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一品锦卿 > 第一百四十一章:眼底三人皆国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一章:眼底三人皆国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要是丞相大人非要这样认为的话,那顾某也无话可说了。”他脸一耷拉,显然不悦。

    殷济恒道:“老夫还委屈你了不成?”

    他扬袖道:“顾某不委屈,顾某冤枉!这也不知道是造得几辈子的孽,弄来弄去,反而弄得自己两边不是人!真是的,这叫什么事儿啊?丞相大人要是怀疑顾某有异心,想攀附他晋轩王府,那顾某也没办法,大不了辞朝不做这官了,在家种地不知有多快活,还操这份心?现在是朝上乱成一锅粥尚且理不清,这朝下私事又有麻烦找上门,还给不给人活路?丞相大人若不信我,就不应该与顾某结盟,都走到这一步了,还在计较与谁家结亲与谁家亲近?有必要吗?”

    “那顾贤弟你倒是说说,什么是必要的?晋轩王前与卢家结亲,后又来拉拢顾家,他那点心思谁看不出来?卢家的覆灭与我们殷顾两家有直接关系,他现在对你顾家示好,不就是想挑拨我们,对付我们殷家吗?你觉得老夫还能等闲视之?”殷济恒倒是思路清晰,没有被顾清玄一顿抱怨弄糊涂了。

    顾清玄安坐下来,对着他,自嘲一笑:“顾家什么时候变成香饽饽了?这么受人看好?不过是一桩亲事,且不说还没成,就算成了又怎样呢?丞相大人这就坐不住了?不想想此事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吗?”

    “天下熙攘,因利而来,因利而往,说实在的,若此事对我们当下所谋之事有利处,也不一定要推脱。”他道,沉着地对上殷济恒的眼睛,眼底是真诚恳切,又有十万分的无可奈何。

    “丞相大人你想想,今时今日,长安城内,除了殷家,还有谁家能左右局势变化左右人心所向?不就是晋轩王府吗?人家可是姓陈的,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啊。这就是为什么顾某一直没有直接拒绝与晋轩王爷联姻。顾某不敢啊,顾某人微言轻,没法硬气地拒绝一门皇亲,丞相大人也为我顾家想想啊?我顾家夹在这层层叠叠的利益纠葛中有多艰难啊?”

    “丞相大人猜测他有意挑拨殷顾两家,想分散殷家的势力,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丞相大人就没想过,不一定要跟晋轩王府为敌的吗?如今,丞相大人在朝上的主张处处受阻,得罪的皇亲贵胄都不在少数,殷家虽影响深厚,但成众矢之的也会损伤过重,丞相大人就不担心吗?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四处树敌不行的,必须有一强助,而晋轩王府就是最好的选择。”

    “什么卢家什么结姻都是过去的事了,晋轩王爷也是拎得清的。丞相大人你想想,如果我顾家与晋轩王府这场联姻,能把晋轩王爷拉到我们的阵营来,帮助丞相大人你完成主张的推行,也未为不可啊?”

    殷济恒的眼神变了,含带笑意,点头道:“是,顾贤弟你分析得对,与其为敌争个你死我活,不如结盟互利……只是,老夫就是不放心你顾家与晋轩王府走得太近……就算老夫心胸狭隘吧,说实在的,要是你顾清玄变心了,帮着姓陈的对付我姓殷的,怎么办?”

    顾清玄作恍然大悟状,嘲讽地笑出声来:“哈哈,原来症结在这里啊!丞相大人不是忌惮晋轩王府,而是忌惮我顾家!说到底,丞相大人就是一点都不相信我顾清玄!真是枉费我顾清玄这一片真心与殷家结盟!到头来换不得一丁点的信任!”

    殷济恒不受他撒泼这一套,绕开他的重点,只道:“就当老夫是多心吧,顾家与晋轩王府结姻,总比不得与我殷家结姻来得放心……”

    顾清玄说累了,道:“可是我顾家唯一一个女儿都立誓终生不嫁了,恐怕与丞相大人家没有姻缘了,不然顾某又何尝不是巴不攀附殷家这个亲家呢?”

    殷济恒摆完了最后一颗棋,又给他倒了杯茶,一时看不出什么心思,勾唇一笑,道:“顾家无女儿可嫁,但别忘了,我殷家有三个儿子……”

    顾清玄目光一颤,瞬间明了他的意思,镇定地掂杯,饮茶,道:“而郡主看中的偏偏只是我顾家的痴儿……”

    “哼。”殷济恒哼声轻笑,揣手起身,并不多言,尔后道:“时候不早了,老夫该走了,顾贤弟好生歇着吧,静静心神,方能养好身体。”

    顾清玄也起身,低头拘礼:“下官恭送丞相大人。”

    他开门,送殷济恒出去,与他走出府门后,顾清玄面上又是另一副颜色,恳切道:“顾某还有最后一言,丞相大人,若晋轩王爷真想借此挑拨殷顾两家……那他成功了。”

    殷济恒踏上马车,处于高处望了下顾府府门,稍垂眼皮俯视顾清玄,上身下倾,捶了捶顾清玄的心口,道:“他成不成功不要紧,要紧的是殷家成功。”

    殷济恒的马车走远后,沉默良久的顾清玄冷笑了声,风轻云淡。

    他走进家门,儿女都在廊下等他,他们也都察觉了殷济恒走时的不悦之色,隐约猜到殷济恒不满顾家与晋轩王府联姻。

    顾清风上前,闷闷道:“父亲,殷丞相可是不高兴了?父亲没必要为孩儿的婚事惹他不喜的。”

    顾清玄转面望向儿子,“管他高不高兴,只要我儿子高兴就成。”

    “父亲……”顾清风还有什么想说,心仍担忧。

    顾清风毫无预兆地笑了,拍拍他的肩道:“不要多想了,安心等着当你的郡马爷吧。”

    ……

    不过一日之后,殷济恒进宫面圣,请皇上降旨赐婚,将成硕郡主嫁于他的第三子殷齐修。

    而陈景行以不舍新寡堂妹再嫁为由,一口回绝了

    顾及殷济恒的面子,陈景行让这事止于御书房中,然而不知怎么还是让顾清玄知道了,于是足足让顾家人乐了好几天。

    殷济恒尚不知道,他正在犯一个致命的错误。

    不是与顾清玄撕破脸,不是轻视顾家人。

    而是,贪。

    贪的人,见利便失智,往往忘了利字也有一把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