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六十五章:有时逢敌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十五章:有时逢敌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跪满了六个时辰之后,已是第二天的黎明时分,季长安和秦凤歌先出了端思堂,只余项天歌一人在端思壁前跪着。

    季长安膝盖疼得很,连路都没法好好走,可他没有再像之前一样骂骂咧咧抱怨不断,这时他仿佛完全没有了气力,疲惫地在鉴天阁前的阶梯上坐下。

    他后面的秦凤歌,看他神情低落,坐到了他旁边,和他一同望着前方灰蒙蒙的天际间那一道微弱的天光。

    他缓缓开口:“诶,孙主簿死了……”

    秦凤歌看看他,若有所思:“肯定是他做贼心虚了呗,所以一知道我们在查他,就自尽了。你就为他的死惋惜啊?未免太多愁善感了些。”

    “你的话未免太牵强了些。”他的语气骤变,不再是哀叹,而是直接且冰冷。

    她心里颤抖了一下,稳住心气,装作不解他的意思:“怎么牵强了?他不是畏罪自杀又会是怎样?”

    他转头直视她:“如果是有人想他死呢?如果是有人不但毁了证物还想灭人证的口呢?”

    “你什么意思?”她的脸色也冷了下来,隐隐察觉到了他的怀疑:“他明明就是畏罪自杀,哪是被别人灭口啊?而且有什么证物?我们明明没找到什么证物啊。”

    近距离的,季长安凝视着她,用目光审量她削瘦伶俐的面孔,“真的没有找到吗?”他凑近她,直接将手伸向她的腰部,秦凤歌一愣双眼直瞪着他,他冷笑一下,说:“就是在这里,那个时候,我抱住你的时候,碰到了你腰,那时候就感觉硬邦邦的,不大对劲……”

    她强做镇定,心一横,把他伸过来的手一按,让他的手掌紧贴自己的纤纤细腰,和他四目相对:“你说这里?这里有什么呀?你摸到了吗?”

    季长安把手抽开甩掉她的手,说道:“你真以为我傻啊?现在肯定是没有了,你肯定将东西销毁了呀。可是我那个时候的感觉是不会错的,你先搜的书房,一定是搜到了什么,然后在他家的卧房里,我想再去搜一遍,而你就那么刚好地绊了一下,惊醒了孙主簿,你轻功那么好,心思那么细致,怎么就在那时候绊倒了呢?”

    “荒谬!我失手了不行吗?我一时不慎又有什么的?这就可疑了?你未免也太多疑了吧?竟然怀疑到自己人身上!真是岂有此理!”她怒道。

    季长安道:“你不是失手,你是得手了!所以孙主簿死了!要不是他知道了什么?他何至于因为我们的搜查而自杀?我们真的没找到证物的话,他完全没必要自杀的!自己人?罗云门不是要怀疑一切的吗?排除了一切有可能性的,那看似最不可能的就是最可能的。我就是怀疑你,我没有揪住你的证据不能举报你,但是,以后,我会盯着你的。我有一种直觉,你留在罗云门肯定有某种意图。”

    荀韶陵恢复正常执政以来,大力整顿朝纲,一心为南征而做准备,然而他是新君执政,朝堂依然有不稳的迹象,如此紧锣密鼓地准备发动南征,自然少不了反对的声音。

    其他大臣劝谏过几次之后就逐渐放弃了,只有沈东来,他坚决反对南征,不顾别人对他的怀疑,每逢朝上讨论南征,他都要向荀韶陵进几句谏言,每次都有新的劝谏的理由,惹得荀韶陵甚是恼火,还让天元长老在他四周安插眼线以证他对北梁有异心,可就是抓不到他的把柄。他除了在朝上公然反对荀韶陵之外就真的没有别的异常动作了。

    今日早朝,荀韶陵与众臣商讨南征时的军饷粮草的安排,沈东来又进言了,“陛下,请容臣一言,今年我北梁连遭大旱,粮食陡减,多地受灾严重,若此时陛下为南征而大肆征粮,必会大伤民利,引发民怨,望陛下三思,暂缓南征……”

    荀韶陵怒火中烧,刚要开口斥责沈东来,忽闻百官中传出一道怒气满满的声音,大声呵责沈东来:“沈大人实在荒谬!我北梁虽今年一年受了旱灾,但国库充实,各地粮仓储粮丰厚,应对灾情绰绰有余,只需善加调配定能抗抵旱灾,且能为南征留有足够的粮饷,何来大伤民利引发民愤之言?沈大人是觉得我北梁朝庭无能所以没法顾民又顾军吗?还是沈大人有心挑乱众臣之心让臣等怯于南征?”

    这刚正凛然的声音来自于三品吏部尚书卫如深。

    沈东来连日的劝谏多次引得龙颜大怒,但他尊为当朝太尉,权倾朝野,朝堂之上还没有敢出声与他辩驳的大臣,连军机首辅司徒连英被荀韶陵问起对沈东来的意见时都是偏向沈东来的,更何况卫如深一个三品吏部尚书乎?然而就是他发声了,就是于此刻,让众臣及荀韶陵都觉得有些新奇。

    卫如深的铿锵之词使荀韶陵颇感欣慰,这朝堂上总算有一人能让他刮目相看了,荀韶陵也不用一人与沈东来僵持了,他觉得甚好,甚好。他先不表态,不发言语,静看堂下两人争辩。

    沈东来被卫如深呛声怒斥弄得一时语塞,不过气势不减,依旧与卫如深针锋相对:“……卫大人竟出此言,实则是考虑不周大意轻心!卫大人不知顾虑大局吗?如今两国若是交战于我北梁会有多大损耗啊!我只是为国力着想!你竟出言不逊!进如此荒唐之言以蒙蔽圣听!”

    卫如深一向耿直,不善阿谀迎奉之事,在此时他更是体现了这一点,将忠心表得淋漓尽致,完全树立起傲视群臣的高洁形象:“沈大人!下官只是想提醒你,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多思多虑有何益处?你说顾全大局,难道陛下身为北梁君王就不知顾及大局吗?在朝堂上下商备南征如火如荼之时,沈大人非要几次三番泼下冷水,沈大人你居心何在啊?你到底是怕我北梁出师不利还是怕南珂被侵?恕下官不得不怀疑沈大人的忠心!”

    “卫大人!你……”

    ……

    卫如深与沈东来朝堂争辩论,让众臣唏嘘,荀韶陵倒是看得尽兴,毕竟难得见到沈东来被朝臣顶撞。他一直和天元长老一样对沈东来颇有怀疑,也可恨朝堂被沈东来掌控已久,今见这种形式,他有些庆幸。最后还是荀韶陵开口劝止他们,他佯怒道:“忠与不忠朕自有分辨!朕只是觉得,这朝堂百官中还有如此耿直的良臣,实属欣慰。战与不战,朕早有定夺,沈爱卿何不省省力气,不要再与朕做口舌之争?朕已下定决心,南征刻不容缓,朕迟早要兵临长安城下,沈爱卿且看着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