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五十八章:敢恃指纵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八章:敢恃指纵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昭明殿外,沈画音迫不及待的推着嘉懿往前走,“你可得帮我多说些好话,我可就指望你了。”

    “可是……”嘉懿却完全不似她这般有兴致,迟疑道:“皇姐不一定答应啊,这……”

    沈画音道:“你可是她的亲弟弟,你说话肯定管用的!”

    “非罗云门之人不得问罗云门之事……若是皇姐生气了怎么办?”嘉懿为难地说道,踌躇不决。

    沈画音不推他了,停下来跟他说道:“嘉懿哥哥,你就帮帮我吧,我是真的想加入罗云门,你也知道我从那么远的地方来,为了这事煞费苦心啊,你不帮我我就真的没办法了。你去说,殿下就算生气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啊,毕竟你是她最疼爱的弟弟啊,我求求你了,你就帮我这一回……”

    她拉着嘉懿的手,对他撒娇,不由得他不心软。嘉懿望着她,似有话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妥协,点点头:“好,我去说……”

    沈画音喜笑颜开,“好!你最好了!”

    嘉懿看看她,又看看前面的昭明殿,微微皱着眉:“那你先在外面等下吧,我去劝皇姐,如果她不生气我就叫你进来,要是她生气了也免得你遭难。”

    “嗯!”沈画音答应了,站在昭明殿庭外的扶桑树下,催促他赶紧进去。

    “殿下,五皇子殿下来了。”凤歌给嘉懿见礼后,进殿通传给嘉宁,然后嘉懿就走了进来,给嘉宁行礼,嘉宁扶他起来:“嘉懿,今天怎么想起来看皇姐了?”

    嘉宁笑道,转头看了下,莫离已经回避了,就问:“长乐这些天怎么样了?还在闹脾气吗?”

    嘉懿因为心里惦记着答应画音的事,反应有些迟钝,回道:“哦……哦,他还在跟舅舅闹脾气,在府里整天不吃不喝的……也不上凌烟阁修课了……皇姐,莫离姐姐呢……”

    嘉宁颇显烦忧,朝内殿看了一眼,摇摇头,叹气道:“诶,算了,就由着他闹两天吧,舅舅会管教好他的。”

    嘉懿有些狐疑,点点头:“好吧……”他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把话说出来。

    嘉宁问他:“嘉懿,你今天来不是只为了请安吧?皇姐看你似乎有心事啊,是不是?”

    嘉懿抬头,抿了下唇,在嘉宁面前跪下,道:“皇姐,嘉懿有一事相求……”

    嘉宁看他这么郑重,就凝眉问:“什么事?你跟皇姐但说无妨。起身吧。”

    嘉懿没有起身,他顿了下,似在打消自己内心的疑虑,下定决心了,道:“请皇姐收沈画音沈姑娘入罗云门!”

    他一说完,就垂下了头,准备接受嘉宁的训责,然而嘉宁并没有对他发怒。

    嘉宁缓了下,面色依旧平和,拉他的手让他起身,道:“沈姑娘有入罗云门之意,之前还去求过莫离,皇姐早就听莫离说过了,料想她也只是一时玩心,今日又让你来为她求情,她还真是固执。但是罗云门可不是好玩的,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嘉懿啊嘉懿,这么荒唐的想法你也由着她?”

    见嘉宁神色柔和毫无愠色,嘉懿松了口气,遂为沈画音解释:“皇姐,画音姑娘不是一时贪玩才想入罗云门的,皇姐你应该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为了入罗云门,她煞费苦心,又是习练武艺,又是钻研细作之术,她是认真的,绝无轻视罗云门之意。”

    嘉宁道:“嘉懿,非罗云门之人勿论罗云门之事,这你是知道的,切勿再为她求情了,这种事不是你们可以谈论妄想的。皇姐念你和沈姑娘尚且年幼,原宥你们不懂事,不追究你们的过错。你再劝皇姐也没用,还是去劝沈姑娘早些打消这种荒唐的念头吧。”

    嘉懿还是不愿放弃,有些任性地继续尝试:“皇姐……为什么她就不可以入罗云门啊?她出身名门,身手出众,敏锐聪颖,这条条件件不都很符合罗云门选细作的要求嘛?而且,上回我偶然听清源长老说起过,罗云门正是急需人才之时,为什么皇姐你就不能给她一个机会呢?”

    “皇姐不准自然是有原因的……”嘉宁语气强硬了一些,转而望向嘉懿急切的面容,问他:“嘉懿,虽然你是来劝皇姐收她入罗云门的,但,你真的想吗?”

    知弟莫若姐,她一下就戳中了嘉懿内心的疑虑,嘉懿顿时哑然,不知怎么回答了,避开了嘉宁质询的目光。

    嘉宁上前一步,再次追问:“嘉懿,你真的愿意让沈姑娘入罗云门吗?”

    对啊,他只是照画音的意愿想帮她而已,可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入罗云门意味着什么,他岂会不知?

    沉吟良久之后,嘉懿仰起脸,艰难地回道:“我……不愿意。”

    随着他的回答,殿门外有了一下异样的响声,声音不大,嘉懿却心里一惊。

    嘉宁喝了一声:“谁!”

    嘉懿转过身看去,只见沈画音从殿门一侧现出身来,两人隔着一段距离,对视一眼,沈画音面色紧绷,目光冷冽如冰,让他心寒彻底,兀自羞惭。

    沈画音走近了,却没再看嘉懿了,无视他一般,跪下向嘉宁行礼致歉:“小女子沈画音参见公主殿下。画音无礼,在殿外偷听,愿受殿下责罚。”

    嘉宁俯视她,又瞥了嘉懿一眼,并不追究她偷听之过,直接问她:“沈姑娘,你为何执着于要加入罗云门?”

    沈画音无惊无畏,道:“请殿下先屏退左右,再容画音详禀。”

    嘉宁对凤歌摆摆手,凤歌让所有宫人退出殿外,嘉宁望向她,道:“你也出去。”秦凤歌心头一揪,只能尴尬地退出去。

    她是知道莫离还在殿内的,然而嘉宁却只道让她出去,却没说要莫离也出去,而且对她如此冷淡,想来最近的事都没让她参与过,她不禁地猜测是嘉宁已经堤防她了,还是只为上次季长安献花的事而对她心生不悦?

    殿内,嘉懿站在一旁,沈画音跪在嘉宁面前,明言她到长安来的整个过程和目的,将自己的心意剖白,“……画音浑浑噩噩地白活了十六年才知晓父亲大人的忠心,也才知道自己的亲生姐姐还存活于世,既然父亲大人和姐姐都在罗云门为国效力,画音绝不愿独自在外偏安求全,请公主殿下恩准画音入罗云门,为罗云门效力,为国尽忠!”

    嘉宁神色不改,道:“你年方二八,不谙世事,想加入罗云门只不过是一时冲动,还是尽早打消这个念头吧,你父亲不会愿意你进罗云门的,你姐姐……要是知道的话也不会愿意你进罗云门的,你死心吧,我绝不会让你入罗云门。”嘉宁果决地宣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