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七十章:对人须且强推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章:对人须且强推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纱帐里的人呜咽一声,艰难地回道:“正是……呜呜,沈大人,我悔之晚矣!”

    沈东来又气又惊地跺脚,对他压着声音厉声道:“诶呀!你呀你!我几次三番劝你收敛爱惜体面,你却不听!如今可好!竟弄成这样!司徒大人啊司徒大人!你可是当朝军机首辅位列三公啊!平生朝堂无差错,怎么就这个坏毛病就是改不了呢!你真是让我如何说你是好啊!”

    沈东来性情至真的一顿训斥,让司徒连英更难自容,他连声悲喘,“是啊,沈大人,我自作自受啊!这一生无措,谁想到老了来个晚节不保!”

    沈东来也剧烈喘息,似乎是在稳住自己的情绪,不顾其他,前一步,关切郑重地说道:“司徒大人,这事一定得压下,司徒家和你的名誉可千万不能毁啊!如今陛下南征在即,我虽有异议,但也奈何不得陛下旨意只能尽力辅之不敢懈怠,而你更是军机首辅,有执掌内外军事之大任,如此关头,你是陛下与朝中百官的仰仗啊,你必须得尽早治好恶疾,重归朝堂,以助陛下成大业!你且放心,这事我一定会为你保密,并为你寻求名医送到你府里为你全力医治,太医院的几位老太医医术高明也与你相熟啊,如果你不好出面,就由我去请太医过府为你诊治怎么样?”

    司徒连英听沈东来此言感怀至深,眼泪横流,又悔又哀,病痛的折磨也让他痛苦不堪,他道:“沈大人待我诚心至此,不枉你我相交一场,但沈大人……其实,我已经请名医诊断过了,就算是当世名医都对我此病束手无策啊……只说我这病是由脏病恶化而成,如今已伤至肾脏肺腑……已无力回天!我时日无多了!”

    “啊!”沈东来闻言悲痛万分惊骇万分地跌坐在椅子,倏忽间涕泪已下,声音至哀:“司徒大人!如此突然,你就让我听闻这天大的噩耗!你若先辞于世,弃北梁社稷何顾啊?我北梁岂不要失一朝庭柱石!我沈东来也痛失一挚友啊!”

    两相悲绝间,司徒连英道:“我愧对先皇愧对陛下愧对北梁啊……何谈什么朝庭柱石?就一下作自毁之人罢了!真正的朝庭柱石是沈大人你啊……我一直对沈大人最为心折……也知道,我本是一尚书,若不是,当年覃文若去世,丞相之职空悬无人能任……于是先皇让本是总揽北梁军政的太尉大人你兼领丞相之职……又忌惮你本为南珂之臣怕你掌权太重……故而才升我为军机首辅,分走你一大半军务大权……不然我何德何能位列三公啊?如今,大战在即,我又时日无多……我今日已书给陛下,自呈罪责坦白丑行辞去官职,并且向陛下力推沈大人你总揽军政……此后大任又全在沈大人身了……请沈大人全力助陛下南征……保北梁强盛安定……也算是了我夙愿为我赎罪了……沈大人,可好”

    “司徒大人,你高看沈东来了!我岂能担如此重任?在这关头,司徒大人怎忍心弃世而去?”沈东来掩面泪流,悲痛欲绝。

    “沈大人虽来自南珂……却尽心为我北梁朝庭出力……这些年的政绩有目共睹……更助先皇三次南征,先皇南征不力,都是你全力保救力挽狂澜……这种功绩何人能比?”

    沈东来连连摇头哀叹,虽然司徒连英看不见,他的摇头确实真诚,闻司徒此言,他心里不由得自嘲,“的确,若不是我“全力保救力挽狂澜”,北梁先皇的南征早就成功了,这种“功绩”是无人能比啊。”

    “陛下念我辅政多年定会为我留几分颜面……不会将我的丑行公布于众……而万朝宗律法严明,我触犯了有辱官员德行的大罪……万朝宗必不会轻饶我……纵使我死了,也恐陛下会借别的名目惩治司徒家,则我家人不宁啊……今日请沈大人前来,就是想拜托沈大人,在陛下降罪我司徒家的时候,为司徒家求个情……以免司徒家因我一个腌臜之人而招致重创……”他气息愈加低微,每一个字都吐得很艰难。

    沈东来郑重向他起誓要力保司徒家,他放心了,交代了这最后一件事,他安心等死。

    沈东来动情诉说劝慰良久,才不舍地离开,说要时常来探望他,司徒连英颇为感怀。

    他走出了这间卧房,管家关了门,他驻足回望,双眼泪湿,沧桑半世的面容尽是悲哀,似乎还能听见司徒连英艰难的喘息声,声声痛心,他合眼一叹,沉沉地转身,往前走去。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司徒连英与他相交十五年有余,向来对他信任有加,时日将尽之时还为他书力保托以夙愿。其实,司徒连英本没必要这样的,稍微自私一些,他不用书荀韶陵,只托病在家等待终日,司徒家的人定能为他保住秘密掩盖丑行,就算突然病逝,他的名誉也没有被毁之风险,司徒家也没有后顾之忧,但是他偏偏自呈罪责并将权位想让,他想做到对君主坦诚对朝庭负责,他以为沈东来是在他死后最堪托以重任的人,所以他甘冒风险自赎罪过为朝庭尽最后一分力,可见一片赤心。

    可,司徒连英啊司徒连英,你考虑周全甘于牺牲,却是所托非人啊。

    若你我生于一国,必能为一生挚交,只可惜……

    车轮辘辘驶出南城,这天子脚下,都城风貌,贵胄云集,物宝天华,一路繁荣盛景,一派盛世太平,谁能于此间笑看云诡风谲?

    马车驶至幽州城最热闹的长生街,沈东来让马夫停下来,下了车,道:“你等先回府吧,我想自己走走。”

    马夫见他从司徒府出来就神色郁郁,料想他是在为得病的同僚伤怀想自己在街散散心,也不敢多言什么,遵命,驾车回府。

    沈东来一人在街走着,路过了霏云阁,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二楼的众美女间忙着揽客的阑姑刚好看到了他,与他目光相交一瞬,淡然浅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