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五十章(中):寻知世界都如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章(中):寻知世界都如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不是第一回了。

    “伯父……”

    江弦歌走了过来,她在琴阁正准备抚琴,听说顾清玄与江河川在此饮乐,方过来见见他,尚不知楼下的事。

    顾清玄转头,对她亲和浅笑,又将目光投到了楼下。江弦歌与他并肩站在阑干前,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看到楼下的聘礼和媒人,和悦的笑意转而变成恹恹之色,侧目看了下顾清玄的神情。

    “又来了。”顾清玄笑道:“我们小弦歌不出嫁,长安城里的大户就止不了瞎惦记的心。”

    听他还在玩笑,她稍有心安,“不知是哪一家……”

    顾清玄直道:“这次是杨家,杨隆兴亲自带着他儿子杨隆兴上门提亲,你父亲正在跟他们商谈,这么久了,真是难为你父亲了。”

    他想想,叹道:“其实若不说其他,杨容安也算是个好后生,年纪轻轻就做了四品侍郎,前途无量,与你又志趣相投,要是真能成,也可以说是一桩好亲事……”

    不待顾清玄说完,江弦歌旋即转身而去,似有坚决主意。

    她一向温柔,很少这样,更别说是在他这个长辈面前了,这样漠然地甩头而去还真是第一次。

    顾清玄唤了一声:“弦歌?”

    她在几步外顿足,止了一晌,尔后缓缓回身,让他看到自己眼眸中平静温和的笑意:“伯父入阁独饮,弦歌愿弹奏一曲,给伯父解闷如何?”

    顾清玄轻抬广袖,做出礼请的姿势,对她微笑颔首:“好。”

    江弦歌自去,走进不远处的琴阁。

    顾清玄回到茶室,浅斟一杯清酒醉酿,青玉杯微晃,品味酒香。茶室阁门大开,与对面的琴阁咫尺相望。

    一方琴阁纱幔四合,白纱轻扬,其内美人妙影绰绰,若有若无,若静若动。

    琴声起,若浮云流水,渐入人间,低唤世中人……

    雅意斋内,江河川与杨家父子对坐,他待杨隆兴只作场面应酬,恭敬尊称杨大人,互相往来客套寒暄。

    难得的是杨隆兴今日也尽显谦谦之态,对江河川甚是和气,一片诚心诚意的样子。

    不过他的确是诚心想跟江河川做亲家的。

    儿子杨容安对江家女儿的痴迷之情他也有所了解,本来还不以为然,听杨容安说起他有向江家求亲的打算甚至有过反对。

    但在听杨容安说过江家与顾家的亲密关系之后,他立即改观了。

    更深入了解,发现江河川这些年的生意也是做得十分红火,在长安商贾间地位愈高,而他如今是户部尚书,掌管“振业司”,要应和殷济恒治商的新政弄出一番作为,他必要与长安商贾打交道,且要有深厚的影响力。

    如此情形下,若跟江家结亲,未尝不是一件于他有万分好处的事。

    所以,他就主动提出带儿子到江月楼来提亲,也是下血本备了丰厚的聘礼,媒人聘书无不郑重正式。

    而此时坐在他对面的江河川却在绞尽脑汁想法子推辞他的提亲,也真是为难。

    杨容安只觉得紧张,他真没做好准备,心里虽高兴期待,却还是隐隐担心着……

    当琴音起,一片起伏跌宕的乐声自高阁盘旋而下,进入每一个人的耳中心中。

    前奏便入清响,音顿音起,恰如一个喝醉的人在空旷的廊上踉跄前行,步声回响,凌乱而清越……

    连绵交错,琴音转而轻快流畅,若斛筹交错,又如击案独酌,一派癫狂中孤独……

    琴上空弦散音切切,缓入浑浊激荡,是已酣酊,人世颠倒,若醉若痴……

    一路高起,却显孤零凄怨,若一种避世的无奈,似万千隐忍的醉语……

    杨隆兴不会听琴,只知弹琴的是江弦歌,忙不迭地要开口夸赞江弦歌的琴艺,却被杨容安制止,示意他噤声。

    于是他们便无言地静听琴声。

    只见杨容安面上有寞寞之色,不悲自伤。

    琴音落,一曲既毕,他才抬头,沉沉道:“算了……父亲……”

    杨隆兴莫名奇妙:“算了是什么意思?今日可是给你提亲!”

