惑。

    魏太后一脸仁慈,对众妃说:“这位是皇上的近侍,也是后宫的守卫,吴子陵吴大人,吴大人音律造诣极高,尤其擅长吹埙,也是位知音人。”她看看未央又看看荀韶陵,心中十分舒畅,心想荀韶陵若不是变了模样肯定与阑昭仪十分相配,一对璧人。

    未央用余光打量荀韶陵,怎么想怎么奇怪,他只是个侍卫而已,再怎么出神也不应冒冒然走进太后宫殿,那一副坦然的模样哪像是平常的宫人?又听魏太后介绍他名叫吴子陵,瞬间心中一惊,隐约有了大胆猜测。

    魏太后说:“阑昭仪之琴艺真是出神入化,哀家想若是阑昭仪的琴与吴大人的埙和鸣定然是世间一绝,不知哀家可有这个耳福啊?”

    未央起身回礼:“太后娘娘盛赞了,能为太后娘娘演奏是臣妾的福分,只是不知吴大人可愿赐教一二?”

    荀韶陵笑道,拜礼:“娘娘过谦了。卑职刚好将埙带在身上,愿为太后娘娘奏曲,献丑了。敢问娘娘愿奏哪一曲?”

    未央说:“大人的意思呢?若要琴埙合奏……”

    “《同生曲》为最佳!”他们几乎是同时说出这句话,这种默契在他们之间油然而生。

    他们互相点头微笑致意,开始奏鸣,琴音清幽,埙音醇厚,徐徐绕梁,她抚琴浅笑,善莱的明眸欲语还休,他转向别处的眼里全是掩藏不住的疼惜。

    她看着他,感觉复杂,心潮暗涌,想到那日嘉宁对自己诉说:“……他为少年奇才,最善埙音,化名为吴子陵,作我宫廷乐师,想来真是可恨……当年的国宴上,我还曾与他双埙和鸣,一首《同生曲》……”

    阑姑望见门口进来一人,连忙乐滋滋地迎过去:“诶呦喂,这不是周公子嘛,好久没来了啊,我们家春蓉可想你了!”她柔若无骨的手舞着手绢蹭着周公子的胳膊,往下一滑,以手绢掩盖着接过他手里的一个纸团,把他迎进去之后,她就左扭右扭地跑上楼,敲嘉宁的门:“方若,方若啊,我的好姑娘,该出来招待客人了!”

    莫离开门让阑姑进去,她将纸团塞给莫离,语气立马变了:“贵客出现了,叫你家大小姐办事儿!”

    莫离白了她一眼,“阑姑,我劝你呀说话还是客气点。”

    阑姑不屑地甩头走了,心想自己管着罗云门在北梁设的最大的暗点霏云阁,还需对两个小丫头片子客气?

    嘉宁上楼后,莫离低声告诉她:“已经查到王侍郎的藏身之处了,我们的人会把他引出有万朝宗保护的庭院,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动手。”

    “杀了他有什么意思,要撬开他的嘴才是关键。”她笑。

    莫离想了想:“殿下说得对,那殿下有何好计策?”

    嘉宁说:“若是我以飞羽公子的身份去找他,你觉得他会认为是南边的人要杀他还是北边的人要杀他呢?”

    莫离笑道:“自然是南边的人,他上一层的细作自然在南珂有更高的地位,他如今出逃,那人定然知道罗云门已在到处抓捕他,也定会想若是他落在罗云门手里把自己供出来那自己的权位和性命都会不保,找个杀手去杀他灭了口自然也算是省事。但是若他不信呢?”

    “殿下,为保万全,莫离还有一个锦上添花之计。”

    “说。”

    莫离说了之后,嘉宁沉默了一晌,才说:“的确是个上计,这样还能套出他妻女所在,不怕他不如实招供了,但是有必要让青龙出手吗?”

    莫离回道:“青龙熟知万朝宗的暗语,反正他明日要来禀报朱雀的情况,他出手也稳妥些。”

    嘉宁说:“那好,你去安排吧。”

    “……朱雀入主锦绣宫,据眼线回报,朱雀事事稳妥,所有新进宫的秀女中只有她被封为昭仪,魏太后最为疼爱朱雀。然而,荀韶陵却一直不曾露面,后宫之中都找不到他的踪影,奇怪的是安延殿灯火夜夜长亮,奏折日日照常批阅,万朝宗的事务也一切如常,我们唯一可以入手的就是探访安延殿,屡次尝试却都不得究竟……”唐剑一在嘉宁面前俯首禀报。

    嘉宁说:“传命下去,切不可急躁行事,荀韶陵的行踪我自有把握,其他细作可放松对安延殿的监视以防露出马脚。你还是得尽快与朱雀接面,好好辅助她完成任务,待你和朱雀相见就把查荀韶陵踪迹的事交给她吧。”

    唐剑一拜首:“谨遵殿下之命。”

    此刻为二更未到之时,满城灯火渐歇,不远处的霏云阁歌舞依稀能够听闻,他们立于一处高楼之顶,莫离装扮如常,唐剑一黑布蒙面,嘉宁长发绾成男子束冠,一身白衣,多穿了几层衣服身形近似玉树临风的男子,眉毛画粗为剑眉,看起来颇有英气,他们俯瞰下面的城池,空寂的街道上有了急促的脚步声。

    嘉宁笑了一下,说道:“猎物已出穴,狩猎开始。”她戴上了白纱,“莫离你去吧。”

    莫离跃下屋顶,飞速地朝霏云阁方向前行,唐剑一在屋顶上待命,嘉宁从另一边飞下屋顶,长剑出鞘,一道白光划过夜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