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四十六章:静驱云阵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六章:静驱云阵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经御史台及刑部协查,杨隆兴无犯杀人之罪,只涉作风不正品行败坏,被撤职罢官。

    七月末,“报效令”结束的前几日,他花一半身家捐了“报效令”,复官还朝,做了二品户部尚书。

    是由顾清玄审查的他,皇上亲自批复,朝上也有不少人为他上书求情保荐。

    兜了一圈,他虽没有官复原职,也只是降了一级而已,照样当他的大官。

    他被撤之后,右司丞之位就空出来了,御史台上书举荐原礼部尚书董烨宏,经一番朝议,陈景行同意提升董烨宏为掌管兵、工、刑三部的右司丞。

    左司丞为杜渐微,右司丞为董烨宏,至此,掌管六部的两位司丞尽皆被换成了让三顾称心的人。

    殷济恒大力推行治商新政,本就需要以户部为根基,之前无奈户部无人,新立的“振业司”起效甚微,大部分重担还是指望着政事堂。

    而今将杨隆兴放到户部,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毕竟最棘手的差事还是得让最不知羞耻的人来担。

    顾清玄让殷济恒看到这点好处,才通过他那一关,保下了杨隆兴。但其实杨隆兴是在三顾的掌控下,也就是说户部也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对于杨隆兴复职的事,殷齐修最难接受。

    在他看来罗红阁的案子根本没有查完,正当他踌躇满志,准备深查一番时,殷济恒与顾清玄却手一挥,让他终止此案,只判秦红墨是自杀。

    他们才不会在乎案情真相如何,他们只要利用这案子为自己谋利,或许他们是最了解案情真相的,所以才最明白调查应该在哪一步截止。

    殷齐修感觉自己这个刑部侍郎完全就是一个傀儡。

    不,他不愿意就此屈服。

    ……

    四队刑部人马分别前往御史台、工部、礼部、御林军营,将一封同样的传审令交到顾家四人手中。

    顾清玄最先到刑部官署外,没有直接进去,一直到顾清宁顾清桓顾清风都来了之后,他还让他们再等等。

    接收到刑部问案的传审令,三顾便已猜到,当日他们去罗红阁的事被刑部怀疑上了。而顾清风还是不明所以,来这里看到他们都在,奇怪问道:“父亲,刑部为什么传审我们?莫非是跟罗红阁的案子有关?”

    顾清玄把儿女拢到一旁,道:“想来也是,谁让我们当天在罗红阁出现过呢?或许就是是因为这个,被谁举证了。反正事已至此,你们切记一点,绝不能承认我们去过罗红阁,不然无论与命案有无关系,都会招上祸患,杨隆兴就是最好的例子。”

    三个儿女都明白了,顾清宁与顾清桓好奇是谁举证他们,而顾清风是有点懊恼,他没想到当日自己贪玩一回,也留下如此隐患,果然官场险恶,不能掉以轻心。

    “不过,父亲,我们在等谁啊?”顾清风问。

    听着官道上愈来愈近的马车行辕声,顾清玄笑了,“来了,走,我们先进去受审吧。”