    杨容安对江河川拱手作礼,道:“晚生凡俗庸人,配不上令千金,不敢妄念,这场提亲,就此作罢,还望江伯父原谅,另择佳婿,只当我们父子从未提过,请让令千金放心,晚生绝不痴扰,纵有遗憾,亦不过是此生无缘。”

    江河川也是有些不知所措,想不通为何杨容安有如此变化,不过这恰好合了他的意,他心里自是松快不少,面上作疑惑无奈,望向杨隆兴道:“额……既然杨公子心意如此……那只能作罢了。杨大人你看,这年轻人的心思真是一时一个变……”

    杨隆兴尚有迷昧,左顾右看,只想让杨容安给他一个清楚的解释,但杨容安只是有要走的意思,他只好与江河川作别,先应付过去,悻悻而走,出了江月楼再叱问杨容安。

    ……

    “这杨容安却也是个乐痴,知音人,不然也不会走得如此干脆,不失为一朗朗君子。”

    望着楼下杨家人把他们刚抬进来不久的聘礼又仓皇地往外抬,顾清玄感叹了一声。

    江弦歌立在他身侧,“看来伯父最懂曲中意,亦为知音人。”

    只有江河川尚不明所以,问道:“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听了一曲之后,杨公子就马上放弃了?”

    顾清玄侧头一笑,清朗道:“魏晋时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无心政治,不依附宫廷显贵,寓居山林,吟诗作画,对酒当歌,多为文人雅士,其中有一人便是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他饮酒、弹琴、喜怒不形于色,口舌不臧否人物,以出尘避世。当时的掌权者司马昭欲与他政治联姻,想让后来的晋武帝司马炎迎娶阮籍的女儿,派人到阮籍家中提亲,他不好公然推拒,便醉酒佯狂,居然一连六十天喝得酣酊大醉,不知人事,令提琴者都无法开口,丧失耐心后自行离去,因此婚事作罢。后来阮籍有诗‘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也谱了一首琴曲,便是今日弦歌所弹的这曲《酒狂》。杨容安听出此曲,想到琴曲由来,自然明白了弦歌拒绝的意思,故而自行离去。”

    “原来如此。”江河川恍然,悟出其中趣味,赞赏地看看女儿,又有所思虑,笑道:“这样看来,杨公子真是懂琴又明理,好后生啊!”

    他夸赞着,觑了顾清玄一眼,故意笑道:“有这样一个女婿好像也不错啊,跟我女儿多配啊?难得的是,这个亲家还心实得很,说提亲就提亲了,一点也不含糊,哪像有些人家,磨磨蹭蹭磨了十多年,也没个表示,让人心焦啊。”

    顾清玄由着他打趣,转头对江弦歌道:“弦歌啊,你听你父亲都幽怨成什么样了?他是急着想把闺女嫁出去呢。”

    江弦歌淡淡一笑,不语。

    江河川只顾与他说笑,率直道:“我不是急着把女儿嫁出去,是急着把弦歌嫁到你家去呀!清桓这小子,再不急一些,下回再有人抢在他前面怎么办?还让弦歌弹一曲《酒狂》不成?”

    江弦歌默默走开,进屋给门外笑谈的两人倒茶去了。

    端茶回来时,听顾清玄与江河川恳恳道:“放心吧,你我注定是要当亲家的,你急什么?以为清桓就不急吗?他如今这样奋进,还不是为了当大官,好让弦歌做高官夫人?诶,这两个孩子,就是天定姻缘,天作之合,什么杨容安,什么李家公子,王家公子,都起不了什么波澜,最终他们还是要在一起的,我们两个老家伙就不要多操心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