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六十九章:局中敌对神仙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九章:局中敌对神仙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苏嘉裕怒视着她:“那你是想用这来威胁本皇子?还是想换什么东西?”

    她只是笑而不语,惹得他恼羞成怒。苏嘉裕暗自思忖,与其受她威胁,不如先下手灭了她的口,之后将账册一毁,不就成了吗?于是他立马起了杀心,刹那间重新拾起宝剑,向她刺去:“你这贱人!”

    她淡然处之,头稍稍一偏就躲过了他刺来的这一剑,他又挥剑从侧边向她的颈项劈去,她一个旋身,轻盈地跃下了书案,他目光中的狠辣到了极致,长剑再向她刺去,只抵她的心口,她却没有后退闪避,而是停于原地由他刺来,然后在他的剑离她近在咫尺之时,她伸出修长的玉指迅捷地夹住剑身将剑立即截停,谁想她窈窕身躯中竟有如此大的气力,让他再刺不动。

    她始终直视他的眼睛,僵持间,她开口道:“储位。我要的是储位,但不是要跟你换,而是要把你送上储位。”

    他更是大惊,怔住了,手腕一僵,她浅笑,手指夹紧了些,一折,他们之间的这把冰冷长剑顷刻间被她折断了,根本不废吹灰之力。

    苏嘉裕有些站不稳,问道:“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她道:“我不是想用那什么账册威胁你,相反的,我帮你扣下了这本账册,让它没有落到罗云门掌门昭明公主手里。我不会害你,我反而会帮助你争得储位,只要我们两人联手,定能击垮你的皇姐昭明公主瓦解罗云门!”

    如此有野心的话他都未曾敢说出口过,这个女子却直接跑到他面前来跟他提出这个意图,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她,难以置信地说道:“你实在荒唐!我为什么要和你结盟?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就凭这个。”她从腰间束带里取出一块龙纹青玉佩举到他面前。

    “父皇的双龙玉佩?你怎么会有?”苏嘉裕一把抢过,拿在手里端详。

    她道:“因为他也是我们的盟友。”

    “什么?你是说……”

    “是的。他是想立你为储。”

    这简直就是他有生以来最大惊喜,如一声春雷劈到他面前:“真的?父皇果真想立我?”

    “三皇子才智不足,四皇子有疾,五皇子年幼,其实陛下一直偏向二皇子你,只是碍于昭明公主和罗云门,不能立马立你而已。所以,今后只要我们一起联手对付他们,清除了这些障碍,储位终归你所有。”

    他不禁大笑,握紧了手中的玉佩,神采飞扬,直视她,“那你呢?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浅薄一笑,目光凛冽,“秦凤歌。”

    “秦凤歌?这是你的名?那你的身份呢?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做这一切?”他追问。

    “我是昭明殿的宫女,我是罗云门的细作,也是和你有一致目标的人。只需记住这些就好了,其他不需再问。”秦凤歌道。

    他道:“好,既然父皇信任你,我也会信任你!”她既不是寻常女子,他就不可等闲视之,故作恭歉,躬身附手一礼:“嘉裕方才多有得罪,姑娘莫怪。今后还需姑娘多多指教。”

    她欣然受之,傲然立于他眼前,回礼,不语其他。

    秦凤歌走了几步,举起一盏较小的烛灯,在那本账册前停下,手一松,烛灯落在账册上,和那本账册一起燃烧。

    他们并肩而立,昂首垂目,睥睨这一片燃烧正烈的猩红色火焰……

    ……

    幽州城南,一座巍峨华府前驶来一驾锦棚马车,马夫挽住缰绳悠悠停下,先下了车,尔后撩起布帘向车中人道:“大人,司徒府已到。”

    车内的人正襟而坐,眉眼稍垂,冷静而深沉,似在思量何事,闻马夫言便抬头,换了副神色,稍显急虑,起身出了锦棚,下了马车。

    他脚刚一落地,司徒府的大门内旋即有一人匆匆迎出来。司徒府的管家上前行礼,一脸忧色,道:“太尉大人,快请入内,我家大人已经等候太尉大人多时了。”

    沈东来与之一同走入府中,道:“今日朝中事忙,回到府里才见司徒大人的信笺,这就连忙赶来了,我也是甚为司徒大人担忧啊,管家,你家大人到底所患何症?前些日子还神丰体健的人怎会突然病重至此?”

    管家连连哀叹,颇有难言之色,道:“太尉大人请恕在下不能擅议主人病况,待大人一见便知了。”

    沈东来眉头紧锁步履急促,不加追问了,只跟管家入了后院,绕过几条画廊,便见一间别院,院内全无军机首辅府中前院的奢华精美,连下人都不见几个,还有两个家丁在别院门前把守。

    他疑惑地问:“你家大人身体抱恙,为何还搬进如此简朴的别院侧室?”

    管家见都已到门前了,反正他将知晓明白了,就不多加搪塞了,回道:“主院人多,会对我家大人的病情有所干扰,别院清静,也可保证我家大人的病况不外传。”

    沈东来更为惊惑,还欲问,管家已经打开了卧房房门,请他进去,他转而踏进这一间充满药味的房舍,进去一看,屋子里陈设简单,有一张雕花木床在房间一端放着,床上纱帐四合,隐约可见里面躺着的人身形,不曾间断的痛苦低吟声传出,床旁生着暖炉热着气味奇异的汤药。

    沈东来欲走近些,与军机首辅大臣司徒连英道礼问候,管家拦了下他,道:“请大人就在此处说话吧,不便上前……”

    沈东来就在停在原地,担忧地伸头探望床上的人。管家提高音量通报道:“大人,太尉大人已经来了。”

    纱帘后传出剧烈的**声,艰涩沙哑的声音道:“好,管家你先退下吧,我要与沈大人单独说话。”管家退出去,门关上。

    “沈大人……恕在下抱病在身不能见礼……”

    沈东来一脸焦急,上前了几步,道:“司徒大人怎会突然病得如此厉害呢?几日前我见大人多日没有上朝就派人来问候过,大人不是说只是微恙吗?”

    司徒连英喘了几下之后就变得气息微弱,哀叹了两声,回道:“诶,劳沈大人挂心,我并非有意隐瞒,只为这病实在难以启齿,今请沈大人前来,就欲向大人坦白好将大事相托,请大人答应,一定要为在下保密,否则我司徒家几代清誉都要毁于我一人啊!”

    沈东来道:“我与司徒大人是十几年的交情了,当年我转投北梁若不是有司徒大人保荐,我怎能受先皇重用?何来今日身家?司徒大人怎能不知我心?既司徒大人话已至此,我定当为大人保密尽全力顾大人周全!”

    “好。我就对沈大人明言吧……诶,你我相交多年,你也深知我这人最不好的一个恶性就是贪恋女色……纵情声色犬马,闲时眠花宿柳……现在想来实在惭愧,身为朝庭大臣却不知检点自身,反而自毁愈深,享受一时得过且过,直到……直到这……”他越说越说不下去了,这羞惭之言字字痛悔。

    沈东来却越来越明白了,也越听越惊讶了,“啊!莫非司徒大人你得的……是……是脏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