    于是顾家四人不再于刑部官署外逗留,而一齐随传审押司往大堂走。

    刑部尚书位缺,刑部最高级就是刑部侍郎殷齐修,此时他在刑审大堂上正襟危坐,摆好了阵势,左右持杖肃立,准备开审。

    受传审令进入刑审大堂,就没了官位品阶高低之分,在这堂上唯以主审官为上,就算是无罪之人也当遵此规。

    殷齐修看着容色不惊的顾家人,目光与顾清桓相接,内心感觉复杂,他明明白白地认识到,这可能就是一条很明晰的分水岭,从此以往,他们将不复亲近的好友情意。

    可是他不得不这样做。

    顾家四人上堂,准备依规行礼,然而还没有跪下,就听到外面传来的鸣锣声,五下,这是上官入部巡视的传令。

    众人尽皆回头,看着丞相殷济恒从外面走进来,身旁有一众随从下属,仗势浩大而正式。

    其他人一见状,连忙行官礼相迎,堂上的殷齐修有些愣怔,也猜到了殷济恒此来是为何,不由得瞪了顾清玄一眼。

    在接到刑部传审令后,顾清玄便派人把那封传审令送去了与御史台毗邻的政事堂,殷济恒一看就明白了,顾清玄无异是在对他说“管好你儿子”。

    顾清玄需要他出面制止殷齐修,他只能来,但也不能在明面上劝阻,就借着巡视下面官署日常署事为由,大张旗鼓地来到刑部,打断这场审讯。

    在殷齐修瞪顾清玄的同时,殷济恒也在不动声色地瞪他,进入大堂,政事堂巡检属官宣布检视刑部各司,殷济恒见过顾家人,笑道:“呀,今日真是巧了,怎么这么齐整?一家人都到刑部喝茶来了?顾中丞?”

    顾清玄也陪他一起虚伪地笑,道:“令郎,哦,刑部侍郎大人相邀,下官不得不来。”

    殷齐修僵立在那里,愤愤地看着这一堆人,被殷济恒一个冷厉的眼神瞪回去。

    殷济恒热络地拍拍顾清玄的肩:“顾中丞,到刑部来串串门也好,只不要去错了别的地方就行。”

    话外之意威胁显然,顾清玄只作不觉,道:“下官事忙,无空闲逛。不搅扰丞相大人巡察了,下官在御史台恭候丞相大驾。”

    顾清桓对堂上的殷齐修道:“侍郎大人,既然丞相大人来巡示,这传审今日就此先告一段落了吧?下官能否告退了?”

    殷齐修冷冷望他们一眼,直视殷济恒,也不说话。

    殷济恒一摆手:“你们自去。”

    顾家四人齐齐俯首拜道:“多谢丞相大人。”

    顾家人走后,殷齐修把堂上的刑部其他人也都驱散了,政事堂的属员在外面巡察,堂上只剩殷济恒与他二人。

    殷济恒向他走近,面上浮现怒意,问:“你想做什么?”

    殷齐修拿出自己的侍郎印,当着他的面打开,“我交印请辞!”

    殷济恒火气上头,一耳光招呼过去:“混账!”

    殷齐修毫无惧意,直道:“父亲!到底你是丞相,还是他顾清玄是丞相!为什么处处护着他?顾家人狼子野心!不择手段!父亲你干嘛要容忍他们!”

    他慷慨激昂地,殷济恒反而没有那么火大了,拍拍他脸上的红掌印,有些后悔自己下手重了,平静道:“你知道他们狼子野心不择手段就好,我还就怕你不知道……”

    殷齐修有些懵,心中的火苗忽被殷济恒掐断了,他反应不及:“父亲……”

    殷济恒随手合上案上侍郎印的盒盖,近距离直视殷齐修:“对付他们这种人,你这样做毫无用处。你这傻儿,你就不能稍微有点耐心吗?还是想坏为父的大事?”

    殷齐修道:“不是,父亲,孩儿只是想做我刑部侍郎该做的事,秉公办案,现已有证据证明顾家人与罗红阁的案子有关,我不想徇私枉法装作不知道……”

    “齐修,你当明白,眼下还不是能够随心所欲的时候,你所坚持的公正,得放一放了。现在父亲需要顾家,你就不能与他们对着干,别说有证据证明他们有嫌疑,就算你是亲眼见他们杀了人,你都得装不知道。”他直言道。

    殷齐修骇然:“父亲,这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分,为了殷家就不过分!顾家就是为父手里的一把刀,你明白吗?他们现在做的事,于他们自己有利,于我们殷家更有利,不然我怎能容他?”殷济恒有些激愤,眼中恨意满满,这是对顾家人的恨,是在虚伪的外表下隐藏已久的恨意。

    殷齐修看懂了殷济恒的隐忍,他沉默了。

    殷济恒看着儿子,好似为了安他的心一般,说出真心话,“等到于我们无利的时候,就是你为所欲为的时候了,儿子,懂吗?忍着!多忍一会儿。”

    殷齐修却没有因此感到心宽,他望着殷济恒,漠然道:“若是这把刀,会伤到我们自己呢?”

    殷济恒轻蔑一笑,自信满满,“不可能,为父绝不会给它回刃的机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